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何能在美国创造奇迹

来源:凤凰新闻 2016-07-20 07:59:00

刚到华盛顿时,觉得警察真多。可到了克利夫兰,才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其实直到来到现场,内心中还是很忐忑,因为根据此地法律,集会带枪是合法的——45个州有同样的规定。于是很荒谬的一幕出现了:为了安保考量,举办大会的速贷体育馆规定与会者不得携带水枪、气枪和彩弹枪,其他禁止携带的还包括饮料罐、玻璃瓶、网球、金属尖头雨伞。但真枪是可以带进场的!

要知道特朗普是一个极有争议的候选人,是一个引发美国对立和撕裂的候选人,在这样的背景下还允许持枪入场,是嫌今天的美国还不够乱吗?看来每个国家都会有这种荒诞幽默的事情发生。所以,克利夫兰有这么多警察并不意外。

不过到现场才知,带枪的规定被临时禁止了。看来,真到了命悬一刻的时候,人的基本理性还是会回归,政治正确也会放到一边。尽管支持拥枪的特朗普今年1月曾表示,如果入主白宫,上任第一天就会禁止划设“无枪区”。不过大会已经宣布,晚上的主题是“makeAmericasafeagain"。总算是聚焦一下实实在在的民众疾苦了。

在克利夫兰,发现都在下半旗。这应该和17日巴吞鲁日市枪杀警察事件有关。尽管共和党大会全球瞩目,但大抢新闻风头的仍然是这件事。这已是近期的第二起,上一次五名警察被复仇的黑人打死(或被击毙),这一次则是3名。而且复仇者都曾服过兵役、去过伊拉克,都为这个国家打过仗。后者还曾在伊拉克多次获得奖章。就是这种一度保家卫国的人,却成了袭击警察的嫌犯或英雄——如何定义取决于个人立场。他们或许也有伟大之处,不是为了自己,是出于对不平等现象的公愤,他们袭击的是荷枪实弹的一线警察,不是文职人员。尽管如此,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为他们鸣不平,不会为他们辩护。这就是生活在中国和生活在美国的区别。

不过袭警案是美国种族矛盾激化升级的预兆,当黑人终于意识到即使奥巴马当总统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时,那就只能采取这个国家和制度听得懂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声音。正如巴吞鲁日袭警者在他几天前发布的视频中所说:只有暴力和金钱压力才能带来改变。他说:“钱和血、钱和血、钱和血。别的都不管用。”他在上周推特中说:“暴力不是最终答案,但也是一种做法。你们这些人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反击,而不是像美洲土著一样地……灭绝?”这是民主社会中,没有高效表达渠道的群体多么绝望的呐喊。

更何况事发后,奥巴马完全站在警察一边,说什么袭击警察就是袭击每一个人。可是打死无辜黑人,难道不是打死每一个人吗?每个人不都会成为下一个无辜者吗?

不管怎么说,国内存在如此尖锐的矛盾——生死搏命,与汝俱丧,美国执政者仍要把大量的资源和精力投入到和百姓毫无关系的南海中去——中国不说主权,至少和渔民的鱼权息息相关,可南海和美国百姓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我在克利夫兰问过的普通民众均不知南海是何物,一脸茫然)也难怪民众愤怒,也难怪特朗普创造奇迹。

克利夫兰除了数不胜数的警察,另一个看点就是到处可见抗议者。在会场不远处,有妇女团体在抗议特朗普歧视妇女的言行。但下面观众也有人高喊撒谎,抗议她们的抗议。

最吸引眼球的是一场两人出演的行为艺术:一人扮作狗,趴蹲在地上,脖子上拴着链条,另一人拿着牌子,上写:kickmydogTrump(踢我的特朗普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notface,please(请不要踢脸)。众媒体则围着狂拍和采访。从中国人的角度看,这种自由过线了,有人身攻击、贬损之嫌。我多次观摩台湾选举,虽然是后起的民主地区,但绝不会如此。今年曾有记者把马英九疑似漏点照放到脸书,却引发蓝绿两边的谴责。

不过看到现场摆卖的各种像章,也不由得感叹特朗普的支持者也是异曲同工:有三个像章都是在对希拉里进行低俗的攻击(见图)。我买下后问现场一位女性志愿者,这是否违法。大概因为我是个外国人,她也是女性,样子十分尴尬。说了句:不违法,不违法。虽然如此,她的表情也说明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有人打趣说,你骂奥巴马sb是言论自由,骂他黑鬼就是种族歧视。不过对立双方如此攻击对方还真是应了特朗普的话:这个国家已经分裂、崩溃了。

严格说来,希拉里与特朗普的对抗,远远不是两个“治国理政”手段不同的人的对抗,乃是美国传统政治势力、传统政治理念与一种试图颠覆它的力量之间的对抗。因此激烈程度远超以往,说谁获胜将决定未来美国的命运和走向并不夸张。

其实不用说这个国家,共和党已经严重分裂了。布什家族拒绝出席大会,还有罗姆尼、麦凯恩也缺席,参与初选、俄亥俄州州长也就是大会的东道主卡西奇也说了No。前议长金里奇则攻击布什家族孩子气。反对特朗普的人提议强制全体投票被拒绝,引发现场骚乱,齐声大喊抗议。

有一枚特朗普的像章很引人瞩目,买的人不少。上面有一句话打动了消费者:特朗普,总算有个带种的(Trump,finallysomeonewithballs)。一语道出特朗普获得支持原因。今天的《今日美国》出了特朗普的专刊,采访了特朗普各色人等的支持者。我看了下,主要原因不外如下:希拉里无法信任,甚至是罪犯;特朗普能改变美国;不相信女性能当总统;希望国家能像一个公司那样运作;反对政治正确;特朗普说出民众心里话;特朗普能带来就业;反对全能政府。但主要原因还是反对希拉里。根据对初选的调查,支持特朗普的群体中,55%是因为反对希拉里,只有41%是因为支持特朗普。

想想2016年的美国选民真是可怜,他们可选的两个人,一个很不可信,一个又非常极端甚至危险。

其他的抗议者也借这个举世注目的机会刷存在感。有人在现场直播的电视台附近高举牌子:Don'tbelievetheliberalmedia(不要相信自由媒体。自由媒体几个字还用红色醒目标出)。意思当然都明白,所谓自由媒体都是被金钱控制的。只是政治人物不可信,国会不可信,媒体也不可信,那么美国人除了相信上帝,还能相信什么?

说来有趣,当代表们排队入场时,不少人竟然佩戴着特朗普像章。如此文革时才有的现象突然出现在全球最发达的民主国家,着实让我一下转不过弯来。但看大家的表情,似乎司空见惯。可是今年人代会上有个别代表佩戴领导人像章,居然引起海内外高度“关注”。中国的任何事总被放大,同样的事发生在美国则总是息事宁人,真是佩服了他们的议题设置能力,议题处置能力。

第一天的感受,如果用一句话总结,就是一个分裂的国家中一个分裂的政党上演的政治秀,即娱人也娱己,但不会解决任何问题。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