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城市之间,缤智与梵高跨越百年的相遇

来源:搜狐汽车新闻 2015-12-30 09:20:00

“我梦想着绘画,我画着我的梦想。”梵高,这位后印象派大师,从爱上绘画的那一刻开始,将他所有的热血倾注到画作里,用一生诠释了这句话的真正意义。所以即便是百年后的今天,这个名字仍旧烙印在人们心里。

1888年,梵高居住在法国南部小镇阿尔勒,这里的一草一木激发了他无限的创作热情。也正是这一时期,他创作出了一幅幅具有惊人生命力的作品。“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这曾是梵高的渴望,他渴望与一个有着共同信仰的人并肩站在一起。尽管相隔百年,倘若现在有一个人,心中正怀着这样一团火,是否能再见梵高?

怀着这个近乎偏执的期盼,一位久居广州,热爱梵高的画家,驾驶着她的缤智与我们开始在城市中追寻,带着画板和调色盘,希望在这个城市中找到梵高在阿尔勒的踪迹,追寻大师的灵感源泉。

生命之盛——《盛开的桃花》

《盛开的桃花》

与阿尔勒相隔万里的广州,有彰显这个信息时代的现代化钢筋水泥,同时共存着熙熙攘攘的城中村、废旧工厂改造的艺术区,现代与老旧的交融碰撞让你总能在其中找到惊喜。正值12月,相比长江以北的寒冷而言,广州算得上温暖如春。位于繁华商圈中间,显得尤其安静的大学里满园葱茏,驾驶缤智行驶在紫荆路上,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满车身,满树的紫荆花随风轻舞,生命仿佛都灵动起来。

路的尽头,偶然遇到一棵特别的紫荆树,好像遇见了百年前梵高为了纪念表兄的逝世而画下的那幅《盛开的桃花》。车正好停在树下,恍惚间,缤智与梵高上演了一场旷世相遇。

探戈红的车身与满树的花朵交相呼应,钻石切割面般的车身线条反射出夺目的光,从车内抬头望去,透过全景天窗,一树繁花就这样落入眼底。车尚未熄火,隐约能感受到蓬勃的发动机带动车身有节奏的颤动,仿若心脏的震颤。火一样红的车身,与开满花的树,这画面让人不禁提笔描绘,耳边响起梵高的低语:“只要人还活着,死去的人也还会活着。”

这样的色彩,属于生命。

光之屋——《黄房子》

《黄房子》

1888年5月,梵高在阿尔勒租了一间旅馆,因为旅馆的外墙被刷成了黄色,因而人们把这幅梵高笔下他在阿尔勒的家的画作称为《黄房子》。梵高把这里当做他内心的栖息地,并且画了“向日葵”系列用做画室的装饰。他称这里为“光之屋”,是他理想中的乌托邦。

而在现代高楼林立的城市里,可以想象能够找寻到与之相似的地方何其不易。多数旧式的建筑纷纷被拆除,取而代之的高楼将浓烈的古早氛围冲刷得不剩分毫。所幸,还有一些码头仓库、老旧工厂被稍作改造留存下来,让我们得以去追寻一些艺术气息。在太古仓码头,我们遇到了像黄房子一般的两座房子。尽管它是“红房子”,但一眼望去,总让人有一种错觉,仿佛绕着它走到另一面,抬头就可以看到梵高房间的小窗。

夜晚还未来临,不舍得结束这一天,我们继续追寻。在喧嚣中唯独安静的TIT创意园内,我们遇到了“真正的黄房子”,不过轻轻一打方向盘,这栋房子赫然屹立眼前。它隐藏在茂盛的树林之间,在傍晚里安静而神秘。让我们不禁想象,如果梵高来到21世纪,当我们将车停在楼下,按一按喇叭,他会不会探出头来对我们高声大喊:“嘿!朋友,你们来了!”那感觉奇妙无比。

