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史料申遗成功在即 日本又威胁将“采取行动”

来源:手机人民网 2017-09-15 06:49:00

参考消息网9月15日报道台媒称,中国大陆、韩国等来自8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团体2016年共同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慰安妇”史料,这项申遗史料很可能即将在下月审查通过,正式入选。然而,日本国内反对负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经费的抗议声浪也越来越大,如果“慰安妇”史料成功入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遗产”,势必又将挑起争议。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9月14日援引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称,针对民间团体下月可能成功推动“慰安妇”史料入选联合国“世界记忆遗产”一事,日本官房长菅义伟获悉后表示,日本政府会持续关注联合国动向,并表示将“坚持立场”并采取行动。

报道称,“慰安妇”是二战期间,日本民间强制征召各国女性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受害女性,这些招募对象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地区、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随着日本战败以后,中国大陆、韩国等地的慰安妇陆续向日本政府提出诉讼,并要求道歉。

报道称,早在2015年,大陆申请的《南京大屠杀档案》被成功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当时日本政府就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建议,希望能够修改申遗的制度和流程,因此联合国即将在下月订出新的审查流程,然后在2018年开始实施,但是在此之前,“慰安妇”史料列入“世界记忆遗产”的部分,则将按照原本的流程进行审查,预计下月就能申请成功。日本的民间团体再抗议、反对日本政府再负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研究经费。

余下全文

参考消息网9月15日报道台媒称,中国大陆、韩国等来自8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团体2016年共同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慰安妇”史料,这项申遗史料很可能即将在下月审查通过,正式入选。然而,日本国内反对负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经费的抗议声浪也越来越大,如果“慰安妇”史料成功入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遗产”,势必又将挑起争议。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9月14日援引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称,针对民间团体下月可能成功推动“慰安妇”史料入选联合国“世界记忆遗产”一事,日本官房长菅义伟获悉后表示,日本政府会持续关注联合国动向,并表示将“坚持立场”并采取行动。

报道称,“慰安妇”是二战期间,日本民间强制征召各国女性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受害女性,这些招募对象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地区、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随着日本战败以后,中国大陆、韩国等地的慰安妇陆续向日本政府提出诉讼,并要求道歉。

报道称,早在2015年,大陆申请的《南京大屠杀档案》被成功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当时日本政府就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建议,希望能够修改申遗的制度和流程,因此联合国即将在下月订出新的审查流程,然后在2018年开始实施,但是在此之前,“慰安妇”史料列入“世界记忆遗产”的部分,则将按照原本的流程进行审查,预计下月就能申请成功。日本的民间团体再抗议、反对日本政府再负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研究经费。

资料图:美国旧金山民众集会要求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道歉。8月14日,在美国旧金山,人们在集会上举着“慰安妇”照片。新华社记者徐勇摄

日本中学采用含“慰安妇”历史“良心教科书” 频遭保守势力恐吓

参考消息网8月11日报道新媒称,日本过关的中学历史教科书,目前仅剩一本“良心教科书”,里面记载“慰安妇”历史。日本媒体统计,目前有38所日本中学采用这一本教科书,但它们却频频受到保守势力的恐吓。神户一所精英中学校长公开控诉,他就因为不肯放弃使用这本书而面对政治压力。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8月10日报道,目前,日本市面上只有东京都一家出版社发行的历史教科书提到“慰安妇”历史,它记载日本在1993年发表承认“慰安妇”历史的“河野谈话”,但为了去年过关也迫不得已按照日本政府意向,在“日本军强征‘慰安妇’”问题上做出否定说法。日本教育界人士认为,在保守的政治氛围中,该教科书只能忍气吞声,也因此将之视为一个“有良心的历史教科书”。

报道称,日本神户的私立精英中学“滩”目前采用的就是这本“良心教科书”,该校校长和田孙博对媒体表示,该校使用这一本教科书所面对的政治压力很大。2015年,他接到了自民党的县议会议员电话,追问为何使用这样的教材?隔年,该校毕业的自民党议员也来电要求其停用。

报道称,和田校长并未向这些政治压力屈服,但之后有关的压力却未有所消减。他告诉媒体,近期这一反对势力以恐吓形态出现,他收到了200多张明信片,要求停用这一课本。而且,还将这所学校打入“左派”,指他们是受到“某些国家的思想洗礼”。

据媒体介绍,该校收到的反动明信片,发信人有一些是校友,有一些是地方政府的署名。明信片上还出现美化日本二战战争罪行的图文。据日本媒体统计,日本全国有38所中学采用这本“良心教科书”教学,除了滩中学,已得知有其他10所同样收到大量的恐吓明信片。

日本右翼喉舌《产经新闻》一度在报上列出使用这个教科书的中学,那之后这些学校就被右翼紧盯。日本一些论者认为,这种不肯承认历史的风潮在安倍政府当权后越吹越盛,不排除背后有一股巨大的政治压力在主导。

资料图片:2014年6月2日,来自中国、日本、韩国、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的声援团体在日本东京举行示威,要求日本政府正视历史,对“慰安妇”进行道歉和赔偿。新华社记者 马平 摄

外媒:日韩外长首晤聚焦“慰安妇”问题

参考消息网8月8日报道外媒称,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和韩国外长康京和在8月7日进行两人的首次会谈,重点放在首尔是否要求重新谈判有关“慰安妇”问题的双边协议。

据共同社8月7日报道,作为韩国第一位女外长的康京和一直迫切希望重新考虑2015年的这项协议。根据该协议,两国同意韩国妇女被迫在日本战时军中妓院工作的问题得到了“最终并且不可逆转的解决”。

