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微小说 | 克隆人Rock - 今日头条

科幻微小说 | 克隆人Rock

来源:蝌蚪五线谱 2018-06-10 10:50:24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第87篇文章

.01.

在围剿行动中我受他人托付收留了个小男孩,刚开始我是挺烦他的,但之后发生的事让我逐渐喜欢上了这个一见面就喊我妈妈的小男孩。

这次围剿行动清理的是C城山区一种尾部长有尖刺可以分泌毒液的野兽。

我们所在区域只有30只不到这种被称为“毒刺”的家伙,刚开始我觉得派一个200人的重装部队来执行这次任务真是没必要,但后来从其他区域蜂拥过来把我们困住的毒刺来看,倒更像是我们被围剿了。

还好基地很快就派来歼击机顺着四周炸了一圈我们才得救,不然数量激增到我们50倍的毒刺直接就可以踩平我们。

由此可见,我们这支女克隆人部队只是诱饵。

任务结束后我逐渐苏醒了过来,找了一处高地开始包扎伤口,那是我被毒刺一脚踢飞后留下的。

“士兵……士兵……”

我瞬间弹起身子抓着枪柄对准后面发出声音的对象。

“拜托你一件事……”对方是一位与我出自同一子宫池的女士兵,从外貌来看活动时长应该比我久,胸前的红色徽章表明她是这次行动中某个小组的长官。

她的右臂已经不在,腹部装甲也被撕裂了,血液正从钢板缝隙中快速流出。

我俯身靠近她,“长官请说明指令。”

“我们上次驻扎的工厂……”长官双眉一锁强忍着阵痛,“储水池旁边的地下室里住着一个小男孩……拜托你把他带出去……找到他的爸爸……”

“我不是很明白……”我看着长官不再转动的眼睛就没再继续问了,“士兵M-90L将继续替你守候克隆人的使命,请安息……”

我在高地上坐了很久,脑子里不断涌入以前参加行动中那些被离子炮轰碎、被巨型装甲车黏在履带上碾压、被怪物啃食的队友们。

想到这里我心里又升起了那个一直困惑着我的问题——为什么克隆人不会像人类那样因为同伴离去而在情绪上显得很痛苦很消极。

.02.

通常情况下克隆人部队里是不会有人类参与的,我很好奇那个小男孩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部队里。

当然,这与长官交给我的使命相比这都不是优先要解决的问题。想到这里我便猛一踩油门,驾驶着飞梭快速向前营地赶去。

地下室入口在储水池旁边的调压室里,我用枪托敲了敲覆盖在入口的钢板,趴下身子听着里面的动静。

根据三分钟后从底下传来的响动,我初步判断是人的脚步声,他平地移动了一会便开始上楼梯。

我在来的路上看到还有许多毒刺游走在山区里,所以出于警惕,我会在入口打开前保持伏击状态。

“砰砰砰……砰……砰砰砰……”地下室脚步声停止,开始传来敲击声。

这样的敲击声响了四次,听节奏应该是一种暗号。我猛一掀开入口,快速端起枪对准楼梯上的对象——一个后脑勺扎着辫子的小男孩。

“妈妈!妈妈!”

“等等!等等!喂……”小男孩从地下室冲出来直往我身上蹭。

“妈妈,怪物都被消灭了吗?你累不累?”

我按着小男孩的肩膀让他与我分开一定距离,“我不是你妈妈。你是我这次的护送目标。”

“嘻嘻,你不是我妈妈,难道是别人的妈妈!”

“这事等会跟你解释,我们现在赶紧离开这里。”

小男孩向地下室指指,“现在就走吗?我们还有很多吃的不带走吗?”

“不用。”我牵起小男孩的手,“我们走。”

这小男孩话挺多,问我头发怎么变短了?为什么不牵他的手?怎么今天不喜欢跟他说话?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找到你爸爸。”

小男孩一听要去找他爸爸便止住了脚步,“我才不要去找他呢!他都不要我们了!”

我转念一想还是不打算追问了,长官交给我的任务很明确,其他问题不作考虑。“那就不找他吧,我带你去城里玩,好不好?”

小男孩又重新牵起了我的手指,“好!”

