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合一副总裁李伟:影视集团如何理解游戏化IP - 今日头条

专访合一副总裁李伟:影视集团如何理解游戏化IP

来源:新浪游戏新闻 2016-10-11 12:34:00

合一集团前身为优酷土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中国排名第一和第二的视频网站优酷和土豆?,2016年4月6日,合一集团与阿里巴巴集团完成合并交易,正式成为阿里旗下全资子公司。依托两大集团的优势资源,合一在文化领域不断探索;而游戏作为文化的一种载体,也一直备受合一集团关注。此次威锋网在TFC上采访到了汇享合一副总裁李伟先生,一起来聊聊关于合一对游戏的理解。

ABOUTIP[知识产权]

[李伟]:我觉得做IP一定先不要讲把它变现,一定要讲IP成长需要什么。一个IP本身具有它的内容属性,它的世界观架构,世界观要表现的方式包括有小说、动漫、漫画、游戏以及一些电视剧的产成品。合一集团从2014年开始一直在布局这一块,包括有着迷网,以及我们入股了中国最大的民营出版集团,磨铁集团,包括我们现在被阿里集团收购以后,你会发现我们是唯一一个真正打通了整个IP全价值产业链的一个过程,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我们在整个价值体现上的东西是比较多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有这个底气说我们可以长期经营IP,如果我们没有这个东西,作为一个小的团体,当然我会说我去消费它为主,因为我消费以后能赚到钱,才能继续我下次的合作。现在对我们来说,我们会去养一些IP,通过我们的生态去养很多IP。

今年的ChinaJoy上,阿里集团在游戏生态的大会上,到现在我们的声音会越来越多,是因为我们觉得具备了条件,而我们也和老板们一起统一了,我们要做一件事情。可能再过两三年,三四年,我们会有自己的类似于像《梦幻西游》、《完美世界》这样的东西存在我们手里面,这才是我们要做的。比如说我们之前说的《悟空传》和《天意》,《悟空传》的影视开发周期已经排到了十年,我们不管这个电影好不好,卖不卖得动,但是我们认为它的第一部,明年7月13日的电影会很好,《天意》也是一样的,包括我们的游戏合作方,我们在沟通的时候,基本上也确认了行业内数一数二的游戏公司和我们合作。当时我们跟它合作的时候就是一个概念,我们合作的不是一个产品,合作的是一个产品线。

之前有一个媒体采访我,他说现在能做好游戏的团队只有那些东西,你会不会觉得你的IP找不到好的开发商,因为有很多IP方在抱怨说找不到好的开发商。我说好的开发商需要什么东西,你们知道吗?因为我是做研发出身的,所以我知道他需要什么东西,我真的要用心去做一样东西,需要耗费我真正的生命的时候,我希望它和我是长期伴侣,是结婚的概念,现在你会发现一个IP可以和N个CP合作,这个时候当然我就要把它吸干,我追求最快消费端的收益,为什么?因为第二块和我没关系了。而我们现在不是,我们和开发商的合作是,从现在开始这个IP所有的游戏产品都是我们来合作,包括他的研发人员会觉得我曾经做过一个很大的IP,现在又可以做一个很大的IP了,这个时候这种大IP的概念是一种长期的行为了,这个时候我们的合作才是真正的精诚合作。我们也不会在意某一款产品开始收入怎么样,我们会在意的是长期的收入怎么样,这是一个总盘子的问题。

ABOUT 经典IP《仙剑》

[李伟]:我一定会去看《仙剑》的舞台剧,你去问所有喜欢《仙剑》的人,他一定会有这样的感觉,舞台剧的一个门票一千多块钱、两千多块钱,我会买,而且我觉得非常值。

我在北京看《仙剑1》舞台剧的时候就非常有感受,刚在外面的时候有很多周边,标价挺贵的,一个T恤卖一两百块钱,开始大家没怎么买,我们进去看完之后,因为我坐在前面,我买了比较贵的票,当我走出来的时候,周边已经卖光了。所以其实好的IP衍生品一定会让你这个IP的核心粉丝愿意买单,其实中国人不差那么点钱。你在叫嚣一个游戏的ARPU值一两百块钱的时候,你不知道一个舞台剧的票价还要一两千呢?但是像我们基本上不会再玩《仙剑》改编的其他手游了,因为我受不了赵灵儿需要很多碎片组起以后,还要不同的卡再去把赵灵儿怎么样,因为在我心里,她是我的女神,我拥有她之后,别让我再为她弄几个碎片,你的赵灵儿和我的赵灵儿不一样,不要这样。我要发挥的是我和赵灵儿有一个自己的爱情故事,你和她有一个故事,这是核心粉的东西,我会为这样的东西去掏钱。

比如说前不久大宇出了一个赵灵儿的手袋,我周边所有当年玩《仙剑》的人全部都买了,它很贵,卖888元。我们都买了,而且是秒买,现在买不到了,我们还要去问大禹说,你们是不是还有产出计划,我们内部要,你们帮我留几个,因为这个东西好。我把这个东西放在家里,这是我对这个IP的情感和热爱的表现,但是你要让我在某一个游戏里面找一个赵灵儿,在下一个游戏我又找一个赵灵儿,这是对我来说很崩溃的事情,我做不了这件事情。

ABOUT:IP变现方式?

