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董事会将开会选定CEO:两派争斗激烈

来源:元器件交易网 2017-08-26 09:38:00

图为Uber前CEO卡兰尼克

BI中文站 8月26日报道

目前的Uber董事会,已分成两大派系:一派力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他们希望卡兰尼克继续担任Uber首席执行官,或倾向于让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成为卡兰尼克的继任者;另一派力挺大股东Benchmark,他们则希望卡恃尼克退出角逐,支持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和其他人士执掌Uber大权。目前,双方正在为选定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之后的继任首席执行官一事吵得不可开交。卡兰尼克是Uber公司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在卡兰尼克辞去首席执行官之后,为了帮助饱受困境的公司选定最终的首席执行官,Uber还成立了投票委员会,由八名成员组成,他们会在今天召开会议,尝试选定下一任首席执行官。

目前来看,通用电气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和惠普企业首席执行官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都将是Uber董事会此番考察的重点人选,尽管惠特曼此前曾公开表示她不会出任这一角色。

据称,作为主要候选人之一的伊梅尔特也得到了卡兰尼克派系的支持。美国科技博客Recode的写手卡拉-斯威舍尔(Kara Swisher)声称,伊梅尔特如果成为Uber下一任首席执行官,那么他更有帮助卡兰尼克在Uber公司发挥积极作用。

但是,Uber董事会也在考虑选择惠特曼,尽管她已经公开否认成为Uber首席执行官的意图。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Uber大股东兼董事并起诉卡兰尼克的Benchmark则试图“强行”让惠特曼上位。据称,惠特曼希望摆脱卡兰尼克的阴影,这样如果她出任Uber首席执行官之后,就不会面临卡兰尼克的干涉。

不过,据一些知情人士透露,除了伊梅尔特和惠特曼之外,还可能会有其他人角逐Uber下一任首席执行官职务,此人就是亚马逊的云业务AWS服务负责人安迪-杰希(Andy Jassy),此人在亚马逊期间向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汇报工作。最初在此消息传出之际,Uber方面也宣称“不要相信传闻”。目前,Uber方面已拒绝对此传闻置评。

杰西于1997年加盟亚马逊,并成为贝索斯的“技术助手”。他与贝索斯保持着非常亲近的关系,以致于他在亚马逊早期时代一度被公司内部人员视作贝索斯的影子。杰西在推出亚马逊公司革新业界的云计算业务方面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预计这一业务到今年底时将帮助亚马逊创收至少140亿美元。

自从去年夏季以来,亚马逊董事会的成员组成和规模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16年6月,Uber董事会从8名董事扩展到11名董事,而卡兰尼克也被赋予选定新增三名董事的独家权力。这一次扩大规模也成了Benchmark本月初投诉卡兰尼克的重要理由之一。Benchmark指控称,就在卡兰尼克选定新增三名董事时,他根本不了解“Uber公司内部管理混乱和其它糟糕状况”。

Benchmark希望取消这些新增董事席位,并将卡兰尼克赶出Uber董事会。当然,卡兰尼克则希望保留这些席位,并维持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这样他才能有机会重返公司首席执行官职位。

今年夏初,Uber董事会部分成员在对公司的企业文化展开调查之后,决定辞职,为此,Uber董事会进更替了相关董事。据知情人士透露,以下就是将在周五参与会议以决定Uber未来命运的董事会成员。

一、来自Benchmark派系

1、马修-科勒(Matt Cohler)

此人也是Facebook的早期高管之一,如今是Benchmark的合伙人。他于6月加盟Uber董事会,当时正值Benchmark另一位合伙人、卡兰尼克的支持者比尔-古利(Bill Gurley)突然宣布辞职之际。

2、瑞恩-格拉维斯(Ryan Graves)

格拉维斯是Uber的第一任首席执行官,之后被卡兰尼克替代,但多年来一直担任该公司的高管,直到上个月他才宣布辞职。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格拉维斯作为卡兰尼克A团队备受信任的顾问和友人之一,在过去的几周却一反常态,逐步倾向于支持Benchmark的立场。甚至在今年6月,格拉维斯一直支持将卡兰尼克从Uber驱逐出去。

二、来自卡兰尼克派系

1、卡兰尼克

今年6月,卡兰尼克表示,他将暂时离开Uber休假,当时正值前检察官艾瑞克-霍尔德(Eric Holder)向Uber董事会递交调查该公司工作场所文化结果之后不久。一个星期之后,卡兰尼克宣布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职务。

舍尔文-皮谢瓦(Shervin Pishevar)是Uber的早期投资人,一直指控Benchmark利用卡兰尼克休假机会采取手段迫使卡兰尼克最终辞职。不过,如果Benchmark赢得诉讼,那么卡兰尼克就将离开Uber董事会。

2、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

赫芬顿一直力挺卡兰尼克,尽管此前她曾多次要求对Uber公司的企业文化展开调查。

据皮谢瓦写的一封信反映,Benchmark阵营也希望将赫芬顿超出Uber公司董事会,而原因可能就是因为她支持卡兰尼克。

3、亚西尔-本-奥斯曼-阿尔-鲁马亚(Yasir bin Othman Al-Rumayyan)

他是来自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的首席执行官,2016年中期向Uber公司投资数十亿美元。

三、“外卡”人员

1、加内特-坎普(Garrett Camp)

此人与卡兰尼克共同创建了StumbleUpon和初创企业孵化器Expa,他曾公开表示卡兰尼克不会重返Uber首席执行官,但这并不代表他是在反对卡兰尼克。坎普的一位朋友声称,他的言论也不代表着卡兰尼克会“永远”离开Uber。

2、大卫-特鲁吉洛(David Trujillo)

特鲁吉洛是投资公司TPG的合伙人,也是Uber公司的新董事会成员,前不久,他刚取代大卫-波德曼(David Bonderman)成为Uber新董事。波德曼在今年6月参加Uber全体大会上开了一个针对女性的不适当玩笑而辞职,他也是特鲁吉洛在TPG的合伙人。消息人士称,特鲁吉洛可能不属于Benchmark派系,也不属于卡兰尼克派系。

3、万-马特洛(Wan Martello)

马特洛是雀巢公司前首席执行官,据称非常独立,会根据现场状况而决定支持哪一派。(编译/金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