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单方撕毁核协议不得人心,伊朗石油出口或无虞

来源:和讯网 2017-10-18 12:04:45

  高盛在10月17日表示,尽管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地区的武装冲突对石油产量构成了威胁,但美国和伊朗之间日益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仍是全球石油供应更严重、更长期的威胁。

美国呼吁对伊朗实施新制裁,或对油市产生长期的重大威胁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拒绝证明伊朗遵守核协议。相反,他要求议员们通过修改美国法律,强化伊朗和世界六个大国之间达成的协议。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将试图说服欧洲领导人对伊朗实施新的制裁,并且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

  高盛分析师在10月17日发表的研究报告中表示:“伊朗问题很可能不会立即对石油流动造成严重的影响,虽然美国重新引入新制裁依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大西洋(600558,股吧)理事会主席斯莱文(Barbara Slavin)向CNBC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决定对伊朗精英革命卫队实施制裁,这与美国政府希望中东实现和平的愿望完全相反。特朗普的这一决定也迫使伊朗温和派人士,如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和外交部长扎里夫(Javad Zarif)聚集在强硬派卫兵周围。

  为保护核野心和海外商业协议,维持与伊朗政府的合作至关重要。2016年1月正式解除针对伊朗的制裁后,这些协议还处于停滞状态。波音、西门子和道达尔等公司已经在伊朗建立了公司机构,在伊朗有着自己的利益。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中东和非洲地区主任塞克(Pat Thaker)向CNBC表示:“失去伊朗的支持也可能对世界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对全球石油市场来说,与海湾地区的直接对抗是一个重大风险,因为全球20%的石油运输都要通过伊朗控制的霍尔木兹海峡咽喉地带。”

  10月13日,在特朗普呼吁对伊朗实施新制裁后,伊朗总统鲁哈尼在电视讲话中表示:“这些卫兵总是保护我们的国家不受恐怖分子的袭击”。这与他之前对该组织的立场截然不同,后者在伊朗经济中的主导地位对他的改革计划造成阻碍。鲁哈尼和扎里夫与国际大国进行合作,促成了2015年的核协议,从而解除了对伊朗的许多制裁。

  大西洋理事会主席斯莱表示,特朗普的言论、以及随后伊朗团结一致的表现,这些情况正中了警卫和其他强硬派的怀。

  伊朗希望获得更到外国投资

  伊朗正在努力摆脱对石油的严重依赖,实现经济多样化发展。但是,在2015年达成多边协议后,伊朗经济对此的反应却令人失望。

  塞克表示:“外国对伊朗的投资没有达到伊朗当局所期望的水平”。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上半年,伊朗的非石油活动仅增长了0.9%。塞克将这种情况归因为某些公司害怕违反现有制裁措施,害怕未来会受到进一步的限制。

  针对伊朗精英革命卫队的制裁可能会使这一问题更加严重,因为很难确定许多伊朗公司的最终所有权,因为这些公司属于部分公有、部分私有。

  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高级政策分析师纳德(Alireza Nader)向CNBC表示,革命卫队是伊朗军方的精英派系,被认为是“伊朗经济的主导力量之一”。据毕马威2016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这些警卫拥有的资产确切价值是未知的,尽管这一数字经常被认为有数百亿美元,或者占伊朗GDP的30%。

  伊朗总统鲁哈尼以前一直热衷于规范革命卫队的商业活动,以增加税收和私营企业。在伊朗-伊拉克战争破坏了伊朗的基础设施后,革命卫队开始建筑行业的工作,后来发展成为维护伊斯兰共和国革命原则的政治力量。他们在银行、电信、酒店和运动队等领域都存在商业利益。

  分析师们对特朗普这一呼吁的重要性进行了分析。根据塞克的说法,对革命卫队实行制裁将对伊朗产生重大的经济影响。他将其归因于该组织在国内经济中的高度参与性。与此同时,纳德表示:“长期来看,革命卫队不太可能被严重削弱。他们是伊朗和整个中东地区的一支强大力量。”

  塞克还指出,到目前为止,伊朗的大部分投资都来自于美国以外的签约国。她表示:“伊朗资源丰富、经济快速增长、有着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口,这些情况意味着,外国公司将继续对伊朗进行投资,即使伊朗需要在美国的制裁范围内寻找解决方法。”

  分析师:特朗普不会对伊朗的石油产业造成致命打击

  分析人士警告称,特朗普总统可能会发现,如果他决定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的话,他还是很难阻止伊朗出售其石油。这是伊朗向美国对手施压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

  这一评估是特朗普宣布加强2015年伊朗核协议之后做出的。按照该协议,伊朗可以通过限制其核项目以换取制裁的解除。特朗普称,如果他不能与国会和美国盟友达成解决问题的方案,他将取消这项协议,并且恢复针对伊朗的制裁。

  分析人士称,虽然美国在欧洲、韩国和日本的亲密盟友可能会削减伊朗的石油购买量,但如果特朗普恢复美国的制裁,一些亚洲买家可能会抵制。如果制裁不能阻止外国公司与伊朗做生意,这些制裁措施就不太可能施加足够的压力让伊朗回到谈判桌上来。

  由美国财政部设计的全面制裁机制对伊朗经济造成了毁灭性冲击,并导致其2015年的石油日产量减少了100万桶。这一努力始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 Bush)总统时期,并在奥巴马(Barack Obama)任内出现加剧。

  对于伊朗所谓的秘密发展核武器的企图,前两任美国总统引导国际社会对伊朗实施制裁。除了美国,另外五个签署核协议的国家分别是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和英国。这五个国家都表示,该协议阻止伊朗制造核武器,应该继续保持下去。

  伊朗四分之一的石油是被欧洲企业购买的。不过,高盛在10月17日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称,因担心触发美国方面的制裁,欧洲企业可能停止购买伊朗的石油。

  不过,高盛不太确定亚洲买家会如何反应。全球石油市场的关键问题在于,这些资金流动是否会受到限制,而不是简单地转向亚洲。奥巴马政府曾扩大了制裁范围,包括向伊朗能源部门提供服务的保险公司和托运人采取制裁措施。

  高盛表示,制裁最初将影响伊朗每天数千桶的石油出口,但在新制裁措施没有得到国际全面支持的情况下,伊朗的石油发货量不太可能下降到协议前的水平。

  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600697,股吧)给出了类似的评估。欧亚集团的主席在上周五的简报中写道:“如果美国退出核协议,欧盟最有可能试图阻止欧洲大陆公司遵守新的制裁措施,但欧洲公司可能仍决定撤出伊朗。欧洲、韩国和日本的石油进口商也可能决定不购买伊朗石油。但是,一些亚洲国家不太可能因为美国方面的要求,就大幅减少或者停止对伊朗石油的进口。”

  在这种情况下,欧亚集团估计,如果伊朗向亚洲买家提供大幅折扣,伊朗可能将出口损失限制在30万桶左右。

(责任编辑: HN666)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