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露的内部备忘录表明,Facebook 意图打造一个意识形态帝国

来源:凤凰科技 2018-04-17 11:11:00

原标题:泄露的内部备忘录表明,Facebook 意图打造一个意识形态帝国

编者按:上月底,Facebook的一份内部备忘录遭泄露,这对处于风口浪尖的Facebook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这份备忘录由Facebook副总裁安德鲁·博斯沃斯(Andrew Bosworth)在2016年所写,里面提到Facebook的目标是连接人类,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即使付出再多代价也在所不惜。本文是《大西洋月刊》的作者Robinson Meyer的一篇评论,看看他对此有何看法。

安德鲁·博斯沃斯(Andrew Bosworth)的备忘录可能看起来阴险,但它的逻辑曾经很受欢迎。

现任Facebook副总裁的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于2010发布一款新产品

一.

大多数人可能已经忘记一件事,曾有一段时间,美国公开宣称要扩大社交网络的覆盖范围,并把这项任务作为对外公开宣称的外交政策目标。他们想让Facebook、Twitter和其他类似网站的规模尽可能扩大,这一点,本世纪初的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华盛顿新城发表演讲时曾经讲到过。

希拉里·克林顿说:“在争取自由和进步的斗争中,新技术不会偏袒任何一方,但美国政府会(偏袒)。”她说:“我们支持人人都能平等获取知识和思想的网络,我们认识到,信息基础设施将成为我们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基础。”

这也是年轻的奥巴马政府公开宣布的目标,克林顿则用财力进行支持。她说,美国国务院将资助世界各地的社交网络,并将帮助开发出反对人士用来绕过网络审查的软件,但她还有更大的目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富兰克林·罗斯福阐述了所有人都有权享有的“四个基本的人的自由”,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

现在,希拉里·克林顿提出了第五个自由:连接的自由。她说:“政府不应该阻止人们连上互联网、登陆网站或彼此之间相互联系。”连接的自由就像集会的自由,只不过它存在于网络空间,它允许个人上网,能够聚在一起,并且可能产生合作。“

“一旦你连上了互联网。”她补充道,“不需要成为一名大亨或摇滚明星就能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

她确实应该提到大亨们,想想后来发生的种种事件,这点非常有趣。同一天早上,最高法院宣布了一项公民联合决定,它推翻了许多现行的竞选金融法。但即使没有这样的背景,希拉里的这番演讲似乎也很尖锐,并不是说她是个异想天开的人——她频繁而有力地描述了互联网是如何被用来压迫或削弱公民社会的——而在于她对未来一无所知。“阿拉伯之春”在她发言一年之后才发生,叙利亚内战和俄国对乌克兰的入侵更加遥远,她更无法预料到自己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的失利。在同样的社交网络的混乱中,她输给了一位(借用短语)“大亨”,这对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二.

当我读到Facebook高管安德鲁·“博兹”·博斯沃斯 (Andrew “Boz” Bosworth)在BuzzFeed上被曝光的备忘录时,我想起了希拉里的讲话。博斯沃斯认为,Facebook采取了非同寻常的措施来推动自身的增长,而这些以连接之名的举措都是值得的,这份备忘录最早是在2016年6月发布于一个公司的内部论坛上。

“我们连接人、 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公司在成长中所做的所有工作都是合理的。”博斯沃斯写道:“所有导入潜在联系人的做法,所有帮助用户支持朋友搜索的代码,我们所做的这些工作都是为了带来更多的沟通,有一天我们也可能会在中国完成这些工作。”

“但如果人们用这些来做坏事就不妙了,也许有人因为信息暴露而付出生命代价,也许有人死于把我们平台作为工具的恐怖袭击。”他在另一个章节里说。

备忘录曝光后,博斯沃斯发布了一份声明,称他只是想让事情照着原来的样子发展。他在推特上说:“今天来看,我不同意这篇文章的观点,甚至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不同意。”

我的同事康纳·弗里德斯多夫(Conor Friedersdorf)认为,博斯沃斯的坦率值得称赞,更多的最高管理层应该诚实地谈论是什么推动了他们公司的成功。也许博斯沃斯说的是真的,但它也揭示了Facebook的公司文化。但换一个角度想,如果Facebook越来越不受欢迎,那么它的公司文化和它生产的软件会变成什么样子。

三.

这份备忘录本身包含了几个引人注目的部分,“所有帮助人们支持朋友搜索的代码”,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一位Facebook的高管疑似承认Facebook有时会用狡猾的手段来隐藏隐私设置。几乎每一次在Facebook的隐私崩溃之后,马克·扎克伯格都承诺会让隐私设置更容易找到和使用,博斯沃斯的备忘录表明,扎克伯格不断地做出这一承诺是有原因的。

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Facebook的高管们承认他们将无情地使用权力,并且他们并不总是对他们不断调用的“社区”抱有某种善意。“我们将来可能要在中国做这些工作”,最直接的解释是,Facebook已经准备好充当中国独裁者的工具以保护其市场份额,或者至少博斯沃斯正在说服自己这么做。

Facebook有时被指责为企业帝国主义,但博斯沃斯的备忘录更多地提到了意识形态帝国主义。“我们会做这些丑恶的事情,因为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这是帝国理论家们自始至终发出的呼声。我们可以对博斯沃斯置之不理,说这是他以自己的方式写备忘录的原因之一。据报道,他甚至将此份备忘录命名为“丑小怪”(The Ugly)。

但那个意识形态是什么?这也是希拉里演讲的指导原则,即连接的重要性。在伊拉克战争和大萧条之后,经济和促进民主的事业一片狼藉,似乎只有科技行业准备好了一个值得信赖的公民战斗口号,只有它为这个国家产生了一个可接受的世俗目标——连接。这个词是很宽泛的,它没有具体指代的内容,那它到底意味着什么?难怪Facebook、Google和其他科技公司几年里都表现得很好,难怪“网络中立”成为两党最后一次合作的原因之一。Facebook是一家灵活的私营公司,它似乎准备以一种美国(一个沉闷的国家)永远不可能做到的方式完成“地球村”的营造。如果说Facebook的职责不是拯救全球自由主义,看来它过去的所为恰好符合它的目的。

现在Facebook的梦想已经破灭了,建设全球公共广场是一回事,但要维持这个广场,所需的工作远远超出Facebook的承诺。Facebook是一个在线相册和新闻聚合器,它强大到足以摧毁整个行业,但又如此薄弱,以至于无法阻止虚假新闻和恶意机器人侵入其平台。这不仅仅是Facebook的错,当第一次有总统候选人像普通Twitter用户一样使用Twitter时,这场选举也成了几十年来最激烈的选举之一。

我不知道这个梦想的消亡对Facebook这家公司意味着什么。毫无疑问,高管们会继续写备忘录和接受采访,而这些采访似乎越来越与公众视野脱节,但Facebook的撤离无疑也推动了当前的新闻周期。互联网本应带来一个无国界、自由化的世界,但Facebook未能做到这一点,事实上,它对几十年来最危险的反自由主义的贡献是可怕的。但认定自由主义一定是错误的想法也是令人吃惊的,所以这也是Facebook饱受争议的原因。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