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徐小平:投资有理想才华的人,我宁可信其有绝不信其无

来源:澎湃新闻 2018-06-02 08:42:21

“因为我是学音乐出身的,在创办真格基金之前,是新东方的联合创始人。人工智能崛起的时候,我们已经投了很多人工智能的公司,大家就开始问我对人工智能有什么高见,我说之于‘人工智能’,我只有‘人工’,没有‘智能’。”这是 5月27日,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昆山杜克大学举办的杜克国际论坛上演讲的开场白。这位以个人风格和魅力著称的天使投资人,一开场就用自己的幽默点燃了论坛的气氛。

或许是早期自己的创业经历和教育相关,作为一个投资人徐小平很愿意听年轻人描述自己的梦想,也愿意给年轻人做梦的机会。在他的投资准则里,人一直是最重要的准则之一。“有理想、有才华的人,我们就宁可信其有,绝不信其无。”在论坛后,徐小平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称。

有公开数据显示,真格基金在2017年投了国内数量最多的人工智能项目。在专访中,徐小平透露今年真格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数量还会增加。

徐小平说,他不懂人工智能,但他让自己的团队投了许多和人工智能相关的项目。至于这些项目质量如何,徐小平表示:质量不知道,但永远有希望,虽然希望往往带来的是绝望,依旧要保持乐观心态。

2011年,徐小平创立了天使投资基金“真格基金”。而在创办真格基金之前,徐小平是中国最大教育培训机构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NYSE: EDU)的联合创始人,与俞敏洪、王强并称为新东方的“三驾马车”。

徐小平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宁可信其有,绝不信其无”

自2016年开始至今,人工智能浪潮汹涌而至。在投资界,资金也明显向人工智能领域倾斜。有公开数据显示:在中国,2017年,真格基金以37次投资高居风投榜首,创新工场和IDG资本分别以28次和22次排列在第二和第三。

“这是第三方统计的一个数据,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到2018年,我们应该又增加了好几十个项目。”徐小平说。但他表示,真格在选项目时并非只向人工智能倾斜,他还看好大数据、生物医药。

至于如何挑选项目,徐小平坚持了自己一贯的主张:看人。

在真格基金投的人工智能项目中,不少已经成为当下人工智能领域里的明星公司,依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依图”)就是其中之一。依图成立于2012年,由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统计学博士、麻省理工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博士后研究员朱珑,前阿里云技术总监林晨曦共同创立的上海“独角兽”企业。

据徐小平介绍,一开始依图这两位创始人找到他时,希望徐小平能给他们三个小时时间。结果,徐小平给了他们十几个小时,聊了技术、人生经历和梦想。

有意思的是,当时,依图两位创始人告诉徐小平自己所做的就是最好的人工智能。“我说我怎么不知道呢?结果,朱珑说你不懂就算了,人工智能的事就交给我来做,你只要给我们钱就行了。”徐小平回忆。

说到这,徐小平自己也笑了,不过他说玩笑归玩笑,选投资项目的时候有两点很重要:Credibity(编注:可信度)和Ambition(编注:雄心)。徐小平进一步解释到,这意味着这个人需要有可靠的专业性和野心勃勃的梦想。

“有才华和有梦想的人,我们是宁可信其有,绝不信其无。这是我们的投资原则,按照这个原则投下去的项目,其实大部分都是成功的。”徐小平告诉澎湃新闻。

给年轻人“第二张支票”

从过往的投资记录看,徐小平“天使投资人”的称号实至名归,真格基金在他的带领下,对大量的初创企业进行了早期的直接投资。不过近期,真格基金投资风格有了微妙的变化,投资范围从只投天使轮扩大到了从天使到A轮,徐小平称之为“from A (Angel) to A”.

对于这样的转变,徐小平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一方面,天使投资是真格基金的本源和命脉,我们会把它做到极致。只是许多项目的发展,投过天使轮后到A轮自然而然地就加大了赌注。另一方面,随着天使投资的兴起,许多项目不需要跋山涉水来找真格了。

“这也是真格现在讲的From A to A,我们也称为第二张支票。本来我们只做第一张支票,但随着天使的兴起,我们现在也开始做第二张支票了。只是有个特点永远不会变:越早期的投资风险越高,高回报性的可能性也越大。”徐小平告诉澎湃新闻。

徐小平、有个机器人创始人赵明在2018年昆山杜克大学的杜克国际论坛上讨论 昆山杜克大学 图

徐小平将这样的投资准则用在了一家名为Yogo Robot的机器人公司上。Yogo Robot,中文名为“有个机器人”成立于2015年,目前团队从末端替人跑腿、执行单一递送任务的机器人切入,已推出酒店服务机器人和PIZZABOT餐饮机器人。

