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还是事实 五角大楼力图遮掩什么

来源:搜狐新闻 2018-01-11 16:14:00

美国海军的战斗机。

差不多有十几年光阴,由于科技异乎寻常地迅猛发展,从生物医学到量子通信,从无人驾驶车辆的上路到登陆火星的豪言,从基本粒子的新发现到宇宙尺度的新假说扑面而来,令人目不暇接。一个人们曾经津津乐道,也是科学家乃至哲学家都忍不住谈出点见解的老话题,几乎淡出了主流媒体和人群,那就是UFO(不明飞行物)现象。但是未知之谜始终在提醒并激励着人类的探索激情,在人类的视野中当然不该存在盲区。UFO并不因人类的审美疲劳而扫兴,日积月累的许许多多的目击报告和近距离接触,仍然在敲打并提示着人类的注意力。亦真亦幻,在林林总总的诠释中,相信注定有人揭示了真相。五角大楼一直遮遮掩掩的神秘UFO研究计划,让科幻小说成了科学事实。

五角大楼为何长期讳莫如深

2017年底,美国纽约时报一组涉及内幕的报道迅速引起了广泛关注——在美国国防部每年约6000亿美元的预算中,花在“高级太空威胁识别计划”上的2200万美元是几乎找不到的。而这恰恰是五角大楼想要的结果,因为它想神不知鬼不觉地独享一份梦寐以求的“大餐”。五角大楼神秘UFO计划让科幻小说成了科学事实。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17年12月16日报道,据国防部官员和接受该报采访的该计划参与者透露,多年来,该计划主要负责对有关UFO的报道进行调查。负责该计划的是军方情报官员路易斯·埃利桑多,他的办公室位于迷宫般的五角大楼深处。

美国国防部此前从未承认过该计划的存在,还说该计划于2012年被叫停。但该计划的支持者却说,虽然五角大楼当时停止为该计划提供资金,但该计划仍然存在。他们说,过去5年来,参与该计划的官员们仍在继续调查现役军人上报给他们的目击事件,同时还履行国防部的其他职责。

这个讳莫如深的计划——部分内容仍然保密——始于2007年,最初是应时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长期对太空奇异现象感兴趣的内华达州民主党人哈里·里德的要求而得到拨款的。大部分资金流向了由亿万富翁企业家、里德的老朋友罗伯特·比奇洛领导的一家航空航天研究公司。该公司目前正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合作,生产人类在太空中使用的飞行器。

在2017年5月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六十分钟》节目中,比奇洛说,他“完全相信”外星人的存在,也相信UFO造访过地球。

在与比奇洛的公司进行合作时,该计划参与者起草过一些文件,描述有人看到过似乎以极高速度移动但没有推进装置的飞行器,或者飞行器在没有明显可辨别的升力装置的情况下保持悬停。

报道称,该计划的官员还研究过UFO与美国军机间遭遇的视频——包括一份2017年8月公布的报告,该报告描述2004年有人看到一个发白的椭圆形物体,大小与一架商用飞机相仿,在圣地亚哥海岸附近被2架从“尼米兹”号航母上起飞的F/A-18F战斗机追赶。

2017年从国会退休的里德说,他对这项计划感到骄傲。另外两名前参议员和防务开支小组委员会成员——来自阿拉斯加州的共和党人特德·史蒂文斯和来自夏威夷州的民主党人丹尼尔·井上——也支持这一计划。史蒂文斯2010年去世,井上于2012年去世。

麻省理工学院的天体物理学家萨拉·西格没有谈论这个计划的优点,但她提醒说,不了解物体的来源并不意味着它来自另一个行星或星系。她说:“当人们声称看到真正不同寻常的现象时,有时是值得认真调查的。我们常常会遇到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

曾在NASA做航天飞机工程师的詹姆斯·奥伯格著有10部关于太空飞行的书籍,经常揭穿所谓的UFO目击事件。奥伯格说:“有许多人在空中活动,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乐于潜伏在喧嚣之中,不被人察觉,甚至用伪装来搅浑。”不过,奥伯格欢迎这项研究,他说:“那里可能会有宝藏。”

