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投资收益计入2017年 上海三毛称不以避免亏损为目的

来源:凤凰财经 2018-05-23 12:31:49

原标题:2016年投资收益计入2017年 上海三毛称不以避免亏损为目的

每经记者 吴凡 每经编辑 陈俊杰

今年3月,上海三毛(600689,SH)披露了2017年年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实现了2070万元。

近两年,上海三毛的主营业务未能有力支撑起公司业绩,报告期内,归母净利润主要来自于公司处置的一笔投资,获得投资收益1986.86万元,这部分收益占到了报告期内实现的归母净利润的95.95%,对上海三毛本期净利润盈亏影响重大。

需要注意的是,上海三毛的这笔交易早在2016年就已完成,但是公司却将投资收益计入了2017年,对此上交所在年报事后审核问询中,问及上市公司是否为了避免2017年度出现亏损而为之。

5月22日晚间,上海三毛在回复函中表示,上述投资收益计入2017年度符合该交易的商业实质,而不是以避免2017年度出现亏损为目的。

投资收益计入下一年

上述所指的上海三毛的投资收益,是上海三毛前期转让其所持有的非上市金融企业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诚保险)5000万股股权的相关事项,即上海三毛同意以人民币1.4元/股的价格将该部分股权转让给安诚保险另一股东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渝富集团)。

该笔股权转让价格为7000万元,扣除股权转让成本,以及相应的手续费等,上海三毛通过这次股权转让获得收益1989.86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截至2016年9月22日,上海三毛已收到渝富集团支付的全部股权转让款7000万元,按照正常的逻辑,该笔投资收益应计入上海三毛的2016年财报中。

实际上,上海三毛该项投资收益计入了2017年,而该笔投资收益占到了当期归母净利润的95.95%,也就是说,如果剔除这笔来自2016年的投资收益,上海三毛2017已在亏损边缘。

这次操作也引起了监管层注意,不过,在上海三毛的回复中,公司表示其是“被动”而为之。上海三毛在回复函中,罗列了其关于安诚保险5000万股股权转让的主要时间节点,在2016年9月,上海三毛的确已经收到了7000万元的交易款,并向安诚保险致函请其配合办理有关工商变更程序。

但是安诚保险实施工商变更前,其公司章程的变更需要获得保监会的批复,公司章程的变更主要是指将上述交易股权的股东由上海三毛变更为渝富集团。

2016年12月6日及2017年1月12日,安诚保险于两次就公司章程变更事项请示保监会,保监会于2017年2月9日作出同意安诚保险章程变更的批复,安诚保险于2017年3月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换句话说,由于截至2016年12月31日,保监会尚未对安诚保险的章程修改作出批复,因此彼时上海三毛仍是安诚保险的股东,而只有当安诚保险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后,上海三毛才能确认转让收益。

由此上海三毛认为,公司将上述投资收益计入2017年度符合该交易的商业实质,并不是以避免2017年度出现亏损为目的,会计处理符合相关会计准则的规定。

重庆子公司股权转让价再降

数据显示,2017年,上海三毛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负3358.80万元,同比上年减亏977.27万元。

对于扣非后净利润变化的原因,上海三毛回复称,主要系公司采取开源节流的策略,即在保持营收的同时,加强对成本和费用的控制。

针对“开源节流”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扣非后净利润仍未脱离亏损的状态,上海三毛也在谋求改变,去年上海三毛就将重心放在处置长期低效资产上。去年8月份,上海三毛通过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所持上海一毛条纺织重庆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下简称上海一毛条),挂牌出售的价格为3496.1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了解到,由于上海一毛条自2012年起受羊毛市场不利经营环境影响,主营业务处于连续亏损状态。为摆脱经营被动的局面,上海三毛董事会同意对上海一毛条实施停产,目前处于歇业状态。

从业绩情况看,2016年上海一毛条净利润为亏损481.21254万元,截至去年上半年,上海一毛条净利润实现54.5万元,对于业绩变化的原因,上海三毛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主要系2017年初公司进行了生产设备处置。

有点尴尬的是,上海一毛条挂牌后乏人问津,上海三毛不得不对标的价格一降再降,截至目前,上海一毛条的挂牌价已经降至2447.27万元,其挂牌期满日为今年5月28日。

若一直未能征集到意向受让方,上海三毛是否会继续下调挂牌价来吸引买家?上述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这是未来的事情,我们目前也无法判断。”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