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都在美国名校里有过什么坑爹的经历?

来源:搜狐教育 2016-06-27 14:18:00

出国留学的朋友们一定因为文化上的差异,多多少少经历过一些奇葩的事,这些事有的是让人觉得好笑,有的让人觉得尴尬,但是这都是我们出国生活的宝贵的经历。快来看看知乎大神们分享的经历过的奇葩事吧

整理自知乎

grapeot

我们学校(哥伦比亚大学)紧邻纽约治安混乱的哈雷姆区。里面中餐馆都装铁条窗,露个小洞收钱。学校外面有个公园,据说里面一挖一具尸体,毒贩横着走,半夜以后警察都不敢进去抓人。好了扯远了。我们学生苦逼,熬夜赶作业拱paper是常有的事情。大半夜回家,公园又不敢进,明明横穿公园2分钟的路非要绕道走个十五分钟。有天半夜三点,漫天大雪,一个中国哥们赶完死线,身心俱疲,决定回家睡一会。走到公园口,在绕路和冒险横穿之间面临着挣扎。想了一会把心一横,哪有那么恐怖,都是自己吓自己。今天太累了,就这一次。

雪夜的公园异常宁静。周围只听见脚踩在雪上的沙沙声。快走出公园的时候,根据各种港剧的经验,一般下定决心就这最后一次肯定会出事。果然被一个劫匪拦下来了。劫匪有经验,从后面冲上来先把他的胳膊扭住,另一只手上拿了把枪顶住头,就开始厉声要钱。

各种抢劫我校学生那是见得多啦,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随身都带着20美元保命钱。据说是一包白粉的价格,大叔大妈们抢到了20块钱根据道上的规矩就不会为难你。劫匪找到了哥们的钱包,翻翻倒倒就找出来20块钱现金。眼看就要放小哥走了,突然发现小哥身上刚买的羽绒服闪闪发亮。于是劫匪就用枪指着小哥的头,逼着他把衣服脱了下来。纽约的冬天非常冷,还在下雪,看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哥,匪徒也动了恻隐之心。他脱下自己破破烂烂散发着臭气的外套,披在小哥肩上,还善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就把小哥放走了。

小哥出了公园,后怕之余习惯性地把手往衣服口袋里一揣,卧槽翻出来一千多块钱。。感情这哥们抢了一晚上的钱全在这里了。。

许之一

哈佛大学图书馆每次出门的例行检查。

我实在弄不懂这个在科技界也算超一流的学校给每本书贴一个电子码,然后在门口弄一个安全门之类的自动检查装置到底难在哪里了?

机器一秒钟可以做完的事非要让图书馆工作人员站门口一个个开包手动检查,而且和他们再熟也得查(手动再见.jpg)。

被别人默认可能私自拿书的设定也是蛮不爽的,以及每次闭馆的时候出个门还要排队啊。

——————(再更一个)—————

关于哈佛经济系经常有的论文答辩(或者说是展示,或者说是研讨会)。

哈佛经济系有好几个研究中国经济问题的大牛,于是每年都会招一大批来自中国的访问学者和PhD。那些人中每周都会有一两篇关于中国经济问题的论文或者报告被写出来,然后邀请其他的人来旁听这个展示或者说是答辩。

我跟的教授恰好是研究中国经济的,于是我每次都可以拿到这种小seminar的邀请函。主题每次都关于中国经济嘛,所以来的绝大多数也都是中国人。

一般来说,因为每次展示教授都会在,所以大家都还比较规矩。英文版论文,英文版ppt,英文版的展示……口音虽然chinglish了一点但教授也还是听得懂的。一群中国人+一个美国教授+一两个外国学生挤在一个小教室里说英文,其乐融融。

然后有一次展示的时候刚刚讲完三分之一,教授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就说有事要失陪一个小时,让大家继续,接着就出去了。说时迟那时快,台上的主讲人学长突然诡秘一笑,然后歉疚地看了教室里唯一一个白人哥们一眼,咳了一下,就娴熟地把ppt换成了全中文的,接着说道:“刚刚有几个问题我可能没解释清楚,我现在用中文再解释一遍。”

教室里其他人则非常淡定地哦了一声,接着异常热烈地就用中文讨论了起来,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我:(目瞪口呆.jpg)

熊孩子看掌

我也举个手,那年赶上飓风sandy,风来之前已经是宣传地沸沸扬扬,什么百年不遇啊,停水停电断网断粮啊,所以提前两天去超市买了两袋面包,几捆菜,两盒牛肉一瓶奶,还有一板巧克力,觉得撑个三天绰绰有余。sandy登陆的前一天下午,已经是妖风四起了,下了课回家,走到113街的时候发现了一条很长很长的队尾……还以为是什么店打折还是买一送三,再往前走了2个block发现居然是家门口那家菜市场+超市。

我!的!天!

