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北京乐动卓越邢山虎:如何利用自身改变适应市场变动

来源:4399游戏 2015-12-16 15:53:00

4399手机游戏网12月15日海南报道,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支持创办的2015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于今日正式开幕,此次大会吸引了众多业内人士前来参与。北京乐动卓越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邢山虎出席了大会,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大师,我们要做一个选题是“变化与转型”,对今天所有嘉宾都会问这个问题。2015年到现在游戏行业在发生一些变化,我想问这些变化对您和乐动卓越有没有影响?另外,2016年我们要想改变和突破,接下来乐动卓越有哪些动作和布局?

邢山虎:2015年是大家都很难熬的一年,除了腾讯和网易日子比较好过。原因显而易见,2015年是游戏创业公司最后一波,但是也有近两万家公司,这种情况下人才价格非常贵。2015年的年初、年中和旧金山的薪水水平基本上一样,而且营销费用也非常高,在中国一个用户五六十人民币很正常。IP被炒的很火,大家都在买IP,IP的价格虚高。何云鹏那里《花千骨》做的比较好,其他的没有那么火,其实像过山车一样的形式,现在是狼多肉少,不一定吃的饱。我觉得2015年最大的变化是营销,2015年中小型公司纷纷倒闭,以前创业的人不得不放弃了创业,现在行业慢慢回到平稳的状态,这是市场的一个常态——供需不平衡。另外,游戏的推出数量慢慢回到正常状态,生态圈会慢慢好起来,这是2015年的变化。

这两年有点目不暇给,我很早就开始做游戏,之前十年一个周期,到了页游基本上五年一个周期,到了手游基本上两年一个周期,到来现在,特别是国外,一年一个周期。未来在这个领域,如果有新公司愿意创业,我觉得还是比较大的发展方向,我们也会更多投入在这方面。

记者:刚才您提到一个关键词“两年”,我比较认可,研究一些海外公司定位就是在两年转一次。乐动卓越下一款游戏是什么?

邢山虎:我觉得我们的专长虽然是做端游转型而来的,但是今天更多是注重做适配于手机领域的游戏,所以我们把更多精力集中在手机领域,包括卡牌和非重度手游,我们认为手机平台更适合休闲类游戏。

记者:您觉得手机的游戏还是要给大家带来休闲的感觉,您认为这种碎片化时间的东西距离重度的游戏体验和操作还是很远的?

邢山虎:也不是,刚才我在会场说了,我说中国的游戏玩家群体很大,中国有一亿重度玩家,韩国有两千的重度玩家,这本身是一个生态圈,这个领域会活的很好。如果只看这一个领域可能会放弃更大的市场,包括过去的切绳子等等还有巨大的市场,我们认为大家应该把精力往这一块去放,会有更大的收益。重度MOBA这一块,用户群还是原来的用户群,市场主要是传统端游的方面,一个是积累不用那么深,第二是轻度休闲和中度游戏很多年了,比较难诞生新的奇迹。

记者:我记得咱们也尝试过竞技类的游戏《超神吧英雄》,尝试的效果如何?

邢山虎:那个游戏其实在我们公司内部定义成一个大屏的产品,不算挣钱,但是那个产品我们在做全球市场,这个月英文版就上线了。我们认为这个游戏在国内市场做的不是特别好,不是那个游戏不行,而是国内这么激烈的环境下,大家有点急功近利,我觉得这个游戏有点可惜了。

记者:前一段日子在《我叫MT2》一周年之际有到韩国来,公司有什么积累,如何把这个打到自己的平台?2016年有什么想法?

邢山虎:我们开始做MT的时候觉得是对的,那时候国内做游戏的不多,收入高的也没有,我们那时候心态很好,几十人,做游戏开心就行了,那时候给大家发福利,我们那时候会返回70%的充值,跟玩家互动是很不错的。后来还是走了一些弯路,因为遇到一些资本上的压力,或者渠道说要搞一些充值,所以走了一些弯路。经过过去那几年,公司今天慢慢回到一开始的状态,知道自己有一些地方是不对的,过去也知道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对。这两年产品积累很多,服务器、客户端积累下来,资源等等都有积累,但是更多的积累是打造真正的业内良心,打造业内第一运作平台,不再是为了业绩和KPI去做充值,就是踏踏实实的提供游戏,你愿意玩就玩。就像刚才说的《死亡日记》,其实也可以赚钱,通过扣费等等肯定可以赚钱,这些产品想赚钱比较简单,但是这个事还不能做,做了这么多也想明白了,玩家是第一位的,别的都是假的。

记者:2016年会有什么产品?

邢山虎:我们2016年有很多有意思的产品,而且覆盖各个领域,从客户端游戏到主机游戏。我们做了更多有意思的事情,希望给玩家提供快乐,挣钱放在第二位。

记者:2014年到2015年整个市场出现的新产品比较少,有的都是IP,在IP围攻的大环境下面我们如何提供游戏的创新性?

