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出道,牵手“贵圈公敌”Netflix - 今日头条

奥巴马出道,牵手“贵圈公敌”Netflix

来源:界面新闻 2018-05-23 12:39:00

作者 | 乐水 编辑 | 李春晖

奥巴马“出道了”。

有了网红总统特朗普珠玉在前,可能美国人民已不会太惊讶。但是中国群众,却迅速友邦惊诧了。

无论是自由的论道,还是缺钱的酸讽,奥巴马“出道”在中国社交媒体引起了一阵阵惊呼。而这种惊呼的分贝达到如此之高,还来源于他牵手的是“贵圈公敌”——Netflix。

据外媒消息,Netflix 正式宣布与奥巴马夫妇签订多年协议,两人将参与制作一系列电影和电视剧,可能包括有剧本剧集、无剧本剧集、纪录剧集、纪录片和电影。站在世界电影“公敌”的C位上,Netflix找到了一个咖位爆表的代言人。

而刚刚结束的戛纳国际电影节,Netflix早早就被踢出了局。从撤下所有参赛影片,到欲购清单被集体屏蔽,以至于只买了《幸福的拉扎罗》、《女孩》两部获奖影片的海外发行权。就算再加上签下中国的《后来的我们》和《暴走吧!失忆超人》,这样的成绩单还是极其寒酸。

去年,是Netflix迈向电影中心的起点,也是Netflix远离电影中心的起点。在Netflix购片、挖人几乎疯狂的情况下,已过古稀之年的戛纳摇摇晃晃的挥出了一记重拳:明年别来了,永远别来了!

无论正方还是反方,都是为“尊严”而战。急于扩张的Netflix,被拼命自保的传统电影业视为“全民公敌”也就在所难免。纵使Netflix无意发动战争,但其模式原生的革命属性,注定了不是革别人的命,就是革自己的命。

Netflix“杀死”电影

Netflix在电影上做的一切努力,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是无比正确的。

Netflix发展到一定阶段,进军电影行业是必然选择。从去年的60亿美元到今年的80亿美元,Netflix在原创内容上的花费已经看齐一线内容制作公司。单纯的发展网剧显然不足以匹配Netflix的全球战略,电影具有“短平快”的一切优点,终将成为Netflix的战略核心。

所以,Netflix发展电影只是“规定动作”,不是有意挑衅。而且从全球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说,电影已经属于夕阳产业。大制作“爆米花片”已很难撬动全球影迷,小成本艺术片则沉迷逼格全球撸奖枉顾普通群众。电影产业犹如一潭死水,丝毫看不到流动的迹象。

Netflix的出现,某种程度上用大规模砸钱的方式,给予电影产业新的活力。因为他们有钱,那些天马行空且不被传统电影行业重视的想法,有了实践的可能;因为他们有钱,那些艺术片、爆米花、剧情片可以共同存在,不受制约;因为他们有钱,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拉长电影的放映周期,反正网络播放,想多长就多长。

Netflix可以给出比传统电影公司高数倍的资金来“实验”,也可以捡起被传统电影公司抛弃的“垃圾”当“珍宝”。对于广大观众来说,Netflix,救了电影,真的救了电影。

但对于传统电影业态来说,这是在“杀死电影”。

首先,院线遭殃,难以经营。面对节节败退的上座率,如果Netflix执意把影迷拉到客厅,那谁来电影院花费数倍成本看电影?

其次,电影公司遭殃,面子受损。自己勒紧裤腰带拍出的艺术片,要么莫名其妙变成了“网大”,要么要和“网大”一同撸奖,这难道不是自降身价?且不论质量,要是《我不是潘金莲》和《谁是潘金莲》一同争夺金鸡奖,冯小刚乐意不?华谊乐意不?

