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亿债务压顶:渤海钢铁面临债务重组

来源:搜狐网 2016-06-15 12:11:00

整合不到六年时间,这家一度荣登世界500强名单的地方钢铁“巨无霸”开始分崩离析。

登上世界500强名单才两年的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钢铁”),正面临着肢解阵痛。

在两个月前被拆分之后,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的日子更加难过。数日前,这家

曾被当地政府寄予厚望的钢铁巨擘被曝出因逾期未缴纳境外债券票息,被指“已构成潜在违约”。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在随后一个月的豁免期内,渤海钢铁若仍不足额缴付相应款项,将成为中国首例国企境外债券违约。截至《中国企业家》记者发稿,渤海钢铁相关部门负责人未能就此给予回应和置评。

更令渤海钢铁及天津市政府焦头烂额的是,该公司正拖欠1920亿元金融债务,涉及到包括超过7家银行在内的105家债权方。

业内一名熟悉渤海钢铁的知情人士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时表示,渤海钢铁债务祸根,始于六年前当地政府的“拉郎配”,强行把四家当地国有钢铁企业整合,组建渤海钢铁。

“这四家企业在渤海钢铁内部依然是各自为政,实际上是整而不合。”上述人士说。整合后,渤海钢铁开始大规模扩张,最终为如今的债务风波埋下了隐患。

上述人士还透露,在整合过程中,天津钢管集团(以下称“天管”)实际上最受伤。“它在无缝钢管领域的水平是世界级的,无缝钢管销量连续7年世界第一。”

“拉郎配”后遗症

渤海钢铁债务浮现始于今年3月中旬,彼时有关渤海钢铁负债近2000亿的消息开始被广泛流传。一个月后,天津市政府的拆分举措证实了渤海钢铁的确处于危局之中。

4月21日,天津市政府的一纸批文,将天管等四家企业正式从渤海钢铁中分出,与渤海钢铁共同成为天津市国资委直管企业。

这距离渤海钢铁整合成立不到六年时间,一合一分之下,均是一纸批文。

早在2009年3月,为应对金融危机后的经济萧条,国务院发布了《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提出到2011年,全国形成宝钢集团、鞍本集团、武钢集团等产能在5000万吨以上的特大型钢铁企业;形成若干个产能在1000万-3000万吨级的大型钢铁企业。

该《规划》还特别要求推进数家钢企重组,鞍本与攀钢、东北特钢,宝钢与包钢、宁波钢铁,成为跨地区重组实施对象,而天管与天钢、天铁、天冶则成为区域内重组的实施对象。

在此大势的推动下,2010年,天津市委、市政府一纸批文将天管、天津钢铁集团(以下称“天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以下称“天铁”)和天津冶金集团(以下称“天冶”)四家国有钢铁企业联合组建为渤海钢铁。

成立后,渤海钢铁成为一家集烧结、炼铁、炼钢、连铸、轧钢、金属制品生产为一体的国有独资“巨无霸”,成为老工业基地天津的产业支柱。

一名钢铁行业专家对本刊记者表示,事实上,天管、天钢、天铁、天冶四家公司其实并不愿合并,只是无奈遵循行政命令。“其中尤其是天管最为反对,但在当时的整合大背景下,这种反对是无力的。”

截至拆分前,渤海钢铁整体产能为2200万吨,除天管350万吨无缝钢管产能外,天钢、天铁和天冶的炼钢产能分别为750万吨、500万吨和600万吨。2015年,渤海钢铁粗钢产量1627万吨,同比下滑11.9%,但首次成为国内第九。

渤海钢铁“合成”后,在当地政府的主导下,该公司开始了大规模扩张。但渤海钢铁的扩张显然时机不对,从2012年开始,中国的钢铁行业利润开始大幅下滑。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刘振江曾表示,从2012年开始,中国钢铁行业销售利润率始终小于1%,2012-2014年平均每年销售利润率为0.44%,去年为-2.23%。

