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外传》之陈剑月与侯长荣

来源:北京文艺网 2016-12-21 17:35:00

上期我们说到夏菁既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确实如此,就连我们也感觉幸运,因为是夏菁遇到了佟瑞欣。一个平淡相依的爱情故事,却完美诠释了“平平淡淡才是真”这句真谛。

一曲倾城之恋 一生羡煞旁人

上期我们说到夏菁既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确实如此,就连我们也感觉幸运,因为是夏菁遇到了佟瑞欣。一个平淡相依的爱情故事,却完美诠释了“平平淡淡才是真”这句真谛。

说起羡煞旁人的爱情故事,小呆可是有得说了,想当年在红楼剧组,确有几对妙龄男女在拍戏中情愫暗生,并相伴走下去。静下心来,仔细一琢磨,这也是人之常情嘛,毕竟经历了三年的相处,日久生情也在所难免。

这其中最让人羡慕的,莫过于陈剑月与侯长荣这一对了。“柳湘莲”和“香菱”可是唯一一对在剧组期间相识相恋并悄悄结了婚的,两人可谓是“胆大包天”啊,爱情面前,竟全然不顾王导明令严禁的“法令”。不过,这也算是用行动证明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总算是不负青春,勇气可嘉啊。

那时,红楼培训班已经开学几天了,大家都在食堂吃饭。姗姗来迟的侯长荣拖着一身的疲惫,直接被领进了食堂。一米七八的大高个,一张白白净净的脸轮廓分明,他上身穿着一件带有四个口袋的中山装,下身穿着一条卡叽布的裤子,尽管是如此,整个人看起来却十分精神抖擞的样子。一时间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在旁一脸憨相的欧阳失去了往日光芒。

那段时间的红学培训如同学校上课一般,将所有备选的演员集中起来学习,除了请民俗顾问、红学家等多名专家给他们讲课,还有读原著、背台词、学形体,针对每个人的角色写感悟、写自传等等。说起来也挺严格的,因为早在学习的第一天,王导就宣布了几条纪律,其中一条就是“不准谈恋爱”。

戒律是记住了,可是情感由不得自己啊。更何况还有上天的撮合,那就更是不能辜负上天的一番美意了不是。大家一桌吃饭,侯长荣却被安排在陈剑月这桌坐下,几句简单的闲聊,慢慢就熟悉起来了。侯长荣本是心细之人,就连添粥这种小事也体贴入微,也正是这小小的举动在彼此心里都种下了温暖的火苗。

那时候,不是背剧本,就是背台词。旁人看来枯燥无味,侯长荣却特别用功,除了上课,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熟读剧本、背诵台词。那时的侯长荣已经定下饰演柳湘莲一角,在剧组进行小品阶段成绩检测时,侯长荣找的心灵感应之人便是陈剑月。

侯长荣选择了“尤三姐自刎”那场戏,陈剑月起初因性格拒绝了侯长荣,但是侯长荣那肯轻言放弃呢,真诚而执着的邀请终于得到陈剑月的点头。估计连他们都未曾想到,两个从来没搭过戏的人,竟能把那段生离死别演绎得淋漓尽致。

妙哉,正是因为这场戏,两人压抑的心底的火苗终于如火山一般释放了,两人相爱了。不可全然不顾王导“法纪”,两人只好悄悄地交往着,一个眼神,几句问候,都在默默传递着溢出心口的爱意。就这样一直到培训班结束,剧组终于放假了。坐火车抵达南京的那天中午,一下火车,陈剑月就把侯长荣带回家,陪父母吃饭,之后又一起去了扬州拜见侯长荣的父母,这下,算是正式确定恋爱关系了。

就算是旁人不说,自己也得露馅啊。《红楼梦》正式开拍,两人再次回到北京后都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投入拍摄。虽然忙得不可开交,但是多才多艺的侯长荣总会变着法儿的来讨得陈剑月的欢心,喜欢画画的侯长荣,偶尔还去道具组弄小作品给陈剑月呢,你绝对想不到,刘姥姥进大观园这出戏中的美味佳肴、凉菜拼盘都出自侯长荣之手。

记得有一次,王导带着侯长荣去黄山采景。当时正值夏天,临出发前两天,陈剑月怕他晒黑,拉着袁枚假装逛街,买回了一顶帽子。苦于不敢张扬,陈剑月买了一顶几乎有些女性化的帽子。侯长荣十分感动,一路上压根儿不舍得戴在头上,总拿在手里。

第一天晚上,大家在半山腰的宾馆里住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登山。爬了两个小时山路,侯长荣突然意识到帽子不见了。他非常着急,思前想后,断定是丢在宾馆了,一溜烟就跑到王导面前撒谎说是买东西,被王导识破后,侯长荣只好坦诚是去宾馆拿帽子,过了几个小时,终于气喘吁吁地赶上大部队。回到剧组,说起陈剑月送给侯长荣帽子一事,袁枚偷偷乐了。王导这才恍然大悟。

