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鸣说《山海经》:鸟人与怪兽之谜二

来源:光明网文化 2016-06-09 14:29:00

上篇专门说到《山海经.南山经》三部经里一口气描述了七只名称怪异的鸟,而兽类刚好12头。

根据笔者分析,《山海经》一开始就明确地用鸟来写人,故而头七只鸟即已将人的一幅德性用鸟的形象活灵活现地做了充分的表达。可见古人早已识透人类的鬼名堂,所以他们寥寥几笔即能刻画出人的本质。然而要说人的形象,拥有四肢的兽类其实更容易模仿,以下笔者就来解读一下《山海经》究竟想通过怪兽来说明什么问题。

首先要再次提醒,《山海经》无论是草木还是鸟兽,每一种都同时拥有三重身份:天、地、人。

先让我们来看看兽的天份究竟来自何方?众所周知,黄道十二宫是古巴比伦人对星座长期观测所定下的,故黄道十二宫的名称与黄道附近12个星座的名称相同(尽管它们有本质的区别)。在古希腊人的眼里,星座是由各种不同动物形成的,但在天文学上,以太阳为中心,地球环绕太阳所经过的轨迹称为“黄道”。黄道宽16度,环绕地球一周360度,黄道面包括了除冥王星之外所有星运转的轨道,也包含了星座,恰好约每30度范围内各有一星座,总计十二星座。有了这个参照,《山海经》的“有兽”与“有星座”也就可以联系起来了。《山海经》第一怪兽狌狌(xingxing)一直被解读成猩猩。但笔者从开始就否定了狌狌是猩猩的说法(尽管被这么认为有两千年之久)。到此,笔者亦有必要再用几个证据加以说明。《山经》与《海经》恰是阳与阴的结合体(即地球的山与海),所以《南山经》三经自然与《海外南经》《海内南经》《大荒南经》相对应。

《海外南经》先出现的是鱼和鸟(这又让笔者想到了三星堆金杖上的鱼和鸟),而《海内南经》首先出现的猪身人面兽的名字就更令人匪夷所思。所谓“狌狌知人名”这样的猪身人面兽在出现之前,还特别先提到“狌狌”,其目的无非要强调它们之间的关系。

最关键的是,无论“狌狌”还是“狌狌知人名”在此处都和方位扯上了关系。一个说:“泛林在狌狌东”,一个说“窫窳”怪兽“在狌狌知人名”之西,其用意明显是为了说明狌狌本身的地理性质(即代表“地”)。以此推之,第一个狌狌自然用来代表天,“其状如禺而白耳”的“禺”古代传说有“落日”的意思,所谓“禺谷”即日落之处;白耳也是用来暗示太阳下凡的,而日究竟落在什么地方呢?笔者认为应该是赤道线上的鹊山(东非大裂谷范围)。第二个“狌狌知人名”的地点,笔者将之定位在红海边上的也门港(芦鸣,2014),也就是招摇之山(阿拉伯半岛)的范围。找到了“天和地”的具体方位,那“人”的地点呢?《海外南经》与《大荒南经》里没有线索,结果在《海内经》里找到了。

《海内经》可以找到众多神怪的头绪,“狌狌”自然毫不例外。《海内经》在“窫窳”怪兽出现的后面,“有青兽,人面,名曰猩猩”。这恐怕是古人把“狌狌”解读成了“猩猩”的出处吧,其实谬矣!这里的猩猩既然长了人面,而且是“青兽”,笔者可以肯定地说这个“有情之兽”即是人的代表,处于咸海和天山之间的两河流域(芦鸣,2014)。这是否在暗示一条古人类的发展线路:东非肯尼亚——阿拉伯半岛——中亚这三个基本点?值得考古与人类学家一探究竟。

说完《山海经》第一兽狌狌,就要说第二兽白猿。猩猩是黑的,白猿是白的,但好像并没有一种猿是白色的吧?猩猩属于猿类,智人是猩猩四个属的一种,12种长臂猿之中也没有白猿。至于海猿,目前还只是个假说。因此,所谓的白猿恰好说明了《山海经》的怪物都是人造的,目的是用来做三位一体(天、地、人)的说辞。

另外,一黑一白这“两猿”的弦外之音亦有“良缘”与“两圆”的内涵。所谓“两圆”很可能是指黄道(代表天道)与天球赤道(代表地道),而黄道与天赤道的两个交点是春分点和秋分点。因此,《山海经》的哲学思想体系是极其明确的,开头的鹊山(藏确定不变之意)与招摇之山(含动摇变化之态),将一静一动的思辨哲学挑明,然后通过一草一木将一阴一阳之道说出,接着又用一黑一白的两猿将二元思维清晰勾画完成。但更重要得是,其《南次二经》的第一座山柜山却将一分为三的哲学体系建构起来,而不是停留在二元逻辑当中打转,这才是天人合一哲学的根本所在。

不过,《山海经》原创时代的远古人类估计还没有发明“哲学”这两个字,所以和鹿蜀谐音的“路数”很可能是古人用来概括数字或哲学体系的一种方式。鹿蜀是《南山经》第三只怪兽,“其样子像马(懂得路向,即表示懂地理),头是白的(即识途老马,自然会路数),身上长着虎纹(暗示“路数”能够唬人,懂人道),赤红的尾巴(像彗星,暗示它也懂天道)。由此可知所谓鹿蜀的根本含义在于象征天道、地道、人道这三合一之道,其实就是老子《道德经》开宗名义所言的“道可道,非常道”,而“鹿蜀”(路数)之名,也即是所谓的“名可名,非常名”!(参考:老子与《道德经》皆源自《山海经》一文)。

