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问询之后,金种子酒修订2017年年报,主推产品未能破量

来源:界面新闻 2018-04-17 08:17:00

4月16晚间,金种子酒(600199.SH)发布了2017年年度报告(修订版),并公开了《关于2017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公告》。

公告显示,针对金种子酒较为“异常”的财务指标,比如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上交所方面一一要求其作出具体解释,

据了解,金种子酒采取经销商为主的销售模式,主要采用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但金种子酒应收账款、应收票据期末余额分别为1.14亿元、1.4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9.16%、32.11%,其中第四季度较第三季度末新增余额分别为0.23亿元、0.94亿元。

为何?

“公司酒类产品的销售主要采取现款现货及银行承兑汇票结算的方式,同时针对常年合作且信誉较好的客户,经过区域经理的审核及公司总经理的审批,会给予一定的赊销额度及赊销期。”金种子酒方面指出,特别是每年年末临近春节,给予部分经销商一定的信用期,有利于公司产品及时把握市场机会。

由于金种子酒销售占比较大的产品以百元以下价位为主,随着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阶段,消费需求结构升级使大众消费者对中高端以上白酒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加,低端酒消费被中高端白酒挤压。

金种子酒方面指出,临近春节,公司为了开拓市场,采取了灵活的销售策略,从而使四季度销售收入上升,酒类产品应收账款余额增加,应收票据增加。

“然而,其他酒企,比如泸州老窖、洋河股份、和贵州茅台,临近春节,也会把握市场机会,但截至2017年年底,这些酒企应收账款却没有明显增长,”一位酒企中层人士向《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表示,金种子酒给出的解释,缺乏一定说服力,而且应收账款、应收票据明显增长,也会让坏账风险变大,金种子酒也应该说一下采取了什么样的防控措施。

公开资料显示,金种子酒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连续五个会计年度同比下降,而且2017年,金种子酒主业亏损,这也是其近10年来主业首次亏损。

对此,上交所方面要求金种子酒分产品、分地区具体分析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持续5年下降的原因。

据了解,近5年,酒类产品收入占金种子酒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1.20%、89.94%、87.13%、82.60%和78.92%,可见金种子酒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白酒生产与销售。

然而,近几年来,随着消费的持续升级,市场主流价位上移,金种子酒销售结构中占比较高的柔和种子酒、祥和种子酒等产品已逐渐脱离市场主流价位,导致产品销售出现逐年萎缩。

同时,金种子酒方面承认,作为当前市场主推产品的金种子系列年份酒正处产品培育期,仍未完全突破上量,以上双重因素的叠加,加之市场费用投入较大,导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下降、利润下降。

实际上,与金种子酒产品构成竞争关系的安徽白酒生产企业众多,市场竞争激烈,尤其是柔和种子酒等大众价位产品竞争更加激烈。

为了业绩增长,金种子酒近年来加快了省外市场拓展步伐,2017年内新增代理商数量19家,并取得一定成效,但省外新开发市场属于培育发展中市场,销售基数较小,对金种子酒整体销售贡献度较低。

尽管在加快“走出去”的步伐,不过,从2017年年报(修订版)来看,金种子酒的产品销售区域主要集中在安徽省内市场。

然而,近几年来,安徽省内白酒市场呈现出消费快速升级的态势,白酒主流价格带已从2012年的50-100元/瓶上涨到目前的百元以上,并有持续上涨趋势。且百元以下价位产品市场份额大幅萎缩。

“由于公司销售占比较大的产品以百元以下价位为主,所以公司目前的业绩表现符合省内同类产品的经营发展趋势。”金种子酒方面称。

作为金种子酒的大本营,安徽白酒市场竞争较为激烈,不仅本土品牌众多,比如迎驾贡酒、古井贡酒和口子窖,而且,外来品牌也在全面渗透,比如洋河股份。

对此,上述酒企中层人士向《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表示,徽酒现在的处境不容乐观,在百元价位带,徽酒还占有一定优势;200元价位段,古井与口子仍有参与竞争的空间;但300元价位段,徽酒的发展优势正在被弱化;更让人担心的则是,全国性名酒在300—500元的占有率明显强于徽酒品牌,尤其是洋河股份在安徽省进行渠道下沉,发展可谓是势如破竹。

智卓营销咨询策划公司董事长朱志明也指出,徽酒的情况并不像大家想像那么好,消费者在选择价格带产品时,200元以下可能选择本土品牌,而200元以上则可能选择外来名酒品牌。

为此,在产品策略上,金种子酒重构了中高档产品体系,形成了以六年金种子、八年金种子、十年金种子为主体的金种子年份酒系列,全面参与安徽省内100元—300元价位段的市场竞争;并推出了差异化的复合香型白酒金种子中国力量,积极抢占省内300元以上价位次高端市场;同时,通过产品线的优化调整,将增强在百元以上价位的市场竞争力。

除此之外,与郎酒集团一样,金种子酒也对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

目前,金种子酒将营销组织按产品划分为金种子事业部、种子酒事业部及健康酒事业部进行专项管理,试图通过分事业部、分产品的管理模式变革,实现市场运作更聚焦,市场决策更高效,营销动作更精准。

“在市场拓展上,公司成立了市场发展部,积极加快环安徽空白市场的开发工作。”金种子酒方面称。

对此,上述酒企中层人士向《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近年来,白酒企业都在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并根据不同品牌的不同定位,成立了相应的事业部,这样可以更加合理地组织资源,运作市场;

不同品牌事业部之间,在目标消费群体的选择上各有侧重,也有重合,相互之间既存在竞争关系,又能发挥协同作战的集群优势。

“不过,无论如何调整组织架构,如果企业高管团队不适当放权,给予事业部足够的经营权利,让其权责匹配,那最终调整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