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区块链不仅是当下的“蹩脚技术”,更是未来的错误预言

来源:凤凰科技 2018-04-12 13:41:00

原标题:观点:区块链不仅是当下的“蹩脚技术”,更是未来的错误预言

编者按:像之前关于新兴技术的发展轨迹一样,对于区块链的讨论也渐渐远离了追捧阶段,进入到理性讨论时期。本文作者Kai Stinchcombe在“Blockchain is not only crappy technology but a bad vision for the future”一文中反驳了认为区块链可以实现客观公正的观点,并基于其发展现状分析了信用体系不可背离的理由。

区块链不仅是一种蹩脚技术,而且还是对于未来的糟糕展望。它至今未被正式采用是因为基于信任、规范和制度基础而建立起的系统,先天优于不需信任存在的第三方区块链系统。区块链无论在多大程度上进行了优化,它所前进的方向依然错误。

去年12月份,我写了一篇广为流传的关于区块链不适应处理任何问题的文章。人们反对的并不是其中的技术论观点,但是却希望去中心化得以促进诚信。

Venmo是一个免费转账服务,比特币转账却不免费。但是在我去年12月份所写的一篇关于比特币无用论的文章后,有人回应道,Venmo和Paypal在消费者的钱上赚到了钱,因而人们应该转向比特币。

持比特币无用论与相信它的信徒之间的对比如此明显。很显然,这个人并不是比特币追捧者,他只是在寻找一种方便、自由的将钱从一个人转到另一个人那里的方法,然后他们选择了比特币。事实上,没有一个人会因为自己存在有待解决的问题,而发现区块链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成为区块链的追捧者。

允许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方式的零售商数量正在减少,而它的那些大型企业支持者,比如IBM、纳斯达克、富达、斯威夫特和沃尔玛,在有关新闻中早早做足了姿态但是实际的推出时间却很短。即使是最著名的区块链公司也不会在自己的产品中接受区块链。瑞波网络(Ripple)公司认为在国际间转移资产的最好方法不是使用瑞波币。

区块链只有字面义,没有隐喻义

为什么对于某种事物的热情在实际层面上表现的如此乏力呢?

对于区块链的未来,人们有一些难以置信的说法,比如你应该用它来代替谷歌和Facebook在行为跟踪中所使用的人工智能技术。这是对区块链的误解。区块链并不是宇宙中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可以将所有东西按到它身上。区块链是一种特殊的数据结构,通常是计算机所记录的一个线性事务日志,它的所有者(被称为矿商)因为记录下新事物而得到奖励。

针对这个特殊的数据结构,有两点逻辑十分精彩。第一点是试图篡改某一区块的行为会使整个区块链失效,这意味着人们不能随意进行更改。第二点是只有在与其他人一同工作的时候,一个人才有机会得到回报,因此每位参与者都有动机达成共识。

而最终的结果是得到一份公开的最终历史记录。更重要的是,因为每个人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做事,所以产生虚假交易或是所共享的历史信息有异意味着你无法得到报酬,其他人也一样。遵守这些规则具有强制性,没有政府或警察力量介入来告诉你所记录的交易信息是错误的。这是区块链之所以强大之所在。

总之,区块链技术就是如此:“让我们基于众多小文件创建一个非常长的序列,其中每个文件都包含前一个文件的散列值,和一些新数据,以及一个复杂数学问题的答案,再给那些愿意在自己电脑上认证和储存这些文件的人分配一些钱。”

而区块链的隐喻修辞为:“如果每个人都将自己的记录保存在一个不属于任何人的防篡改存储库中,这会怎样呢?”

用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两种修辞的不同:2006年,沃尔玛推出了一个追踪其香蕉和芒果的系统。2009年,因为物流问题使该方面人群都可以进入这一数据系统所以沃尔玛放弃了此计划。2017年,他们又热热闹闹地宣布通过区块链重新启动这一计划。如果有人跟你说:“芒果采摘者不喜欢被录入数据系统”“让我们创建一个非常长的小文件序列,每一个文件包含有前一个文件的散列值”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回答,“但是说每个人都将自己的记录保存在一个不属于任何人的防篡改存储库中呢?”这至少回答到点之上。

