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不要钱系列]我们六堡村的小人物系列——央的婚恋故事 - 今日头条

[我的故事不要钱系列]我们六堡村的小人物系列——央的婚恋故事

来源:美文网 2017-05-19 08:17:00

篇一: 我们六堡村的小人物系列——央的婚恋故事

央的婚恋故事

散文

赵华甫

央是我们六堡村老虎坳寨子的人,小时候家里十分贫穷,加上父母早逝,他和哥哥相依为命。长到该结婚的年龄,尽管央长得帅气,又会吹木叶传情,后山寨子有一个姑娘钟情于他,但因为家里穷,姑娘父母就是不答应姑娘嫁过来。为此央家哥俩四处托人说媒,四邻八寨却没有一家愿把姑娘嫁到他们家。

我们东家人讲究结婚生子、传宗接代、成家立业,到了结婚年龄谈不上对象的,被人瞧不起。央在无奈之下,决定央和哥哥一起报名当兵去。

上世纪七十年代,人们向往绿色军营,渴望穿上绿色军装,成为英勇的战士。没有当上兵的人,也以能穿上一套没有领章的绿色军衣、戴上一顶没有帽徽的军帽为荣耀。穿上绿军装也就成为女孩子心中最可爱的人。当时央和哥哥当兵的目的,就是想穿上绿军装,好找个对象结婚成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时当兵无需很高的文化,只要身体素质好,政治过硬,家庭出生“成份”好就行。央家世代贫穷,在当时可算根正苗红,政审没问题。体检的时候,由于哥哥身体素质不合格,被退了回来。央的身体素质符合当兵的标准,他顺利地戴上大红花,在人们敲锣打鼓的欢送声中离开我们六堡村,顺利穿上了绿军装。

央当兵是去创建不久的西昌卫星发射基地。他在那儿站岗放哨、巡逻、守仓库,成为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首批建设者之一。那里地处秀山丽水之间的大凉腹地,世代居住的是彝族同胞。逢年过节,驻地附近的群众到部队来慰问。到了彝族火把节,部队也组织干部战士到驻地附近的村寨与彝族同胞联欢。央是我们东家人,连队领导在安排干部战士与彝族同胞联欢的时候,考虑到央是少数民族,领导认为少数民族之间便于沟通,加上央会吹木叶,在军民联欢会上露一手,肯定受到驻地群众的欢迎。

央当兵第二年的火把节晚上,驻地附近彝族寨子燃起熊熊篝火,军民在南里召开盛大的联欢晚会。这时轮到部队表演,央被推上去,只见他手拿木叶放在唇边,吹起一曲《北京的金山上》,木叶声声宛转悠扬,引起军民的共鸣。吹完一曲后,周围观众齐呼“来一曲!来一曲!……”央在大家的盛情邀请下,再吹一曲《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把盛大的晚会推向高潮。之后,能歌善舞的彝族姑娘和解放军战士围绕着篝火翩翩起舞。在舞场上央认识了彝族姑娘阿甲。

往后,央巡逻路过阿甲的寨子,吹一曲木叶,阿甲听到了,会出来见个面、打个招呼。阿甲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会悄悄塞进央的衣兜里,央也把自己在部队省下的肥皂递给阿甲。

央和阿甲交往了两年,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以兄妹相称,没有提出任何要求,但阿甲他们寨子里的老人,早已看出两个年轻人的心已栓在一起。但是部队有规定,不许跟驻地姑娘谈恋爱。不巧的是,有一次连指导员路过阿甲的寨子,恰好碰到央和阿甲见面。指导员把央叫到连队,狠狠训了一顿,第二年就叫央复原回家了。

央带着带着眷恋与不舍离开了部队。阿甲知道央复原的消息后感到很愧疚。央要离开部队的时候,阿甲来送他,阿甲说要是以后还记得妹妹的话,就写封信回来……

央在部队待了四年,回到家门前,只见当年入伍时贴的大红对联还没有完全褪色,兄弟俩的生活绕了一圈后又回到从前,哥哥仍然孑然一身。可喜的是央听说,后山寨子那个喜欢自己的姑娘,在他去当兵后坚决不同意父母安排的婚姻,执意要等他回来。但是央想,大哥还未成家,我何以婚娶?这是我们东家人的孝悌传统!

