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鸣:找到了《山海经》全球地理的最关键证据!

来源:光明网文化 2016-07-28 10:11:00

上篇文章,笔者在说明《山海经.海外西经》的第三国奇肱之国的地理位置在非洲的刚果区域时,谈到五短身材的侏儒俾格米人的历史渊源及与“奇肱”这两个字的瓜葛。其后笔者在对俾格米作进一步探究时发现,俾格米这个名字源于希腊语,是古希腊的长度量度单位,大约是从手肘到手指关节的距离,而“奇肱”的肱字,指的是胳膊由肘到肩的部分,它们之间的共同点是都含有“短臂”的概念,而有意思的却是,俾格米与肱一对接即成完整的一臂了,这恐怕也可以作为一臂三目人的奇肱之国与刚果有历史渊源的另一种证据吧!

《海外西经》在奇肱之国后即将出现的第四国是丈夫国,其地理位置并非今天这篇文章所要探讨的主题,故留待下篇文章再细说。今天笔者要揭开的是《山海经》最为神奇的“里”数,它必将成为《山海经》世界地理说最确凿的证据之一。

《山海经》在《山经》部分的叙述内容,无一例外地从第二座山开始,在山名出现之前都会先冠上多少多少里数,看起来好像是从前一座山到此山的距离,而行文因此也更像是一种游记。

古人应该比我们现代人还更喜欢游山玩水,尤其是远古时期的人类!而且很可能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生命的最大乐趣就是穷尽一生走遍地球。或许,有人意外地发现自己从南非的好望角由西往东到南美的合恩角之后,最终又回到了好望角(在非洲与美洲还连为一体的远古),这可能是人类记忆深处关于地球是圆的最早体验及印象。后来,美洲大陆与非洲大陆分离,有人从好望角向西再向北到北极,再从北极到美洲再到南极洲。结果,从南极又回到好望角,印证了老祖宗留下的古老传说:原来人类是住在一个像太阳和月亮一样的圆球里面。人类就这样生存了几百万年。而到了330万年前,或许更早(但证据还没有被发现),有人在非洲大裂谷的湖畔终于发明了石器,人类遂开始使用工具,结果他们的第三只眼首先开启了短视的频道。他们自然没想到那是松果体开始退化的信号。而更没想到的却是,他们刚开始觉得好玩的石器,最终都演变成“一臂三目”的武器--矛,且最要命的是,他们手上的武器竟然对着人类自己开了杀戒。然后,人类在第三只眼的功能退化殆尽之后,剩下的两只目越发短浅。首先是越来越不懂得看天象,其次是越来越看不清地象,最后是越来越看不懂人象,结果,牛鬼蛇神都附着在人体上而人却不自知了!所以,人类还真以为人类的文明史不过区区5000年到10000年,再往前真的什么都不明白了。即使发现了三万年前的肖维壁画(法国),人类也不愿意承认,古人类的智慧可能比现代人还高,至少在过去的一万年,人类的智商没见得有什么发展。

就拿《山海经》来说,古人好像就跟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真的不知道这背后还有什么更难以想象的天机。笔者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发现,至少在三千多年前(再往前推还不知道可以推多远),《山海经》已经把地球赤道周长给算了出来,而人类有史以来最早计算出地球赤道周长的是2200年前古埃及的数学家埃拉托色尼(也是天文学家及地理学家),但是世界上最早论证地球是圆的人则是古希腊先哲亚里士多德,而比他出生早些的战国时代的中国哲人惠施,据说也提出过地球是球形的概念,看来古人类之间在地球范围内一直有交流往来。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山海经》这部神秘的古籍是如何将赤道周长的里数隐藏在其中的。

笔者在《山海经探秘》一书中曾经将《山海经》的“里”解读成“理”,而在最新出版的中外学者论文集《山海经世界地理与中国远古文明》中,笔者则论证了《山海经》古图暨九鼎图乃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世界地图;在《识破天机》一书中将河图洛书与《山海经》的神秘关联作了说明。今天,在梳理了《山经》南、西、北、东这四经的里数之后,笔者有了更惊人的大发现,同时又进一步佐证了以上三本书对《山海经》内容所作出的结论。

《山经》在每一经结束之后都会总结说,从第一座山到最后一座山,总共多少座及总共多少里,而到了每一方向(包括了南、西、北、东、中五经)的三经或四经或十二经全部完成后,又会总结说刚刚叙述完的三部经或四部经总共有多少座山及多少里,这是《山经》的标准叙事结构。为此,笔者像当初统计《山海经》山头数字一样不厌其烦地将每一座山的里数都加起来,结果却发现,其逻辑和山头的数字密码一样藏有虚实的概念。《山经》自己统计的447座山(实数),与笔者数出来的460座山(包括重名的,虚数)表现了《山海经》一实一虚的地理与文学(或曰神话)特性,而其纪录的里数则用同样的手法隐藏了天文地理及河图洛书的机密。

请看以下的一组数据,《南山经》第一经实际算出的总里数是15640里(1+5+6+4=16,合数为7),而书中记载的原文说“又南经之山志,大小凡四十山,万六千三百八十里”(16380里当作纪录之数,在此简称记数,合数为9),但笔者将一、二、三经结束时原文记载的三个里数相加得出的数是16680里(可当虚数,合数为3),与书中最终的数字还是有出入,为什么?古人究竟在考问我们什么?

