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与和的十字路口上,中美朝的困境和机会并存

来源:如来天眼观 2017-05-11 09:18:59

5月初,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女士发表长文,详细叙述了朝鲜核问题的由来、发展经过及走至今日之僵局的过程,首次权威披露了中国在朝鲜核问题中的作用。在大量上世纪90年代初的美国外交档案仍未解密的今天,傅莹这篇充满大量细节的长文向全世界叙述了一位亲历者的所见所闻。

朝鲜半岛的局势在美国特朗普政府上任之后,朝恶化的方向迅速发展。特朗普公开声称“朝鲜这个问题必须解决”,朝鲜核问题也成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峰会的主要议题之一。朝鲜问题的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即半岛距离军事冲突的爆发“从未如此之近”。

金正恩上台后,朝鲜劳动党中央旗下媒体的态度表明,朝鲜处理中朝关系采取了意识形态的标准,包括《劳动新闻》、朝中社等过去数年多次出现批评“改革开放”的社论,其指向不言自明。尽管这类论调更重要的是面向朝鲜国内,但历史已经证明,以意识形态划界、以道德评判来衡量友邦、友党的做法是不成熟的,最终也会严重伤害两国的关系。

对于朝中社的“指责”,我们应注重其言语中的潜信息。但对于普通的中国大众,他们对朝鲜的同情会伴随朝中社的“指责”而减少甚至消失,这可能会影响中国今后的对朝政策。

傅莹女士的文章透露,中朝关系在冷战结束后,因为中国“韬光养晦”的外交理念和中韩建交出现恶化。长文传递出另一个重要的信息是“中朝关系并非如外界所想象的那样好,中国更是缺乏影响和干预朝鲜决策的筹码”。中韩建交使得中朝关系冻结了接近8年,也可能是从那时开始,中朝关系的发展从传统的党际关系为主,转入国家间关系为主的范畴。

在朝鲜核问题上,特朗普的态度在与习近平会晤后发生了变化。中美元首会晤前的1月份,特朗普强硬地“要求”中国协助美国解决问题,但是在4月14日,特朗普便称理解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政策。到了4月29日,特朗普甚至表示“情况允许,可以与见金正恩会面”,但后来白宫出来进行了澄清。

可见在此问题上,特朗普在踩油门,白宫则在踩刹车;短期内朝鲜半岛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固然无法排除,考虑到双方领导人行事风格,只要度过眼下的困局,美朝的双边的会谈完全有可能在中国不断的外交努力下促成。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结束对朝鲜的“战略忍耐”政策,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行动引发了中朝、美朝关系的急剧变化。目前在中朝美三方之间,实际存在着相互牵制的关系。

傅莹在署名文章中强调,朝鲜需要的安全保障,中国无法给予,美国却对此刻意回避。傅莹女士的长文选择在此时同时发布中文和英文版,其用意也可能是向国际社会还原朝鲜核问题发展的真实面貌,为后续中国可能采取的措施进行舆论铺垫。

首先是提醒美国不应再次错失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机会。比尔·克林顿总统卸任前与奥尔布赖特国务卿的谈话给人印象深刻,克林顿认为,当时应该选择去平壤而非待在华盛顿斡旋中东问题。

无论是克林顿政府,还是小布什政府,都面对过和平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机会。傅莹指出,错失类似机会的原因是朝美双方的极度不信任:美国的对朝政策缺乏国内舆论支持并受制于道德观的约束;朝鲜的恫吓政策明显挑战了现代国际关系的基本规则,难以让人接受。

与外界普遍的看法相反,傅莹透露,中国实际上一直在鼓励朝美双边开展会谈,想必这也是中国作为“过来人”的经验。但朝鲜不是中国,尼克松愿意秘密派遣基辛格来访问这个东方大国,开启一段伟大的正常化进程,朝鲜则不具备如此“礼遇”的条件。正如白宫踩刹车的行为所表述的那样,美国国内尚不具备认可官方与朝鲜进行接触的必要民意基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