央把家里的这些窘境原原本本写成一封信,寄给了阿甲。一个月后,阿甲回信了,她很理解央的处境,愿意到央家来看看。央倏然冒出一个要替哥哥去“打样”,接阿甲来做嫂子的念头。

过去我们东家人婚恋中有个“打样”的陋习,就是家中哥哥身体容貌不太好,恋爱说亲时怕女方不愿意,就把容貌较好的弟弟代替哥哥前去相亲。女方相中了,嫁过来不是做弟弟的妻子,却是去做弟弟的嫂子。往后要是被女方识破了,就怪晚上灯不亮,女方看走眼,凑合凑合过也算一辈子。

带着“打样”这个念头,在离开部队两个月后,央又回到部队驻地附近,把阿甲接过来。阿甲来到央家,央怕阿甲受苦受累,不要她下地干活,只要她在家做些家务,又怕她一个人在家孤单寂寞,叫哥哥在家陪陪她,央一个人在外忙活。

阿甲和哥哥相处了一段时间,发觉哥哥憨厚老实,除了没有央帅气的外表外,哥哥样样农活也不弱于央。再说阿甲和央虽然认识两年多,但只是以兄妹相称,并没有说过爱慕的话。来到央家以后,央总是忙里忙外,对她只有尊重,没有别的意思。之前央已在信中透露自己家庭的窘境,善解人意的阿甲姑娘已了解央意图。命运既然安排她来到贵州高原的六堡村,她也不想再回大凉山腹地去了,索性就嫁给央的哥哥,做不成央的妻子也要做央的嫂子。

阿甲成了央的嫂子后不久,央娶了后山寨子的姑娘,兄弟俩各自成家,自立门户。此后兄恭弟谦,妯娌和气,两家和睦相处,成了我们村里的佳话。

篇二: 百姓要的官场不要---碎金淌岭南系列

千百年来,在女人呵护下成长的海南,终于生长出一股阳刚之气。明武宗正德九年,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清官海瑞,出生于琼山县的一个耕读之家。在府城街道红城湖路,上世纪末修复的海瑞故居前,耸立着一尊高大的海瑞塑像,放大的七尺之躯头顶青天,微微下垂的目光逼视大地。让人敬仰,让人忧思,甚至,也让人害怕。 我最初知道海瑞的名字,是在党史教程里,几百年前的古人,成了路线斗争的靶子。照搬教科书的老师对我们灌输道,清官比贪官更坏。贪官蛀烂封建王朝的基石,客观上起了加速封建主义崩溃的作用。清官修补封建王朝的大厦,是对革命的反动。星移斗转,清官也和四类分子一道摘了帽子,还原成为传统文化的承载者,受到万民景仰。

海瑞不是一个聪慧之人,三十五岁才乡试中举。接连着是两次会试失利,冷了继续进取之心。家境贫寒,四十岁谋得一个饭碗,去福建南平县做教谕,也就是当县学的教师。四十八岁才正式进入官场,在浙江淳安做知县。发迹很晚,冲劲却很足。二十多年内,官做到户部尚书、兵部尚书。户部尚书掌管全国的钱袋子,兵部尚书相当于国防部长。放在今天,这种奇迹很难出现。除非有非凡的能力,或者作出了非凡的贡献。

显然海瑞不是天才,发迹才太晚。贡献倒有,还在太晚之后。他在官场以不按常理出牌出名,名气反过来又助长他在官场的冲劲。如果他在体制内按部就班,猴年马月也轮不到他进中央。他既不是红二代,也缺少资历,是耿直、偏执和迂腐的性格,成就他一路高升,最终坐到神坛之上。这种性格现在不作兴,可在明代却是道德模范。在封建社会里,法律在道德面前,只配当孙子。能把道德做到极致,就成了圣贤。海瑞正好是这样的人,女儿吃了家僮的一个饼子,他认为违反了男女授受不亲的孟子教诲,有辱门风,逼着女儿饿死了,才觉得洗清耻辱。孟夫子也有权宜之时,他在此话后面接着说道,嫂子落水,小叔子援手相救,不算违礼。海夫子更加纯洁,更加高尚,他给七岁大的女儿也设下男女大防,稍有违例,就要用生命去补救。时人也有非议,说他尽忠如蝼蚁,尽孝似禽兽,但对于以德治国的社会来说,这正是值得称道的最高道德典范。

