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中国更有名的李白、曹操、杜甫,却在日本输给了白居易?

来源:人文先手 2018-07-09 11:52:34

在中国几千年璀璨的文化画卷里,唐诗无疑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诗人们或浪漫飘逸,或惆怅婉约,或慷慨激昂,从古到今,从美景到美人,从儿女情长到当时社会的问题,从春花秋月到哲学思想,可谓是百花齐放百鸟争鸣。据《全唐诗》不完备统计,整个唐朝时期,有名记载的诗人就有两千三百多位,诗作五万多首。唐诗不但对后人研究唐代的民俗风情、人文社会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对世界上许多民族和国家的文化发展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盛唐气象

比如,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著名武将西乡隆盛,就有“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的名句。其中“桑梓地”出自《诗经.小雅.小弁》“为桑与梓,必恭敬止”,后世则用桑梓指代家乡;而“青山”引自“青山处处埋忠骨”,二者都是唐诗常用的意象。

西乡隆盛

又比如,二战中南京陷落后,松井石根跋涉200公里到达苏州,只为和寒山寺那块刻着“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石碑合影。因为对《枫桥夜泊》的热爱,日本人甚至在东京的青梅县仿建了一座寒山寺,枫桥古寺一应俱全,钟楼上直接写着“夜半钟声”四个汉字。

寒山寺

但如果在日本问起最爱的诗人是谁,得到最多的回答却是:白居易!

白居易

数代日本天皇都对白居易的诗十分热爱。嵯峨天皇曾经抄写过许多白居易的诗,还与朝臣讨论,甚至设置了专门的侍读官;仁明天皇重赏了献上《元白诗笔》的部下;醍醐天皇更是明说:“平生所爱,白氏文集七十卷是也”。平安时代朝廷还开设《白氏文集》讲座,几代天皇都曾与朝臣一起读诗论诗,其乐融融。对朝臣、贵族来说,熟读白诗是基本文学修养,否则根本无法融入上流圈子。在民间,文人雅客们也纷纷组织诗会,读诗写诗,以模仿和引用白乐天诗句为荣,直接摘取乐天诗句作为诗歌名或自己的雅号。如菅原道真名句“叶落梧桐雨打时”便直接化用白居易《长恨歌》中“秋雨梧桐叶落时”,日本汉诗集《扶桑集》的风格,受到白居易诗作的影响也十分明显。

嵯峨天皇

随着时代的推进,白居易在日本的影响力丝毫没有减弱。作家川端康成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词中用来概括日本文学传统美的“雪月花”,出自“琴诗酒伴皆抛我,雪月花时最忆君”,是白居易的《寄殷协律》;白居易所造四大园对日本园林产生了教科书一般的影响;大约十五世纪左右日本人创作的戏剧《白乐天》,直到六百多年后的今天依然在上演。

川端康成

同属东亚文化圈的大和民族,为什么选择了曾被苏轼评价为“白俗”的白居易,而不是久有盛名的诗仙李白、诗圣杜甫、或者一代文豪兼枭雄曹操呢?

粗略地分析,原因大概有三点。

其一,白居易的诗,通俗却不粗俗。如“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句,没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和比喻,简单白描却十分生动。又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句,简约却不简单,看似写平常的自然景象,实则蕴含人生哲理。没有晦涩的措辞,不需要博古通今的典故,浅显易懂,非常适合能看懂汉字,但没接触过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体系的外邦人阅读。

雪景

其二,曹操的求贤若渴,李白怀才不遇,杜甫为家国情怀而忧国忧民,这些情感未必能引起日本文人的共鸣。一个给军舰取名都充满了风花雪月,还热爱看樱花飘零铺满水面的民族,更容易从白居易的诗句中发现美和禅意,因为这里满是清新又有点淡淡忧伤的小资情调。如“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句,与日本贵族对精致、风雅的追求非常吻合。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其三,白居易所生活的中唐,是整个唐朝由盛转衰的时代,白居易无力改变历史的潮流,但也无法完全无动于衷。而白居易文集传入日本时是平安时代中期,外戚掌权,自然灾害频发,社会动荡不安,贵族们焦灼却无可奈何的心境与晚年的白乐天非常接近。歌以咏志,文以载道,大唐的白居易以诗寄情,大和的贵族们读诗慰藉,流行起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感谢您的阅读,我是折枝,湖南妹子一枚。原创不易,写作不易,感兴趣就加关注冷兵器战场吧,我们是一个有温度的自媒体。

下期预告:三省六部制不是隋朝首创,竟是一个疯子开创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