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冠军黄珊汕甘当“孩子王”

来源:北晚新视觉 2017-10-19 17:59:00

2017年10月19日讯,场上,蹦床器材伴随着运动员的跳跃动作发出“嘣嘣”声响;场边,黄珊汕正认真给小选手们打分。这是2017“古井贡”杯全国青少年蹦床锦标赛上的一幕。这次比赛,是蹦床世界冠军、奥运会银牌得主黄珊汕首次担任比赛裁判员。

黄珊汕在场边当起了裁判。本报记者 黄志阳摄

为期3天的本届全国青少年蹦床锦标赛日前在合肥落幕,吸引了全国200余名11岁至16岁的青少年运动员参加。作为福建队的教练,黄珊汕目前所带的队员年龄还达不到参赛要求,因此组委会邀请她当起了裁判。

今年31岁的黄珊汕成名已久,拿过世界冠军,更曾为中国蹦床实现奥运奖牌“零的突破”,获得过雅典奥运会铜牌和伦敦奥运会银牌,2013年退役后一度在国家青年队任教。去年,考虑到要陪伴母亲,她返回家乡福建执教,当起了“孩子王”。

“回去之后,发现情况跟预想的完全不同。”从基层做起,黄珊汕面临诸多困难,“愿意从事专业体育的孩子很少,蹦床项目选材面特别窄,还得跟体操等其他项目‘抢人’。”黄珊汕儿时就是练体操的,“今年我去探望我的启蒙教练,在他的体操队看中了两个好苗子,想挖到蹦床队。但我怎么求教练都不答应。”

缺少好苗子,实际上是整个中国女子蹦床运动正在面临的困境。在名将何雯娜退役后,中国女子蹦床队青黄不接的窘境更加凸显。对此,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蹦床部部长李舸指出,高水平蹦床教练员很稀缺,“我们有些优秀运动员退役后就彻底离开了,这对项目发展是一大损失。像黄珊汕这样主动留下来执教,我非常支持。”

找不到好苗子,黄珊汕就决心下大力气自己培养。她给自己的定位不仅仅是“孩子王”,更是为家长、为孩子负责的严师,“虽然队员年纪小,但要求不能降低,动作细节必须重复再重复,千锤百炼。”每天从早盯到晚,黄珊汕很快成了队员们心中的最严教练,“基层教练员最重要的品质是责任心,不能误人子弟,不能浪费人家的人生。”

谈及当初为何转型当教练,黄珊汕的想法也很简单,“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做事,我有信心,也有把握。”至于执教生涯的目标,她说要给队员们打好基础,争取为中国蹦床输送顶尖人才,“期待不久的将来,有我带过的孩子站在世界大赛冠军领奖台上。”

2017年10月19日讯,场上,蹦床器材伴随着运动员的跳跃动作发出“嘣嘣”声响;场边,黄珊汕正认真给小选手们打分。这是2017“古井贡”杯全国青少年蹦床锦标赛上的一幕。这次比赛,是蹦床世界冠军、奥运会银牌得主黄珊汕首次担任比赛裁判员。

黄珊汕在场边当起了裁判。本报记者 黄志阳摄

为期3天的本届全国青少年蹦床锦标赛日前在合肥落幕,吸引了全国200余名11岁至16岁的青少年运动员参加。作为福建队的教练,黄珊汕目前所带的队员年龄还达不到参赛要求,因此组委会邀请她当起了裁判。

今年31岁的黄珊汕成名已久,拿过世界冠军,更曾为中国蹦床实现奥运奖牌“零的突破”,获得过雅典奥运会铜牌和伦敦奥运会银牌,2013年退役后一度在国家青年队任教。去年,考虑到要陪伴母亲,她返回家乡福建执教,当起了“孩子王”。

“回去之后,发现情况跟预想的完全不同。”从基层做起,黄珊汕面临诸多困难,“愿意从事专业体育的孩子很少,蹦床项目选材面特别窄,还得跟体操等其他项目‘抢人’。”黄珊汕儿时就是练体操的,“今年我去探望我的启蒙教练,在他的体操队看中了两个好苗子,想挖到蹦床队。但我怎么求教练都不答应。”

缺少好苗子,实际上是整个中国女子蹦床运动正在面临的困境。在名将何雯娜退役后,中国女子蹦床队青黄不接的窘境更加凸显。对此,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蹦床部部长李舸指出,高水平蹦床教练员很稀缺,“我们有些优秀运动员退役后就彻底离开了,这对项目发展是一大损失。像黄珊汕这样主动留下来执教,我非常支持。”

找不到好苗子,黄珊汕就决心下大力气自己培养。她给自己的定位不仅仅是“孩子王”,更是为家长、为孩子负责的严师,“虽然队员年纪小,但要求不能降低,动作细节必须重复再重复,千锤百炼。”每天从早盯到晚,黄珊汕很快成了队员们心中的最严教练,“基层教练员最重要的品质是责任心,不能误人子弟,不能浪费人家的人生。”

谈及当初为何转型当教练,黄珊汕的想法也很简单,“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做事,我有信心,也有把握。”至于执教生涯的目标,她说要给队员们打好基础,争取为中国蹦床输送顶尖人才,“期待不久的将来,有我带过的孩子站在世界大赛冠军领奖台上。”

来源:北京日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