当时我和舍友并没有停下回家的脚步,一边感慨一边说幸好我们提前备了粮。

直到我们走到了家门口,楼上的大叔正张罗着家里人从车上往下搬东西……有巨型桶装纯牛奶X3,超长法棍X5,各种装在塑料袋里的蔬菜、熟食、水果etc,以及,两个巨大的,长方体的,蓄电池??

大叔看到我们愣在门口,非常友好地问我们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sandy,我说yeah,买了点儿。大叔当时就冲我吼了起来,exome??买了“点儿??”comeon!这可是sandy!不是candy!youhavetobefullyprepared,atleastforaweek.而且你还买生菜?到时候没有燃气给你做饭的!然后大叔就给我们描绘了sandy来袭之后的恐怖景象,黑云压城,狂风过境,房倒屋塌,内涝成灾……末了还非常担忧地说,快去吧,你看风越来越大了。hurryup!run!runyourheadsoff!

我和同学仿佛看了一场2012大电影,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觉得是不是我们把sandy想的太简单了,难道国内的飓风真的和大美利坚的没法比?

犹豫了一会我们决定相信大叔,于是顶风冒雨地去了超市之外排队……进去以后已经是这样了……

我们更紧张了!因为我们来晚了!纯净水没有了!果汁没有了!可乐没有了!牛奶鸡蛋火腿肉都没有了!最后求生的欲望让我们买了很多平时都不会去看的肉桂……面包……和好几桶味道奇怪的碳酸饮料,毕竟活着更重要对不对!

然后sandy来了,下城都淹了,个别惨烈的房盖儿都被掀起来了。然而,我哥伦比谁睡更晚大学地处上城highland,水电网气齐全……除了停课和不太能出去门儿,丝毫感受不到世界末日的恐怖……

(不过停了两周课真的很好啊)

宅在房间上网看剧玩游戏,或者招呼对楼的来打牌(x

然后印度老师就发邮件了,我们耽误了两周课,但我们的期中考试不能拖延,我看今天风势小了很多,你们下午来考试吧。

科倒是没挂,伞挂了。

但是差点死于肉桂面包和碳酸饮料。

不过这事儿好像和学校没什么关系……

知乎用户

著名野鸡大学华大圣路易斯WUSTL,坐落在传说中唯一一个犯罪率高于底特律的城市圣路易斯。曾经以为学校是一片净土,看近期犯罪地图只有华大及其周边没有犯罪。

但是上学期期末的一个月里,各校区前前后后三四次发现持枪人员警报(我猜测校内警报虽说是“有人携带枪支”,但应该是是开了枪的)。我还目睹了主校区那次,真是长姿势。作为丁克狗没法老了以后和外孙孙女吹嘘一番自己的英明神武,就来知乎和大家分享一下。

美中时间2016.4.20周三下午一点半左右,我和同组妹子S从学院楼Givens往OISS国际学生办公室走。一辆货车停下让我们过马路,刚穿过办公室门前的公共马路Forsyth的斑马线,就听到一阵连环的声响,我回头四望,以为哪里突然放起了鞭炮。看到一辆银色轿车停在路中央,轮胎起烟,车前马路上一连串扬尘。我想着这车爆胎怎么响这么多下=。=

声响还在继续,突然之间我意识到可能是枪响,懵了零点几秒之后开始思考应该就地趴下还是跑进前方的办公室。又思考了零点几秒之后开始往办公室跑。好像也不是跑得很快,反正就是跑进去打开大门特别惊慌的表情。然后里面所有的人都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完全反应不过来该怎么用英文说,就愣在那。突然发现我同学S不见了,还在外面站着不知道干啥,赶紧拉开大门让她进来。她进来以后才说她刚才看到了前面一辆车里有个黑人探出来朝着后面开枪,所以她就吓呆了,连跑都没跑。

至此屋子里的人才知道刚才是枪响,打电话给校警,并且安慰我和S,询问我们看到了什么。很快警报消息在所有校园内手机和电脑屏幕上推送,录音警报电话也开始响。全校教学楼办公室的门锁都自动上锁,只能出不能进。全校戒严。警察也迅速封锁了事发的那一段马路,只留下那辆被逼停的银色车辆。

我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哭了。可能真的是吓哭了。此刻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在一个枪击现场,再晚一点过马路,我和S就在枪击范围里了。

