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长征时期流落草地的老红军,他们的后代生活得怎么样?

来源:北部战区陆军 2018-03-13 15:04:40

20世纪60年代出生的人,可谓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青少年时期最爱看电影、看书,但那时候的电影不多,喜欢看的有《闪闪的红星》。那时候的书很少,凡是书都喜欢,其中就有《红旗飘飘》。通过非常有限的文艺作品,印象中“红军”这一称号在大家心目中是光辉而高大的。

后来却发现,在我们身边有不少真正的红军战士,在雪山草地他们被当地人称为流落红军,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这一现实让“红军”这一英雄形象在不少人心中产生了很大的落差,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记得刚刚参加工作回若尔盖过春节,在县自办的电视新闻中看到县委主要领导下乡开展访贫问苦的画面,县委一主要领导在求吉乡一简陋的木屋里,将装有现金的信封递到一身着缀满补丁仍棉花外露的老人手上,老人因腿脚不利索坐在一把破旧的椅子上……我记住了那条新闻的标题:“县委领导看望慰问老红军”。老红军破旧不堪的衣服和那张饱经沧桑的笑脸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若尔盖县的“阿西、巴西、求吉、包座、班佑”等这些地名,因为红军长征,被载入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文献当中。

由于当时物质条件极度匮乏,自然环境恶劣,红军在雪山草地减员很大。巴西、包座、求吉一线是红军三过草地、出川北上的重要革命纪念地。红军主力离开这一地区后,许多因伤、因病的红军战士失散当地,据我们党史部门长期走访后不完全估计,最初的失散者数以千计,2004年5月至2012年7月近8年的时间,我们对全县失散红军军属生活状况进行了多次入户调查,若尔盖县正式确定的失散红军有33户。

(一)

2004年,我们县委党史研究室根据县民政局确认的红军身份及其生活的乡镇村寨,在全县范围内展开了针对失散红军后代生存状况的首次调查(老红军都已过世)。

通过这次调查,发现红军军属的生活状况普遍贫困,许多子女因贫辍学,梳理出致贫的原因主要有三点:

一是失散红军在以藏族为主体的若尔盖乡村作为外来户、没有根基的少数汉族,都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上门入赘的一般都是家境非常贫困或有病残的人家,致使他们的下一代也贫病交加。

二是失散红军在当地农村牧区亲属少,他们的子女普遍没有爷爷、奶奶、叔父等亲属关系,在农村亲戚少也意味着势单力薄,生存空间狭小。

三是失散红军本身都是贫困农民出身,失散雪山草地后,绝大多数汇聚在高原农区求生存(一般农区较草地贫困),因而他们的第一代大部分生活在比较贫困的农区。红军后代为生活所迫受教育程度很低,许多人属文盲或半文盲。

在田间劳动的若尔盖县求吉乡的流落红军后代(蒋桂花摄于2009年)

第一次调查有51户失散红军军属。根据调查的实况,我们起草了《留下来的红军后代生活状况调查报告》,将51户流落红军军属作为一个特殊群体向县委汇报。

(二)

长征胜利70周年,原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的女儿张小艾博士与《美国地理杂志》的两位摄影家来到若尔盖县城

张小艾此行是考察长征路上的人文风情,她提议前往失散红军后代的家中调查了解,于是我们前往当年红军主力征战筹粮开会的阿西、巴西、求吉等地,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考察采访。

身为红军后代的小艾老师被生活在雪山草地失散红军的生存状态所感动,每天深入到当地失散红军军属家中调查采访,询问他们的父辈、老家,关注他们的生存环境、谋生渠道。

张小艾博士(中)与蒋桂花。桂林 摄

张小艾老师回到北京后,写了一份《关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雪山草地地区)失散红军军属贫困状况的报告》,并与她年近90高龄的母亲李又兰女士一起多方奔波。2007年,原成都军区政治部对若尔盖县失散红军实施帮扶事宜。

2008年元月,原成都军区政治部上报了一份《关于帮扶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失散红军军属情况的报告》。

随后,帮扶若尔盖县失散红军军属的序幕拉开,帮扶行动是自上而下展开的。

(三)

由于张小艾母女的辛勤奔波,若尔盖地区的红军后代生活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原定于2008年6月份启动的帮扶活动由于汶川大地震推迟到了2009年初。