内幕正在拉开

在回答《纽约时报》提问时,一位五角大楼官员2017年12月承认了该计划的存在。该计划最开始是国防情报局工作的一部分,但官员们坚称,该计划5年后即在2012年就结束了。五角大楼发言人托马斯·克罗森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它(国防部)认为有其他更重要的优先项目值得资助,而做出调整是符合国防部利益的。”

但埃利桑多说,结束的只是政府的资助。2012年就真的没有资金了,从那时起,他就与来自海军和中情局的官员合作。他一直在五角大楼的办公室工作,直到2017年10月辞职以抗议所谓的过分保密和内部反对声浪。埃利桑多在写给国防部长马蒂斯的辞职信中说:“我们为什么不在这个问题上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埃利桑多说,该计划仍在继续,而且他有一个继任者,但拒绝透露其姓名。

《纽约时报》的报道称,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在对UFO进行调查,包括美国军方在内。1947年,美国空军开始了一系列研究,调查超过1.2万起UFO目击事件,1969年正式结束,其中包括始于1952年的代号为“蓝皮书计划”的研究项目。最后的结论是,大多数目击事件与恒星、云、传统飞机或间谍飞机有关,但有701起事件仍然无法解释。

时任空军部长的罗伯特·西曼斯在一份宣布“蓝皮书计划”结束的备忘录中说:“不论是基于国家安全还是基于科学利益,(该计划)都不存在正当理由了。”

里德说,他对UFO的兴趣来自比奇洛。里德在接受采访时说,2007年在与比奇洛谈过后不久,他便与国防情报局的官员举行了会晤,得知他们希望启动一个UFO研究项目。随后,里德把史蒂文斯和井上叫到了国会大厦的一个安全屋中。

里德说:“我在几年前曾与约翰·格伦谈过。”约翰·格伦是2016年去世的美国前宇航员,也曾担任来自俄亥俄州的参议员。里德说,格伦告诉他,联邦政府应该认真研究UFO,应该与军人尤其是飞行员谈谈,因为他们曾报告看到过无法识别或无法解释的飞行器。里德说,这些目击事件经常没有上报给军方的指挥系统,因为军人们担心会遭到嘲笑或羞辱。

里德表示,与史蒂文斯和井上的会晤“是我所参加过的最轻松的会议之一”,“史蒂文斯说:‘我一直在等着这样做,因为我在空军待过。’”(这位来自阿拉斯加州的参议员曾是一名美军飞行员,在二战期间执行过飞越中国的运输任务)里德说,在会谈期间,史蒂文斯称自己曾被一架不明身份的奇怪飞机尾随。他说,自己的飞机被尾随了很远的距离。

里德说,三位参议员都不希望在参议院就该计划的资金问题进行公开辩论。他说:“这就是所谓的‘黑钱’。史蒂文斯知道这一点,井上也知道这一点。但就是这样,我们就是这么想的。”里德指的是五角大楼的秘密项目预算。

“非凡发现”是什么

《纽约时报》拿到的那份合同显示,从2008年底到2011年,每年国会拨款不到2200万美元,用于对UFO的威胁进行研究和评估。这笔资金大部分付给比奇洛的比奇洛航天公司,该公司则雇用分包商展开研究。

报道称,在比奇洛领导下,该公司改造了拉斯维加斯的建筑物,用于储存疑为从坠毁的UFO上收集的金属合金和其他材料。研究人员还对一些自称在接触UFO后身体有反应的人进行了研究,并对他们的生理变化进行了检查。此外,研究人员还与报告过目击事件的军人进行了交谈。

该计划收集了目击事件的视频和录音,包括海军F/A-18E/F“超级大黄蜂”战斗机被某种发光并高速旋转飞行的光环所围绕的视频。视频中可以听到海军飞行员想弄明白他们看到了什么。其中有一个人说:“它们有整整一个编队。”国防部官员拒绝透露事件发生的地点和日期。

比奇洛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是世界上最落后的国家。我们的科学家害怕被排斥,我们的媒体对这种耻辱感到害怕。中国和俄罗斯在这方面要开放得多。比利时、法国、英格兰和智利等国也更开放。他们是积极的,愿意讨论这个话题,而不是被禁忌所束缚。”

