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女孩到女人,需要跨越的三道坎

来源:新浪情感 2016-10-12 15:36:00

每一个女孩成长为一个女人,不仅是生理上的“成熟”,更需要经历一番心灵的“蜕变”。奥斯卡经典影片《黑天鹅》,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女舞蹈演员的心理成长故事。

关注公众号“新浪微整形”,查看更多精彩原创内容!

文章来源:十分心理

黑天鹅

每一个女孩成长为一个女人,不仅是生理上的“成熟”,更需要经历一番心灵的“蜕变”。奥斯卡经典影片《黑天鹅》,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女舞蹈演员的心理成长故事。

电影《黑天鹅》海报

●电影《黑天鹅》海报

从女孩到女人

妮娜是一个敏感、执著、紧张、美丽、压抑的女人,尽管优雅婉约,自有一种美的吸引力,但身形却过于清瘦、干硬,表情更是过于保守懦弱,诚惶诚恐。每一次跳舞,都恪守“精确”准则,却缺乏能被观众感知的热情。

影片一开始正好面临芭蕾舞团要选新一届的“天鹅皇后”,也就是领舞女一号。根据舞蹈总监的创意和改编,本来由两个演员各自出演白天鹅和黑天鹅,现在他希望做改编,让一个演员同时演绎白天鹅跟黑天鹅。女主角妮娜被选中,成为女一号。

妮娜本来很擅长演绎白天鹅,她的整个精神状态,包括心理状态都非常接近白天鹅,但对她来说却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黑天鹅是她很不熟悉的,黑天鹅其实意味着和白天鹅相反的另外一面,白天鹅非常纯洁,非常简单,看起来美丽,但她不够成熟,缺少一些野性,也不太有性的魅力,对于妮娜来说,她对另外这一面很不熟悉,可是当她要成为这样一个女一号,她必须要能学会去体验和感受到黑天鹅内心的东西,否则她没办法用舞蹈把它表现出来。影片就在这样一个情景当中开始展开,讲述妮娜如何一步一步成功地把黑天鹅的角色演绎出来的过程。

白天鹅剧照

白天鹅的心理状态,相对应的是小女孩的心理状态,而黑天鹅的状态则是相对成熟的女性的心理状态,从自己身上挖掘出黑天鹅的一面成了妮娜的全新生活主题。这个过程对任何一个人来讲这不是非常简单的可以一蹴而就的过程,而是要经历很多痛苦和挣扎。

它不仅仅只是简单的舞蹈技术提升,更是人整个心理状态乃至生理状态发展和变化的过程。对妮娜来说,这就不可避免地牵涉出了很多妮娜个人的生活状态。所以影片同时在两个层面上开始叙述,妮娜如何在生活和艺术表现上一点一点完成自身成长。

理想自我与妈妈的决裂

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女主角妮娜整个心理发展过程跟母女关系有关。一开始她在母亲严格管束下是一个听话温顺的女儿,并且在母亲的要求下不断追求事业上的成功,一旦她在事业上有任何成绩,都会第一时间向她的母亲做报告。她似乎完全被她的母亲所占据,其实她并没有独立的要求。

在不断冲击去演绎黑天鹅的过程中,妮娜发现她一如既往地对她母亲的顺从,慢慢成为了一种束缚,使得她没办法演好这个角色。她渐渐发现,自己不想顺从她母亲,她想要成为有野心、叛逆的、具有独立个性的妮娜。这整个过程在电影中有非常细致的描述,从电影开始的第一个场景我们看到妮娜的房间是粉红色的房间,陈列了各种各样非常可爱的毛绒玩具,跟她母亲的对话也是轻声细语的,从服装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没有地方不显示她是一个听话小公主的形象。也许这样才能更让我们清楚地感受到她蜕变的艰难。

白天鹅

之后在影片开始借助一些特殊的隐喻手段来表现妮娜心里黑天鹅意识的觉醒。

一开始妮娜发现自己身上,有一个抓伤痕迹(这是导演在用一个隐喻来表达她的觉醒)。在那个抓伤的地方,影片中引入了一个幻觉的元素,她发现自己身上似乎有一个地方在长出黑色的羽毛,也就是黑天鹅的羽毛,这当然是幻觉,但借助这个幻觉,她似乎在向观众彰显出她心里那部分渴望自由,野性的,想要变成成熟女人的愿望。

一开始羽毛只是一根,很少,抓伤也不是很严重,慢慢地她感觉到背后的幻觉变得越来越严重,羽毛越来越多,抓伤痕迹也越来越厉害。然后,每次她抓伤以后她母亲就会有所觉察,她母亲的反应会马上抓住她,并要用剪刀把她的指甲剪掉,试图用这种方式避免她再次抓伤自己。

妮娜

这也是一个新的隐喻,即母亲很害怕看到她女儿慢慢地长大,成为一个成熟女性,这似乎也影射为她自己的状态,因为一旦成为一个成熟女性,就意味着她不得不要去接触到很多对她母亲来说感觉很恐惧的成分,比如性的唤醒,与异性的交往,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女人等等,所有这一切在母亲的感觉当中,都是恐惧的、可怕的,所以她也坚决不允许出现在女儿身上。所以一旦看到她女儿身上有这部分的觉察,就会下意识地用剪刀剪掉。

电影一方面借助妮娜跟她母亲的关系来显现妮娜内心自己白天鹅和黑天鹅两部分成分的纠结跟斗争,非常矛盾,另一方面在表现手法上借助了幻觉与现实交错的方式,不断向观众展现她内心的挣扎。当妮娜的整个后背不断出现幻觉,黑色羽毛慢慢越来越多长出来,这也是最具隐喻性地在揭示她的蜕变过程。

