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鸣说《山海经》:揭开丈夫国的神秘面纱

来源:光明网文化 2016-08-15 09:47:00

无论从常理还是人类的发展史来看,地球上都不存在只有男子汉大丈夫的独立王国,故《山海经》在《海外西经》的丈夫国所代表的应该是另一层意思。

众所周知,“丈夫”一词,除了代称女子的配偶外,在古代也用来称呼成年男子。根据2000多年前《毂梁传》记载:“男子二十而冠,冠而列丈夫。”这个记录说明古人用年龄来区分男子是否为丈夫。据说,之所以用二十岁来定“丈夫”的标准,是因为生长期的人之身高与年龄成正比,证明成年男子为“丈夫”与“丈”字的计量单位有关。《说文》“夫”字下释丈夫,说:周制以八寸为尺,十尺为丈,人长八尺,故曰丈夫。可见“丈夫”的标准定义在周朝已然清晰。但是,若要继续追根溯源,“丈夫”的根本来头还得在《山海经》的丈夫国里找。

有意思的是,根据《山海经》的天、地、人三合一观以及书中出现的二八神人概念,“丈夫”之所以“二十而冠”及以“人长八尺”为标准就不难理解了。其中,被现代人甚至二千年前的中国人未全部理解的另一层更重要的含义,也早已失去传承。

所谓“二八神人”的二八之数在《海外南经》里做过明确的说明:“尽十六”是也!即象征正月十六的月圆之数,说明“神人”的头是正圆的,是懂得周全之道的成熟之人,此应为“丈夫”为何头上戴帽(冠)的根本原因,也就是为了提醒男人:头上三尺有神明,即为丈夫,就不可造次矣!因此,与其说“丈夫”的标准和身高相关,还不如说和信仰或规矩有关!只有懂规矩的男人才配做丈夫是“二十而冠”的真正含义。

再刨根问底,《海外西经》在写到丈夫国时,对丈夫国人的定义则是“衣冠带剑”。从人理上分析,这很明显还带有武士的味道;从天理上分析,“冠”字已有天意(还藏有了天干之意);从地理上分析,丈夫可用以代表阴阳之阳,其最形象的代表除了山就是沙漠了。据此,笔者发现丈夫国的准确位置在撒哈拉大沙漠北纬二十度线范围内。

说到纬度,许多人又纳闷了!四千年前人类哪懂得什么纬度线?他们最多跟候鸟一样知道春夏秋冬吧!

笔者认为,《山海经》既然能夠将地球的圆周与直径都算出来(参考“找到了山海经全球地理的最关键证据”一文),那么对于地球赤道与南北回归线的认识必然已经很清楚了。试看公元前三百年前后,希腊欧里几得著《几何原本》,是用公理法建立演绎数学体系的最早典范;埃及建立亚历山大图书馆,是西方历史文化与科学的集大成者;中国的春秋战国演义成就了秦始皇的一统江山,可以说是东西方古文明的集大成者;而玛雅文明则彰显了古老天文学的光芒!这些在地球三大区域同时发生的大事件,事实上与三四千年前早已积累下的史前知识体系分不开。就此而言,《山海经》这部校定于西汉时期的地理著作,无论其来头有多远,也无论其传承的过程经历了多少曲折,其始终未变的,是这本史前著作的主干与核心内容。

最终,来历不明的《山海经》在中国被完整保存下来,其涵盖的范围既与世界地理历史相印证,又与天理、人理相结合,是史前人类天人合一信仰的最完美表达。然而,《山海经》的作者或者来源,恐怕并不局限于中国人,它更可能是世界多民族智慧的结晶。事实上,《山海经》在校订时期的世界科学、地理、及思想水平,已经可以为《山海经》的天人合一哲学、全球地理观、与数字化体系等提供所有必要的基础知识。

《山海经》的伟大之处在于,其内容和结构的安排为后人留下了可以自证的关键证据。比如严谨的数学结构甚至编排了地球圆周的计算结果,而关于纬度线的指引,则在丈夫国之前用”维鸟”一词来暗示;撒哈拉沙漠上的一活一死两座火山,巧用“青鸟、黃鸟”来形容;前面说青黄二鸟“所经国亡”,形容的是火鸟(火山喷发)经过的国家都被灭亡了;最后还强调“维鸟”是由“青鸟、黄鸟所集”,恰恰说明的是集合在中西非二十度纬线上下的活火山与死火山。恰如撒哈拉沙漠最高山库西火山以及阿哈加尔山脉最高峰塔哈特山。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