2009年,里德认为该计划取得了非凡的发现,因而力主加强安全保护。里德在写给时任国防部副部长威廉·林恩的信中说:“我们已取得很大进展,确定了几个高度敏感的、非常规的、与太空有关的发现。”信中请求将其定为“非公开计划”,仅限于列出的一些官员知道。

五角大楼在2009年该计划的简报中指出,“曾被当作科幻小说的东西现在成了科学事实”,美国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不受已经发现的某些技术的攻击。

埃利桑多在辞职信中说,需要更加认真地关注“海军和其他军种关于奇异的航空系统干扰武器平台并展示超常能力的说法”。他对该计划的种种限制表示失望。他告诉马蒂斯:“为了武装部队和国家的利益,必须确定这些现象的能力和意图。”

现在,埃利桑多与曾为中情局做超感研究的工程师、后来成为该计划承包商的哈罗德·帕特霍夫,以及另一位曾负责情报工作的前助理国防部长帮办克里斯托弗·梅隆一道,参加了一个新的商业合作项目。由于该项目试图筹集研究UFO的资金,所以他们可以公开谈论自己的工作。在采访中,埃利桑多说,他和他的政府同事已经确定他们所研究的现象似乎并非来自某个国家。他说:“这一事实不是政府或机构应该保密的。”里德则说,他不知道这些物体来自何处,“如果有人说他们现在有答案,那他们就是在自欺欺人,我们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

没旋翼没翅膀比F/A-18E/F飞得还要快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17年12月17日刊登文章,题为“两名海军飞行员与一个‘前所未见的加速’物体”。该文讲述了2004年发生的一桩往事,主张研究不明飞行物的人说,该事件就是那种值得深入调查的事件,事实上,美国国防部一个不明飞行物调查项目也确实进行过调查。专家告诫,这种事件往往有人为原因的解释,不懂得解释并不意味着事件跟外星人有关。

当然,也不意味着与外星人无关。

文章写道,戴维·弗拉沃中校和吉姆·斯莱特少校各自驾驶着F/A-18E/F“超级大黄蜂”舰载战斗机到太平洋上空进行100英里例行训练,突然飞机上的无线电噼啪作响:美国海军“普林斯顿”号导弹巡洋舰上的作训主管想要知道他们是否携带了武器。

弗拉沃中校回答:“两枚CATM-9导弹。”这是无法发射的教练弹。他没考虑2004年11月的这个下午他会在圣迭戈附近海域上空与敌人交锋。弗拉沃前不久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的采访时回忆了后来发生的事情。其中部分被拍摄下来,并被国防部一个不明飞行物调查项目的官员公布出来。

据弗拉沃中校所说,作训主管当时在通讯中说:“给你们一个真实的矢量”。当时“普林斯顿”号追踪神秘的飞行器已经有两个星期了。这些飞行器似乎突然出现在2万多米的高空,然后向海面急速俯冲,最后在6000米上下的高度悬停。接着,它们要么从雷达上消失,要么又笔直拉升。作训主管指示弗拉沃中校和斯莱特少校进行调查,斯莱特少校的叙述与弗拉沃中校相差无几。

于是,两架战斗机飞向神秘飞行器。当他们逼近时,“普林斯顿”号给他们提示,但是当它们赶到与飞行器的“重合标定点”——飞行器与战机的距离近到“普林斯顿”号无法分辨——无论弗拉沃中校还是斯莱特少校起初什么也没看到,他们的雷达上也空空如也。

弗拉沃中校望向海面。那一天海面上风平浪静,但是波浪因为某种东西分开。不管到底是什么东西,它的尺寸大到足以让海水翻滚。在翻滚的海水上方20几米处,盘旋着某种飞行器一样的东西——呈白色,长约十三四米,椭圆形。弗拉沃中校说,那个飞行器停留在翻滚的波浪上空,没有向任何方向移动的趋势。波浪充满泡沫,海水仿佛在沸腾。为了靠近看个究竟,弗拉沃中校开始盘旋下降,但是等他靠近,那个飞行物开始向他迎面冲来。他说,就像要在半路截住他一样。

