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苦盼,“三无”小岛年货终运到,休假官兵终于可归家!

来源:冲锋号 2018-02-13 17:10:35

2月5日,东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驻南澎岛官兵像迎接节日一样,迎来了物资补给船。这一天,他们盼了近一个月。

南澎岛是一座无淡水、无市电、无居民的“三无”小岛,位于广东省南澳县。岛上连队物资补给、官兵上下岛的唯一方式就是船运。

自今年1月5日补给过后,因天气原因,再无船上岛。小岛每年9月至来年4月,受东北季风影响最大,补给时间间隔少则两周,多则一个月以上,连队最长一次是54天没有上过给养。

一、苦盼数日终见船

2月5日,上午8时30分,旅登陆艇二中队一艘交通艇满载物资,准时启航。当天,天色昏暗,刚出码头时,海面风平浪静,外海实则暗流涌动。

▲ 队长吴新春(左)在船艇驾驶室,密切注视当面海况。

▲ 船艇一路破浪、曲折航行,原本70分钟的航程,用了近100分钟左右才抵达南澎岛。

▲ 吴队长站在驾驶室外,根据风浪变化下达指令,修正航速,调整航向。

▲ 南澎岛所在连指导员欧晓帅见到补给船,仍眉头紧锁,风浪过大,船能否靠上码头、补给能否上岛,他心中仍有疑虑。

当时,正值涨潮期,涌浪4米,阵风8级。交通艇在风浪的作用下,船身左右摇晃得厉害。“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船离码头最近时只有10几米,就是靠不上去,然后返航的。”二中队中队长吴新春不得不采取强行靠岸的方式,将船艇靠上码头。“他们等太久了,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把给养送上去。”

▲ 一个月都没有船,准备上岛的官兵有些迫不及待。回南澎岛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回家。

▲ 下岛看病的谭俊辉,一个月后再见到自己的连队、自己的战友,欣喜之情跃然脸上。

因风浪太大,不具备架设踏板条件,船上1吨大米、300公斤面粉、5桶柴油等159种战备粮秣、主副食和瓜果蔬菜连同“星网工程”数字卫星接收机和数百件包裹,只能采取抛掷传递的方式送上码头。

船艇晃动的时候,人在上面行走很容易摔倒。而码头遭受海水经年累月的冲刷,长出了青苔,人踩上去也极容易滑跤。幸好,岛上官兵已经有了经验。

▲ 后面人拽着前面人的外腰带,确保安全。

▲ 连队电视机坏了,需要送到南澳县维修。

休假的4名官兵中,有2名士官。炊事班长罗国固,在岛上待了15年,至今单身,他这次下岛的目的只有一个,相亲。而作为家中长子的下士胡炳然,母亲患病急需动手术,正等着他回去拿主意。顺利的话,他第二天晚上9点就可以见到在广西柳州老家的父母。

如果风浪小,船艇原计划在码头停靠一段时间,最久可停4个小时。但当50分钟后,所有物资从船上转移到了码头,休假的4名官兵也跳上了船,船艇便迅速返航。

▲ 物资运送完毕,欧指导员(右一)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他要到旅里参加集训,等船来时,十天的集训已过去5天。

南澎岛上手机信号很弱。准备回家领证的连队机要参谋葛保成,在返航途中,手机一有信号,就赶紧打电话给未婚妻尹慧,让她帮忙订票。

“我昨天就告诉她今天会有船,她也不是太兴奋,都习惯了。好多次说能下岛了,突然间又取消。”葛参谋说,“我准备坐今晚10点的飞机,凌晨到武汉。她要来接我,我不让她来。晚上一个人怕不安全,她不听,非要来,真是的。”

二、司务长田涛的期盼

▲ 连队一个月没上给养,司务长田涛(图中左一)比谁都着急。

2月4日,9时21分,田涛接到第二天有船上岛的通知。9时26分,这个土家族小伙便带上人和车,直奔军粮供应站取大米和面粉。这个月里,田涛接到好几次开船的通知,虽然都被取消,但他每次都认真准备。这可能是年前最后一次补给,田涛需要为连队订满30天的菜量。

▲ 联系蔬菜供应商、供水商、小卖部,开油料请领单…田涛拿着物资清单一项项核对勾画,一天打了近百个电话,手机微信提示音1分钟内响起数十次,语音、文字信息根本接不过来。

▲ 说好五桶柴油,一滴都不能少。图为,田涛正在查看柴油是否加满。

田涛充满电的手机,不到半天时间就耗个精光。这一天,他跑了5家商店、2次油库,单为装载物资就跑了3次码头,一直忙到深夜。

▲ 田涛与蔬菜供应商一项项确认订购的菜品是否配送齐。

5日一早,田涛便赶到码头,清点清查物资。柴米油盐酱醋茶,少一味,对于“三无”小岛上的官兵来说都是大事。船快开了,嘴里塞着面包、来不及吞咽的田涛,将物资码放整齐后才进的船舱。物资补给安全送上岛,是田涛最大的期盼。

