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等三部委督查组开拔 专项治理校外培训机构 - 今日头条

教育部等三部委督查组开拔 专项治理校外培训机构

来源:新浪新闻 2018-05-10 02:04:00

原标题:教育部等三部委督查组开拔 专项治理校外培训机构

本报记者 王峰 北京报道

按照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整体安排,5月9日至15日,教育部、民政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派出七个督查组,开展专项督查,覆盖全国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督察组将赴培训机构、中小学校进行实地调研,安排一定时间进行暗访或媒体自由采访,通过不打招呼随机抽查校外培训机构,暗访学生、家长等方式,客观真实地了解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情况。

按照各省份发布的治理方案,督查期间,各省份普遍处于全面部署和排查摸底阶段,各省份普遍要求对辖区内所有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摸排、分类、登记、造册,建立《黑名单》和《白名单》,还有的省份要求对辖区内中小学生参加校外培训的情况也要进行登记。

此外,《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正在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明确了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设置条件。教育部此前表示,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将探索建立负面清单制度和联合监管机制。

建立培训机构黑白名单

今年2月13日,教育部办公厅等四部门发出通知,要求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教育部网站4月27日消息称,全国22个省份公布了方案,启动专项治理工作。

此次治理行动的对象,既包括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没有营业执照和办学许可证、有营业执照但没有办学许可证的校外培训机构;也包括校外培训机构的不良行为。后者主要包括开展学科类培训(主要指语文、数学等)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行为,以及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等。

治理行动的对象还包括中小学校及其教师,比如中小学校招生入学与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挂钩,不遵守教学计划、“非零起点教学”等行为,以及中小学教师课上不讲课后到校外培训机构讲,并诱导或逼迫学生参加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等。

今年3月,湖南省长沙市查处了湖南明才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一家无证办学机构。公开报道称,2018年2月,该公司组织“明才杯”学科知识竞赛,收取考试费用,同时虚假宣传,欺骗家长和学生。负责人已被责令停止办学,有关虚假宣传行为移交工商部门处理。

在当地网络论坛上,曾有家长发帖称,有“明才杯”的获奖学员,得到了当地一所知名高中理科实验班的面签机会。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各省份已发布的治理方案发现,各省份普遍要求建立校外培训机构的黑名单和白名单,公布有安全隐患、无资质和有不良行为的校外培训机构名单。

有的省份也部署了“自选动作”,比如西藏要求重点排查对学龄前儿童进行小学化(课程)教育,黑龙江要求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举办知识教学类(如语文、数学、奥数等)学前班,并严禁将培训成绩以各种形式提供给中小学校。

重庆、广东等地除了部署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摸底,还要求对中小学生参加课外培训情况进行统计。比如广东要求每个县(市、区)分别统计小学、初中、高中参加课外培训和没有参加课外培训的学生人数,还要求统计学生参加培训课程数量情况、培训时间和每月培训金额。

2017年6月,上海开展了规范校外机构试点,对7000多家机构进行了排查整顿,其中无照经营的1300多家直接取缔,有执照但无资质的3200多家机构被要求停止招生。

2017年3月,陕西汉中汉台区取缔不合格培训机构17所,关停整改45所;登记备案校外托管机构59所,取缔不合格托管机构41所,关停整改8所。

或促行业洗牌

但在教育焦虑普遍严重的当下,“报班”可谓依旧是市场“刚需”。

多位学生家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并未取消或减少报课外培训班的计划。

另有大型校外培训机构负责人在4月告诉记者,其机构的奥赛培训招生情况并未受影响。

此次治理行动,也是《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出台前的一次“清场”,未来将从实际监管和制度建设两个层面提高准入门槛、规范市场环境。

《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提出,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应当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并应当具备与所实施教育活动相适应的场地、设施设备、办学经费、管理能力、课程资源、相应资质的教学人员等。

“对于那些没有拿到办学许可证的小培训机构,这是一个很高的门槛,” 浙江大学民办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吴华说,“那些小作坊式机构,基本上没法再进入与学校文化教育课程相关或者与升学、考试相关的补习辅导市场。”

2017年11月29日,教育部在对一份全国政协提案的回复函中表示,教育部会同相关部门将进一步做好《民办教育实施条例》的修订工作,严把入口关,对于未取得相应许可证的,一律不予登记注册,建立多部门联合监管机制,探索建立校外培训机构负面清单制度,推动培训机构规范有序、持续健康发展。

一名私募基金教育板块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教育培训市场存在大量不合规的小作坊,头部化、正规化将是这个市场的发展趋势。

这也就是说,那些资质齐全、经营合规的大机构,将更有希望在这场“整顿”风暴中活下来。

业内有人士告诉记者,早些年不少大机构教师离职出走创办小机构。如今应对整顿行动,小机构应对能力弱,目前一些大机构已在考虑“招安”小机构。未来教育培训行业可能出现一波“以大并小”的小热潮。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校外培训市场规模大,市场主体数量多,这给治理行动的执法带来一定挑战,以往缺少这方面的执法经验,只能在实践中逐步摸索。”吴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