然而,这个飞行器又突然飞离了。他说:“它的加速是我从未见过的,简直不可思议。”

两架战机飞行员和“普林斯顿”号上的作训主管商量后,被指示前往100多公里开外的一个会合点。在靠近目的地时,“普林斯顿”号上的无线电再次接通。雷达也再次捕捉到这个古怪的飞行器的信号。

无线电上,作训主管说:“先生们,不敢相信吧,但是那个东西确实已经到了你们的会合点。”

弗拉沃中校在采访中说:“至少相隔70公里,但是这个东西没用上一分钟就已经飞到了会合点。”弗拉沃中校后来从海军退役。

等到两架战机飞到会合点时,那个飞行器消失了。

战机于是返回“尼米兹”号航空母舰,所有人都听说了弗拉沃中校的遭遇,纷纷拿他打趣。

《纽约时报》文章表示,弗拉沃中校的上司没有进一步调查,他则继续他的军旅生涯,被派驻到波斯湾,为参加伊拉克战争的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支援。但是他确实没有忘记那晚他跟另一名飞行员说的话。后者问他,他觉得刚才看到了什么。

弗拉沃中校当时回答说:“我不知道看到的是什么。没有羽毛、没有翅膀,也没有旋翼,可是比我们的战斗机飞得还要快。”他又补充了一句,“我真想飞它一飞。”

五角大楼调查UFO的“先进太空威胁查证计划”仍未完全解密。不管怎样,即使最后的答案平淡无奇——比如那只是一次武器试验——目击者的描述和红外成像系统的画面也使得这个有趣的谜团值得我们做进一步调查。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2017年12月20日发表文章“美军的UFO计划: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知道的一切”称,现在人们大概已经看过《纽约时报》一篇详细介绍五角大楼UFO调查计划的报道。从2007年到至少2012年间,这一计划获得了2200万美元的拨款——按美国国防部的标准这只是个小数目。该计划的曝光是自20世纪五六十年代“蓝皮书计划”和1999年法国政府COMETA报告公开以来最重大的信息披露。

文章更详尽回顾了两位美国舰载机飞行员的奇特遭遇:报道中还包含了美国海军一架F/A-18F战斗机2004年11月14日在圣迭戈附近太平洋上空追踪一个不明飞行物时拍摄的视频。

视频中,飞行员正驾驶“超级大黄蜂”战斗机以470千米的时速在近6000米的高度飞行。当传感器试图锁定一个模糊不清的椭圆形物体时,飞行员在显示器的红外模式和视觉模式之间进行了切换。那个飞行物在红外模式中呈白色,而在电视模式中呈黑色——这说明不管它是什么,传感器都探测到了它的辐射、温度或反射变化。

在拍摄这段视频的那起事件发生时,被派往美国海军“尼米兹”号航母VFA-41“黑色王牌”飞行中队的前海军飞行员戴维·弗拉沃中校正在圣迭戈附近海域执行训练任务。弗拉沃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说:“那是一个真实的东西,它是存在的,我看到了。”他告诉记者,他认为那个东西“并非来自地球”。

在一次训练中,指挥官命令弗拉沃拦截一个不明飞行物。那个物体出现在2.4万米高空,超出了美国海军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普林斯顿”号上的SPY-1对空搜索雷达的监控范围,随后又骤降至6000米高度。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军官们说他们之前几周曾追踪过数十个此类物体”。

为了看得更清楚,弗拉沃驾驶F/A-18战斗机开始下降。在降到大约6000米高度时,弗拉沃被一个在水面上方移动的白色物体吓了一跳。它是一个纯白的椭圆形物体,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在波涛汹涌的水面上方保持一个较低的高度做小幅横向移动。

在他们的简短描述中,弗拉沃、副驾驶和另外两名机组成员称那个物体起初曾像“鹞”式垂直起降战斗机一样盘旋。他们说它通体白色,长约14米,和一架战斗机差不多,像飞机的机身一样有可以分辨的中线水平轴,但没有可见的机窗、机舱、机翼或推进系统。它也没有产生明显的排气痕迹。这个药丸形状的物体接下来“将较薄的一端对准他”,与F/A-18战斗机呈反方向盘旋上升,然后以“数马赫”的速度加速飞走。