一切的伟大都有相似的开始,梵高将黄房子视为梦想的装载,这与缤智的开发理念如出一辙。早在70到80年代之间,日本造车理念中就有“SpecialtyCar”一说,在这个理念影响之下,汽车不仅仅是实用的工具,而是赋予驾驶者充裕生活梦想的动力。缤智正是基于这样的开发理念而生。如同梵高热爱的“光之屋”,缤智也拥有着舒适多变的空间。所以不妨大胆假设一下,如果梵高拥有一辆汽车,会不会正是缤智。

当然,我们不得而知,只能从梵高与缤智的碰撞中看到些许端倪。

不暗之夜——《夜间咖啡馆》

《夜间咖啡馆》

夜幕终于降临,没有人能否认,梵高能将夜晚的美描绘到极致。他对自己的作品《夜间咖啡馆》这样描述:“一家咖啡馆的外景,有被蓝色夜空中的一盏大煤气灯照亮的一个阳台,与一角闪耀着星星的蓝天。我时常想,夜间要比白天更加有生气,颜色更加丰富。”或许是缤智与梵高之间的缘分,让我们在安静的夜里遇到了这座仿若他笔下咖啡馆般的小店。延伸到身后的是悠长的小巷,店门口亮着暖色的灯光,户外座椅不规则的摆放,店内悠扬的音乐传到屋外,一切都透着一股平和的诗意。

我们之所以将梵高称作艺术先锋,在于他对色彩大胆而热烈的运用。对于真正的大师而言,标准化的技巧没有任何价值,艺术的生命在于感情,在于心。而作为先锋艺术的缤智,恰是源于这样的匠心。作为一辆城市SUV,缤智将轿跑与城市完美融合,精湛的车身工艺打造出动感而饱满的车身,搭配凌厉的双腰线,刀锋式熏黑的轮毂,它的外在无处不体现其极具先锋性的美学设计理念。以地球梦科技发动机为“心脏”,输出源源不断的动力,同时降低油耗,只为“地球梦”的延续。

创新是艺术的生命,梵高因此开创后印象派风格。创新,同样是汽车的生命。基于本田独创的MM设计理念,缤智拥有同级无法比拟的多变空间,特立独行的隐藏式后车门把手,呈现如双门轿跑般先进的个性,双灯位LED投影式前大灯与弧线型LED日间行车灯相组合,将优雅与凌厉完美统一,便捷灵敏的一键启停,带来非凡的驾驶体验。而车如其名的缤智先锋版特别可以体验到全景天窗、17寸轮毂、无匙进入、一键启动四大亮眼配置。

如火的热情——《红色葡萄园》

《红色葡萄园》

阿尔勒葡萄收获的季节,梵高用大片的红色来描绘了这样一幅画作。阳光如火,收获的葡萄园洋溢出至高的热情。葡萄园流动的线条让画家想到红色缤智的车身线条,或许正是看到缤智与梵高的共通之处,这位画家才对缤智如此热爱,执意与缤智一同进行这场关于艺术的追寻。

葡萄正在丰收,还未酿酒,梵高已让我们透过画作感到醉意,无愧艺术先锋之名。

缤智将继续穿梭城市之间,不会停息,时刻散发着先锋艺术的魅力。

一位英国评论家曾这样评价梵高:“他用全部精力追求了一件世界上最简单,最普通的东西,这就是太阳。”在所追求的事物上不妥协,是梵高,也是缤智。所以,艺术先锋与先锋艺术,定会有这样一场必然的相遇。

*《盛开的桃花》收藏于巴黎奥赛美术馆

*《黄房子》收藏于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夜间咖啡馆》收藏于耶鲁大学美术馆

*《红色葡萄园》收藏于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

2015年12月18日至2016年2月21日,“缤智?梵高时代”印象派幻影艺术大展,艺术大家与您相约广州大剧院。即日起至2016年1月30日,关注广汽本田官方微信,即有机会免费观展,想获得这份新年礼物看这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