人类小孩果然就像资料库描述的那样:儿童——人类成长初期阶段,情绪易失控,行为易诱导,自我保护能力较弱的人类群体。

“妈妈,城里有什么好玩的?”

我带着小男孩向大厅门口走去,警惕地看着四周,“不要再叫我妈妈了,我不是你妈妈。”

说罢小男孩又松开了我的手,站在原地撅起了嘴唇。

“怎么又停下来了?”

他伴着抽泣声说道:“你是不是也不要小迪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为了稳定他的情绪我道:“好了,好了,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我唱首歌给你听,你看!”

接下来的行为我只有一个人在基地卧室里才会这么做,毕竟一个克隆人模仿人类摆来摆去玩摇滚实在是太奇怪了。

我拖起步枪开始模仿扫吉他,边哼唱着曲子。小男孩看着我摇头晃脑的样子逐渐咯咯地笑了起来。

“好了,我们抓紧出去。”我收起枪,牵过小男孩的手。

刚进入大厅时我听到了一声类似毒刺钳装嘴部发出的吱吱声音,现在这种声音在我们穿过二楼走廊底下时又响了起来。

我迅速把小男孩拽到我背后,举起步枪指向二楼走廊——一只大毒刺!

“往回跑,躲到地下室去!”

我倒退着身子掩护小男孩往走廊底下撤离。大毒刺随即从走廊上跃下,在昏暗的大厅下眨着荧绿的眼睛警惕地逼近我们。

小男孩从我背后伸出头,他这才明白遇到了什么。

“别怕,你快从后门跑回地下室躲起来,我等会去找你。”我撇了一眼小男孩,他正死盯着大毒刺。“哎,听到没?你不要把我腿抱得这么紧,我没法走了。”

我把小男孩从大腿上拽下拉倒门边上,加快语速:“回去躲地下室,明白?”小男孩瞪着眼点点头退到门框后面,我一把拉上卷闸门。

这次是我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我愈发地想从耳机中得到一个明确的作战指令。

“妈妈!妈妈!”门后传来小男孩的拍门声使我从刚才的迟疑中抽离出来立即扣下扳机,但大毒刺在迅猛地连续跳跃中躲了过去,当我再次扫视前方集装箱大毒刺身影时,它已经出现在了我的头顶上方并竖起充满红色毒素的尾刺直扑过来。

我从背后抽出长刀抵住了一次扎向我头部的尾刺,转而跃起在半空中挥刀将大毒刺尾巴砍成三段并一刀刺向大它的背部直插心脏。

.03.

“不是叫你躲到地下室吗?”

我在掀开卷闸门后看到小男孩跪在门后,眼圈通红。

小男孩一见是我,立马哭着摇摆着身子向我怀里扑过来。“哎!等等!”我伸手抓住了他小肩膀,小男孩一愣停止了哭声。

“正视目标物时,应该保持一个手臂的距离,明白?”

小男孩皱起眉蠕动着嘴巴想说些什么。

“好了,没事了,别怕。”

说罢,我牵起小男孩手往大厅门口走去。

“牵着你走路的时候就不用保持一个手臂的距离了。”我扭头看向身后,他手臂被我拉的直直的,走路也慢吞吞。“不想走吗?”

小男孩鼓起腮帮子“哼”我一声。我止住脚步松开手将步枪背到身后,想了个办法。

“我刚才可是差点就玩完了,都是为了保护你。你有什么好生气的?”我慢慢移到他身边蹲下。

小男孩听我这么一说又开始咬起了下嘴唇。我见状,左臂往后一拦他双腿将其抱起往门口跑去。“脾气还不小,抓紧走!”

飞梭只有一个驾驶舱,小男孩只能选择窝在我怀里。

“搂不搂?”我低头看了眼坐在我腿上的小男孩,“那掉下去我可不管啊,会被摔得稀巴烂的。”

小男孩眨巴了两眼,贴到我怀里搂住我的腰部,一边说道:“为什么妈妈今天不抱小迪了……妈妈很喜欢抱小迪的……”

拥抱对于人类有什么特殊含义吗?我带着这样的疑问启动飞梭卷着尘土飞向高空。

可能是因为启动飞梭瞬时的超重,小男孩又在我怀里哇哇地哭了来。“哭啥,我最喜欢飞行了,你不喜欢吗?那你喜欢摇滚吗?来一首怎么样?!”