这与公开该视频的某UFO研究公司拿到的美国海军报告是一致的。飞行员们一开始显然以为那个物体是从潜艇上秘密试射的导弹。海军报告援引一名消息人士的话说,该物体以“看似违背物理定律”的方式移动,“向不可能的角度‘翻滚’,令F/A-18不可能与之交手”。

那么它究竟是什么?是美国的秘密试验项目?是秘而不宣的无人机或高超声速武器?是某个返回地球的遥控飞行器还是某个类似美国国防部预先研究计划局(DARPA)“猎鹰”项目的飞行器?又或者这只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或是软件和传感器错误?也许是一次天电干扰事件?或者我们可以说它是一艘由我们无法理解的技术提供动力的外星飞船。

目击者——即使是战斗机飞行员也会犯错。飞行员知道飞机怎么飞,在他们的圈子里,相信天空中有不寻常物体的人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弗拉沃当然相信他所看到的东西,而许多战斗机飞行员都相信他。五角大楼调查UFO的“先进太空威胁查证计划”仍未完全解密。不管怎样,即使最后的答案平淡无奇——比如那只是一次武器试验——目击者的描述和红外成像系统的画面也使得这个有趣的谜团值得我们做进一步调查。

不明飞行物现象由于1947年美国商业飞行员阿诺德的目击报告,正式进入人类的视野。它们的行动方式颠覆了人类的常识,它们究竟是什么,它们来自何方?

“它们究竟来自何方”UFO现象并非只闯入美国人的视野。

2003年10月15日上午9时,我国第一艘载人飞船“神舟五号”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腾空而起,航天员杨利伟成为第一位进入地球轨道的中国人。

当天早上,巴丹吉林沙漠朔风掀动衣襟,气温已经降至零摄氏度以下,阳光灿烂感觉寒冷。我陪着八位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来到距离飞船发射塔架约1.5公里的戈壁滩上,远远望去,“神舟五号”静静矗立。发射场全部系统正高速发射时刻进入倒计时,有指挥口令声通过干冷的空气断断续续传来。我发现,在我附近的人群里,只有我带着望远镜。我慢慢挪动脚步把观看位置向发射塔架方向又靠近了几十米,警戒哨兵提醒我不能再靠近了,我已是距离发射塔架最近的观众。

(下转6版)(上接5版)

就在我调整望远镜的焦距时,只觉得脚下一震,随即一声巨大的沉闷巨响扑面而来——抬眼望去,“神舟五号”缓慢而义无反顾地腾空而起,速度越来越快。几十秒钟之内就调整飞行姿态向东飞去。在望远镜的视野中,“神舟五号”飞行姿态果断从容。无意间,我把望远镜视野慢慢扫向“神舟五号”周围,突然,一个景象让我大吃一惊:就在“神舟五号”西侧,高度略低的地方,有一个看上去呈白色,像一根香烟的飞行器静悄悄地悬停在空中。我失声喊道:“旁边还有一个东西!”

望远镜在他们手中传了一圈,年迈的院士们没有看到我看到的景象。

这件事我思忖再三,此后没有和任何人再说起,担心有人可能说你看花了眼,或者是“脑子进水了”,只有你一个人能看见,别人都看不见,可能吗?

无独有偶,此前的1998年9月底,我陪同几位院士前往巴丹吉林沙漠考察。前来巴丹吉林沙漠考察的这几位院士都风度翩翩,王大珩院士头脑清晰、思路纵横,行动和言谈都保持着固有的节奏;罗沛霖院士虽已85岁高龄,仍思接千载、谈吐雅儒,不时开上几句玩笑;崔俊芝院士才思敏捷、为人谦和,他已是60多岁的人,在王老、罗老面前始终以学生自居,搀扶、开车门这样的小事,他都十分在意,给人良多感触;杨士中院士身高一米八几,简直虎背熊腰,是巴蜀的饱学之士。他思维缜密、推敲周详,善于从微观到宏观把握技术领域和关键,他总是想周全了才发言。

