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性侵女儿多年,母亲熟视无睹,这也只有岛国能拍出来。

来源:口袋电影 2018-04-17 00:21:47

靠着蛛丝马迹的线索,一点点抽丝剥茧,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悬疑片让喜欢它的观众欲罢不能,影哥也是其中之一。

本以为自己阅片无数,足够老道,但这部片子还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第三度嫌疑人》

导演是日本名导是枝裕和,惯走温情路线的他,这次拿出一部社会派推理电影。

(社会派推理:相比本格派的注重解谜,悬疑派的注重气氛,社会派推理更注重的是对于人性的描绘与剖析,以及各种值得思考的社会问题。

你们不是喜欢抽丝剥茧,步步逼近真相吗?

我偏反其道行之。

嫌疑人三隅在河边行凶,一转脸就进了监狱。

在辩护律师面前,他大方承认自己的行凶过程,谋财害命。

也许你会问:凶手已经抓到了,还要演什么?

这就是影片的不一样之处。

辩护律师重盛有自己的私心,他想给三隅编造一个可以减刑的理由。

把抢劫杀人变成杀人后盗窃,这样刑期就能从死刑变成无期。

他并不在乎真相,只在乎自己的口碑和生意。

为了让理由坐实,重盛查阅三隅的相关资料,这时他发现在月初三隅有50万的进账。

问其原因,三隅首次翻供

称自己是受死者妻子指使,为了保险金杀了老板,那50万是报酬。

如果是被雇佣杀人,这样刑罚也会变轻,对重盛来说有益无害。

通过进一步走访,他发现事情仍有蹊跷,比如老板女儿咲江偶尔去三隅的住所探望。

喜欢买他爱吃的花生酱,第一次开庭时,表示不希望判他死刑。

咲江和三隅的关系很好,她甚至告诉重盛,三隅之所以杀了父亲,是为了自己

咲江十四岁时,就开始被父亲性侵,母亲熟视无睹的不做反应,她从屋顶跳下以表示自己的抗拒。

虽然摔坏了腿,但仍没有逃出炼狱。

重盛去了三隅的故乡,邻居说三十多年前,他也因为杀人入狱,法官网开一面未判他死刑。

但他的女儿从那时便和他恩断义绝。

那时的法官就是重盛的父亲,父亲告诉他,如果当时判他死刑,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三隅却说自己很羡慕重盛父亲,因为他可以自由地操控人的生命

决定谁,制裁谁。

单独的个体的确没有权利,但法律赋予了法官这项权利。

法律是冰冷无情的,但我们常说法律之下应有人情,因为人情,当年三隅没有被判死刑,因为人情,重盛父亲每当想起都会自责。

重盛父亲举出“盲人摸象”的故事,重盛认为三隅是受佣杀人,咲江认为三隅是同情自己杀人。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掌握的是真相,但三隅都摇了摇头,再次翻供

他杀老板完全是为了自己,当年出狱后来食品厂工作,老板让他进不合格的面粉,以次充好加工食品,那50万是封口费。

在外面骗人,不如待在监狱轻松。

重盛按自己的思路想之前撒谎受佣杀人,是为了惩罚咲江母亲。

三隅沉默半晌,再次问道:你愿意相信我吗?

我根本没去河边,老板也不是我杀的。

他之所以承认,是因为一开始律师和他说:认罪就会减刑

在现代司法体制下,认罪成了某种策略和工具,成了一种权宜之计。

重盛突然想起查看现场时,发现仍有汽油味,去咲江家拜访,发现咲江鞋子上疑似油渍。

难道是咲江杀人焚尸?

这部片子厉害之处就在于:定点是老板死了,从点延伸出的几条线索都成立。

●老板的钱包被偷,疑似盗窃/抢劫杀人;●老板娘给三隅发的指令信息,疑似雇佣杀人;●三隅与咲江关系甚好,禽兽父亲又做出那样的事,被杀也在情理之中。

不管怎么说,老板都是要死的,三隅说:这世上有一类人不出生的好

这个观点在日本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也出现过。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不能选择是否愿意出生,还有家境父母,这是重盛不能理解的。

他有当法官的父亲,成功的事业与前途。

三隅有什么呢?

无法依靠的父母,断绝关系的的女儿,生不能选择,死也不能抉择。

是枝裕和说本片的灵感来自创作《如父如子》的时候。

首先我想恰当的描述律师的工作,然后我跟拍《如父如子》时打过交道的律师法官交谈时,他们每个人都告诉我法庭不是决定真相的地方,没有人能够得知真相

重盛带着团队和公诉人还有法官,三方坐在一起商量着三隅的结局。

没有人知道真相究竟是什么样子,也没人真正去在乎,只是各为各利。

另外,影片中“十字”的隐喻也值得玩味。

三隅将死者尸体摆成十字然后焚尸,重盛认为有“制裁审判”之意。

那金丝雀墓上的十字又是何意呢?

三隅曾养了六只金丝雀,五只死于疾病,第六只被放生。

就像当年法官选择放生他一样,殊不知放生即送葬

天寒地冻的雪国,金丝雀不能生存,正如被抛弃的三隅一样。

最后,影片也没有给出真相。

重盛站在十字路口,思索着究竟何为正义?

影片《第三度杀人》更确切的翻译应是:第三次杀人

第一次杀人是三十多年前,社会动荡,大批工人失业无法生活,法官选择救赎;第二次是杀了老板,重盛认为是为了保护像女儿的咲江。

看着两人的相貌的重叠,我突然明白了“第三次杀人”的凶手是谁。

也许这个世界根本没有“非黑即白”的时刻,大多时候都像一杯搅动的浑水。

我们就像鲶鱼一样,在其中浑浑噩噩的力求生存。

水至清则无鱼,虽然有点悲伤,但却是事实。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