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快讯]2017年,美国政府对中国心怀警惕,但硅谷越来越“依赖”中国了

来源:思达派 2017-12-29 18:26:00

创头条注:这是一篇来自海外的分析文章,对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创头条(Ctoutiao.com)翻译并不意味着我们同意它的观点和立场,内容仅供参考。文章有删节,并经过译者编辑。】

2017年,硅谷的大型科技公司继续看向中国,以寻求增长和合作伙伴关系,认为继续进入中国市场比退出更好。通过投资和遵守审查要求,外国公司适应了中国的网络制度。与此同时,特朗普破坏了一家与中国政府有关的基金对一家美国半导体公司的收购。

下面是美国科技公司和华盛顿在过去一年里采取的最重要的一些举措,表明双方在如何对待中国的问题上分歧将继续加深。

美国政府忧心忡忡

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关系正在变得紧张,中国的贸易举措以及对中国的全球经济影响力和中国进行的监管的普遍担忧加剧了这种状况。中国与美国公司之间的业务关系将因此变得更加复杂。

北京表示打算让自己摆脱外国技术,在2030年前成为AI领域的世界领导者,其在海外的一些投资将支持这一雄心。尽管没有过去那么高调,中国企业仍在继续投资和收购美国公司,一些人可能会担心源自美国的数据和技术也许会被用来支持中国的监管。

3月,五角大楼发布了一份报告,说中国在加大投资美国AI和其他拥有丰富数据的行业中的创业公司,并警告说某些投资可能会涉及与军事应用有关的尖端技术。

9月,特朗普政府阻止了一个针对加州芯片制造商Lattice Semiconductor的收购计划,担心这桩交易可能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这给中国对美国科技的投资亮起了一个大红灯。尽管Lattice并不与军方交易,它的竞争对手们才与军方交易,在这个收购计划首次曝光后不久,一些美国立法者还是站出来反对这项交易。

在美国,白宫直接否决一个收购计划是非常罕见的事。通常,由美国财政部牵头的跨部门机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会审查重大交易,看它们是否威胁国家安全。一旦CFIUS不通过,收购就会告吹。

11月8日,来自两党的立法者出台了一个法案来扩大CFIUS的审查范围。来自得州的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nyn是这项法案的主要发起人。当时,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由于现有审查程序不完善,“通过收购和投资美国公司,像中国这样的潜在对手已经在有效削弱我国的军事技术优势。”

根据费城律师事务所Dechert本月的一份报告,如果获得通过,该法案将显著增加CFIUS对投资的审查,从2017年的200起左右增加到每年近1000起。这些额外的审查可能会减缓中国在美的投资步伐。该报告说,国会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内举行听证会;由于得到两党的强烈支持,上述法案最早可能会在2018年初通过。

1月,蚂蚁金服宣布将以约8.8亿美元收购美国汇款公司MoneyGram。后来,蚂蚁金服同意将报价提高到12亿美元。目前,这一收购尚未完成,而这似乎是因为CFIUS的审查,尽管这次收购看起来与美国国家安全没什么关系。至于最终能否完成仍有待观察。

更多地冻结中国对美国科技公司的投资可能会让已经进入中国的外国科技公司受到强烈的抵制。对于高通和其他美国芯片制造商来说,他们的合资企业可能会受到损害。

未来几年里,中国的科技野心可能会阻碍美国经济或可能威胁国家安全,但美国政府层面的担忧,并未能阻止美国科技企业对中国伸出的“橄榄枝”。实际上,2017年,越来越多的硅谷企业,正在千方百计的和中国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他们和中国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

硅谷科技企业拥抱中国

相比于美国政府的担忧,硅谷科技企业则要乐观很多。

例如苹果。今年7月,苹果将VPN从面向中国的APP商店中删除了。苹果CEO库克辩解说,苹果只是在中国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参加完在乌镇举行的中国世界互联网大会后,在一个活动(在广州举办)上,库克说他相信这些APP可能会在某一天回来。他呼吁其他公司加入自己的行列,走进中国的科技世界,而不是“站在场外,大声疾呼事情应该是怎样的”。同样这样做的还有Facebook,虽然Facebook在中国并未落地,WhatsApp也逐渐被屏蔽,但本月,WhatsApp母公司Facebook的副总裁Vaughan Smith仍在乌镇会议上发了言。

其次是微软。微软的Windows软件(无论通过合法购买还是盗版软件)几乎支持着中国的每台PC。

2017年,微软为其操作系统推出了一个专为中国政府量身定制的版本——“Windows 10中国政府版”。该版本是与中国国有企业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合作开发的。微软说该版本将让中国政府管理所有的更新和遥测——大致指收集的、有关一个系统的运行状况的信息,此外并未进行进一步的阐述。在中国《网络安全法》正式实施前几周,微软宣布了这款新产品。该法律要求外国公司在中国境内存储来自中国的数据。为了确保系统安全,它还规定公司必须接受定期审查,且当局有权查看源代码。

再次是高通。今年,位于圣地亚哥的芯片制造商高通全力进军中国市场。最值得注意的是,高通投资了致力于面部识别软件的香港公司SenseTime,这些软件帮助了中国的公共监督工作。

高通还与数家知名的中国消费科技公司签署了多项合作协议。11月,美国总统对北京进行了国事访问,与此同时,高通宣布与小米、Oppo和Vivo签署了一份不具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以向它们提供120亿美元的零部件。高通还投资了摩拜,与百度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

2016年,高通与贵州省政府合资成立了一家公司,以在中国制造服务器芯片。今年早些时候,高通再为这家公司投资数百万美元,现在公司的价值超过了4亿美元。芯片制造商慧与(HPE)和AMD在中国也有类似的合资企业。2014年,北京出台了一项政策,呼吁中国在2030年前成为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领导者,这些合资企业正是对这一政策的呼应。在《网络安全法》实施不久后,7月份,苹果宣布将在中国开设一家数据中心。

最后,像谷歌这样曾经退出中国的企业,也返回了中国。谷歌曾经在2010年关闭其在中国的搜索引擎。今年,就连谷歌也在进一步深入中国市场。本月早些时候,谷歌宣布计划在北京建一家AI研发中心。虽然该中心不会用于开发面向消费者的产品,但它将帮助谷歌挖掘大量专门从事AI研究的中国人才。今年,谷歌还更新了在中国的手机翻译APP。

编译:邓桂华。本文来自nextgov,原文——http://www.nextgov.com/emerging-tech/emerging-tech-blog/2017/12/2017-silicon-valley-got-cozier-china-2018-washington-will-get-frostier/144840/。创头条(Ctoutiao.com)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投稿邮箱:tougao@ctoutiao.com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