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让我相信人生会是美好的,爱情更是

来源:搜狐新闻 2017-07-14 23:01:00

趁着8块8还是9块9的点映

木卫编辑部一伙人提前验了《闪光少女》

又笑又哭,又不落于俗套。

也满足了大众对00左右的青年亚文化的窥看。

国内的青春片并不是没有出路了。

如果你不再执迷于怀旧的符号堆积和早恋的无病呻吟。可以试试像《闪光少女》一样,有趣、好玩、好听,也是不错选择。

点子确实好,氛围也都造起来了。

学校开大会老想起《我的少女时代》学生造反。台词也很闪亮。

意外的暖心和少女,笑点和泪点也都抓的恰到好处,虽然算不上艺术性,但就观赏性而言非常值得一看。

不知何故,

《闪光少女》首先叫二哥想起的,

是擅拍日本青春喜剧的矢口史靖,

和他导演的那部《摇摆少女》。

矢口史靖

《摇摆少女》片中,对乐器一窍不通的女学生,在短时间内接触后,开始并爱上了爵士乐演奏,而许多人十几年可能都无法熟练掌握。

摇摆少女 剧照

有影迷发自内心肺腑感慨:

日本真是亚洲国家里面,全民音乐素养最高的一个国家!

艺术入乡随俗,中国民众的音乐素养,显然还在扫盲到普及的初级阶段。

无怪乎,哪怕《闪光少女》更像一部青春爱情片,电影也得把扬琴、古筝、琵琶、阮、二胡、古琴、笛子、洞箫、唢呐、笙、鼓到编钟一起摆上,拉开阵势,把更加偏门的中国民族音乐,做成一场青春、时尚和二次元大秀。

《闪光少女》采用了中国民乐PK西洋乐的针锋相对模式,悬念足,通俗又好懂。

结尾处一番较量过后,民乐方更是强调和谐第一,水火不容,绝不是为了胜负心,民族乐器也不一定是要把西洋乐器踩在脚下,而是

争得一个起码的认同与尊重。

电影以揶揄唢呐鸣奏的《百鸟朝凤》开场,一通嬉笑调侃,暴露了剧中人和普通民众对中国民乐的糟糕认识——

它似乎上不了大雅之堂,不是出现闹哄哄的喜丧场合,就是应该打发去天桥上孤苦卖艺。

更糟糕的是,不仅民乐学生一副自暴自弃的折堕模样,他们家长的态度,也是充满了消极误解。

话说,中国电影流传有几个定律

恐怖片不能太恐怖,

要不然观众会以为是真的;

警匪片坏人一定要被绳之以法,

否则会扰乱民心;

校园青春片一定不要早恋,

否则会带坏小朋友…

《闪光少女》不幸搭上了最后一条。

相比《青春派》等片子把恋爱拖到了高复补习班,为了恋爱而恋爱,将爱情进行到底。本片索性借钢琴王子学长之口,大喊着:你想早恋,可别害我啊!明白人都知道,这是隔山打牛,借力用力。

《闪光少女》的恋爱戏大大咧咧,还是青春片的传统套路——

一方主角以钻牛角尖或自甘作蹋的冲动方式,去追求心目中的爱情;而真正适合,包容自己并默默陪伴守护的那个人,其实就在身边;最后,矛盾化解,皆大欢喜,这才是青春喜剧!

鲍鲸鲸的几个本子下来,这部《闪光少女》称得上是二哥最满意的一部。

此前的三里屯SOHO爱情故事,或者尼泊尔文艺青年远足疗伤,始终有粉饰迎合的姿态。

片中,陈惊的名字,所学的扬琴(多数人必然不了解这个击弦乐器),都是来自鲍鲸鲸的本人经历。这出音乐附中的校园故事,远离多数人为高考冲刺的成长经历,正如乐器本身,也远离主流大众人群。

《闪光少女》拍得喜庆飞,撩拨好奇心。

相较于摇身一变、耳目一新的绿叶彭昱畅,徐璐的神经角色中规中矩,性格平板;二次元四人组全靠衣装,更像不可或缺的功能角色,着墨较少。

二哥最喜欢的角色,是准干部做派的陈奕迅——上有皮衣下西裤,灵魂附体视察领导,弦外之音,妙不可言。

与医生亮相的会心一笑相比,电影对二次元少女的理解,未必能让真正的九零后与零零后群体满意,倒可能更接近四五十岁大叔的拍脑臆想。

毕竟,二次元的COSPLAY,只是ACG文化的一个小分支。跟民乐混搭,恐怕是为了新鲜与时尚感,否则要在民乐服饰上做文章,怎么看,汉服都更恰当合适。

好在引入B站千指大人等话题,拼贴碰撞本身,也是一个电影话题。

一部电影只要有探讨音乐这件事,不去亵渎,不做恶搞,它始终是带有追求向往艺术的美好与善意。

酷爱音乐的杨德昌老师,把自己的电影拍成了生命乐章,并且不忘在电影里夹带私货,拉着日本人吐露着“音乐让我相信人生会是美好的”之类台词,并且当过配乐指导,还跟妻子在台上倾情合奏。

音乐与爱情,它们是天生一对。就看那最后的虫儿飞星闪闪。简简单单,多好。

友情提示:明后天,《闪光少女》依然有点映场次!!!

作者

编辑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