我选了一首《Old Time Rock Roll》,前奏爵士钢琴后的一声吼叫是我最期待的部分。

飞梭里震颤的音乐波动使我精神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尽管还伴着小男孩的呜呜的哭叫声。

“我爱死摇滚了!”飞梭伴着的我呼喊声冲入云层。

驻扎基地已经撤走了,连一个罐头盒子都没留下。

我尝试用通讯仪联系部队,结果发现连卫星信号都检测不到,看来部队已经返回太空港离开这颗行星了。

毒刺平时只在平原地区活动,所以出于安全,我选了前方峡谷的一处高地作为降落点。

“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我想想办法。”

小男孩蹲下看着正在扎帐篷的我说, “妈妈,不去城里了吗?”

“去城里干嘛,我现在巴不得回埃律西昂总部吃上一顿饱饭再睡一觉。”我指指后备箱,“去把那些杆子拿过来。”

小男孩头一低转身取过来一摞撑杆,“那我们要去哪里啊?”

“在这等着经过的其他部队。咱们先把帐篷搭起来,我还有些事要问你。”

还好飞梭后备箱里有一些罐头,不过也撑不了两天。

吃罐头的时候夜幕也逐渐拉下,我喜欢地球上火红的落日,喜欢它也会像我一样慢慢合上眼睛,让黑暗包围全身。

“看到没,”我指指峡谷左边的一颗亮星,“那是火星,我就住在上面。噢,你爸爸叫什么?住在哪里?我得先把你送过去才能回总部。”

“妈妈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小男孩说着说着就带出了哭腔,“你为什么不认识小迪了……”他吸了两下鼻子,“你应该知道我们家住在哪里的……”

“我只是跟你妈妈长得很像,你知道克隆人吗?总之我不是你妈妈,你妈妈她……”小男孩哭声在我的解释中越变越大。我放弃了解释。

十多分钟后小男孩哭的没了力气,双手抱膝埋着头时不时发出抽泣声。我也收回停留在峡谷底下的目光望着他。

黑暗让小男孩颤抖的轮廓更加清晰,她妈妈会怎么做呢?会去给他一直想要的拥抱吗?

这种想法促使我往他身旁靠去,小男孩在察觉到我后侧身一倒趴在了我的腿上。

“妈妈……小迪困了……”我身子一绷紧,见小男孩半天不动就逐渐放松了下来,但感觉这样很不自然。

当我试着环住小男孩腰时,他我把抱得更紧了。

“你叫小迪是吗?”

“我当然叫小迪啦……还是妈妈你给我取的……”小男孩低声回应着我。

“队友都叫我‘Rock’,其实那不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只是一串……”

小男孩打断我说:“才不叫什么‘Rock’……我只叫你妈妈……”。

我低头看着安静沉睡的小男孩,他的体温逐渐与我叠加,我并没有因为这样多一份温暖而感觉不适应,反而觉得这是一种遗忘已久的体验。

.04.

日出后我检查了一下雷达,看捕捉到的热图信号应该是克隆部队的飞船,目前距离我西偏南三十五公里。

我跟小男孩收拾好东西后立马飞了过去,一边开了两个罐头当早餐。

“我是士兵M-90L!负责执行森林区域的毒刺围剿行动!”对方只有一个强壮高大的金发男人,身后有两只半人高的四足机器人正在工作。

“你好,我是近地轨道维和部队的通讯官艾布纳。”他边说边向我走近,“我刚从太空港赶过来,围剿毒刺的部队不是已经回火星了吗?”

“是的长官,我另有任务,需要负责护送这个小孩。不过现在我们没法返回太空港,需要长官的协助。”

艾布纳看看躲在我身后的小男孩,“你知道奥林帕斯基地那边的情况吗?”

“不清楚,长官。”

“嗯……那你们先歇会吧,”艾布纳领着我们走到帐篷的桌子边,“坐,喝口水。”

“谢谢长官!”我指指右边的凳子,“小迪你坐我旁边。”

艾布纳点了根烟缓缓说道:“你要带这孩子去哪呢?”