业内天天喊的“艺术高贵”,被Netflix的颠覆模式彻底摧毁,没人愿意看到这一天的来临。即便电影真的到了将死的那一天,也是昂着头的沉没。虽然Netflix有1.2亿全球总用户,完全可以给予电影的“二次生命”。但Netflix违背电影从诞生之日自带的规律,让业内有了践踏尊严的本能排斥。

被定义为“反革命”份子后

从今年开始,戛纳电影节实行新规:只有在法国院线公映过的影片才有资格在主竞赛单元参赛,不能只在流媒体上播放过。

其实,这个“迟到”的新规,到来只是早晚的问题。去年的电影人对Netflix群起攻之,让新规已然箭在弦上。戛纳到了不得不反击的时候,Netflix也没有委曲求全,而是宣布退出戛纳。

但即便退出戛纳,也无法掩盖或解决问题。Netflix可以不参赛,但可以不购片吗?可以没有戛纳,但可以没有奥斯卡吗?今有戛纳拒之门外,谁知明日会有哪些电影节出新规针对?

今年在戛纳,Netflix积极寻求优质影片,但都惨遭无情拒绝。几大种子选手甚至不惜牺牲商业利益,选择财力不如Netflix的中小型公司来强行站队。

去年,戛纳开幕即变成了“网大未来怎么办?”的官方论坛,阿莫多瓦作为评委会主席公开表示:“无论是金棕榈还是其它任何奖项,我个人都无法想象会颁给一部无法在大银幕上观看的影片”。

随后,詹姆斯·卡梅隆、克里斯托弗·诺兰、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纷纷表示抗议。如果把他们组合起来,简直是一个全明星版的《Netflix复仇者联盟》。

既然有了“领军人”,各地也纷纷献计。去年9月,欧盟委员会终于通过了一项草案,允许法国向非本土设立、但又在其境内发行内容的在线视频平台征税。很快,法国政府授权CNC向Netflix和Youtube征收2%的的税费。今年5月16日,欧盟法院判决Netflix败诉,Netflix需要按照德国法律的要求,向德国联邦电影法律委员会(FFA)上缴2014年以来在德收入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迪士尼和Netflix分道扬镳,将自建流媒体平台,Netflix损失了非常重要的一块内容授权版图。

此后,Netflix欲收购线下影院,却因为卖家漫天要价,无奈放弃。至此,电影节、电影人、电影政策、电影市场全面反抗,Netflix似已无处可逃。

撬动“离奇”资源,然后呢?

奥巴马究竟是不是优质资源?难道Netflix果真已经到了需要借助“前总统”来为自己背书的地步了?

奥马巴和Netflix此前就有过合作。在Netflix 今年1 月的一档名为《我的下位来宾鼎鼎大名》的脱口节目中,他表达了自己对于社交媒体的看法。依硬糖君看,奥巴马对于媒体的关注,才是Netflix真正看中他的原因。

据Netflix 介绍,这些电影和剧集的题材包括但不限于依剧本演的连续剧、无剧本的现实剧、纪录片、专题片等各种形式。奥巴马夫妇成立了一家名为Higher Ground Productions 的公司来制作这些内容。

与此同时,也可以看出,奥巴马与Netflix的合作,并非完全的商业噱头,而是一场商对商的交易往来。一旦噱头冷却,奥巴马与Netflix合作就不再被关注,而奥巴马能为Netflix带来多大的流量则非常难预估。

美国社会名人,是Netflix撬动的第一块资源。第二块资源,则是将触角伸到中国内地,曲线入华。

先是签下《后来的我们》,后又3000万美元拿下《暴走吧!失忆超人》。且不说,这两次合作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前者因“退票”、“三观”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后者在刚刚宣布合作不久,暴走漫画就因不当言论被封停。自身内容上的争议尚未清除,再加上华语作品在Netflix上一贯的“差评”,不能不说这两个动作的公关宣传效果大于实际收益。

但Netflix如今的海外扩展显然要比内部挖掘顺利的多,想要尽快实现万亿估值,强行啃下中国市场势在必行。但上有政策压制,下有BAT布局,Netflix想进入中国远不如日韩那么容易。

此外,Netflix传闻收购亏损严重的欧罗巴,频频成为美国烂片的“接盘侠”。看似迅速拓展,但大多是转化率较低的无效资源,倒有了前两年我们中国金主在好莱坞的意思。

从曾经并肩作战的朋友,但反目成仇的对手,Netflix不知不觉触碰到了传统电影行业的最深处。随之而来的内在反击和外在对抗,都让Netflix走在了一条极为艰难的路上。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