初入官场,海瑞就坚守规定,不睬潜规则。总督胡宗宪的儿子有次过淳安,觉得受到简慢,把驿吏倒吊起来泄愤。海瑞得报赶来,厉声说:胡总督颁令招待不得超标,你排场这么大,一定不是总督之子。于是,他没收胡公子一行随身携带的上千两银子,还把此事写进公文送交总督衙门。胡宗宪有气无处发,只得不了了之。胡宗宪是海瑞上司的上司,在海瑞提干的时候,他若不签字同意举荐,海老师就只有一辈子教书育人了。小小七品官,一身正气,不惧权贵,连炙手可热的宰相严嵩家人,威风凛凛沿途打秋风,到淳安也要绕道而行,以免自取其辱。老百姓拍手称快,但官场上另有一套标准,迎来送往是常事,即使洁身自好,不参与大吃大喝就是,与之对着干,不就是与所有官员为敌?

海瑞自然没错,他竖起的是道德标尺。你尽可以讨厌他,但你不能压制他,也压制不了。治理上亿人口的国家,必须有一个众所遵行的准则。在法律还不能覆盖社会各个层面的时候,道德就成为正义和公平的化身,受到底层百姓乃至国家制度的推崇。因此,当海瑞的作为与官场规则和潜规则越行越远,他的官反而越当越大,就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了。

海瑞到了中央,依然不改初衷,想用道德的笼子装进至高无上的皇帝。他上书《治安疏》,严厉指责嘉靖皇帝迷信巫术,生活奢华,不理朝政等弊端,简直是剥龙的逆鳞。你海瑞又不是言官,有闻风奏事的特权?皇帝是你能得罪的?你的米饭不是老百姓给的,而是食君之禄。即使是御史,君主给你特权,也是要你监视你的同事和臣民,而不是让你监视君主。海瑞上疏,遭遇道德的死结。道德来自于圣人的说教,皇权却是道德维护的终极目的,而道德的解释权也在皇权手里。你说皇帝失道,岂不是置道德于生死两难之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专制体制里,君,永远都是对的,该死的是海瑞。

海瑞在上疏前就做好了必死的准备,预先买好了棺材。据说棺材还是柏木的,现在的价格都要好几万。穷得连肉也吃不起的穷官,只敢在死前潇洒一回。然而,海瑞没有死,被宰相徐阶和一些正直的同僚救了。

徐阶也不赞成嘉靖皇帝修道服丹,他在内阁说,皇上一意玄修,作为臣子,既然无法劝说,就应该帮皇上了愿。等皇上修仙失败,我们再来劝止。首辅一向以圆滑手段处理辣手的事务,哪像海瑞,当面骂皇帝。徐阶救海瑞,也是用曲径通幽的方法,大肆贬低一通海瑞。说海瑞是想以死求名,让皇上不要上当。徐阶说, 此人以前就爱得罪上司,顽固不化。这次进京,与同僚素无交往。他在户部任主事期间,并无太多勤政的表现。今天忽然上书大议朝政,就是想沽名钓誉。微臣劝皇上不要中了他的圈套,他骂您,您却不杀他,让他不能如愿做忠臣。这样,朝廷内外都会为陛下的包容大度所折服。

看,这才是官场老狐狸,既救了海瑞,又让嘉靖皇帝龙颜大悦。

海瑞坐在大牢里,杀头的威胁并没有完全消除。朝廷传来的消息很不乐观。户部司务何以尚,揣摩皇帝没有杀海瑞的心意,上疏陈请将海瑞释放。嘉靖皇帝大怒,杖责何以尚一百大板,关进大狱。海瑞心一沉,想此生难看到青天白日了。谁知两个月后,提牢主事办了酒菜来款待海瑞,海瑞当是断头饭,恣情吃喝。吃完了,主事才悄悄附耳道,皇上驾崩了,先生眼见要官复原职。海瑞闻言一怔,刚吃的饭菜吐了一地,接着哭晕倒了。虽然嘉靖皇帝要杀他,但融入血脉的道德因子,使他离不开道学家的角色,君父之死,如丧考妣。

按说,徐阶对他既有救命之恩,又有提拔之恩,他对徐阶应该感激涕零,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照顾一下徐阶家人也是人之常情。结果不是这样,他的道德观不允许。这样做了,即使没有贪赃枉法,也会一辈子良心不安。 海瑞憎恨大户兼并土地,让穷人无以为生。他外放为巡抚,成为一方大员。徐家是他辖下的松江大户,占田二十四万亩,很大一部分是祖上留下来的,也有一些是利用权势巧取豪夺而来。海瑞到任,向他投牒讼冤,状告徐家的老百姓日以千計。他逼着徐阶退田,徐阶退了一些,海瑞不滿意,弄得徐阶很难堪,也让去信为徐阶说情的张居正下不了台。徐阶无奈退了一半的田地,事情却还不能了结。海瑞执法如山,判其两个儿子徐璠、徐琨充军,其弟侍郎徐陟也被抓起来治罪。 对恩人不近情理至斯,官场谁还敢接近他,与他交往,为他说话?