邢山虎:我们是做IP起来的公司,我认为IP未来会越来越不重要,有IP未必会成,没IP未必会败。其实IP最发达的国家一定是日本和美国,但是现在从排行榜来看,你发现日本和美国有多少个IP的产品?从第一到第十经常一个都没有,前一百个有两三个IP产品就不错了,能看到五个就很逆天了。为什么有这种情况?IP很发达的国家,IP恰恰是理性估值。我们中国过去没有真正的IP,我们在使用盗版或者山寨等等,一旦有IP的时候,IP会被放大。这个放大的过程导致很多产品突然起来了,但是也会发现后续同样希望通过IP成功的产品就变得越来越难。从明后年开始,我认为IP的产品会越来越淡,未来买IP就像买大白菜一样,本来就是附加价值,原来一分钱赚不着,现在拿着挺爽的,为什么当作致胜法宝呢。不说是谁了,前两天看好一个产品,产品都给我了,我想拿进来负责产品的IP,百度一下说这是全世界最顶级的IP提供商,他有三百多款但是没有一个进排行榜,这还都是正版IP。大家不要对IP进行神话,IP之风从两年前开始,未来会更加淡化,有IP叫抱大腿,毕竟不是自己的大腿,偶尔抱一抱还行,抱时间长了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记者:邢总,您是最后一个接受群访的,我们发现这届产业年会发言不一样,我感觉比以往质量高很多,因为我们从一早就听到很多人反思,包括您说的IP的问题、行业的问题和自己发展的问题,很多人也说之前两年做的不对,您觉得这是一个好的现象,或者说这是一个行业发展的必然阶段吗?

邢山虎:也不是,肉还是这么多肉,但是狼太多,狼长的速度绝对超过肉。你发现很倒霉,你的广告费比硅谷还贵,贵一倍还不止,硅谷买广告五十美金一个,你买要两三百一个,人家付一次是美金,你付的是人民币,竞争比别人激烈,渠道比别人复杂,人家就一两个渠道,竞争这么激烈,规模突然开始暴涨,可能就没有你的事了。有这么一年洒洒水,留点干货,现在就是水分太多了,太水了。

记者:您觉得渠道会不会降低渠道的费用?或者说玩家的投资量并没有太多的爆增之前我们会不会压缩渠道费用?

邢山虎:没有办法降,比如说你是三七开,但是渠道帮你承担广告费,拿20%不正常吗?五五开不是天经地义吗?刚才说怕不怕渠道,上面没有一个人敢正面回答,其实大家都有自己的KPI和自己的生存压力,而且渠道替你干了投广告的事情,不能让人家白给你付出,他们推APPS也是要花钱的。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是产品的核心提升,第一个是人员提升,我们去年四百人,现在提升到七百人,人员提升不止一倍。IP费用也在飙升,原来买一本书的IP,给作者六位书的价格很好了,现在一个作者拿一千万还觉得亏了,有道理吗?没天理了。我本身是写小说的,我03年、04年千字是一千块钱,在座可能没有那么多人拿这么多钱。我是作者,其实我们前面想想自己,后面想想别人,你不可能拿那么多钱的。最后IP会扁平化,IP费用高、广告费用高,你正儿八经的下载,一天没有两百万嘴都别张,这种状态下谁挣钱呢,还没有工会挣钱多呢。为什么有这种情况?核心是抢的太激烈了,鱼目混珠的事情都出来了,不可能都挣钱的。你刚干两年就跳槽或者成立一个公司,有机会赚钱,但是概率太少了。就像大家都是干记者的,每次开会都是乌央、乌央的记者,发车马费都发不起,无非就是车马费从五百降到两百,人多了不好做。

记者:在您看来破局就成为难点了,大家都这样的话谁收手?

邢山虎:没钱了就收手,公司倒闭了就收手了。

记者:只有休克式的疗法了。

邢山虎:没有办法,有疗法,就是崩盘。今天的状态也属于崩盘状态,小公司原来做的时候就没有想明白,觉得原来做什么类型的游戏火,今天拉来一个兄弟一起做,觉得这个游戏还会火,你没有想到旁边有两百个兄弟还做一样的,两千个兄弟做类似的东西,任何一个分类至少两千家公司在做,你说怎么火呢,不可能。今天整个行业风声很紧,今天所有人都在反思,这都是表象,核心就是这个行业养不活这么多人,这么多人进来怎么办?饿死一批弱的,最后活下来的都是强的。历史学家说为什么要爆发革命和为什么要有王朝灭亡,有人就有土地可以干活,王朝的破灭一定是土地不够分配了,被大量兼并,最后人口多到土地产生的价值无法满足需求,结果就打仗、死人,重新到生态平衡。其实是一样的,端游、页游、手游每次都是这样,无一例外,我做了十六年,看得很清楚,我觉得下次一样还有类似的事情。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里面有一个说不得大师,没有什么不可说的,说的一定是真实的话,甚至有一些东西不宜拿出来发表。谢谢大家!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