《燃烧》:存在与虚无,当下年轻人的孤独与迷茫

来源:友戏 2018-07-10 10:55:37

最近被李沧东导演时隔八年的新作《燃烧》刷爆了朋友圈。

这是他执导的第一部诗化悬疑片。

影片获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提名),以及费比西奖-竞赛单元奖。并以3.8分创造了戛纳场刊历史最高分,indiewire、《卫报》、《综艺》纷纷献上四星以上的高分。甚至有外媒直接发推特,“如果这部电影不拿大奖,那么评委们都瞎了。”

这部影片成了戛纳电影节上的焦点之一。

《燃烧》改编自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烧仓房》,也参考了威廉·福克纳的短篇《烧马棚》。

李沧东对于《烧仓房》加入了自己更多的理解,并在原故事中女孩消失了之后,设置了寻找和悬疑的部分,让故事的指向性更加明确,也让一部爱情片变成了一部悬疑片。片中悬疑后的多种可能性又成为为影片最有味道的地方,晦涩迷离的虚无感成了影片的色彩。

在男主角父亲犯罪的设计上参考了《烧马棚》,同时影片加上了导演对于阶级矛盾和社会现实的思考。

“杀人”线索晦涩迷离 谜一般的“确证”

在一次送货的过程中,年轻的邮差钟秀偶然间与童年好友惠美相遇,之后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实质性的进展。惠美从非洲旅行回来后,向他介绍了本,一个她在旅途上认识的神秘男人。一天,本向钟秀展示了一种奇怪却又让他无法抗拒的爱好,烧废弃的大棚。此后,惠美消失了,钟秀开始疯狂的寻找她。

在“确证”惠美失踪以后,影片用了罪案类型片的结构,由这些“确证”烘托了悬疑气氛。但是到了结局,当钟秀杀了本的时候,观众会发现此时所有的“确证”都存在多种可能性

随着男主角的寻找,前半场的一些隐喻性质的台词和暗示性的道具,都有了耐人寻味的新意,一个个意象叠加之后,让人细思极恐,编剧又聪明的不把一切说清楚。

与其说这是一部故事悬疑片,不如说是一部心理悬疑片。

惠美与钟秀第一“约会”,她利用学过的哑剧方式表演“吃橘子”。此时橘子是不存在的。惠美的表现为影片蒙上了存在与虚无的色彩。

在惠美去非洲以后,她让钟秀帮忙照顾家里的猫咪boli,可是此时家里只有猫粮和猫砂,却不见猫。据惠美说,猫得了抑郁症,不喜欢出来。此时猫是否存在成了谜团。从导演的镜头语言上来看,钟秀相信猫的存在,但是观众从未见过,家里也不可能有猫的藏身之处。惠美口中猫的存在值得相信吗

既然猫是否存在存疑,那么在本家里的猫会是惠美家的boli吗?

钟秀发现惠美失踪之后,开始寻找线索。惠美曾经说过,自己小的时候曾掉进一口井。惠美的家人说从未有过此事,并且井是不存在的。钟秀的母亲却说,确实有这样一口井。那么井到底存在吗?

在钟秀、惠美、本三人最后一次见面时,本说自己的爱好是烧大棚,并且刚刚烧了一个距离很近的。钟秀每天早起跑步都会去看附近的大棚,并没有发现。于是钟秀把目标锁定本,认为惠美这样没人在意的人就是本口中的破旧大棚。但是,这只是钟秀的猜测,他并没有证据。那么本真的是杀害惠美的凶手吗

惠美消失了,她真的消失了吗?也许她真的只是逃卡债,或是因为钟秀的一句,妓女才随意在男人面前脱衣服,气走了惠美。毕竟钟秀是唯一相信惠美的人,在惠美心中,钟秀是一直会站在自己一边的。

钟秀是一个作家,在去杀本之前,他先完成了自己的小说。他把本家抽屉里惠美的手表、本家的猫、“井”、烧大棚等一系列线索联系起来,确认了凶手本。那么这些线索的串联是否都是作为小说作者的想象力。这些真的是惠美消失的“证据”吗

惠美与本新女友的经历如出一辙,她们都和本的朋友一起开party,都同样在party上卖力表演,就像是一种被祭祀前的仪式。这是否意味着本习惯性杀人,就像习惯性烧塑料大棚一样?

