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什么,可以置身于时光之外

来源:新浪情感 2016-10-12 11:01:00

导演毕赣曾在采访中说过,因为觉得自己拍的电影有些零散,所以才想到用这些诗串联起来。而我觉得,正是这些诗意的旁白,联合那些背景声音,让《路边野餐》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关注公众号“新浪微整形”,查看更多精彩原创内容!

文章来源:十分心理

路边野餐
豆瓣影评

●《路边野餐》豆瓣介绍

剧情简介:

在贵州黔东南神秘潮湿的亚热带乡土,大雾弥漫的凯里县城诊所里,两个医生心事重重活得像幽灵。陈升为了母亲的遗愿,踏上火车寻找弟弟抛弃的孩子;而另一位孤独的老女人托他带一张照片、一件衬衫、一盒磁带给病重的旧情人。去镇远县城的路上,陈升(陈永忠饰)来到一个叫荡麦的地方,那里的时间不是线性的,人们的生活相互补充和消解。他似乎经历了过去、现在和未来,重新思索了自己的生活。

最终,陈升到了镇远,只是用望远镜远远地看了孩子。把老女人的信物给了她旧情人的儿子。一个人再次踏上火车。分不清这个世界是我的记忆,还是我是这世界的一个浮想……

影片获奖状况:

影片获得了第68届瑞士洛迦诺国际电影节“当代影人”竞赛单元最佳新导演奖、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最佳处女作特别提及两项大奖、第5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以及金马奖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与台北金马影展亚洲电影观察团推荐奖以及第37届法国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气球”奖。

《路边野餐》看了两遍,必须承认的是,我之所以看两遍是因为第一遍没看懂。然而电影好像有种奇怪的魔力,吸引着我去重新感受,去深究。

第一遍的时候,在故事倒叙、插叙的片段中,我作为一个脸盲患者,常常分不清出现在电影中的男主角陈升究竟是过去的他还是现在的他。第二遍的时候,我依然会偶尔分不清那些镜头究竟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但这似乎是导演的刻意而为。

这些会让人分不清过去、现在、未来的故事叙述,让我想起了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的小说《帕吕德》中的一句——难道我们永远也不能将任何东西置于时间之外吗?

《路边野餐》的导演,似乎在影片中替我们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打破了时间的直线型,用大量倒叙、插叙甚至是交叉并行的方法,将时间变成了可以被扭转的、碎成一地的记忆碎片。

剧情

●卫卫画在墙上的时钟

比起电影的内容,我更喜欢影片中由旁白静静念出来的那些诗。因此也有很多人说,看《路边野餐》,其实也是在读诗。

诗句里影藏着故事,诗句里沉淀着爱情。

1。

命运布光的手

为我支起四十二架风车

源源不断的自然

宇宙来自于平衡

附近的星球来自于回声

沼泽来自于地面的失眠

褶皱来自于海

冰来自于酒

通往岁月楼层的应急灯

通往我写诗的石缝

一定有人离开了会回来

腾空的竹篮装满爱

一定有某种破碎像泥土

某个谷底像手一样摊开

影片的主角有自己的生活节奏,他控制着自己生活的进展,甚至好像拥有让它停止、加速、减速的能力。他能够回到过去,也能够跳向未来。在大雾弥漫、潮湿漏水的南方,陈升仿佛又是失魂落魄的野人,在梦境里和过去、现在、未来的自己相遇,而为他命运布光的手,则是隐形的巫术。

在荡麦,他遭遇的每一个时刻似乎都可以与其他瞬间连通,时间仿佛不再是垂直的维度,过去、未来、现在有了交叠与相遇。在这里,他遇见去世的妻子,似乎与她一起看到了蓝色的还与海豚,遇到了未来的卫卫(他的侄子),遇到了老医生与林爱人之间“手电筒透过指缝”的爱情。

在这里,曾经没能唱完的歌唱完了,曾经没能找到的卫卫也遇见了,错过的林爱人的老医生的愿望也实现了……

剧情

你看,他与我们不同,我们只能臣服于时间的脚下,在时间中不知不觉改变了自己的模样,最后在时间流淌中按部就班的老去。

2。

今天的太阳

像瘫痪的卡车

沉重地运走整个下午

白醋春梦野柚子

把回忆揣进手掌的血管里

手电的光透过掌背

仿佛看见跌入云端的海豚

所有的转折隐藏在密集的鸟群中

天空与海洋都无法察觉

怀着美梦却可以看见

摸索颠倒的一瞬间

所有的怀念隐藏在相似的日子里

剧照

影片中有大量的细节,其中之一就是不论是老陈出狱后开车,还是长大后的卫卫骑车,他们的车子都总是不停的熄火。试想,现实生活中的哪些状况下,你会有这种“越着急越不顺利”的感觉?我个人的经验是——焦虑。看电影的时候,我也是这种感觉,老陈和卫卫的焦虑感扑面而来,带着他们面对爱情的期待与焦急,带着他们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的迷惑。

同样是《帕吕德》,作者也曾写到:凡是经过我们手做的事情,仿佛都得由我们维护延续,从而产生恐惧和焦虑,举动一旦完成,非但没有变成我们的启动器,反而变成凹陷的床,邀我们又倒下去。

那么焦虑如何结束?那些在梦中都牵绊我们的情绪,如何了结?

答案或许是等待+和解。

老陈始终追寻死去的妻子,他思念她,无法放下,而当他在荡麦的路上街头唱起那一首《小茉莉》,但他送出那盘磁带,他便终于和过去和解。老陈还始终想念自己死去的母亲,他愧疚、怀念,满心遗憾,以至于常常在梦中都看不清母亲的脸,只得听见芦笙声声。

但同样的,老医生也思念着林爱人,她每每念起他、梦见他,也是有着无法割舍,这何尝不是一种遗憾?但老医生懂得,等了这么多年、错过了这么多年,这爱情也不过就是一个幻想、一个思念、一个永远见不到而已。

没有结果,就不必执念。人生好像不过就是这样,都会在念念不忘之后回归平常。

3。

许多夜晚重叠

悄然形成黑暗

玫瑰吸收光芒

大地按捺清香

为了寻找你

我搬进鸟的眼睛

经常盯着路过的风

冬天是十一月十二月

一月二月三月四月

当我的光曝在你身上

重逢就是一间暗室

独白

●陈升独白

导演毕赣曾在采访中说过,因为觉得自己拍的电影有些零散,所以才想到用这些诗串联起来。而我觉得,正是这些诗意的旁白,联合那些背景声音,让《路边野餐》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呼啸而过的列车穿梭在时空之中,老旧的电视剧哗哗作响,破烂的电风扇吹出带着潮气的风,一切都仿佛是在低吟诵读那些诗句。

时间流动中,主人公陈升前半生砍人,后半生救人,戏剧性的转折似乎在传递着救赎的味道,但在我看来,他不仅是在救人,也是在救自己。

他就像一个忏悔者,在时光穿梭、夜晚重叠中不断的洗刷着自己,不断在剩余的人生道路上追寻更改的机会。

而当他和死去的爱人、母亲,失去的侄子(儿子),过去的自己(我始终觉得老歪和陈升可能是同一个人),在时光交叠中重逢时,他终于原谅了自己,找到了自己。

金刚经

●金刚经

我想用电影开头引用的《金刚经》来结尾——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生活也好,人生也罢,活在追忆、后悔中都是徒劳的,唯一有用的,只有原谅自己和过去,继续向前走。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标签:时光野餐情绪

推荐阅读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