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喷:炸了一匹野马!可惜前院没有草原!!我真是个有故事的人。

来源:丽娜搞笑段子 2017-05-06 06:39:33

交代一下背景……

我姥姥家在东北一个屯子,我小时候寒暑假都会在那里度过。玩伴有谁呢?

我舅家俩表哥,分别大我四岁和七岁。这哥俩在体型上完爆屯子里那些同龄儿童,屯里人称“大胖二胖”……

在打架拼发育的年龄段他俩绝对是屯子里的小霸主!

我姥爷兄弟家的一个儿子,大我五岁,论辈分管我们仨他叫小舅……白净瘦小,但辈分高心眼儿多。

我六岁,刚上小学,整天跟他仨屁股后面。我们四个,成为了屯里著名的小团伙……人称“老韩家那帮孩崽子”……

倒也没做什么坏事,就是总嘻嘻哈哈跑疯……

还经常带着全屯子孩子一起跑疯……

年后刚过,我爹妈带着我过正月……

有一天他们仨去村头打玩游戏机去了,我没兴趣就自己在家院子里玩,几个小孩隔着大门找我哥,带头的孩子我认识,人称“铁球子”,他在村里除了我哥没人敢惹,结果我说出去了,他们说我骗他们,还拿摔炮扔我……

我气炸了好么,可好姑娘不吃眼前亏,我就转身进屋了。

天摸黑的时候,我趴窗台看我哥他们回来了就立马滋溜下炕一脸愤恨的把事情和他们学了一遍……

我大哥说:这个铁球子就是故意欺负我老妹儿不能饶了他,他不炸你么咱们也去炸他!

一拍即合!我们四个去了仓房拿了鞭炮裹在大衣里,还抓了几个二踢脚揣在兜里,气势汹汹的就向“铁球子”家出发了……

别问我怎么没大人拦着……他们都在打麻将看牌……

路上我们研究的计划是酱婶的:从他家后院进去,我哥把他引出来,然后我们用鞭炮吓他……

我们从后院跳了小栅栏后按计划躲起来了,但我哥回来一脸失望的说他家房门锁着没人在家……

哎……扫兴!

我们几个就绕过后院去了前院……这一绕不要紧看见他家有个砖棚子……

往里一看黑乎乎的还有几个大鹅,我那个小舅说等会咱几个也得回家吃饭了,但今天来了不能这么回去,把炮仗扔鹅棚子吧,然后咱们就回家!(其实现在想想如果铁球子真在家我们也是不敢扔他身上的顶多也就俩表哥出马吓吓,这个分寸我们还是有的……)

我们一致同意这个英明决定!

于是我划着了火柴点了我大胖哥手里的鞭炮然后他顺着棚子和水泥瓦之间的宽缝扔了进屋,我们四个一起转身跑到院子另一边……

就听里面——

噼啪!!噼啪!!!噼啪!!!………………………………

嘎!嘎!嘎!…………扑楞……嘎!……扑楞!……嘎!嘎!……扑楞……扑楞……扑楞楞……

鞭炮停止……

但里面仍旧一片喧腾……

我们四个……

然后我哥突然说:要是炸死大鹅咋整……

然后他做了一个直至今天都后悔的举动……

过去摘了棚子门上用铁钉弯的钩子……

……

首先出场的是大白鹅方阵……

伴随着快节奏的“嘎嘎嘎”就出来了……

我从没见过大鹅跑的那么快……

有几只甚至是低空飞行的状态膀子支起来类似“大鹏展翅”的姿势……

接下来出场的是鸭子方阵……

嗯,他家还养了鸭子……

虽然落后大白鹅方阵……

但是小短腿的频率也是惊人……

还有几只摇摇晃晃……

估计是震蒙圈了……

然后我们就站着看到满院的鸭子和大鹅疯了一样围着院子乱跑……

正研究怎么撵回棚子的时候……从棚子里冲出来一匹马啊!马!!

就是电视里还珠格格里紫薇和尔康策马奔腾一起骑的那种大马啊!!

铁球子你家三种物种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考虑过他们的感受么?让同村的鸡鸭鹅怎么看,让那些牛马骡怎么看?!真的有利于它们的身心成长么……

反正马儿拖着个小桩子跑出来……

我真是近距离知道了“奔腾”的含义……

我哥说喊了一声:我擦这是马惊着了!