闺蜜间的相爱相杀

对于一个女孩子的成长而言,如果从母亲身上不能获得必须的心理认同“材料”,那她就必须通过其它地方,一般来说都会通过交往的闺蜜去获得。这些闺蜜往往是带领她的对象,且身上具有自己本身所不具有的品质,经由跟这样同伴交往相处,发展一段非常亲密的关系,类似于像同性恋一般的感情,妮娜其实完成了一部分本来可以通过母亲来完成的心理历程,这也是这个电影当中莉莉的重要性,所以莉莉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妮娜成长路径当中的一个老师。

电影中插入了一个这样的场景。在一次演出中,妮娜似乎突然之间出现了幻觉,她幻觉的对象就是莉莉,那个非常具有黑天鹅特质的舞伴。在幻觉当中,她跟莉莉发生了强烈的争执,并且有了打斗,甚至在幻觉当中她敲碎了镜子,用玻璃碎片插入了莉莉的身体,把她给杀死了,杀死的同时她自己似乎突然之间获得了成为黑天鹅的感觉和力量。

《黑天鹅》妮娜剧照

演出完之后,当妮娜认为自己淋漓尽致地演绎了黑天鹅的种种状态,获得了巨大成功的时候,她回到休息室却突然发现,之前杀死莉莉的整个过程其实是她内心的幻觉,莉莉并没有被她杀死,她真正杀死的其实是她自己,镜子的碎片玻璃插在她自己身上,而不是莉莉身上。这一切是当莉莉进来向她道贺时,祝贺她演出获得成功时,她才突然警觉过来的,那一刻她想起舞蹈总监对她说的那句话,“挡在你路上的其实只有你自己”。

然而,她的命运似乎重复了她所演绎的《天鹅湖》当中白天鹅的命运,当《天鹅湖》中的白天鹅看到自己喜欢的王子被黑天鹅诱惑之后,她最后自杀了。在电影结尾处,妮娜扮演的白天鹅在观众的欢呼声中倒在了舞台上,即将面临死亡,但她这一刻说了一句话,她对自己说,“这是我的命运,这样才完美。”

这一刻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似乎能引发人们很多思考,在某种意义上她虽然成功演绎了白天鹅和黑天鹅的两种状态,但在她心里面似乎这两者永远还是对立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只是经历了一次成为黑天鹅的过程,但当她再次想回到白天鹅的时候,白天鹅当然也不存在了,因为她是通过杀死白天鹅的过程而成为了黑天鹅,杀死白天鹅的同时其实黑天鹅也不可能能够真正存活下来,在那一刻,两者都毁灭了。

《黑天鹅》妮娜

这样的结果似乎告诉我们一个隐喻,真正的成熟其实并不是要追求完美,或者成为完美的状态,而是要寻找一个完整的状态,只有把正反两部分结合起来,才能达到真正成熟的状态,如果选择完美的话,不管成为哪部分,其实都不是最终成熟的状态。

讲到这里我们就不难发现这是一部典型的关于女性成长的故事,妮娜身上虽然尝试到了黑天鹅的种种状态,可是她似乎依然并没有完全成为一个非常完整、独立的成熟女性状态。

异性给的镜像与成长

舞蹈总监托马斯作为男性,他很早就看到了妮娜身上潜在的可能性。

首先她是白天鹅,毫无疑问,展现在众人面前,但同时他也发现她内心有黑天鹅的部分,但那部分不成熟,他站在男性的角度上看到了这一点,就给了妮娜一个回应。这里在提示我们,所有女孩子成长成熟的状态,除了来自同性的认同和模仿之外,其实一定程度上也要来自于异性的映照,甚至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映照似乎带有一定的诱惑性。

在电影中我们看到托马斯通过给妮娜做的很多反应,甚至有很多类似于性的启蒙的引导和教育,让她觉察到,身为女性你有这么多的美好。这种感觉,对妮娜自己来说很陌生,也不熟悉。电影中有几个场景,一是为了让她演好黑天鹅,托马斯跟妮娜谈话,他发现她似乎很难获取黑天鹅相关的体验和感觉时,他让她回去抚摸自己的身体,熟悉她自己身体的感觉,再往后,他在教室当中强吻了妮娜,在身体上引发了妮娜很多女人的感觉,并且在之后告诉她说,这一次变成了我引诱你,可是你要做黑天鹅的话,其实你应该做到的是你要能够引诱我,你不光引诱我,而且你要引诱所有的观众,你要引诱全世界,你必须在全世界的眼光当中让别人产生“你是一个女人,你有诱惑力”的感觉,你才能真正成为黑天鹅。

《黑天鹅》剧照

妮娜在这样的映照下一步步似乎找到了方向,当然也因此跟她的母亲产生了冲突,这个轨迹、这个线索一直到电影差不多结尾,妮娜成功扮演黑天鹅之后,她从舞台上奔下来冲向托马斯,给了他一个主动的、深深的拥吻,在那一刻我们从电影中可以看到,托马斯似乎也被迷醉了。从这样一个场景来看,我们知道妮娜在电影中已经完全捕获了成为一个女人真正的感觉。

《黑天鹅》电影向我们很细致而具体地描绘了女孩成为女人的历程,这使得这部电影在心理学意义上可以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凭借这部电影的细致演绎,女主角娜塔莉波曼也获得了奥斯卡影后。电影中,现实与幻觉的交错的部分非常精彩,让观众经常分不清自己到底看到的是电影还是突然之间注意到了自己内心的某些复杂感觉,而这种主观与客观的混淆,也让人在观影之间,对自己在成长过程中经历的整合与冲突有所感悟,非常推荐大家看看这部电影。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标签:黑天鹅电影蜕变

推荐阅读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