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大佬覃宏:好电影应该获票房与口碑双赢

来源:搜狐网 2016-06-15 08:16:00

编者按:中国电影市场正在成为全球最受瞩目的第一大市场。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这种火爆还可能有增无减地持续下去。这样的变化中,关于电影产业的种种,也变得越来越像明星八卦一样有大众基础。比如,《叶问3》幕后金主的资本运作事件曝光后,几乎让这部片的营收戛然而止。一位业内制片人方励的下跪行为让《百鸟朝凤》票房从千万不到奔向近亿。而王中磊、于冬、叶宁、覃宏这些频频在娱乐版里出现的名字也慢慢被不少人熟知。

也就是说,除了谈论电影本身,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了解,当下正热闹的电影这个产业,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各种搞不太明白的怪像?真的要赶潮流投身其中吗?对此,最有发言权的当属在这个圈子里实践多年的电影公司老总们。一定程度上,他们就是电影业的一部分真相,他们决定观众看什么样的电影,他们的思路和决策影响着这个产业的发展方向,他们预判的未来可信度很高。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搜狐娱乐采访了一些“大佬”,来为我们做科普。

搜狐娱乐讯(哈麦/文马森/图小明/视频)在大家都疯狂抢钱抢地盘的这几年,星美的老总覃宏看起来像是一个“异类”。因为他投资的多是《青红》、《南京!南京!》、《最爱》、《王的盛宴》、《杀生》、《黄金时代》、《亲爱的》这一类影迷喜欢,但难被普通观众追捧的电影。

前年,预算约7000万的《黄金时代》票房失利,让不少人操碎了心。但你知道这位老板是怎么想的吗?“很多人说《黄金时代》你要剪成两个小时……我说我是做电影院出身,我当然知道剪成两个小时会对这影片票房是什么影响,但是对不起,这就是我们要做的电影,它包含了时间,包含了风格,包含了很多东西,我们要把它剪短了,那不就丧失我们的初衷了吗?”

谈到电影,覃宏所有的目标都集中于做有品质的作品,他最稳定的合作伙伴兼挚友是陈可辛和李樯,因为志同道合。今年星美的新片都放到嘉映这个公司旗下做,从新开始。整个片单里不见当下最热门的三大类:魔幻/奇幻、喜剧、动画,而是像《李娜》、《七月与安生》、《没有别的爱》、《绣春刀2》、《白麻雀》这些或多或少有些文艺气质的类型片。覃宏很清楚,人要做自己擅长的。“我不认为我们做魔幻会多好。”他还预判,未来各个电影公司一定会形成各自鲜明的特点。嘉映要做是,是名利双收的好电影。“不能永远只看爆米花吧。”

“我不认为我们做魔幻会多好,不擅长”

搜狐娱乐:从前年《黄金时代》之后,感觉星美发展放缓了,是因为节奏的调整,还是在攒项目?

覃宏:不谈星美吧,我们还是谈嘉映。从《黄金时代》、《亲爱的》之后,等于嘉映新成立了一个公司,我们开始从新做内容产业。

电影它是有前期筹备的,不是今天你想上马就上马的东西。尤其我本人做电影还是比较专注一点,所以我也不会盲目上马一些项目。从今年开始,能看到我们的电影作品越来越多了,目前已经拍完了两部,正在拍第三部。七八月份要再开机三部电影。

搜狐娱乐:2016年的片单里你比较看重的有哪些项目?

覃宏:我们对每个项目都很认真,不管是中成本的、大成本的,或者是小成本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像《使徒行者》已经成片了。《七月与安生》在初剪阶段。《没有别的爱》我们也投资了,我也看了两个小时五十分钟的素材。包括《肇事者》,包括正在拍的《绣春刀2》,我都挺满意的。

搜狐娱乐:现在大家觉得比较容易赚钱的奇幻/魔幻、喜剧、动画三大类型,嘉映的片单里都没有。

覃宏:各个公司一定要有差异化的嘛。通过我们这个片单能看出不同类型的电影都有,武打的、爱情的、青春的、警匪的。做项目还是做你擅长的,实话实说我不认为我们做魔幻会多好,毕竟不是我擅长的。

搜狐娱乐:你做的电影还是偏故事性的多一些。

覃宏:当然,一个电影本体来说你还是要故事讲的好。我本人对剧本还是非常在意的,当然技术上也要突破。

“市场太热,稍成名的导演无数公司去追”

搜狐娱乐:现在很多公司做电影,都感觉有点抢项目的意思。你的这些项目主要是从哪些渠道发展来的?