第二天早上,陈剑月和许多演员正在练功,王导突然走过来对陈剑月说,要给她讲个故事,讲的正是侯长荣回宾馆拿草帽的故事,大家听了不禁哈哈大笑,瞬间,陈剑月和侯长荣的脸都红透了。王导十分宽容,他这一出笑谈听得人心里十分欢喜,剧组也算是默认了他们的关系。

在剧组,大家都看得出来陈剑月和侯长荣都是那种心灵纯净之人,对于他们来说,安定的生活是最佳的状态。自从和侯长荣恋爱之后,陈剑月感觉十分踏实,侯长荣也觉得陈剑月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所以,一想到《红楼梦》拍完之后,一个回西安,一个要回江苏,中间隔着千山万水,无论如何是难忍心中那份思念的,想来想去,两人决定先秘密结婚吧。就这样,1985年12月20日,两人趁休假之机悄悄在南京领了结婚证,正式结为夫妻。虽然没有浪漫的婚礼,也没有收到满堂的掌声和祝福,但却成全了两个心意相通之人免受相思之苦。

1986年夏天,一个意外的惊喜到来,那天,侯长荣带着陈剑月到了北京烤鸭店打牙祭。谁知,烤鸭刚上桌,陈剑月一闻那味儿就呕吐起来。侯长荣担心得不得了,当时就带她去了医院,哈哈,如你所料,陈剑月怀孕了。10月份,到了计划中《红楼梦》拍摄结束时候,陈剑月怀孕大概5个月了,加上是大冬天,一般不太容易看出来。不过那些无法掩盖的妊娠反应总会暴露出来,有一次呕吐就被“刘姥姥”撞见了,为了不影响拍摄,仁慈的“刘姥姥”答应替陈剑月保密。

就是秦可卿出殡那场大戏,王导要求所有的人必须到场撑场子,不管有没有戏份。陈剑月生怕怀孕的人经历这样的场合不吉利,便向“刘姥姥”求助,“刘姥姥”告诉她,在手上、脚上、脖子上……缠上红绳子就可以避邪,也是难为了陈剑月。相信你一定还记得,眉间点了颗红痣的香菱坐在梨园门口,周瑞家的过来问她:“你多大了?长得还真有点像小蓉奶奶。”剧中香菱一脸清纯懵懂稚气打动了无数观众,不过任谁也想不到,当时坐在门口的“香菱”已经是个身怀六甲的准妈妈了。

《红楼梦》拍摄结束之后,陈剑月就跟着侯长荣来到了南京。没有房子,女儿侯雪出生后一年中,前前后后共搬了六七次家。在候雪1岁多时,夫妻俩用拍摄《红楼梦》留下的5000元报酬为女儿买了一架钢琴,每天,陈剑月负责买菜,做饭,父女俩负责练琴,皇天不负有心人,侯雪初一时就过了钢琴10级,这让夫妻俩感到十分骄傲。

2002年夏天,夫妻俩把女儿送到了英国威尔士彭布罗克郡学院读高中及大学,每年18万元的学费给了他们不小的压力。虽然看到女儿一步步成长,陈剑月也并没有丝毫的抱怨,但侯长荣心中总是十分愧疚,他觉得委屈了陈剑月,这么多年,从居无定所到负担巨大,侯长荣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好丈夫的责任,他从心底里希望能够早一日让陈剑月住上好房子,过上好日子,不希望再让她跟着自己继续吃苦。

而本就性格安静的陈剑月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今生今世能够嫁给侯长荣这样一个踏实勤奋的人,是自己几世修来的福分。所以,她从不抱怨生活的平淡,尽管只是像一个家庭主妇一样,每天走相同的小街买菜,每天看着同一张面孔,她都感到十分满足。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变成了亲情,每天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哪怕是粗茶淡饭,简居陋室,这日子也像抹了蜜一样,甜而不腻,总是时刻有惊喜。

侯长荣和陈剑月从相识相知走到相恋相伴一生,看过了多少的人生风光,听过了多少的甜言蜜语,最后却仍然不悔当初,像这样一段跨越数十年的倾城之恋确实让人羡慕。古人曾感叹过只羡鸳鸯不羡仙,我想这段二十几年的平淡真情怕是想不应景都难啊,你试想,这一家三口不正是应了这梅妻鹤子之景了么。侯长荣心心念念只有妻子和女儿,陈剑月心心念念只有丈夫和女儿,倘若能一辈子守着最爱的人安度余生,又何必再去奢求别的呢。

物质总是肤浅的存在,旁人总能看到它外在的光鲜亮丽,却无法从那里获得一丝一毫的心灵慰藉。相反,那些平凡而真实的存在,就像一块未被打造的璞玉,外表虽然看起来很普通,可是经过时间的打磨,总是光芒万丈,被它照耀的人儿总是幸福的。

人世沧桑,一眼繁华,不过转眼的时间,多少人沉醉于海市蜃楼,追逐于虚名浮华,游离于功过是非,殊不知,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又何须事事不休。繁华殆尽,尘埃洗净,追究起来,只有那些能住进人心里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存在。

(实习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