按照笔者一贯的计算法来破解,将实际算出的数15640当做实数,其合数7与虚数16380的合数3相加,即得出了10这个天干之数,这说明《山海经》的作者是有意这么设计的,因为《南山经》开始的十座山之数是用来代表十天干之数,而最终用16380这个合9之数来强调的则是天干为大的理念。这些都是《山海经》数字密码的基本概念,但秘密显然还有更多。现依此方法顺次将《南山经》《西山经》《北山经》《东山经》的三项数字都罗列如下:

《南山经》实数15640,合数7;虚数16680,合数3;记数16380,合数9

《西山经》实数17662,合数4;虚数17521,合数7;记数17517,合数10

《北山经》实数22560,合数6;虚数23530,合数4;记数23230,合数10

《东山经》实数17860,合数4;虚数18860,合数5;记数18860,合数5

从以上四组数据的合数可以看出,南西北东互相之间都有一个相同的数字,且全都是按一实一虚来对应的,但也只有两个数字7和4。如果将四方每组的虚实之数相加即会得出10、11、10、9这四个数,总数为40,而如果将四方每组的实数、虚数、记数的合数相加则会得出10、5、20、5这四个数,总数也是40,这时候让我们来看看河图的数字(如图):

外围6、7、8、9与内圈1、2、3、4的八个数字相加的结果也是40,《南山经》绕地球一圈的山数也是40,东西南北四经的虚实总里数之合数也是40,代表了“地方”之数;代表“天圆”的最内圈实际总数是21(如上右图:5+5+5+6),正好与南西北东四经的实数之合数21吻合(7+4+6+4)。也就是说《山经》的南、西、北、东四经之合数与河图天圆地方之数完全吻合。这些相互印证的数字都在在说明地球是一个圆球的事实,而《山海经》就是为了纪录全球地理与天象对应(天圆地方)所写的一本书!(关于61点数河图可参考笔者“山海经数字密码大揭秘”一文)

再进一步挖掘其中的秘密,自然还会发现《山海经》的“理数”更是“大”得惊人!

按照《山海经》一阴一阳、一实一虚的逻辑,地若为实,天则为虚,故将《山经》的总里数的虚数作为计算地球赤道周长的基数,把南、西、北、东四经的总里数加出来,结果是76591(16680+17521+23530+18860)里,而地球赤道的实际周长约80150里,两者的误差仅仅是3559里。根据笔者的研究,南西北东四经的山在《东山经》部分结束,其涵盖的范围先从赤道线肯尼亚按逆时针方向由西向东(可视为河图内圈的1、2、3、4顺序)绕地球一圈,纪录了非洲、美洲、欧亚大陆的10座大山,再从南非好望角按顺时针方向由西向北至北极圈再向东沿美洲一直到南极洲,也即是河图数字所承载的重要信息,纪录了全球的主要大山(包括南北极的山)。

笔者的结论是,《山海经》用山与山之间的虚拟之数(实数之合数则用来定位具体山头的准确位置),来说明天道与地道相通的信仰,而最终所计算出的里数之误差,事实上可以忽略不计,概因笔者发现,《山经》的根本结论是全球的山都由一条龙脉联系在一起並首尾相接的。《东山经》在南极洲中北部与新西兰最靠近南极洲的岛屿的最近距离不到2000公里,即不到4000里,与误差之数3559里差不多,说明《山经》的里数是远古时代人类对地球赤道的实际周长的最准确计算。看来,中国人喜欢下西洋的历史应该追溯到西汉甚至商朝之前,而人类全球化的文化交流与往来,自远古时代开始就从来没有真正中断过。让笔者感慨的是,西汉时期身为数学家与天文学家的刘歆,在领衔校订《山海经》时,完全可能破译了这本史前文明著作,但不知为何隐而不宣?难道当时的皇帝最怕的是他们的子民向海外移民?或者《山海经》横空出世之后就一直是本秘籍?

中国首部《山海经》研究论文集

暨海內外专家学者中英文论文集

长按此二维码关注此公众号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