[李伟]:所以我刚才说了为什么我们现在敢说我们做长线IP,因为一个IP能衍生出来的所有东西,现在市场上能够售卖出来的任何一件东西,不管是实体还是虚拟,合一集团都有,现在合一集团有整个价值链了,而且我们有很好的平台,包括实体,我们有中国甚至全世界最大的平台做支撑了,这个时候我们担心什么呢?所以我们对IP的态度是,我们愿意去尝试做。

大家不要想IP永远是长线的或者怎么样,有些IP就是阶段性的,阶段性的IP,我们会有阶段性的做法,因为它可能是一个热点,我们把这个热点消费掉了,我们赚取了它的收益以后,会去养那些长线IP,所以我认为IP生态不是一个单IP的生态,就像一个丛林一样,合一集团这次的发布会都是以丛林、海洋为题材,为什么?因为它是一个生态,你是一个IP,我是一个IP,在某个阶段我们可以结合,在后续我们可以分开,我们可以产出新的IP,这才是生态。它有一个繁衍更新的过程,这个IP过时了,你需要去更新它,你如果不更新它,它就要死去,这是生态本身的问题。

一个IP死去不可怕,关键是你怎么样用其他方式去把它全新化。这点我们应该学习日本,日本的传统文化在日本现在的年轻人心目中是非常时尚、非常想追求的,就像和服,女孩子去日本旅游,一定会穿和服,和服是什么?和服就是唐装的修改版。而中国人之前在讲和服的时候,都是用好像你为了了解一个和服,你需要阅读两万字的那种方式。实际上日本的和服是天然的漂亮、好看、让人爱不释手,它不同的造型又代表了不同的含义,比如它后面的背脊是告诉你已婚服还是未婚服有,小女孩刚开始只知道漂亮,后面才会去了解。所以我们要把这个东西给转过来,但是你看到像我刚才提到的老爷爷修复文物的视频,它在A站和B站的播放量非常高,说明其实我们的小朋友喜欢这些东西,但他们受不了你动不动就给他一部厚字典说去查吧,这是中国的历史,他不要这个,他要的是说和我生活相关的东西,比如我们讲专心这件事情,你讲老爷爷就是专心做事情,小朋友可能为了学习他的专心,所以就去了解这个东西。

我觉得IP需要不同,不同的IP有不同的态度和公司的经营模式,有些IP适合快速变现,有些IP不适合,就不要统一化,所以我比较反对大家把IP的历史拿过来,至少目前我们谈IP合作的时候,我的团队,包括我在内,我们从来没有一个List。我们就去聊,你适合做什么,我有什么东西,如果你适合做什么东西,我们有很好的类似于这样的故事,我们是不是可以找一个创作者一起来创造这个故事。

今天中午我和广州一个很好的CP在聊的时候,我们会创造一个IP,他们做游戏,我们会做剧,我们一起来作出大量的产品,这也是可以的,所以我觉得不要永远像一个中介市场、二手市场一样,我买了100万的IP,卖给你150万,我赚50万,现在很多逻辑是这样的,所以出现了很多倒卖IP的现象。给你一个List,就像选秀、翻牌子一样,这不是做IP的态度。汇享合一到现在为止没有做这件事情,因为我们对每个IP是非常认真地去分析怎么去做。

ABOUT《故宫》IP

[李伟]:合一能获取到《故宫》这个IP除了本身集团实力之外,主要是合一集团和故宫在IP理念上的契合,故宫是一个平台,是需要大家去研究、去体验的地方。

如果只是单纯的说要给《故宫》做个游戏,其实是没有意义的,《故宫》包含很多的内容,不仅有线上还有线下,所以合一做的需要围绕着故宫的整体内容去做。

形式当然不限于游戏,诸如影视剧、H5的应用、APP应用、等都可以。我们希望达到的即使你不在故宫,不在北京,你也可以了解故宫;如果你在故宫,通过合一的参与以后,你逛故宫的方式将会有全新的改变。因为有很多AR和VR技术是可以应用其中的。

未来这款游戏,通过AR技术当大众在逛御花园的时候会看到嫔妃走出来,在某一个周末我们需要走到特定的地点去倾听关于《故宫》中乾隆的某个故事,这才是真正的把一个有文化内涵IP需要呈现给大众,这样的话大众就有了逛故宫的理由了,可能原来在北京待了三四年,才去过一次故宫,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去第二次了。现在每个月都去体验一番,甚至这时候大家就愿意去了。

前一段时间合一的网站上《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热播,未来你去逛故宫,看到他修复的文物的时候,在旁边就能通过这款游戏和它的应用看到老爷爷修复的全过程,这种方式就非常形象了。我们和故宫博物院聊的是假如让一个人从每三四年去一次故宫,变成每年去三四次,那么这个内容就能带动了故宫的人流以及故宫的收入和价值,肯定比某一款游戏来的更有价值。

97973手游网声明:97973手游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