我停下刚送到嘴边的水杯,“我在围剿毒刺时候遇到一位长官,她托付我把这小男孩送到他爸爸身边。”

“哦?”艾布纳左眉往上一挑,“他爸爸是谁?”

“我也不清楚,这还得长官你带我们回太空港调查一下。”

“没问题。”艾布纳将烟管递到嘴角吸了两口,“那位长官是男的女的?”

“女的。”

艾布纳坐直身子说道:“看来他们真跑到地球上来了。”

他看看我继续说,“奥林帕斯有一批克隆人严重违规了军纪,我们正在逮捕他们。那些克隆人都是跟你一样的女士兵,她们私自做手术让自己拥有了生育能力。我们人类社会是不可能接纳克隆人肚子里跑出来的东西的,这对基地来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我不由看向自己腹部。

“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严守纪律的士兵的,”艾布纳弹掉烟头用脚尖揉了两下,“你活动周期多久了?”

“七年零三个月。”

“那也快了,希望你能与人类士兵相处愉快,完成自己的使命。”

像我这样的女克隆人士兵会在活动周期的第八年调到太阳系各处与人类士兵组成伴侣。

我一直认为这只是克隆人诸多使命中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这是一个不再有炮火声的任务,与人类一起生活就好了。

但刚才长官的话让我困惑起来,到底是什么的样的动机,才能使那些士兵违背使命陷入混乱?

艾布纳计划第三天带我们返回太空港,在这几天内需要我跟他在这片区域内布置信号塔,他说这片区域一直是太空港监测的信号弱区,有很多其他星球的逃犯会选择这里作为落脚点。

第二天吃午饭的时候艾布纳说了一些让我捉摸不透的话,虽然我很想问清楚,但他是我的上级,没有批准的情况下我无权询问过多问题。

“你身上那个疤是怎么回事?”

我捋起袖子翻了翻手臂,并没有发现伤疤。我抬起头看向艾布纳,“长官你是指?”

他一口咬着风干牛肉,一边指指自己的腹部。

“噢,”我一摸自己腹部,“这个伤疤我也记不清怎么来的了,可能是执行任务时候留下的。长官你是怎么……”

艾布纳手一挥说道:“你先坐下。告诉我你基地的总部在哪里?”

“埃律西昂。”

他点点头,“你可能不知道,克隆士兵开始私底下让自己拥有生育能力就是从埃律西昂流行起来的。”

“长官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艾布纳把视线从机器人身上移到我脸上。

“那些违反纪律的士兵会被怎么处置?”

“捉到的会被清除活动周期时候的记忆,孩子由他们父亲选择抚养或者送到土卫三太空城。那个城市是旷工待得地方,日子不会好过到哪里去。你找到的这个孩子,看来她妈妈很聪明,居然能把他养这么大。”

我看向正在大口喝着牛奶的小男孩,开始希望他的父亲能将他留下好好抚养。

今天我们做好了所有信号塔的调试工作,剩下的安装交给机器人明天就可以结束。

晚上我正在给小男孩脱去外衣休息的时候他突然问我道:“妈妈,你跟那个叔叔很熟悉吗?”

“不熟,怎么了?”

“那你昨天晚上还跟他脱光光抱在一起睡觉,”小男孩抱住我的胳膊,“嘻嘻,你告诉我过只能跟亲密的人才能抱抱的。”

“你在胡说什么!?”我一激动站起来让小男孩失去重心歪倒在地。

我看着他撅起嘴要哭的样子又蹲下来扶起他,轻声问道:“你为什这样说?”