此案一结,海青天的名声红遍天下,老百姓称之为包公再世,家家供奉其绘像。海瑞一生多次调动职务,所离之处,父老焚香送别,官员如释重负;所到之处,百姓夹道以迎,下属挂冠而逃。

海公审案,自有一套方法,不是全部依法而判。现在看来,他的清官名声要打折扣。他断过许多案子,并不一味地取直,而是偏向于弱者。一些证据不足的案子,想当然地判决豪强、大户、富人、地痞败诉。可这没有违背损有余补不足的天道,海瑞做得理直气壮。虽然客观上造成一些冤假错案,但对老百姓盼望的社会公平有益。所以在朝廷的褒奖里和老百姓的口碑中,这些瑕疵都作为圣人之讳消失了。有钱人活在他的辖地真是悲催,没有十足的证据,千万别跟穷人打官司。

他能在官场立足,是因清廉和耿直。他被官场排斥,也是因清廉和耿直。说他只靠清廉和耿直,坐上中央大员的位置,也是不合实际的,那比庸才强不了多少。海瑞不仅是清官,也是能臣,朝野有目共睹。海瑞刚到直浙总督任上,太湖地区爆发大规模洪灾。洪水退后,海瑞马上主持治水。在此之前,朝廷曾派人治理太湖流域达二十八次之多,都没有治到根本,大家以为吴淞江才是太湖流向长江的主流,只在吴淞江上做文章。海瑞经过仔细地考察,认为黄浦江才是干流,吴淞江只是支流。海瑞抓住了要害,调来几万民夫,只用三个月,开挖疏浚了一万两千丈的河道,一举治好水患。上海能成为中国第一大港,在鸦片战争开埠前,年吞吐量就已超过两百万吨货物,海瑞功不可没。开挖黄浦江的意义,无论怎么高估也不为过。

徐阶下台后,张居正做了首辅,这位矢志于改革,让大明朝富强起来的宰相,让海瑞坐了冷板凳。张居正担心一旦把海瑞弄进团队里,他那与众不同的偏激,孤傲,会让同事们和自己无法忍受,影响到改革大业。海瑞曾给张居正写过一封书信,委婉表达了自己想要为国效力的意思,张居正回复说:国家大法在您那一亩三分地里早不灵了,您经常搞严打,恐怕不成啊,造您谣的炸开了锅,大家都被搞迷糊了。我不小心占了国家要职,只能抽空儿在皇上那里帮您说两句,不能替朝廷给您发奖,也不能独断专行请您出山。赶不走那些苍蝇似的议论,深感愧疚啊。张居正这话有点阴损和虚伪,讽刺之情跃然纸上。这说明,哪怕在明帝国的最高层,官员们也害怕海瑞的道德棍子无端打来。

但从心里说,张居正还是很器重海瑞的,不然在他退休时,就不会特地向万历皇帝推荐海瑞,说海瑞是栋梁之才,堪担大任。 就这么一个清官能臣,万民偶像,哪个统治者不想重用?坐了几年冷板凳的海瑞,以七十多岁的高龄,意气风发地受召进京,再次为自己的政治理想和道德情操而拼搏。不几天,他给万历皇帝上疏,不合时宜地,提请恢复太祖时期的剥皮实草等严刑峻法,治理贪腐。立时造成满朝大哗、群臣惶恐的局面。万历皇帝心里也惴惴然,思前想后,给了海瑞一个南京右都御史的大官衔,打发他到南京继续坐冷板凳去了。右都御史,相当于现在的中央纪委书记,不可谓不显赫。可惜南京只是一个虚拟中央,在北京还能行使职权时,其权利比不上一个鼓楼街的居委会主任。

在天下百姓的赞颂声里,海瑞这次的冷板凳要坐到死。

人类我们的故事经典散文小狼的灵异故事系列要不要主动联系巨蟹男写人散文电力局长大骂百姓不要脸我的故事不要钱系列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