10月5日是中秋节,某试验基地晚上为杨士中院士过了生日,院士们都十分感动。席间,几年后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赵煦告诉我,当晚要在机场做试验。这是个很难遇到的良机,我提出晚上去机场走走。晚8点多钟,我赶到跑道上时,科研试验已经开始,一架战斗机正在跑道上滑跑。一轮皓月、望不到边的藕荷色着陆灯、灯光闪烁处活跃的人影……勾画出一幅动人的画面。

在人影幢幢的跑道上,赵煦给我讲了他和许多基地科研人员在跑道上共同目击的一次遭遇UFO事件。赵煦本人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是我国著名无人机专家,其他目击者也有类似的学历和技术专长,他们这次亲眼目击应当是确凿、可信的。

两个月前的1998年8月6日晚,像中秋节晚上一样,赵煦正领导科研试验。当时飞机准备从跑道南端向北起飞,就在这时,突然从跑道北头一上一下两个巨大火团从天而降。“当时在场的人都感到这两团火就要烧过来了,纷纷下意识地躲避。”赵煦头脑冷静,马上招呼塔台上的人赶快下来拍摄。当摄像的人跌跌撞撞下来后,这两团火球又腾空而起。赵院士描述道,这两个大火球有五道从里向外的辐射光束,神奇之处在于,光束如同悬在夜空的光柱,没有无限伸展。火球没有任何声息,来无影去无踪。

1999年春节刚过,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向几家媒体介绍关于硬骨鱼起源的一项新发现,会后恐龙专家赵喜进向我提起,几年前在新疆戈壁滩上进行恐龙化石考察时,他和恐龙专家董枝明等,曾亲眼目击了一起UFO事件。当时他正从帐篷中走出来,一抬头望见远处一断崖上方一个耀眼的巨大物体正在移动,光焰照亮了半边天空。他愣住了,好一会儿头脑里才反映出“不明飞行物”这个概念。他回身从帐篷里提起枪,又大声呼喊其他人出来观看。这时董枝明撩开帐篷目睹了这一罕见场面。我问赵喜进,你射击了吗?他回答,没有。他排除了任何已知飞行物的可能,因为它们“都没这么大的能量”。

许多目击报告都支持这种看法,戈壁沙漠是UFO事件的多发区,一是由于地旷人稀,二是因为能见度好。那么,还有没有其他原因呢?

扑朔迷离的目击提示着什么

从巴丹吉林沙漠返回北京后,我注意搜集了一下世界各地关于发现UFO的材料,这些材料都是1998年8月前后的。

10月19日11时左右,河北沧州空军某机场上空发现不明飞行物。当时雷达报告:空中有一个实体在移动,就在机场上空,正迅速向东北方向飞去。与此同时,机场上的地勤人员发现了头顶上空有一个亮点,开始像星星,一红一白,两颗星在不停地旋转。可能由于飞行物降低了高度,轮廓变大了看上去像一只短柄的蘑菇,下部似乎有很多灯,其中一盏较大,一直向地面照射。

航管部门迅速证实,没有民航飞机通过这个机场上空,另一支空军部队的夜航训练也已于半小时前结束。“很可能是外来飞行器”,部队立即进入一等战备。

晚上11时30分,雷达报告飞行物已到河北青县上空并悬停在那里,高度1500米。

随着一发绿色信号弹升空,一架歼教6飞机打开加力拖着锥形的火舌轰鸣着飞入夜空,飞行员是飞行副团长刘明和飞行大队长胡绍恒。他们驾驶飞机到达目标所在位置,根据地面指挥的方位、高度,很快发现了一个飞行物:圆形轮廓,顶部呈弧形,底部平,下部有一排排的灯,光柱向下,边缘有一盏红灯,整个形状像个巨大的草帽!