尽管钢铁价格跌至“白菜价”,但在危如累卵之际,渤海钢铁依然在举债扩张。在渤拆分前,该公司先后于2014年10月和2015年6月在香港发行两笔境外债券,分别为15亿元离岸人民币(汇率与在岸人民币相当)和1亿美元(约合6.58亿元人民币),均为三年期,年利率分别为6.4%和5.5%。

但对于渤海钢铁而言,偿还上述境外债券票息无疑利剑悬顶。若在一个月内豁免期内不能足额缴付相关款项,渤海钢铁或将成为中国首例国企境外债券违约。

内部分裂

在被拆分出来后,天管终于舒了口气。

“它是四家公司里竞争力最强,也是效益最好的一家,可以说其他三家的产品跟天管的产品在竞争力上不在一个层次上。”该专家说。

公开资料显示,天管综合实力位居全球第三,前两名分别是特纳瑞斯(Tenaris)和瓦卢瑞克(Vallourec)。2009年至今,天管的无缝钢管产销量连续七年稳坐全球头把交椅。

该公司采取“订单生产”模式,2015年产销277万吨,在全国出口下滑14%的情况下,天管依然出口64万吨,同比基本持平,出口量和创汇额在国内行业始终保持首位。

接近天管的人士称,在被“拉郎配”后,等于是一家能够无缝钢管的高附加值产品的企业与其他三家做普通钢材企业放在了一个篮子里,“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该人士还透露,在此次渤海钢铁债务危机后,渤海钢铁被拆分实际上也有天管在背后施压。“它们原本就不满意整合。”尽管最终被拆分出来,但渤海钢铁巨额债务仍然对天管造成了巨大负面影响。

上述钢铁行业资深专家向本刊记者回忆,6月初的一天,一位天管干部曾登门拜访,向他寻求支招,如何减缓渤海钢铁欠巨债对对天管的负面影响。该天管中层干部抱怨称,渤海钢铁债务拖累了天管。

接近天管的人士称,受渤海钢铁债务影响,天管原本拥有的上百亿银行授信额度受到波及,银行变得更加谨慎。

一位银行界人士称,在渤海钢铁的债务问题上,银行为了确保风险,普遍会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所以天管银行授信受影响在情理之中。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郑玉春在接受采访时称,天津市政府将渤钢拆分,用意显然是将巨额债务“化整为零、各个击破”。

上述专家称,由于天津市政府无力全部托底,只能选择性援助,最被市场看好的天管很可能被优先考虑,其他三家或将视情况进行破产重组。

银行倒逼

在整个钢铁行业,银行无疑是一些钢企陷入困境的推波助澜者。

据财新网报道,为化解渤海钢铁的过剩产能与债务危机,针对渤海钢铁的债权人委员会已经成立,涉及金融债务金额为1920亿元。

债务共涉及105家债权方。其中北京银行、天津银行、天津滨海农商行、建设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及中国银行涉资较多,这七家银行都是债委主席团成员。前三家银行的信贷余额分别为数百亿元之巨,后四家在60亿元至100亿元。

渤海钢铁之所以会欠下如此之多的债务,与银行早年间的推波助澜有关。在渤海钢铁成立之初,作为本地龙头企业便获得由建设银行等八家银行提供的总计1000亿元授信额度。

有渤海钢铁内部人士感叹到,渤海钢铁在短短六年内崩塌,除了政府“拉郎配”重组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合时宜举债扩张。

以天管为例,在银行资金的支持下,该公司产能从50万吨发展至350万吨,数年间翻了七倍之多,成为无缝钢管行业产销量第一,而这些产能扩张,基本上靠借贷完成。

一位钢铁界业内人士称,在钢铁行业好的时候,银行是求着钢企的。“我有个当行长的同学,有段时间天天追着我,让我帮忙介绍一家钢企,恨不得把所有授信都给这家企业,企业拿到了钱,可不得扩张。”

在上述专家看来,银行在钢铁业扮演者“晴天打伞、雨天收伞”的角色。“行业好的时候,银行会追着钢企,要给贷;不好的时候也会追着钢企,要追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