第三只怪兽鹿蜀既然将三合一的路数亮了相,那么第四只怪兽“类”就得把“阴阳三合”(<天问>,屈原)的实质说出来。故而“类”这头非人非物的异兽的样子长得“像有头发的狸猫(暗示懂道理),身上还同时佩着雌雄两种性器官(暗示阴阳同体,可自行交配)”,恐怕就是所有物种的来头。以上开始的四头怪兽(可为四象)依序是:有黑(狌狌)、有白(白猿)、有路数(鹿蜀)、三合即阴阳(类)。

第五只基山上的怪兽名叫猼“施”(原字为言字旁),“它的样子像羊,有九条尾巴和四个耳朵,而独眼却长在背上”,其真相是:九条尾巴的羊说的是“洋相”(洋指四海,而四海为一,故只有一目之相),此亦可作为先天八卦的第一卦象乾卦(天一)。此兽依天可为白羊星座,依地在南美洲赤道线上的厄瓜多尔火山。

第六只青丘之山的怪兽名叫九尾狐,原文说“其音如婴儿”暗示的是“其阴如阴儿”(即阴相),可做第二卦象兑卦(泽二)。此兽依天可能是处女座,依地在赤道线上的亚马逊雨林。

第七兽柜山上的狸力(离离?),原文说“其音如狗叫”及“有距”(距暗示的是距离还是火炬?古人解读说是鸡脚,笔者认为说鸡脚的目的是映射斤斤“计较”),是否暗示黑暗中举着火把的来客被狗叫声赶走了?而“见到它的地方就会多土功”是否说明“火生土”的五行逻辑?这些都有明显火离之相的描述,似乎都是为了说明这个所谓的狸力可以用来表示第三卦象离卦(火三)。此兽依天可能是天秤座,依地在埃塞俄比亚高原(东非大裂谷的最北)。

第八只长右之山的怪兽叫长右,原文说“其样子长得像禺(禺古代可通猴,亦可通偶,可为双,和长右一起暗喻瘦猴形状的南北美洲),有“四耳”似乎暗示四周为洋(如第五怪兽九尾四耳之羊),而其后说“见此兽县城有大水”则明白无误地点明了环绕四周的是大洋。南北美洲因地震与海平面上升而至南北几乎相对分离的两块大陆,其天常有雷雨和飓风,是为震卦(雷四)之地。此兽依天可能是居于南半球的天蝎座,依地在中美洲(玛雅文明所在地)。

第九只尧光之山的怪兽猾褢(Huai),原文说此兽“样子像人但脖子上长着猪毛,住在洞穴里而且要冬眠。”一看就令人想到了在北美洲东海岸呼啸的北风恰好用来做巽卦(风五)。此兽依天可能是射手座,依地在北美温哥华岛。

第十只浮玉之山的怪兽彘,原文说它“样子像虎却长着牛的尾巴,而声音则像狗叫”,其后则说“苕水出于浮玉山之阴,北流”,显然是带水的坎卦(水六)。此兽依天可能是摩蝎座(亦称山羊座,属牛宿天区),依地在非洲几内亚高原。

第十一只,洵山的怪兽“羊患”(根据古代注音,羊与患组合成一个字读“幻”,或者读“欢”),原文说它“样子像羊却没有口,不可杀也”,打的恰恰是一个艮字谜。因为没了“口”的“善”字看起来还像“羊”,但没了头(一点)的“艮”字却不善“良”了,故“良”头上的点不可杀。然而揭开这个谜底就像把“良”的头盖掀开一样,看到的必然是“艮”字,故可做艮卦(山七)。此兽依天可能是介于山羊座和双鱼座之间的宝瓶座,依地在堪察加半岛北部山脉(介于北美洲大陆和北欧亚大陆之间)。

第十二只,鹿无之山的水兽蛊雕,原文说它“样子像雕而有角,其音像婴儿之声”,明显带有了母相,可为坤卦,此兽依天很像有角的双鱼座,依地在中国东北角北端择雅河(Zaya)的发源地。

以上将可以代表黄道十二宫的12兽分成四象与八卦来解读,结果发现它们竟然都能一一对号入座。

最后,笔者就将划入四象符号的四只怪兽的天地方位再补充一下。

第一兽狌狌依天可能是双子座,依地在赤道线上的肯尼亚火山(鹊山)。第二兽白猿依天可能是金牛座,依地在沙特阿拉伯区域(堂庭之山)。第三兽鹿蜀依天可能是狮子座,依地在赤道线肯尼亚海岸(杻阳之山)。第四兽类依天可能是巨蟹座,依地在赤道线吉尔伯特群岛(亶爰之山)。

把《南山经》一、二经的十二只怪兽依据笔者2014年就已定位的山头用线连起来,即赫然发现基本呈大金字塔状(类似黄道第十宫的山羊座),而金字塔塔尖的怪兽是洵山的“羊患”(音似幻或欢,寓意极其深刻!),绝妙的是,洵山位于堪察加半岛的最北端,而堪察加半岛恰恰是精卫鸟(精卫填海之鸟)的所在地,在《北次三经》里被称作发鸠之山(芦鸣,2014)。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