他回答道:“我……我快睡着的时候听到了音乐声,然后那个叔叔就走了进来,然后那个叔叔跟你说了几句话后你就躺下来了,他就开始帮你脱衣服,他也给自己脱了衣服。我以为你们是很亲密的人,然后我也慢慢睡着了……”

我靠坐到帐篷角落,钻进脑子的里各种画面使我身体不由颤栗起来。

“妈妈……你没事吧……”小男孩牵起我的衣角。

“你先去睡觉……”

“我要待在妈妈身边。”

小男孩安静地看着我的脸庞,他清澈的双眼让我呼吸变得急促,心脏也袭来了一股刺痛感,这些感觉促使我一把抱住了他。

“好了,好了,妈妈,没事了,我们睡觉吧!”他的小手在我背上轻轻地抚摸着。

夜里熄灯后我一直躺在地铺上保持着清醒,我要验证事实。

午夜两点多的时候帐篷外响起了号角声,这是我最熟悉的声音。

每当执行任务时,队长都会用这种声音让我们进入无自主意识状态,听从他的指令执行任务,所以每次任务结束时候我们看到只是一片由尸体、沙土、残破武器组成的废墟,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无从想起。

我握着步枪等待着这号角声逐渐靠近。

“长官,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我打开灯,举着步枪对着步入门帘的艾布纳。

“喔,喔,喔,冷静点!冷静点!”他一手遮着眼睛适应光线,一手举着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我只是夜间出来巡逻一下,有什么问题吗?”

“我认为你昨晚的行为不是身为一位长官应该做的。”

“哦?”艾布纳突然笑起来,“呵,奇怪了,你是怎么知道的?不过让你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要搞清楚情况,我只是让你提前一些时间发挥了该有的作用。”

“我现在并不了解怎么与人类相处。你不能这样对我!!!”

艾布纳在我一声吼叫声中褪去了笑脸,强硬地说道:“放下枪!这是命令!!!”

我依旧举着步枪与他正面对峙着,但实际上我意识中并没有足够的动机能对一个长官进行射杀。

“妈妈……”小男孩揉着双眼从被子里钻出来。“妈妈,怎么了……”

“我看这小孩一直叫你妈妈,你是不是还有些事没交代清楚?”

“这点我白天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我指指帐篷外,“你快离开帐篷,我现在就带小迪走。不需要你的帮助!”

艾布纳从腰间取下一个三角形状的盒子,“或许真像你解释的那样,但有些事你并不需要记住,这点你们克隆人比我清楚。”

当我听到从三角盒子里逐渐增大的号角声时,明白已经晚了,我的意识正在迅速变得迟钝,所有感知都在归向静止归向黑暗。

.05.

我在第三天帐篷外机器人的凿地声中醒了过来。

帐篷内,艾布纳仰面倒在了血泊之中,胸上有三个弹孔。小男孩蜷缩在角落手中握着我挂在帐篷上的手枪,淤青的脸庞下挂着凝固的血痕。

看着眼前的画面,我努力梳理着昨晚在我失去自主意识之后发生的事,但当我看向闭目躺在角落的小男孩时,突然袭来的恐惧感让我在目眩之中无法呼吸,我拖着赤裸的身体向小男孩爬过去。

“小迪!小迪!小迪……”我将他抱在怀里不断叫喊着,逐渐感觉到了叠加到我身上的体温。

小男孩缓缓睁开双眼,久久地盯着棚顶。

“我们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

“我就在这里啊!小迪我正抱着你啊!”

小男孩依旧看着棚顶,他摇摇头回应着我:“你不是我妈妈……我妈妈说过会永远保护我的……”

我低下头靠在小男孩的肩上,发出了他经常在我耳边响起的抽泣声。“对不起……对不起小迪……”

在检查小男孩没有重伤后我带着他开着艾布纳的飞船回到了太空港,进行了DNA信息匹配,了解到他爸爸叫迪浩,现居在地球坐标北纬32°、东经117°的一个地方。

他已经退伍了,在一个小镇上经营着水果园。当天下午我把小男孩安排在了旅店休息后便飞了过去。

我在迪浩家后院做了简单介绍后开始询问起他的想法。“你为什么当时不留下他?”

他看着水池里漂浮的落叶说道:“我们的社会结构是没有办法让他像正常小孩一样生活的。”

“那你把他送到木卫三就能正常生活了?!”