报道称,河野太郎的父亲河野洋平是日本前外相,他因在1993年担任内阁官房长官时就“慰安妇”问题发表了标志性的道歉而闻名。“慰安妇”问题一直是这两个亚洲国家之间存在长期外交争执的原因。

一些韩国媒体曾报道,被外界认为亲韩国的河野太郎可能倾向于重新谈判这项于2015年12月签署的协议。但是上周成为日本外务大臣的河野已经排除了重新讨论该协议的可能性,称东京将要求首尔“坚定地执行”这一协议。

河野的前任岸田文雄与康京和6月份就该协议进行电话会谈时曾发生争执。康京和是在同一个月就职的。

另据韩联社8月7日报道,韩国外交部表示,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当日在马尼拉举行双边会晤。

康京和说,韩日虽存在一些难题,但韩方希望两国通过积极沟通和交流,凝聚智慧,妥善解决相关问题。

河野太郎表示,韩国是日本最重要的邻国,两国共享战略利益,希望能在广泛领域开展合作,构建面向新时代的日韩关系。

7日,康京和(左)与河野太郎在马尼拉参加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路透社)

日媒:日本新外相拒与韩重谈“慰安妇”协议

参考消息网8月4日报道日媒称,新任外相河野太郎8月3日表示,东京无意重新协商与首尔达成的一项有关“慰安妇”的协议。韩国方面要求对该协议重新进行协商。

据共同社8月3日报道称,河野太郎在他作为外相举行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说,“稳定实施”东京和首尔之间2015年达成的协议是“可取”的。

河野太郎是河野洋平的儿子。1993年,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的河野洋平向“慰安妇”发表了里程碑式的道歉。

“慰安妇”问题一直是日本与韩国之间发生外交争执的根源。

河野太郎发表这番讲话之际,韩国文在寅政府已经表示,它希望重新协商日韩2015年12月签署的有关协议。东京和首尔在这项协议中达成一致意见,认为“慰安妇”问题已经“最终和不可逆转地”解决。

一些韩国媒体曾经报道,河野太郎似乎较亲近韩国,他可能会倾向于对该协议重新进行协商。

8月3日,在日本东京首相官邸,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前排中)率阁僚合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3日改组内阁,19名内阁阁僚中,官房长官菅义伟等5名阁僚留任,部分核心阁僚进行了更换。 新华社记者马平摄

韩国九旬“慰安妇”受害者去世 韩媒:未能等到日本正式道歉

参考消息网7月25日报道韩媒称,“被日本帝国主义践踏的(“慰安妇”被害者老奶奶的)一生是悲惨委屈的,她们希望在活着的时候能过获得(日本政府正式的)道歉。” 这是日军“慰安妇”被害者中一位叫作金君子(音)的老奶奶平时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她将这一夙愿埋在心里于7月23日上午8时04分在京畿道广州市的分享之家去世,享年91岁。

据韩国《中央日报》网站7月24日报道,金奶奶直到前一天(22日)还像平时一样,并无什么异常。虽然因为行动不便坐着轮椅,但是还在分享之家与其他一起生活的老人聊天,在客厅看电视。她的突然离世让分享之家充满了悲伤。

报道称,金奶奶1926年出生于江原道平昌,是家中三个女儿中的长女。自幼丧父丧母的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即1942年的时候被强制带到了中国吉林省珲春慰安所,那时候她只有17岁。她想摆脱作为日军“玩物”的生活,几次试图逃脱,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每当这时,她就会受到更残酷的殴打。因为被殴打而留下了后遗症,金奶奶左耳失聪。在被强征期间,她还多次选择自杀。

报道称,直到光复之后,她才重新踏上了日夜思念的故乡。但她的未婚夫以及亲人们纷纷离世,金奶奶在1998年开始在分享之家生活。

报道称,金奶奶在美国国会听证会讲述了曾经历过的可怕的过去,让全世界了解日军“慰安妇”惨痛的经历。她于2007年2月在美国联邦众议院议员迈克·本田召开的美国议会有关日本“慰安妇”的听证会上揭露了日军的罪行,“在慰安所内,每天要接待40多人,经常遭受毒打”。

据悉,金奶奶还是一名慈善捐助者。她将平时从韩国政府那里得到的生活援助金攒下,并慷慨地捐款给他人。她说,“要用这些钱资助那些像我一样没有父母的孩子,让他们读书”。如果从日本政府那里得到公开的道歉和适当的补偿,她计划将这些钱捐给社会。但是她拒绝了由日本政府出资的“和解治愈财团”的治愈金。

报道称,金奶奶将每月攒下来的约200万(165韩元约为1元人民币——本网注)韩元政府补助生活费等如数捐出,分别捐给了美丽财团1亿韩元、分享之家1000万韩元、退村教堂1.5亿韩元。

报道称,她还积极参加每周举行的周三集会,将“慰安妇”受害者的真实情况告诉大家。

据悉,金奶奶比任何人都欢迎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她于2015年12月31日与文在寅相识。当时还是共同民主党党首的文在寅在日韩“慰安妇”协议达成后前来安慰“慰安妇”老人们,在文在寅对不承认法律责任的日本政府进行批判后,金奶奶竖起了大拇指称赞文在寅。

韩国外交部部长官康京和去了金奶奶的灵堂。外交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这位外交部长官上任后第一位离世的“慰安妇”受害老奶奶,康京和上月以提名人身份到访‘分享之家’时还见到了金奶奶,由此结缘,所以决定亲自去吊唁”。

报道称,金奶奶定于25日出殡,地点在分享之家的追慕公园。由于金奶奶的离世,韩国政府登记在册的238名日军“慰安妇”被害者中目前仅有37人在世。

资料图片:2017年6月28日,第1289次要求日本政府解决慰安妇问题的“周三集会”在首尔的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举行。(韩联社)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