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第20集团军某旅开展创新陆军综合火力打击演练

来源:军事新闻 2016-07-10 15:49:20

红军火炮对发现的目标进行集火射击。胡春峰摄

中新网郑州7月10日电(杨西河康克李科)从6月19日开始,以陆军第20集团军某炮兵旅为主组建的防空、陆航等参演部队,千里机动赴西北大漠青铜峡训练基地展开为期20多天的红蓝对抗。

演练采取自主对抗、随机导调、精确评估等方式,重点演练开进接敌、支援遭遇、进攻与防御、机降与反机降等主要作战行动的火力运用,旨在解决陆军火力打击不协调、火力运用不衔接等一系列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

巅峰对决中,记者切实感受到了破旧立新给综合火力打击演练带来的诸多变化。

精简指挥层级,提高火力打击效率

6月28日下午3时,在火力指挥协调中心,炮兵、防空兵、陆军航空兵等多兵种指挥员均列席会议。令记者耳目一新的是,第20集团军某炮兵旅旅长刘晓天除了担任炮兵群群长之外,又有了一个新的头衔——火力指挥协调中心主任。

以往组织火力打击演练,都要至少建立两级指挥所。集团军依托炮兵指挥部和各火力单位精干参谋人员建立火力指挥中心,各兵种单位建立群队指挥所。接到敌情后,火力指挥中心将具体火力打击任务赋予各群队指挥所,各群队指挥部队完成火力打击任务。

为提高火力打击效率,此次演练,集团军坚持以精简火力指挥机构为重点,创新火力指挥与协调机制编成模式。他们采取模块化嵌入的方式,依托炮兵旅建立由炮兵、防空兵、陆军航空兵等兵种部队机关人员组成的火力指挥协调中心,履行建制、配属和加强的各兵种火力指挥和协调职能。

伴随火力指挥协调机构的建立,营级单位都设立了火力引导小组,每个连队都设立了火力协调员。如今,火力指挥协调中心接到上级火力需求后,将打击任务赋予各群队火力协调小组,火力协调小组向各群队直接下达火力打击任务。

“指挥所的‘瘦身’、火力指挥层级的减少,使得合成部队指挥更加精干高效、火力反应更加迅速。”演练总导演、第20集团军副军长周友亚对此深有感触。

红方发起冲锋。罗元涛摄

信息融合,火力打击实现“一网四链”

7月3日下午3时,记者在综合火力打击演练现场看到,演练虽然是有炮兵、防空兵、陆军航空兵等多类兵种部队参演,但以往那种单纯靠电台、北斗手持机等话音指挥的手段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兵种利用指挥基础网和改装过的一体化指挥平台实现互联互通,让数据指挥得以贯穿演练全程。

“指挥方式由话音指挥向数据指挥的转变,源于对指挥信息系统融合的创新。”周友亚告诉记者,集团军研究构建全维立体的侦察情报网,打通了各兵种之间的信息链路,实现了火力打击“一网四链”。

在以往,由于各兵种之间的指挥信息系统相互独立,都是“烟囱式”指挥,演练中都是“自说自话”,很难实现互联互通。

此次演练,集团军通过融合炮兵、航空兵和防空兵等各兵种指挥信息系统,构建涵盖指挥基础网、指挥控制链、侦察情报链、火力打击链和火力打击保障链,形成了综合火力打击“一网四链”指挥信息系统。

“东南方向发现敌机,一批5架……”记者在演练现场看到,下午4时30分,火力指挥协调中心突然接到侦察情报组的空情通报,只见综合计划组参谋王庆富迅速将空情数据转发给各火力打击指挥所。不到3分钟,防空兵群指挥所的李参谋就接到了空情通报,打开文件,只见敌机批次、机型、架次等数据一应俱全。随后,防空兵群指挥所迅速命令部队,做好对敌机的战斗准备。