在实践中,基于区块链的可信赖性发生崩溃

人们把区块链当作“未来主义的完美魔杖”,对存在问题之处挥动这根魔杖,突然你的数据就变得有效了。对于那些想要找到有效途径的人来说,区块链是一个解决方法。

的确,篡改储存在区块链上的数据十分困难,但是认为区块链是建立具有真实性数据的好方法的观点是错误的。

为了弄清这个逻辑,让我们看看相关理论与实践。比如这个被广泛建议使用区块链的例子:买一本带“智能”合同的电子书。区块链的使用前提为,你不相信电子书供应商,他也不信任你(因为你只是浩瀚互联网上的个体)。但是,因为它是基于区块链运行,所以你能够信任这笔交易。

在传统模式中,你一旦付了钱,就希望自己能够收到这本书,但是一旦供应商拿到了你的钱,他们可能不会去兑现这本书。你需要依靠visa或者亚马逊或者政府来为你主持公道。相反,在区块链系统上,由于交易事务被记录保存在不属于任何人的防篡改存储库中,货币与数字产品的转移是自动的、原子式的、直接的,不需要中间人来仲裁这笔交易,发号施令,并从中间赚取差价。这不是更好吗?

恩,也许你很擅长写软件。当这位小说家提出一份智能合同时,你需要花费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来确保合同只会收你一笔相当价格的钱,之后这本书将最终抵达你的手中。

电子书顾问

审计软件很难实现!这个史上最严格的智能合同有一个没有人注意到的小漏洞,直到有人注意到它,并利用这个漏洞窃取了5000万美元。

如果在区块链中投入1.5亿美元投资基金的追捧者无法对该软件进行适当的审计,你会对电子书的交易行为抱有多大信心?也许你更愿意自己写一个供买方还价的软件合同,以防这位电子书作者在他的版本中隐藏了一个循环漏洞,从而将你的所有生活储蓄拿光。

这样买书实在是太复杂了!这不是有关不可靠的问题,而是你选择相信软件以及自己在软件所驱动的世界里保护自己的能力,而不选择相信其他人。

(图)

“我宁愿去看源代码而确认他有没有投两次票”

另一个例子是:在一个管理体系较松散的国家,投票制度的好处不言而喻。“将你的投票记录保存在一个不属于任何人的防篡改储存库中”这听起来很合理,但是一位阿富汗村名是否会从某个节点处下载这个区块链并用他的Linux执行解密默克尔树算法,以独立验证自己的选票已经被计算?还是说他会依赖这个可信的第三方移动应用程序,比如是由非盈利组织或开源联盟来提供软件或管理选举事宜呢?

小说家和村民会雇佣一个智能黑客来保护自己免于受恶意客户和非盈利组织的攻击,防止智能合同抢走他们的钱和选票?这听起来非常愚蠢,但是这才是重点。在区块链世界中,人们不依赖于信任或监管,而是自己为自己的预防措施负责。

区块链的整个世界观是错误的

你已经一次又一次见识过了。区块链系统被认为更值得信赖,但是实际上它是世界上最不值得信赖的系统。今天,在不到10年的时间中,有三家顶级比特币交易所遭到黑客攻击,另有一家被指控存在内部交易,比特币的价格波动是那些世界上最难管理的货币价格波动的十倍数值。几乎可以肯定,比特币,这个透明的加密技术的“应用杀手”,是通过虚假交易而被人为炒作起来,其中涉及数十亿美元的虚假货币。

区块链如何阻止这个家伙喷农药?

区块链不会魔术般的确保数据准确,也不会给确保输入数据之人的可信度。它只是让你能够知道系统是否被篡改过。一个给芒果喷洒农药的人依然有机芒果的身份进入区块链系统。一个腐败的政府可以通过区块链系统来计算投票,同时给他们的亲信分配额外的百万地址。一个在软件中拥有通行证的投资资金依然会发生错误分配。

那么,信任将如何产生?