办公室的老师赶紧安慰我然后给我倒了杯茶,我慢慢平静下来,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S倒是很镇静,一直在叙述她看到的画面:被逼停的那辆车前面还有一辆车,里面一个中长发的黑哥哥探身出来向后面开枪,后来停下的那辆车里的驾驶员尖叫着爬出来。

办公室里的老师学生也一副特别紧张的表情,不停地从窗子里往外张望。在我们前面几分钟进来的华裔女生很紧张的表情,她进门前也听到了枪响。

等待警察来问话的过程中,我语无伦次地发了个激动的朋友圈,S则在年级的大群里和大家说事情经过。在学院楼的同学们说学院楼戒严啦,学院楼熄灯啦,还有同学发了在黑暗中上课的照片。据说系主任跑去studio告诉大家把灯关上,说要“假装没人在”。

对不起,我和S真的没忍住,一下就笑了。学院楼前停车场停满了车,学院楼的玻璃窗特别大,然后关了灯就想假装没人_(:з」∠)_虽然这是一种防护措施,但还是迷之搞笑。

有个同学说当时她正好去Woodshop切木头,一进去就有人招呼她躲到桌子底下来,说这里躲了15个人。我同学当时内心是崩溃的,那个Woodshop在地下,啥枪能从室外打到地下呀。在桌子底下躲个什么劲儿呀=。=

还有其他学院同学发的上课照片,莫名戳中笑点。

只想说,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总之在这种吐槽美国人脑洞大的欢乐的氛围中,我俩等到了一个帅气的警察叔叔来问话。警察叔叔详细问了我俩看到的事情经过,主要是询问S关于开枪者的特征和他的车子特征,结果S因为当时整个人都懵了,基本啥特征也没记住。不过在马路对面应该有不少行人看到了开枪者的车子。

问完之后警察叔叔还确认了S是否懂英语=。=她要不懂英语刚才怎么给你描述的_(:з」∠)_然后留了S的地址,说有问题再去找她。于是警察叔叔就走了。

我在国内都没被警察叔叔问过话,第一次居然是这么惊心动魄的案件。真是非同寻常的人生经历。

之后戒严还没结束,办公室的老师就给我们一人发了一个宣传单,是学校24小时心理咨询室的,说我们之后要是有任何心理阴影和情绪问题都可以联系他们。还反复确认我们是否还感到害怕。之后带我们玩起了一个超级弱智但还挺好玩的卡牌游戏。玩了两局戒严解除了,大家就散了。我和S往回走的时候还陪她去bookstore买了对耳环和一件衣服_(:з」∠)_

回Studio之后同学们纷纷向我们提出慰问,我舍友谭头梗还说我们之所以碰到这事儿就是因为我们组太闲了,周三下午不上课出去乱逛才碰到这事儿。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等我家妹子下了设计课之后我和妹子还有S还跑去吃了个拉面,美其名曰压压惊。但其实我除了刚开始吓哭那会儿,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

过后两天OISS的老师还给我们发过邮件询问我们的状况。我已经完全不受影响了。倒是S,第二天走路上学的时候,每次有车经过她身边她都吓得不行,总觉得车里会有人探出来开枪。但过了两天也就好了。

这次事件幸好没有死者,三个人受伤。S也幸好没有目睹人受伤的场景,不然估计心理阴影更大。我没看到开枪的场景,所以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只是想想在穿过学校的马路上发生这样的事,在我一直十分放心觉得非常安全的地方发生这样的事,真是太可怕了。

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在医学院校区、北校区、主校区已经接连发生三起持枪事件了。据说好多教授来上课都是写好遗书来的。作为成天十几个小时待在studio的建筑狗表示心情十分复杂。嫌疑人好像一个都没有抓住。十分不能理解美国的十字路口都几乎没有探头,不然那辆车的踪迹也不会这么难找。

我大圣村全美第一的犯罪率真不是吹的_(:з」∠)_华大在这种城市生存下来也是心疼。

PS:一开始我和S都表示绝对不能马上跟爸妈讲,怕他们担心。结果后来我俩暑假回国各自跟爸妈讲了之后爸妈都很淡定,丝毫没有担心我们的人生安全。我们俩纷纷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我妈对枪击的担心程度还比不上对我熬夜的担心。我@¥%#¥**……&

【谢谢观看】

Kane读做卡呢

有个朋友原来在加拿大约克年term1的时候,住在北约克,晚上九点买subway,被小黑爆了菊,学校开了一堆条件希望封口,最后全给了他室友,他都没要,直接回了国,现在每周都还在接受心理治疗.