迪浩瞥了我一眼。“当时小迪被发现后我通过关系保住了他妈妈的记忆。但还是没能避免……”他蹲了下来语气开始变的沉重,“没能避免她的子宫被强行切除了……”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是女性孕育小孩的器官,在腹部……原生状态下是不具备生育能力的,但私自改造自己身体的克隆人不仅会被清除记忆,还会从腹部直接取出它……”

迪浩的话使我腹部的刀疤突然迎来一阵刺痛,平时只有在潮湿的环境中才会这样。

我努力抵制着脑中产生的惊恐感。

“你怎么了?”

我挥挥手收回失神于水面的目光,“没事……”我指向后院草地上正在与迪浩妻子玩耍的两个小孩,“那你现在会接纳小迪融入到他们之中吗?”

迪浩摇摇头,“太难了……就让小迪跟他妈妈一起生活吧,我上次见他都已经会看书 了,挺好的,就这样吧。”

我凑近到他跟前盯着他的面庞说道:“我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选择牺牲那么多都要跟一个最后连自己孩子都不在乎的男人。”

“你又懂什么!你这样的克隆人就根本不理解人的感情,”迪浩站起身抬高嗓音说道:“我不在乎就不会带着他们在地球上生活了五年!是她自己选择带着小迪离开的!我们是相互理解的!”

“我是不了解人类的事情,但你最后不还是让小迪跟着他妈妈生活在炮火声中吗?!”

迪浩底下头叹了口气,“我是对不起她……她这么做都是为了能让我正常生活……”他转身看向妻儿,“你看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就明白小迪妈妈的决定了。”

我顺着迪浩手指的方向看去,又是一次地球上的落日,不像我在荒凉之地看到的那样,在恍惚之中我感觉到迪浩妻儿在金色阳光中浓重的笑容似乎让周围的时间也放慢了流逝速度。

迪浩继续说道:“小迪妈妈说,当她把小迪抚养到成年,那时候她自己的活动周期也快结束了,她允许我为她立个墓碑,但只希望我一个人来看她,因为她也是个女人,也会小气的……”他的声音逐渐变得哽咽起来,“虽然说你们克隆人没法融入我们的生活,但我并不是也这么认为的……你们其实跟人类一样,最终都会为所重视的东西不断地突破自己,牺牲自己。这点你们比我们做得好……但你们一直认为拥有孩子就可以与人类组建家庭的这种想法肯定是行不通的,这中间需要跨越的东西太多了,太多了……”

我看着眼前陷入痛苦之中的迪浩与他远处围绕在嬉笑声中的家人,心里关于人类为什么会因为同伴离去而感到痛苦,人类又为什么能从陪伴的人身上感到欢乐,这些问题也逐渐得到消解。

.06.

在与迪浩见面后我开始大量搜集违反军纪被清除记忆的女士兵资料。发现原来我是第一批参与埃律西昂 “克隆人生育权宣言”活动后被处置的士兵。

我已经失去了之前塑造我灵魂的记忆,失去了可以延续我血脉的能力,我不会再让这样惨痛的失去继续下去了。

“你能带我去找妈妈吗?”

“我会带你去找到她的,我会让你感受到妈妈就在你身边的。”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

我翻了一下导航仪,指指上面悬浮在黑暗中的筒形城市,“我们去土卫三,没准我还能找到一个像你一样大,一样喜欢叫我妈妈的小孩子。”

小男孩下巴一翘,说道:“我才不叫呢,我以后只叫你‘Rock’!”

之前小男孩一直错以为我是他的妈妈,以为我就是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即使现在他明白了过来,但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逐渐成为了我生活中的重要内容。

我摸摸他头发,调出一曲老摇滚,启动引擎飞向星空。

本文为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

作者:跨客

(向上滑动查看内容)

亲爱的科幻迷们:

你们好~

重要下面的事情很重要,请认真阅读……

如果你有一个大到无处安放的脑洞,就来给我们投稿吧!

类型:微小说及中短篇科幻小说要求:故事流畅完整,逻辑严谨自洽,原创首发稿费:千字一百投稿邮箱:kehuan@kedo.gov.cnQQ交流群:229198024

爱你们的蝌蚪君

蝌蚪五线谱

专注做权威、有趣、贴近生活的互联网科学传播

你可能还想读……

科幻微小说 | 摇篮文明

科幻微小说 | 遗愿清单

科幻微小说 | 人类定制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