夜航指挥李锁林副司令员命令飞行员靠近那个飞行物。在距离飞行物大约4000米时,它突然上升。飞行员立即驾机爬高,当飞机升至3000米时,这个飞行物却来到飞机的正上方。这说明飞机头顶上的飞行物比飞机上升得更快。飞行员决定麻痹一下这个飞行物,改变飞行方向下降高度,与飞行物拉开了距离。有趣的是,那个飞行物仿佛很有灵性竟尾随而来。两位飞行员抓住时机突然加力,占据高度优势,飞机跃升倒飞,当飞机改为平飞时他们发现,飞行物已经比他们高出2000米。飞行员驾驶飞机继续追击飞行物,副团长刘明把飞行物套进瞄准具光环,打开了扳机保险,同时请示是否将其击落。李副司令员要求他们不要着急,先看清楚是什么。

这是1998年多次遭遇不明飞行物事件中比较典型和可信的一次。据当地有关部门统计,那天晚上目击这个不明飞行物的约有160人之多。

这场面与美国“超级大黄蜂”战斗机飞行员的遭遇何其相似!

1997年10月4日,美国工业巨头、88岁的劳伦斯·洛克菲勒在他纽约附近的豪华住所,举办了一次关于不明飞行物的研讨会。他得到了斯坦福大学天体物理学家彼得·斯特罗克的帮助,有10位科学界的权威人士听取了来自世界各地的8位不明飞行物学者的发言。在这次研讨会后,与会者草拟了一份报告,题为《不明飞行物观察物证》。这份报告在媒体上公之于众后成为赞成不明飞行物确实存在的第一份科学文件。

曾在劳伦斯·洛克菲勒家中参加过不明飞行物研讨会的斯坦福大学教授冯·埃舍尔曼认为,“我们这份报告的发表等于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出席这次研讨会的10位科学界权威人士相信,有些迹象是应当认真研究的。由斯坦福大学天体物理学家彼得·斯特罗克等署名的这份报告,要求对不明飞行物继续进行研究。

这些科学界的“大腕”们坚持主张研究不明飞行物的5点理由是:

1.存在一些清晰的不明飞行物照片。应当说明的是,以往大部分有关不明飞行物的照片由于不够清晰,无法进行研究利用。专家们要确定飞行物的距离、尺寸、颜色以及它释放的能量。53岁的法国专家弗朗索瓦·卢昂热的研究表明,有些照片用来说明不明飞行物的存在是确实无误的,但这样的照片不多,正因为如此,才值得对它们进行更多的研究,而不是把它们存档了事。

2.无法解释的电器故障。不明飞行物出现的时候,往往会干扰附近电动机的运转,在《不明飞行物观察物证》这份报告中,彼得·斯特罗克教授举出这类事件达441起之多。在每起事件中,所有当事人都声称在见到不明飞行物的同时,他们的汽车的照明线路也发生了故障。在这类事例中,美国警察路易斯·德尔加多在1992年3月20日的遭遇有很强的说服力。事情发生在佛罗里达州海恩斯城,当一个飞行物在他前面离地面3米高的地方飞行的时候,他的汽车的电力系统失灵了,甚至连他的对讲机也不再工作。这个飞行物消失以后,情况又恢复了正常。这类情况也涉及飞机。在美国,据统计,关于飞机驾驶员遭遇不明飞行物,飞机电力系统被干扰的事例达120起。1977年3月,一架往返旧金山与波士顿之间的联合航空公司的班机上的驾驶员,突然发现飞机的自动驾驶仪改变了航向,这时他看到空中有一个奇异的发光物体掠过,只能用存在着一个非常强大的磁场来解释这种干扰。除了一场核爆炸外,目前还没有任何已知的东西能够产生如此强大的磁场。

3.雷达捕捉到目标。空中警戒系统发现不明飞行物的事例同样令人不安,尽管这类情况并不多见。一般只有先进的军用雷达发现过不明飞行物。从1969年以来,美国空中指挥系统一直不愿公布这些事例,以免公众了解和怀疑美国军队的空中监视能力。在法国,军人和科学家在共同研究不明飞行物。1994年1月28日,一架法国航空公司A320班机机组在巴黎上空看到一个直径达250米的红色圆盘状物体飞过,地面雷达却没有发现它。但在瓦尔德瓦兹省的塔韦尼,空军证实了法国航空公司班机人员的发现,美国“蓝皮书计划”的研究文件透露,在飞行员肉眼看到的不明飞行物的五分之一,也已被雷达发现。