在购买电子书这件事上,即使过程中有智能合同,你也不可能因为无法对软件进行核查而去依赖以下四种“老方法”的其中之一:这份智能合同的编写者是你了解并信任的人;这本电子书的售卖者享有声誉;你或你的朋友已经从这个卖家手中成功购买过其他电子书;你希望这个人能够进行公平交易。在这情况下,即使交易基于一份智能合同完成,你所实际依赖的是对手或中间商的信任而不是通过审计软件而具备的自我保护能力,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合同依然有效,但是承诺是由待审计的软件编写而不是由政府强制执行这个事实使得交易过程并不那么透明。

对于选票计数也一样。在区块链参与到环节之前,你需要先相信选民登记是公平的,并且选票只提供给有资格的选民,投票是匿名进行而不是通过购买或恐吓强迫做出,投票系统显示的选票与所记录的投票相同,没有额外留给政治密友的可操作选票。比特币从没有使这些问题更易于解决,反而可能变得更加困难。更为重要的是,在区块链环境中解决上述问题需要一系列能够破坏其核心前提的解决方法。我们知道控制入口是有效方法,那么如果我们只允许受信任的非盈利组织来照看入口,那么就又回到了传统的分类账方法上。事实上,你如果正在寻找关于区块链的应对方法,不可避免的,你会找到一种在无可信任的世界中建立起值得信任团队的尴尬变通之路。

一个中世纪加密系统

然而,如果没有这些“老方法”,假如你真的尝试凭借区块链的自我保护机制来试图建立一个真实系统,那么就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事实上,圣殿骑士类似于一种银行系统

在800年前的欧洲,由于政府的软弱而无法执行法律并且无法给予脆弱又遥远的对手以信任,盗窃行为猖獗,安全进行银行业务是天方夜谭,个人安全依靠武器来解决。这就是索马里现在的样子,也是理想情况下在区块链进行交易的样子。

想想索马里。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人想要这种结果!

即使是最坚挺的加密追捧者也更愿意选择信任谁而不是自己的中世纪加密系统。93%的比特币由财团开采,但是没有一个财团通过智能合同来确保支付过程的安全。相反,他们认可“长期稳定且准确的支付保障”。这听起来与一个值得信赖的中间人很像!

售卖偷来的信用卡和可卡因的可信卖家

这与Silk Road类似,Silk Road是一个由加密货币驱动的在线毒品市场。Silk Road之所以得以运作关键不在于比特币(比特币只是为了逃避政府的追查),而是那些让人们选择相信罪犯的信誉评分机制。

如果Ripple、Silk Road和Slush Pool都倾向于在创建并推动信任的过程中选择“老方法”,毫无疑问,外部世界仍没有接受这个无信任系统。

以仍存在着的区块链为名,是时候放弃区块链了

这个去中心化的、防篡改的存储库听起来像是一个检查你的芒果从哪里来,它有多新鲜,以及是否被喷洒了农药的好方法。但是实际上,对食品标签的法律规定,非盈利组织或是政府检查人员、独立人士、受信任的无偿媒体、相信告密者保护规定的赋权工人、可信任的杂货店、当地的非营利性农贸市场等都比区块链做的好。那些真正关心食品安全的人并不会接受区块链,因为有人可信比无人可信要好。区块链技术的混乱状态暴露了它的隐藏性问题,一名软件工程师指出,将数据存储为一系列小文件的过程不会需要芒果采摘者的确切报告,他们是否喷洒了农药的问题也同样反映出没有规整制度、规范、中间人、受信任的人对于人人互动实际上是糟糕的赋权方法。

就像农贸市场或者是有机标签的标准一样,有许多真实的想法都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你是否希望存在一种以传统方式受到监管,同时也具有以人为本的正直且安全的金融机构吗?信用社的成员一同选举其董事,而交易处理的盈利则在成员之间分配。赶紧转移你的钱!你更喜欢通货紧缩的货币政策?中央银行行长由推选出的领导人任命。想要选举过程更安全、更民主?帮助写开源投票软件、成为选民、或者成为选举观察员!希望有一个可信的电子书送达服务,它会收取较低的交易费用,并将更多收入分配给作者?当你在购买音乐或书籍时,当你从作者那里直接购买,或者创建自己的电子书网站时,你已经可以开始考虑支付率的问题了。

基于消除信任的项目未能理解客户的利益所在,因为信任实际上非常宝贵的东西。在这个无法无天且多疑的世界中,利己主义是唯一的原则,偏执是唯一的安全之源,这不是天堂,而是这个中世纪加密世界的地狱之门。

一个社会,特别是拥有着技术专家和企业家的社会,我们必须要善于合作,建立信任并值得信赖。我们应该把资源投掷到建立信任上,而不是把资源导向信任消除,这与我们是否使用一系列按序排列的文件作为储存介质无关。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kaistinchcombe/decentralized-and-trustless-crypto-paradise-is-actually-a-medieval-hellhole-c1ca122efdec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