我当时心脏都要吓麻痹了……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我哥往大门口拖着跑了……

几步窜到大门结果大门锁着啊!(家没人当然反锁……当时没智商去思考了)

转身再望去:此时前院偌大的一个农家院真是热闹非凡……

马儿尥着蹶子以几只挤在一起傻站在院子中间的鸭子为圆心疯狂的绕圈跑……

圆中间还有几只也不知是在陪跑还是试图归队的大鹅……

回忆没错的话马还狂摇脖子……

额……反正如果屏蔽家畜的叫声换上当今最high的DJ做背景音乐也一定是毫无违和感的那种……

总之一句话:这马疯了!!!

突突突……嘶嘶嘶……嘎嘎嘎……

场面和音效可以说完爆现在很多国产CG大片……

我们四个紧贴大门生怕那匹大马踩死我们……

大气都不敢喘……

冲回后院是不可能了……

他家前院都是砖墙……

上面还镶了玻璃碴子……

正在这时机智的我发现了大铁门之间的缝,于是扒拉他仨给了一个眼神示意……

他们点头表示赞许……

嗯……我成功了一半……

确切说,我卡住了……

不清楚他们仨表情……

身后依旧是

突突突……嘎嘎嘎……扑楞楞…………………………………………………………………………

万幸!我看见了一个大人!立马喊住他……

他一开始竟然还原地转了一圈才发现夹在大门上的我……

我立马自报家门说“我是老韩家外孙女啊里面马毛了啊!我哥他们还在里面出不来!”

这人也是快嗖一下就跑了也没说先把我拔出来……

马儿还在跑……

大鹅还在叫……

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几分钟前那么害怕了……

和身后那三个看着满院喧腾不敢出大气的人不一样……

毕竟头卡在外面的我眼前乡村街道的画面真是恬静……

也就两分钟甚至更少……

我看见我大舅打头我爸我姥爷之类家里的男丁向这里涌来……

一见亲人我咧嘴就先哭上了……

我姥爷一边问我“你们来这干啥”一边把我拔出来……

一会铁球子他爸妈回来开了大门,几个大人进去拉住了马……

当然所有人也都看见了棚子里的鞭炮皮……

我那俩表哥要不是大人拦着差点被我舅“就地正法”……

然后他们俩被一路踢得连滚带爬……

我嘛……一个女孩子毕竟要体面些……

所谓体面,就是我妈揪着我一个羊角辫一路生拖回去……

回到家我妈一边哭(她也是吓到了)一边举起了扫炕扫帚……

鬼畜一般的右臂狂抽了我后背……

我哭的都背气了……

郑老武看不下去了后来把我抱起来就往大门外跑……

逃命路上顺道在院子里围观我那俩表哥在雪地里跪着被我舅舅舅妈左右开抽……

老武一面跑一面教育我“小朋友有矛盾就不能好好玩么天天上房揭瓦遥哪瞎淘,这多危险啊这要是踩死了可咋整你妈抽你都活该要不是怕你被抽死我都不救你!”

我还抽泣着狡辩说“那个铁球子拿炮扔我!我才不怕他家大鹅就是大马有点怕但后来我也很不怕了……”

他噗嗤一下笑了说“还嘴硬真不愧是我闺女……”

然后马上严肃说这样就是不对巴拉巴拉……

我被郑老武带去村头小卖部含泪(吓得)吃了几个烤串,他还打包几十个回去给水深火热的表哥压(补)惊(血)……

要说我那个小舅……

他被我姥爷连夜开拖拉机送回镇上……

直到我开学回家也没再见他……

等夏天四个又碰头时笑他一寒假也不出来找我们是不讲义气,他瞪大眼睛委屈的说“我被我爸揍得直到开学都不能下地……”

我姥爷买下了铁球子家的大鹅和鸭子……

因为铁球子家说它们都不下蛋了……

我二胖哥这之后半夜经常毛楞我姥姥去烧纸叫魂才好……

我们四个也落下了不好的名声,没人和我们玩了……

嗯……我们四个也更团结了……

艾玛一口气手机写完,累shi我了……

心疼自己……

——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