4.留在地面上的奇特痕迹。这次研讨会上提出的4个事例中,法国普罗旺斯特朗地区的事例最能打消科学家对不明飞行物的怀疑。1981年1月8日,在瓦尔省的一个村子里,一个工人看到一个卵圆形的金属物体下降到地面,30秒钟之后这个金属物体又以极快的速度飞走了。法国空间研究中心所属的一个研究小组的专家证实,那个工人指认的不明飞行物停留过的地方地面曾受到高压,一个大约1吨重的物体确实在这个地点停留过。宪兵在不同地点采集了一些土壤和植物的样品。法国全国农艺研究所生物化学家米歇尔·布尼亚对这些样品进行分析研究之后发现,这些植物的化学成分随着离不明飞行物距离不同而有了变化。这是怎么回事呢?各种能够想象到的解释都提出过,比如化学污染、放射性辐射、微波辐射等,但最终都被排除了。直到目前,这个谜团依然没有揭开。

5.在人体上留下的离奇印记。不少声称目击过不明飞行物的人都反映他们当时曾被烧伤。加拿大一位勘察员在1967年5月20日见过两个不明飞行物,其中一个就停在离他几十米远的地方,发出刺鼻的臭氧气味并发出蓝光。当这位勘察员走近不明飞行物时,他的面部、手和腹部被灼伤。直到几个星期后,留在他腹部的一些奇特无法解释的痕迹都还没有消失。

不明飞行物现象之所以值得研究,不止于此。我饶有兴趣而且认真地读过史林的科幻小说《不得不说的事》,其中亦真亦幻的叙述,将我的思绪引向了浩瀚的宇宙。一些难以想象的解释扑入了我的脑海——1998年8月6日出现在中国巴丹吉林沙漠的不明飞行物,是冈合星球人类的无人飞行器。第37银河系冈合星球曾在地球有代言人,他就是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的著名发明家瓦特。当时主控飞行器悬停在地球北极上空380千米处。它派出无人飞行器,目的是近地观察地球中国人在该地域的活动状态及情况。1998年10月19日出现在中国沧州空军基地的飞行器,是第38银河系扎星球的无人飞行器。扎星球在地球有代言人,他们是麦克斯韦、西门子。当时主控飞行器悬停在地球关岛上空620千米处,其目的是对比了解中国与美国飞机的能力状态和地球人类的反应程度。出现在美洲地区的飞行器均是第32银河系的玄木女星和第38银河系劳星球人类控制的有人小型(直径50米)飞行器和无人飞行器。这两个星球在地球均有多位代言人,如玄木女星的代言人牛顿,劳星球的代言人特斯拉。这些飞行器主要是往返于波多黎各和美国的51区基地之间,也有向欧洲国家显示外星人存在的意图。

更有意思的是,我曾经十分感兴趣地球各地出现的一些麦田怪圈,有些科学幻想色彩的解释是:它们是第52银河系土比丁星球人类控制的无人飞行器所为,意图是把一些外星球标识(球徽)显示给地球人类,当然也有麦田怪圈是有人恶作剧的产物。这个星球在地球没有代言人。

我在“神舟五号”附近看到的那个呈白色的细长状飞行器,应是一个碟状不明飞行物当时以它侧面对着我这个方向。

亦真亦幻,这是冥冥之中的启示吗?

有一点我想没有争议,如果存在掌握科学技术水平远超地球人类的外星人,他们完全能够办到,想让地球人类看到什么,不想让地球人类看到什么。

1999年3月初,在充满南国情调的棕榈树下,曾指挥军用飞机追踪不明飞行物的李锁林副司令员(现在已经是司令员),他对我谈到当时的一个细节,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两位有精湛飞行技术的飞行员几次逼近不明飞行物都发现,在这个碟形不明飞行物下部是一圈绿色灯光,其中有一盏红灯,它的正下方伸出两根光柱向下照射。令人吃惊的是,这两根明亮的光柱并不像我们平常见到的光柱那样,一直照向远处并扩散开,而是像两根发光的实体,从不明飞行物下部伸出来后在一定长度上便截止了。至少在今天,人类还没有掌握如此控制光的技术。

我问李锁林司令员,不明飞行物是什么形状,他随手捏起了茶几上的茶杯盖:“就是这个样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