覃宏:入行以来我经历过在家坐着,无数个导演找你,你选择愿不愿意跟他们合作。到现在出现了一些成名导演的项目无数个公司去抢。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一个电影公司你必须要有自己原创开发的东西,然后跟其它公司合作,这也是应该的,行业之内优势互补,或者说强强结合。所以在这些项目里头有些是我们原创的,有些是合作的,还有一两个对我来说就是加镑。最重要一个电影公司还是要有可持续性发展,你不能永远去作为投资公司,我们更关注于做电影的制作公司。

搜狐娱乐:安乐的江志强老板说过,以前都是很多新导演来找制片人,现在是制片人去找新导演,稍微成名点的你还得预约排人家的队。是这样的吗?

覃宏:当然是有这种状况了,时代的变化嘛,这个市场现在太热了,发展也非常迅速。稍微成名的导演,无数个公司去追的。再说难听点,有些时候导演觉得,让你投就算给你面子了。

搜狐娱乐:嘉映的片单里也有很多新导演的作品,你选择新导演主要是基于什么来判断?

覃宏: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持续不断地做电影,现在有些当红的导演,不曾经也是我支持、帮助过的?作为一个电影公司来说,你一定要推出一些新的导演出来。用他们最重要是他们的才华,能不能驾驭这些电影。当然在一些新导演上,我们也采取了一种监制模式来帮助他们。

搜狐娱乐:一个制片人的追求可能决定了新导演的作品是商品还是艺术品,你跟新导演的合作是什么样的方式?

覃宏:如果是纯导演中心制的作品,那当然尊重导演的艺术。你作为投资方,你认可这个剧本、认可这个导演,你就让他拍好了,你不要管他太多。如果是制片人中心制,你完成不了我还可以换导演,编剧写不好还换编剧,是两个概念。这几年我们一直在从导演中心制往制片人中心制去转变。

导演中心制在中国还会存在一段时间,有可能会永远存在,毕竟会永远存在艺术品导演。比如有一个得了国际大奖的电影,那片子跟我没关系,但是制片人来找我聊的时候,我就跟他说很简单,既然你看重这个导演,你就让他自己去拍好了,给他资金上的支持,在艺术创作上不要太管他,包括剪辑权要还给导演。因为你是做艺术片。你要做商业片那你怎么管都可以。

搜狐娱乐:有人觉得第五代、第六代之后,就出了一个陆川、宁浩,比较惊艳的。之后的新导演中就再没有了。

覃宏:我倒不这么看,陆川和宁浩在艺术上有自己鲜明的风格。时代也在变化,也有很多导演作品完成的非常好,只是大家有可能觉得太商业了,或者是太艺术了,没有结合的相对好的一些。但我也不认为只有他们俩吧,一竿子把年轻人都打死了也不对啊,有些导演还是不错的。

“会投陈可辛所有电影,《英格力士》跟陆川已没关系”

搜狐娱乐:嘉映的新片里陈可辛导演和李樯编剧就各参与了三个,能讲讲他们跟你的缘分吗?

覃宏:现在片单里能看到是六个,其实是不止六个。可辛导演从他的第一部电影《如果爱》开始合作,一直持续到现在,他的所有电影我都会投。

李樯老师应该说是监制加编剧。2011年我们认识了,开始做的《黄金时代》。这两个人我们是从合作伙伴到朋友到挚友到今天合作人。李樯老师我非常尊重他,非常有才华,跟他合作我非常放心,理念上也都非常契合。

搜狐娱乐:你们这种能长久合作的人气质是有一些相投的,包括你自己投资电影的风格。

覃宏:当然了,志同道合者走在一块吧。

搜狐娱乐:现在流行导演、明星分股份,嘉映和他们的合作方式是怎样的?