指挥控制系统的融合,实现了集综合感知、高效指控、精确打击、全维防护于一体的整体作战。此次演练,从发现目标到信息传输、处理、决策并发出指令,对目标实施精确打击,整个过程只需几分钟。

变精放为精细,让每一发炮弹都打出思想

“对敌火力点实施火力打击!”7月5日上午,记者在演练现场看到,在火力指挥协调中心下达的一张火力打击命令上,不仅明确了火力打击目标的类型和数量,还翔实地记录着各群队实施火力打击的顺序和需要使用的弹药种类。

“火力打击不能粗放地集火射击,而是应该注重打击效益”,旅政委代照仁告诉记者,他们在演练中创新综合火力运用战术技术程序,多手段搜集目标情报,研究出目标筛选系统,将目标打击任务分发给各火力群队终端,实现了炮火的全面覆盖和精准打击。

在以往的演练中,由于需要打击的目标较少,火力指挥所只需要将搜集到的目标汇集起来。指挥员下达命令后,各火力群队集火射击。有时两个营同时打击一片目标,造成最后虽然完成了目标打击任务,但却不知道哪个单位摧毁的目标。

“粗放的火力打击方式必须改变,要让每一发炮弹都打出思想。”此次演练,集团军指导组带领机关人员,将创新陆军综合火力运用战术技术程序作为重要课题,依托综合火力打击指挥信息系统,在组织筹划和火力指挥程序上,改变以往以文书、话音、图像为主的指挥方式,综合运用文书、态势图、数据、图像和表格,实现基于“一平台、一幅图、一个库、一流程、一条链”组织和筹划火力。

记者在火力指挥协调中心看到,在目标态势图上,根据侦察情报汇集的目标信息,30多个火力目标在图上零零星星闪烁着。火力指挥中心按照先打重要目标后打次要目标、先打易摧毁目标后打坚固目标的顺序,将目标打击任务区分赋予给火力打击群队。伴随着隆隆炮声,霎时间,前方10多公里处的敌方阵地陷入一片火海。

“火力指挥协调中心要弹好钢琴,这样才能在综合火力中弹好协奏曲,打好火力仗。”走出指挥部,周友亚深有感触。

红军火炮射击瞬间。肖腾达摄

陆空协同,“空中走廊”这样打造

“17时00分至17时15分,空中走廊开启!”7月6日下午,记者在演练现场看到,以往直升机单独突击的现象不见了,随着火力指挥协调组一声令下,直升机打击分队沿着有炮兵和防空兵火力掩护形成的5公里宽的空中走廊实施突击。一波火力打击后,直升机于空中走廊关闭前迅速飞回机降地域。

“由直升机单独突击向空地火力协同的转变,是创新实践综合火力协调方法的重要成果。”导演助理、集团军炮兵指挥部主任韩玉军介绍说,此次演练,他们统筹各兵种火力,实现了空地火力协同,为陆军航空兵划设了安全的“空中走廊”,构建了立体攻防的作战体系。

为促进空地火力协同的加强,该集团军组织人员认真研究陆军航空兵装备、技术、战术等知识,针对炮兵与航空兵、防空兵与陆航兵力协同、近距离空地火力支援等作战行动的火力协同方法,进行理论研究攻关、模拟射击论证。他们还明确各兵种火力打击行动,综合运用地面地点、时间区分、横向隔离、垂直分层等方法,加强空域的协调控制,为陆军航空兵划设安全“空中走廊”。

记者在航空兵突击现场看到,一波炮火打击过后,敌方阵地笼罩一阵烟幕。直升机迅速起飞,向目标超低空飞行。不到1分钟,只听见又一波炮声从后面袭来。然而,直升机却并未降落,几秒钟过后,一阵炮弹流从直升机上方呼啸而过。

“空地的高度协同,建立在对弹道的精确计算上”,友邻某陆航团指挥员告诉记者,他们与炮兵、防空兵部队一起,已经就各自炮弹的射速、飞机的速度进行了精确的计算,确保“空中走廊”绝对安全。(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