2009年春节前夕,阿坝军分区前来若尔盖参加 “阿坝军分区帮扶若尔盖县失散红军军属捐赠仪式”,对全县51户红军军属捐赠大米、面粉各5100斤,菜油510升,过年的白酒51件,压缩干粮51件,棉衣51套,棉被51床,毛毯51床,胶鞋51双,冬作训服51套,现金5.1万元;中国国电大渡河双江口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捐款51万,户均发放1万元。

这一行动使大家感到,帮助红军军属,解决他们的生产生活困难,不仅体现政府与军队对他们的亲切关怀,更在精神层面极大地提升了“红军”这一称谓的荣誉感,帮扶雪域高原的红军后代,既是对革命先辈的缅怀和告慰,也是对后人的教育和激励。

(四)

随着军队、地方对若尔盖县红军军属贫困户帮扶力度的加大,阿西茸、求吉等地的百姓纷纷找到我们县委党史办、民政局,反映他们的某一亲属是红军,有的甚至一家人来到县上找到我们办公室,不少村上的老党员主动陪同待调查红军军属到我们单位反映情况。这对当年三大主力红军经过的若尔盖来说,是一种必然现象,当年因病、因伤在若尔盖掉队的红军数目确实不小。

若尔盖县委政府对红军后代生活状况调查也给予了高度重视。

我们当初调查的依据是1979年至1984年县民政部门确定的28名失散红军家庭,并限定为红军的第一代子女。经过再次入户调查,感觉失散红军后代户数将会产生较大的变化。

我们本着“精准调查、严格把关”的原则,结合实际确定了一个基本标准,即落实红军后代身份需要证据,包括红军本人留下的长征时期的物品(我们能够辨别)、与老家的来往书信(无法伪造)、有汉族干部出具与当事人身份相关的书面证明(上世纪60-70年代很多失散红军比较容易与当地工作的汉族教师交流)。

我们与县民政局共同协作,进行了大量取证,对证据确凿的20户红军军属进行了再次入户核实,在此基础上共认定5户失散红军。

2009年8月调查工作宣告结束,但缺乏实际依据的仍有8户,我们依然感到了深深的遗憾。至此,若尔盖县确认的红军军属共有72户74人。

若尔盖县求吉乡是当年红军三大主力同道经过的主要地段,是若尔盖县红色革命遗址分布最多的地方,也是红军军属最多的乡,在县三大办的精心安排下,易地搬迁工程进展非常顺利。

居住在求吉乡甲基村的旦巴措是一位单身母亲,其丈夫徐向东于2006年底去世。徐向东的父母都是老红军。自夫妇俩相继去世后,当家的二儿子徐向东脚有残疾,身患疾病无力医治而去世,妻子旦巴措带着3个孩子,由于缺乏劳力,房屋破败不堪。负责搬迁工程的县三大办负责人将其作做为本单位的重点帮扶对象,按“易地拆迁、旧材新用、适当补助”的帮扶原则,投入5.2万元资金,组织施工队帮助易地搬迁,选址在公路边帮助她家新修了一栋房子,彻底改变了旦巴措一家的居住条件。

老红军徐国富(徐向东父亲)在求吉甲基曾经的老屋

帮扶搬迁后新建的房屋

长征精神是什么?相对于雪山草地的军民来说,长征精神就是奉献与牺牲,感恩与奋进。若尔盖是长征时期红军将士度过的最艰难的一段历程,留下来的红军战士以他们艰苦曲折的人生历程为后人留下了“红军”这一称谓所具有的奉献精神。各族百姓为使红军走出困境,将赖以生存的所有粮食作物、牛羊等牲畜、房屋经堂悉数奉献给了艰苦转战中的红军。

通过历时数年对若尔盖草地农区的失散红军军属的持续调查、精准帮扶,首先受教育的是参与了这场帮扶的各级领导和众多干部群众……

“红军”这一称谓首先是我们党、我们军队的一大荣耀。我们由衷地感谢为贫困的失散红军军属后代奔波、操劳的实际行动,以此告慰无数长眠于雪山草地的红军英灵,他们是共和国最初的基石!

作者蒋桂花,中共党员,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人,曾任若尔盖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若尔盖县史志办主任,雪山草地党史资深研究者、阿坝长征干部学院特聘教师。 中国军网出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