据澎湃新闻了解,有个机器人并不是真格投资的第一家机器人公司,但真格在有个机器人的A+轮融资中“投出了能投的最高金额”。具体金额,徐小平并未透露。

“当时有个事情让我印象很深刻。我曾经在一个展会上和一个并非我们投资的机器人合影,后来被厂家拿去做了宣传。‘有个机器人’的创始人赵明以为我在替那家机器人代言。当时赵明提起这件事,眼睛里流露出对我极大的‘鄙视’,认为我对机器人没有一点品味。正是在这种目光里,我看到了他对自己做机器人的强大自信,对机器人行业的深邃了解,以及对机器人质量的极端追求。”徐小平用自己的幽默介绍了与有个机器人的渊源。

对于许多创业公司而言,成长过程中不仅有来自同行的竞争,还要面临大公司给予的挑战。以“有个机器人”为例,目前顺丰、京东、美团等公司都已开始布局无人配送机器人。

但在徐小平看来,这样的境遇正是创业者展示自己核心精神的关键。“在BAT下,还是有京东、小米和360出现了。在这后面还有一大批公司出现。创业其实是生生不息的,恰恰是因为创业者对巨头和强权的挑战,创业才有创新力。”徐小平说,他也希望自己投的企业有望能成为下一个BAT。

中国的创业者最好回到中国

除了天使人投资人的身份外,徐小平还有另外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新东方的联合创始人。在投资领域摸索多年后,许多人仍愿意称他为“徐老师”。

因为与教师职业相关,在徐小平投资项目后,他也非常乐意给投资的团队支招、牵线搭桥。但这些帮助并非毫无约束和限制,徐小平说心里有把尺。

首先,看创始人是学什么的,做过什么。这些都体现在创始人的简历上,从真格基金此前的投资项目看,他们更青睐名校毕业、海归学子,以及专业研究能力强的人。中国巨大的市场给了投资人数不尽的机会,徐小平认为今日中国的创业浪潮实在是太迷人了。因此,他也希望能有更多的海外创业者能回到中国。“中国的创业者更应该想清楚自己的优势。中国的创业者应该回到中国。”

第二是创始人的人缘如何,是否有大格局和领导力。“这里其实包括几个方面,包括是否有小伙伴愿意跟随创始人,围在一起创业。另一个,是这个创始人是否愿意分享。所以我们在投资的时候一般会问创始团队,公司的股权结构如何。一般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就知道这个人的心胸了。”徐小平说。在他看来,创始人不能当烂好人,也不能小气,股权分配问题一问就能体现出来。

第三,创始人的个人魅力。徐小平说这点说起来有点玄乎,但在实践中非常重要。“这其实意味着创始人能不能吸引到比自己牛的人。曾经有人找我说,徐老师你能帮我约个人吃饭,把他谈下来吗。在我看来,这种人一般是做不好创业的,因为你说服不了对方。就像一个人要约女孩子吃饭,却求他哥们去赴宴,这哪里能追的到女生?”

除了上述三点关于创始人的把握尺度外,在采访中,徐小平还从自己的经验出发,提出了关键的一点:除了专业团队外,一定要在创始团队中配备商业管理人才。“搞技术的团队,如果没有商业合伙人,一般都做不大,一定也做不好。我们谈了很多的科学家,他有很好的技术,但找不到做生意的人,这样的公司一般都死得比较惨。”徐小平说。

最大的烦恼和煎熬:如何抓住明年、十年后最火的项目

从新东方的创业到真格基金成立,徐小平在采访中还谈到了自己创业和投资过程中最大的自豪和煎熬。

在徐小平看来,自己最擅长的投资范围是在100万到300万美金之间的项目。这种小额的投资金额看,也让他获得了投资界里“穆罕默德尤努斯”的称号。(编注:穆罕默德尤努斯开创和发展了“微额贷款”的服务,专门提供给因贫穷而无法获得传统银行贷款的创业者。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我很自豪我被称为小额投资人。因为我用自己的行为给了年轻人一个机会,告诉他们其实除了去大公司、政府机关外,还有一条路,而且更辉煌,那就是创业。”徐小平笑着告诉澎湃新闻。

但凡事总有两面,对于投资,除了有帮助到年轻人的自豪和骄傲外,徐小平说也自己最大的煎熬和烦恼。

“现在中国投资领域市场是如此巨大、百花齐放。而我们永恒的烦恼就是总觉得这项目没有投到,那个项目没有投到。如何投到明年、十年后会火的项目,这可以说是我们最大的煎熬和使命。尤其是对于擅长早起投资的人来说,因为你一旦错过了,你就来不及,投不起了。”徐小平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