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喊警察阻拦儿子酒驾 儿子反称父亲想送他坐牢

来源:北晚新视觉 2018-01-11 09:53:00

“喂,我儿子喝了很多酒 ,他一定要开车,我现在拦不住他,我们在塘栖大厦这边,我只能求助你们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了!”1月7日18时53分,杭州余杭公安分局接到余杭塘栖镇王大伯(化名)的电话,称自己儿子酒后要开车,知道酒驾不应该,但自己实在拦不住,请求交警帮助。接到警情,交警大队塘栖中队民警立即出动,迅速赶赴现场。

驾驶员的父亲王大伯跟民警介绍情况

民警来到大伯说的地点,发现车子停在路边,驾驶员小王(化名)靠在方向盘上已人事不省,大伯在路边等警车到来。经过简单的询问,王大伯直摇头,说一路苦心劝儿子不要再开车,但是劝不动,自己又不会开车,这车已经开出了几百米远,才停下来。

小王这会已经神志不清,民警询问也不答话,戴着的眼镜都掉到下巴上了,呼吸酒精测试也无法配合。交警便将小费搀下车,由警车带往医院进行抽血。

驾驶员小王趴在方向盘上不省人事

到医院后,小王看见警察护士,不但没有害怕,还笑起来,比起了剪刀手。民警帮助护士完成了抽血,小王开始呕吐,在旁的民警整整陪同了一宿。

王大伯告诉民警,当晚他们一家人在亲戚家吃完饭,期间小王喝了有七两白酒,一直喝到了六点半左右。之后儿子要走,王大伯便跟随他下楼,儿子坐上一辆借来的大众车开车,王大伯好言相劝,儿子完全不理会。王大伯说担心他出事,只能跟着上了车。车子沿着绿荫街行驶转弯进入了石目路,大概开了有1.5公里。之后儿子便开始昏昏沉沉,费大伯觉得儿子已经醉得不行了,就拨打了报警电话。

当晚,小王因为喝太多酒,在医院输液醒酒。次日回想,已经不记得上车后发生的事情。小王说最近外面欠了债,心情不好,他觉得父亲是故意想送他坐牢。民警规劝小王,无论如何,不该酒后驾驶,也幸亏父亲报警及时,没有酿成大祸。

经检验,小费血液中酒精浓度为187.6mg/100ml,远远超出醉酒驾驶标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惩罚。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交警也提醒广大驾驶员,临近年关,无论心情好坏、应酬几多,为了家人和自己,都不要酒后驾驶。

钱江晚报记者 吴崇远 杨一凡 通讯员 金晓清 陈晓锋

来源:新浪新闻

“喂,我儿子喝了很多酒 ,他一定要开车,我现在拦不住他,我们在塘栖大厦这边,我只能求助你们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了!”1月7日18时53分,杭州余杭公安分局接到余杭塘栖镇王大伯(化名)的电话,称自己儿子酒后要开车,知道酒驾不应该,但自己实在拦不住,请求交警帮助。接到警情,交警大队塘栖中队民警立即出动,迅速赶赴现场。

驾驶员的父亲王大伯跟民警介绍情况

民警来到大伯说的地点,发现车子停在路边,驾驶员小王(化名)靠在方向盘上已人事不省,大伯在路边等警车到来。经过简单的询问,王大伯直摇头,说一路苦心劝儿子不要再开车,但是劝不动,自己又不会开车,这车已经开出了几百米远,才停下来。

小王这会已经神志不清,民警询问也不答话,戴着的眼镜都掉到下巴上了,呼吸酒精测试也无法配合。交警便将小费搀下车,由警车带往医院进行抽血。

驾驶员小王趴在方向盘上不省人事

到医院后,小王看见警察护士,不但没有害怕,还笑起来,比起了剪刀手。民警帮助护士完成了抽血,小王开始呕吐,在旁的民警整整陪同了一宿。

王大伯告诉民警,当晚他们一家人在亲戚家吃完饭,期间小王喝了有七两白酒,一直喝到了六点半左右。之后儿子要走,王大伯便跟随他下楼,儿子坐上一辆借来的大众车开车,王大伯好言相劝,儿子完全不理会。王大伯说担心他出事,只能跟着上了车。车子沿着绿荫街行驶转弯进入了石目路,大概开了有1.5公里。之后儿子便开始昏昏沉沉,费大伯觉得儿子已经醉得不行了,就拨打了报警电话。

当晚,小王因为喝太多酒,在医院输液醒酒。次日回想,已经不记得上车后发生的事情。小王说最近外面欠了债,心情不好,他觉得父亲是故意想送他坐牢。民警规劝小王,无论如何,不该酒后驾驶,也幸亏父亲报警及时,没有酿成大祸。

经检验,小费血液中酒精浓度为187.6mg/100ml,远远超出醉酒驾驶标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惩罚。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交警也提醒广大驾驶员,临近年关,无论心情好坏、应酬几多,为了家人和自己,都不要酒后驾驶。

钱江晚报记者 吴崇远 杨一凡 通讯员 金晓清 陈晓锋

来源:新浪新闻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