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古老的织品职人:“藤布对我而言就是座右铭”

来源:全网资讯 2018-01-06 00:00:00

唐辛子专栏|职人记

有关日本职人们的故事、作品与生活

我家院子里有三株紫藤。每年晚春时节紫藤花如瀑布般开放,极美。从夏天到初秋绿荫茂密,极阴凉。但它们的生命力也旺盛得令人忧伤:紫藤的藤蔓总是一路轰轰烈烈地向四处扩张,不仅顺着外墙企图爬进二楼的卧室,还顺着整幢房子一直攀到屋顶,藤蔓的枝头直指天空,一副要上天的样子。尤其到了冬天,藤叶全部掉光之后,灰白色的老藤蔓依旧紧紧贴在屋子的外墙上拒绝枯萎拒绝回到地面,如果没有足够的体力,根本不知道该拿它们怎么办。

紫藤(图|游丝舍)

但小石原将夫却认为:正是这种高高卷起的藤蔓,十分考验人的耐力和体力。想到古代先祖们居然使用这种拥有顽固生命力的植物做原材,一根一根地织成藤布,令人不得不在心里大写一个“服”字。尽管大自然充满了各种威胁,但古人却将与自然共生的智慧托付给了一根藤线。小石原将夫对此很感概:

“这以后我要将藤布一直不断地织下去。藤布对我而言就是座右铭。”

小石原将夫:“藤布对我而言就是座右铭”

取紫藤的中皮纤维捻成藤线,再将藤线编织起来,就成了藤布。作为日本最古老的织品,藤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绳文时代。但在江户时代中期随着棉制品的普及,藤布开始逐渐退出日本人的生活圈,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销声匿迹。因此,虽然小石原家祖辈几代从明治中期开始就是丹后半岛的小石嘉织物的职人,但在1980年邂逅真正的藤布织品之前,小石原将夫只是从《古事记》和《万叶集》的记载里知道一些有关藤布的传说。

藤线(图|游丝舍)

《古事记》里记载着一名男神身着藤衣去向美丽的女神求婚:居住在出石的伊豆志袁登売神,是一位出身高贵而美貌的女神,许多男神前往求婚,但都失败了。男神春山之霞壮夫也前往求婚,身穿母亲用紫藤的藤蔓织成的藤衣。当春山之霞壮夫出现在伊豆志袁登売神眼前时,藤衣长出美丽的紫藤花,瞬间便俘虏了女神的芳心,女神当即与春山之霞壮夫结合成了一家人。美丽的藤衣令男神春山之霞壮夫完成了日本神话史上最完美的一次“婚活”。

日本杂志《和乐》关于藤布的专题报道

在日本最古老的和歌集《万叶集》里,也收录着关于藤衣的恋歌:

“須磨の海人の塩焼き衣藤衣間遠にしあればいまだ着なれず”

“须磨”所指的就是位于神户市西部的须磨海滨。这首短歌里唱道:在须磨海滨正在制盐的人儿啊,我还不习惯你身上那粗纹的藤衣。意思是说:我们交往的日子还太短,心里还没有接受你呢。

“大王の製塩焼く海人の藤衣なれはすれどもいやめづらしも”

这首短歌的意思则是:就像给大王制盐的人儿身穿的藤衣那样,越穿越服帖越是令人倾心呀。

日文杂志《和乐》关于藤布的专题报道

紫藤的生命力强大而柔韧,用紫藤的皮层纤维制成的藤布也非常结实耐磨。所以,用藤布制作而成的藤衣,曾经是古代日本平常百姓的日常穿着。但是因为早在江户时代藤布就几乎退出历史舞台,所以,小石原将夫一直以为藤布工艺早已完全失传。直到1980年,小石原将夫无意中看到电视报道几位居住在宫津市上世屋的年迈老人,依旧在制作藤布织品时,不由大为震惊:“原来,藤布工艺并没有失传,就在自己身边。”

小石原将夫在制作藤布

从小石原家驱车到上世屋只须半小时左右的路程,同属于丹后半岛。但因为地处山谷,气候寒冷,难以种植木棉,所以藤布织品才侥幸保留至今。在上世屋的传统民居里,小石原将夫见到了几位仍在使用传统手法织藤布的老婆婆,并在老婆婆们的亲手传授下,学会了整套的最原始的藤布制作工艺。

藤布制作是个十分费力气的繁琐工程。

首先要伐藤。藤布的原材料来自山上野生的紫藤枝,因为要趁春天到初夏藤枝元气最旺、韧性最足的时候砍伐,所以伐藤是特别消耗体力的重活。

伐藤中的小石原将夫(图|游丝舍)

伐藤之后是剥藤。使用木槌令藤枝的表皮和中皮分离。干燥中皮,然后用含碱的灰汁经过四小时以上的煮沸分离出纤维,再使用河水漂洗,去除不纯物质,之后再继续使米糠汤渗泡令纤维柔软,泡过后再次干燥,干燥之后,衔接成完整的一股长藤线——此时的藤线还很松疏,需要使用纺车纺捻——经线5次、纬线4次,如此反复,增加藤线的强度与密度。最后,再使用整经机梳整,令藤线的每一根纤维都张力相等、分布均匀。

用川水漂洗,去除不纯物质伐藤中的小石原将夫(图|游丝舍)

以上仅仅只是将紫藤蔓变成藤线,就需要十道以上的手工工序。而且,一根紫藤的藤蔓能够获取的纤维仅仅只有5克左右。一天八小时忙碌下来,最多只能纺出20-30克左右的藤线。而一条和服腰带,就需要至少一公斤藤线,花费至少50天的时间。因此,藤布是一种根本无法大量生产的工艺。

但正是因为如此,小石原将夫才对藤布发自内心地充满兴趣。因为这是一件极为磨砺根性的事。“根性”是一个日文词,源自佛教用语中的“机根”,原本指聆听佛的教诲所获得的修行的能力,在现代日语中则指“秉性”、“斗志”、“毅力”。根性,是职人精神的基石,也是藤布本身。磨砺根性,就是人生的修行。所以小石原将夫说“藤布对我而言就是座右铭”。

藤布(图|游丝舍)

因为地域过疏化与高龄化,藤织工艺的保存岌岌可危。为了令藤织技术继续传承下去,1989年丹后半岛成立了“丹后藤织保存会”,每年7次在上世屋的民宿举办藤织讲习会。参加讲习会的,不仅有小石原将夫本人,还有长子小石原允保。作为小石原家的第五代传人,小石原允保肩负着传承藤织的重任:因为在全日本,只有丹后半岛还保存着藤布工艺,而在丹后半岛,至今从事藤布工艺的也只剩下二家。70后的年轻职人小石原允保,在未来很可能是日本最后的藤布职人了。

小石原家的第五代传人小石原允保

2010年,藤织工艺被日本政府指定为“国家级重要有形民俗文化财”。这对于藤布织人小石原父子是极大的支持与鼓励。现在,小石原父子管理着为保存丹后藤布而设立的“游丝舍”,还在新开拓的“藤之乡”内种植了大片的紫藤树,就像男神春山之霞壮夫那样,小石原父子希望美丽的紫藤花能唤起现代社会对于藤布这门古老工艺的爱与关注。作为手工织品的原点,现代社会所失去的某些重要事物,或许正蕴含在那一根根从远古的时光穿越而来的藤线里。

藤布职人小石原父子

丹后半岛的上世屋,藤布最后的保存地

唐辛子,旅日华人作家,著有

《日本女人的爱情武士道》等。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