KennethPan

USC,UniversityofSouthernCalifornia.

当年我刚开始去念的时候,学校周围治安奇差。一到校,新生训练(orientation)的时候,就被告知天黑后在学校外面周围的市区步行要很小心。最好不要一个人,要有伴儿。我当时还嘀咕:“有这么恐怖吗。”

第一年是住校,两人一间的宿舍。当时室友是个小胖子ABC,叫Andrew吧,父母是台湾人。家境很好,在大落山鸡南边的尔湾长大。

结果,没几个月之后,圣诞节假期,我们两个假期都出去了。然后,等假期结束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就看到警察来了。小胖子一脸沮丧的跟警察说话。尼玛,被盗了!这可是校内啊!据警察说应该是爬窗子进来的,小胖子丢了手提电脑和一些现金。我的电脑放假的时候幸好带走了,除了一套衣服,没有别的损失。警察很敷衍的写了个policereport就走了,还“安慰”我们说:“要报保险拿这个去就好了。"基本就是“要捉人,没门儿”的意思。汗...

下半学期,有一天晚上,小胖子和楼下跟他青梅竹马的小蜜出去逛。(哦,小胖子的青梅竹马是个小胖女生,名叫Camilla,卡蜜拉。)然后,在离学校500英码的地方遇到打劫。据小胖子说是两个疑似墨西哥裔,号称有刀也有枪,不给钱就要让小胖两样都尝尝。于是,小胖很委屈的把钱包贡献了出去。然后,我安抚梨花带雨、惊魂未定的小胖子之余,说:“哎,你都吓成这样。小蜜应该更糟糕吧。这种时候,不是应该你去安慰她,而不是我安慰你啊。”...小胖子一拍脑袋,噗通噗通跑下楼去了。我在后面喊:“学校药房开到12点,3个装的套套8块一盒。身上没有现金的话,我这里有。”

反正,那天晚上小胖子就没有回来。青梅竹马变成干柴烈火、生米煮成熟饭之类的按下不表。我最纳闷的是小蜜怎么没把她室友支上来我和小胖子的房间,我还专门留了门不锁的说。这,这不科学啊...

哦,哦,言归正传。这鬼地方当然是住不下去了。第二年在学校东边10来英里的地方找了个公寓,又便宜又安全。唯一的不便是每天要开车。

以上

呼延野牛

节假前夕不储粮,饿到后背贴胸膛。

出门想去找餐厅,站牌下面等成精。

陳子浩

UniversityofToronto,算不上什么名校,世界著名三本大学。

多大人送外号,多伦多不放假大学。据说多大历史上只停课过三次,一战,二战,还有19世纪一场烧毁了学校的大火。每年冬天暴雪(加拿大冬天你懂的),全市大中小雪全部停课,唯独多大主校区永远屹立不倒。每次看新闻,York和Ryerson大学的同学们都回家躲在暖气房里,而我们还要冒着大雪去上课。

就在上周还是上上周,学校搞了个大新闻。一名神秘男子持枪闯入我校法学院,引起轩然大波。媒体轮番报道,警察包围建筑,直升机啥的都来了。微信、FB上,大家都在欢庆多大历史上第四次停课,然而学校很快通知,只有法学院和临近的部分音乐与国关的建筑停课,其它科系正常上课。。。。。。大家默默取消了准备好的Party。

题外话,在出事的法学院对面是Queen'sPark,一个神奇的公园。这里位于学校中部,所有很多同学会抄近路从这上学。然而,多大流传着一个神秘的传说,就是在这里晚上会遇到黑蜀黍把你嘿嘿嘿。最重要的是目标男女不限,前后均可。传说中某年一男生走夜路,在Queen'sPark被黑蜀黍嘿嘿嘿,为了安抚学生政府给了绿卡。至于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

匿名用户

CMU.CarnegieMellonUniversity.

某年冬天,狂风呼啸,大雪纷飞,商店不开门,隔壁匹大停课,我们一大早就接到邮件:今天正常上课。听师兄师姐说,鄙校已经连续xx年没有因为任何意外停过课了,才不会因为这点小雪就放弃光荣传统呢+_+(实在记不清xx是多少了=_=p.s.评论有说>=6的也有说20的)

公交车不怎么工作,还好校车还是工作的,在雪中吹成傻逼后爬上校车去上课了。。。。

DarouwanChen

UNSW旁边有一条路,叫BarkerSt,别名爆菊路,PR路。

恩就是这条路

每当有女生问,女生晚上一个人回家会不会不太安全,我一般都回答:你的男朋友可能会更不安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