覃宏:我们更看重于做事,在于我们对电影的态度和我们怎么做电影,而不是说今天因为你陈可辛很有名,李樯很有名,或者说我覃宏怎么样,其实还是在电影本体上符合几方的理念,这么走在一块了。当然我会顺势而为,这个市场非常大,也不可能逆潮流完全跟资本不对接,大家所以成为合伙人,最终目的是要拍出我们自己喜欢的电影,这是我们的追求。

搜狐娱乐:《英格力士》之前陆川一直说要拍,最后为什么换成了黄丹?

覃宏:他是想拍我知道,关于这个他给我打过电话。《英格力士》很早我就看过陆川这个剧本,陆川很早也找过我,我都没有在意这个项目。但是这个项目后来版权到期了,黄丹老师及作者就找到我,重新开始弄,而并不是说把陆川给换了。我也觉得黄丹老师是电影学院文艺系主任,他在剧本上、创作上都应该没问题,这种情况下我们才做。这个项目已经跟陆川完全没关系了。

“好电影应该是名利双收,不能永远只看爆米花吧”

搜狐娱乐:现在中国市场大了,很多人就没那么重视艺术了,觉得观众喜欢赚钱就好,没必要非去电影节拿奖证明什么。你怎么看这种大环境?

覃宏:你这个问题是说现在太商业化了,我觉得一个好的电影应该是商业和艺术相结合的,就是名利双收。不能光拿戛纳来评判中国电影,也不光拿票房来评判中国电影。

搜狐娱乐:艺术类电影有些票房不错的,比如《亲爱的》,也有些卖的不好,像《闯入者》、《黄金时代》,这个主要是营销上的事情还是题材上的事情?

覃宏:《亲爱的》跟《闯入者》还是有所区别的,《闯入者》更艺术一些,《亲爱的》还是有市场化的因素存在的。

不管做什么样的电影,首先我不会丧失我们对电影品质的追求。当然在片单里头会出现一两部比较文艺的,但我也不认为它没有市场的卖点,作为投资方应该更多的给它一些商业化的运作。

《黄金时代》我们营销、宣传的大家都知道,但是因为题材和片长的问题,本身就是小众群体的电影。当然很多人说《黄金时代》你要剪成两个小时……我说我是做电影院出身,我当然知道剪成两个小时会对这影片票房是什么影响,但是对不起这就是我们要做的电影,它包含了时间、包含了风格、包含了很多东西,我们要把它剪短了,那不就丧失我们初衷了吗?

搜狐娱乐:美国八九十年代很繁荣的独立电影也是一些风格比较新的类型片,但是有像米拉麦克斯这样的公司营销做的特别好,商业上很成功,你觉得中国可能会出现这样一个时代吗?

覃宏:中国电影现在是在发展过程中,还没有梳理到什么样观众看什么样电影。其实这么多年,独立电影像王小帅、娄烨、贾樟柯他们依然在拍着,永远有些人在默默的、认真的做自己喜欢的电影。我坚信未来会越来越好,不能永远只看爆米花吧。

“现在是跑马圈地,未来各公司会形成鲜明特点”

搜狐娱乐:现在电影金融化、买票房,大集团公司的院线照顾自家排片这些现象都挺普遍的,你怎么看?

覃宏:这些现象都有一定存在的,但它不是主流的。对我来说还是要把自己做好,不管你干什么,内容为王,那些手段的东西是一个过程,你能靠这个支撑一辈子吗?

我们看到好莱坞工业体系的发展,它在三四十年代出现了院线与内容的剥离(反垄断法要求电影公司不能同时经营影院),有可能中国也会走这块。

搜狐娱乐:现在还是跑马圈地的时候,未来可能有一些巨头公司垄断资源,小的公司面临被收购或依附的压力,你是这样的判断吗?

覃宏:未来当然是这样的,不可避免,电影行业是个资源聚拢性的行业,当然会出现一些越来越大的公司,一些中小公司有可能依附在一些大公司的下面,作为一个工作室也好,作为一个片源也好,这是行业的发展规律。但是现在为止,依然还是跑马圈地,谁也不能说未来一定会站在什么样的高度上。但是任何电影公司,说到天说到地你拿作品说话。

现在其实特简单,你看片单都有重合的,因为大家在这个时代需要强强联合的,共同做一些片子。慢慢会形成各大电影公司自己的一种比较鲜明的特点,其实现在已经有雏形了,你像有些导演他会找我,他不会找别的公司,有片子会找别的公司不会找我。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