还有惠美收藏刀具做什么?Ben给新女友化妆又是为了什么?

这一系列的存在与虚无,让钟秀找到的证据变成了“谜”一般的存在。惠美的死因、杀惠美的凶手、本作为凶手的证据、甚至于惠美的消失,都存在多种可能性。

现实批判与隐喻

《燃烧》中有很多对于现实的影射。

比如糟糕的居住空间、青年失业、冷漠的邻里、因功利而崩坏的亲情,城市里的孤独,年轻人找不到生命的意义。

钟秀找不到工作的场景直指韩国年轻人失业的现实。

钟秀把本称作盖茨比,本年纪轻轻没有工作却可以如此富有。反映出韩国社会底层青年对于贫富差距的不满;惠美与本和朋友们在party上谈笑风声,惠美并不能真正融入这个富人阶层。钟秀作为旁观者,见证了海美描述非洲见闻时他人的异样眼光。阶级差距是明显存在的。

惠美的出租房代表了韩国年轻人居住环境的常态,他们在条件糟糕的居住空间内为生计挣扎,或为梦想奋斗。影片对惠美住所的交代,是色调昏暗的空间设定。房间里只有一个小窗口,看见阳光要靠运气。这里也在隐喻惠美就像是一个被困住的人,她渴望生活,但又很少能看到希望,未来无法掌控。

惠美失踪,钟秀担心的来到租住地找她。惠美的邻居却漠视她的生死,只是守着不给陌生人开门的原则拒绝给钟秀开门。邻里之间的人情冷漠,甚至不如陌生人的善意。

钟秀的母亲十几年没见过儿子,终于见上一面还是为了让钟秀还她前夫欠下的钱。她宁可低头玩手机也不愿和儿子讲话,偶尔应和脸上还带着虚伪的假笑。母子之情不敌自己的风流快活,母亲的自私,亲情的割裂,这只是一隅。

惠美在饭桌上探讨生命的意义,在夕阳下裸舞,隐喻着像惠美一样的年轻人对灵魂解放和生命绽放的向往,她们孤独、迷茫、找不到生命的意义。她们不被世人理解,只能在大自然中寻找归属感。

像惠美一样被家人无视,被社会忽略的底层年轻人还有很多,她们对于社会没有价值,对生命充满困惑,对未来满是迷茫,他们在社会上缺少存在感。就像可以随意被燃烧的塑料大棚,是死是活无人问寻。

燃烧

影片的片名《燃烧》,也是片子想要讲的主题。

导演想在影片中呈现出当下韩国社会年轻人的生存状态,随着贫富差距的拉大,他们背负着压力,对未来充满无力感,他们愤怒、困顿和无助。“燃烧”的时刻就是主人公情绪积聚的爆发点,也是每个主人公的高光时刻

惠美在夕阳下裸舞,燃烧着自己的生命。本拿着打火机,说喜欢烧塑料大棚的时候,发泄的出口已经打开。钟秀在最后脱掉所有的衣物,裸着向前走的时候,心里的愤怒终于不加掩盖的燃烧起来。

惠美是个无业少女,她找不到生命的意义,总是追寻一些虚无问题的答案。她注定有着与世界格格不入的孤独感。当她在夕阳下舞蹈的时候,才在大自然中寻找到共鸣,可以释放自己的灵魂,感受自己的存在。此时的她燃烧着生命,似乎已与夕阳融为一体。

外表光鲜,没有过悲伤的情绪,但是在内心深处却隐藏着邪恶之火,燃烧起来不断吞噬着周围的人。他在一群人的聚会中打着哈欠,他不需要工作,无视法纪,有很多钱却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他只能用“烧大棚”来提醒自己还活着,寻找生命的出口。

其实钟秀跟本也是很相似的人,只是他把自己封锁起来,将内心的火变成一团灰烬。钟秀把本称作盖茨比,本年纪轻轻没有工作却可以如此富有,钟秀愤怒。多年未见的母亲对眼前的儿子视而不见,他隐忍着愤怒。深爱的人失踪,惠美就像是他努力在寻找的关于世界的答案,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奔跑,也找不到惠美,他愤怒。到最后,他没有逃脱宿命,和父亲一样,选择用极端方式释放愤怒。

人生不像拼图最后一定有答案,而是充满了未知的谜团。影片中悬疑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在影片完毕后感知到的共鸣。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