三、军嫂随船运补给

▲ 2月4日晚,军嫂王荣打开手机手电筒为装载物资的官兵照明。

▲ 当天,有一名军嫂也在这艘艇上,她是副连长刘衡的妻子王荣。营里得知王荣要来探亲,特意安排刘衡到南澳岛负责工作,方便陪伴家属。

▲ 负责连队后勤的丈夫刘衡正专心清点物资,他都没有发现海风吹得妻子王荣流下了鼻涕。

登陆艇到南澎岛一般需要航行2.5个小时,而交通艇也需要1.5个小时左右。当刘衡把这些情况告诉王荣时,这个湖南妹子坚持要去看看丈夫生活了5年的小岛和与他同舟共济的战友们。刘衡从当新兵开始就在南澎岛,运送过数次给养,但对于船能否顺利靠岸、补给能否上岛,他心里也没底。

▲ 几名官兵被风浪颠得反胃,吐得七荦八素

一路上,王荣虽然贴了晕车贴,但她还是吐了4次。船离南澎岛越近,风浪越发吓人,海浪将船舷拍打得“啪啪”作响。王荣想迈出船舱跟战友们打个招呼、拜个早年,刚起身,她就被晃得左摇右摆。

▲ “没想到,上一次补给这么难。遇到天气不好,还要这样子抛噢。”期间,王荣看到一个包裹接得不及时,掉入海里。船上的人让码头上的赶紧去捞,可没人去,因为还有大批的物资等着搬运。

▲ “我刚好站在船舱口这个地方,看到有一个战士把东西往上面递,也晕得不行啦,码头上的人就说,‘你歇一下吧,你歇一下吧。’但他还是不停地递、不停地递。”王荣说。

▲ 裹着外套的王荣瘫坐在沙发上,抿着嘴,竭力不让自己吐出来。看到有人拍照,她有些不好意思。

大风吹得人瑟瑟发抖,海水打在王荣身上,让她感到又冷又晕。挣扎了20来分钟,王荣依旧感到头晕眼晃、身体极不舒服,她便坐回沙发,想要恢复一下体力。等王荣再出来时,官兵已解开缆绳,艇离小岛越来越远。

▲ 回到港口时,太阳已经出来,一切风平浪静。刚才的大风将王荣的头发吹散。

▲ 王荣从丈夫手中接过空水桶递上岸,帮着官兵卸载物资。

▲ 在等车返营时,王荣依偎在丈夫身旁,玩起了手机。

“我以后不会再催他,‘哎,要不下来探亲啊、休假啊’。应该不会再催他赶紧下来了吧,晕船晕得太厉害了。”王荣望着丈夫说道。

四、岛上风光无限好

“在岛上任何一处高地坐下,你看到的都是湛蓝色的海。”南澎岛官兵说。

亚热带海洋景观是壮丽的,南澎岛的风光是迷人的,官兵戍守在海岛,忍受孤独的同时,享受着最美的风景。

▲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岛上一年6级以上大风天气有200多天,这棵树的造型是吹出来的。

▲ 拿起手机,随手一拍,南澎岛上的官兵瞬间化身为风景搬运工。

五、南澎官兵幸福事

最美的风景总是在最险处,在最艰苦的地方。南澎岛上官兵除比武、休假、看病外,无特殊情况,一般不下岛,一般也下不了岛。

有人形容南澎岛的官兵好辨认,三个字,黑黑的。黑黑的,就是从南澎岛上下来的兵。黝黑的皮肤,是南澎岛上的海风和强烈紫外线给每名官兵的馈赠,更是连队官兵练兵备战的有力证明。近三年来,连队有3名官兵获得全军性表彰,连队更是被表彰为先进连队、先进基层党组织。

连队自去年转隶至东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后,旅党委班子成员便第一时间上岛,为官兵办了6件实事:

一是更换了光伏发电站120块老旧的蓄电池;

二是购置了3台柴油发电机;

三是新建了一个冷藏库;

四是更换了2辆三轮摩托车。要是没有三轮摩托车,这么多物资从码头搬运回连队,需要花费全连官兵一天的时间;

五是岛上已婚干部下岛不方便,每月集中5天时间调休,或累积一个季度,一次性休假15天。家属每年可来队2次,期间官兵可下岛至营部所在地南澳县工作,陪伴家属;

六是旅队成立文艺轻骑兵,将文艺节目送上小岛。

这6件实事,给官兵解决了不少困难。

六、守岛有我请放心

可能有人会有疑问,官兵守着这“三无”小岛有什么意义?

南澎岛扼守着台湾海峡通往太平洋的国际航道,每天通过这片海域的远洋货轮少则几十艘,多则上百艘。不知道下面这个故事能否算作官兵的回答?

有一年5月,一次强台风正面袭击南澎岛。风雨中,50余名欲向境外偷渡人员突然登上小岛,被巡逻的官兵逮住。连队立即将偷渡人员控制住,并上报情况,避免了一起重大涉外事件。

一代代官兵戍守在这400×800米、面积仅有0.34平方公里的南澎岛,默默奉献出青春年华。为国守岛,官兵无悔。春节将至,南澎岛官兵向全军官兵拜年,也祝全国人民新春快乐。

最新消息:

根据天气情况,2月14日,腊月二十八,连队将再次迎来补给船,除了一些年货、桶装水和蔬菜类给养,还有下岛参加集训的连队指导员欧晓帅、副指导员董海星。

教导员陈威、已经休假的连长王俊将带着父母一同上岛向官兵拜个早年。

这条船原定于2月13日,腊月二十七就要上岛,由于天气原因被推迟。

特别感谢为此稿做出贡献的(韩志言、宋水生、宋湛若、聂槃、林泽青)

部分图片提供者(刘乘源、田全彬、刘衡、田宝辉、田涛、谭俊辉、廖铭坚)

作者:赖桥泉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