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孵化器如何走出成长的烦恼

来源:人民网房产频道 2016-06-08 08:01:00

原标题:中国孵化器如何走出成长的烦恼

国内孵化器行业正在遭遇成长的烦恼。今年上半年,一些创业孵化器开始出现生存压力,甚至不断传出孵化器倒闭的消息。

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专业委员会主任马凤岭表示,至2015年年底,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的整体数量将近3000家,数量超过了企业孵化器最发达的美国,居世界第一。同时,全国还有各类众创空间2300家左右。然而,如何将孵化器的公益性与经济性结合起来,探索出适合当下市场环境的商业模式,成为孵化器从业者与有关专家共同探讨的问题。

孵化器模式的中外对比

早期孵化器多为“空间+活动”的“联合办公空间模式”,这是最易复制和扩张的类型,技术含量不高,收取房租的营利模式也极易出现断档。

马凤岭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孵化器的公益性与经济性双重属性与现行体制、机制融合不足;孵化器结构趋同,商业模式不健全、营利模式单一,链接与整合社会资源的能力不足,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有待进一步创新,整体服务能力和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

“我国孵化器区域发展不平衡,高层次专业化服务人员短缺,整体数量和质量尚难满足不断增长的科技创业服务需求。”马凤岭说。

对于孵化器发展模式北京瀚海智业投资管理集团(以下简称“瀚海”)董事长王汉光有着自己的思考。瀚海是较早进入孵化器领域的企业,在国内拥有5家国家级科技孵化器。不久前,他们又联手美国知名孵化器公司PlugandPlay在中关村创业大街上新开了一家创业咖啡厅。

在他看来,这种孵化器模式的亮点在于,“将国内活跃的资本市场和国外先进的科技成果对接,链接全球资源服务国家创新创业的战略。”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财经学院教授左志刚在2014年10月发表的《美国科技企业孵化器发展最新动态及其启示》一文中表示,我国孵化器中的在孵企业获得股权投资的比例平均为21%,这些投资几乎都来自孵化器外部。

左志刚认为,由于股权资金对成功创业十分关键,而孵化器参与股权投资对吸引外部投资者又十分重要。因此,我国孵化器应增加对在孵企业的孵化投资。而我国孵化器面临的现实问题是,由于管理体制等多方面因素,孵化基金多数处于“沉睡”状态。

左志刚在文章中表示,如今我国孵化器多数为公办性质,孵化基金多来源于财政资金,孵化器管理者在资金使用上倾向于保守。投资若产生收益,管理者并不会有相匹配的报酬激励,而一旦出现投资损失,就容易受到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质疑。

虚拟孵化器成为欧美孵化器发展新方向

还有一些业内人士正在对比国内孵化器与欧美发达国家孵化器的模式差异。在他们看来,目前国内孵化器遇到的问题,一些欧美发达国家也遇到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王汉光曾经对中美孵化器模式进行过专门研究,他的博士论文也以此为题。他认为,在美国,孵化器作为一种协助新创企业快速成长的有效经济发展手段被广泛采纳。因孵化器发展定位明确,主体为企业,企业化运作与管理,一般能够实现盈利。“美国孵化器发展主要是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59年贝特维亚工业中心诞生到上世纪80年代初,缓解社区高失业率,为在孵企业提供场所、基本设施和基本企业管理职能的配备以及代理部分政府职能。

王汉光认为,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孵化器由单一孵化器向孵化器系统转变。上世纪90年代上半期,风险资本渗入孵化器,经营重心由孵化新创企业转向识别涵盖市场机会以创建企业本身。上世纪90年代后期迄今,创业孵化集团陆续出现,通过联合创业者和风险投资,使得巨额资金与大量具有创意的新型企业聚合。

在对海内外优秀孵化器的比对中,王汉光发现,专业技术孵化器是美国政府对企业孵化支持系统化的一个重要方面,而虚拟孵化器是美国企业孵化支持日趋系统化的另一个标志。

据美国企业孵化器协会2012年的调查,美国虚拟孵化器增多。有7%的孵化器完全不向客户企业提供经营和办公场所,实体孵化器的平均面积也在明显下降。虚拟孵化器的机构所在地91%在乡村或城郊,主要满足偏远地区的创业需要。

调查显示,从总体上看,美国孵化器仍以综合类型为主,占54%,有特定技术领域限定的孵化器占37%。美国孵化器不仅在总体上有近两成直接对入驻企业展开股权投资,专业型孵化器和营利型孵化器股权投资的参与程度达29%和62.5%,并且他们还致力于为其寻找外部投资者和信贷资金。

对此,左志刚在论文中分析,在互联网浪潮推动下,以互联网企业为孵化目标的孵化器显著增长,但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这些互联网企业孵化器也随之减少。

左志刚认为,现代美国孵化器的技术含量在上升,如今,越来越多的孵化器以高新技术产业和新经济为服务目标。美国孵化器多数有明确的目标产业,即使是综合孵化器,也越来越多地把服务对象限定在某几个特定行业领域,这就是产业聚焦特征。

此外,左志刚分析,孵化服务环节向前孵化、后孵化延伸,即向那些尚未创办企业,仍停留在创意阶段和试创业阶段的客户提供孵化服务,或让那些按照传统标准已达到毕业企业标准的企业留在孵化器中享受支持和服务。

如今美国的“种子加速器(seedaccelerator)”逐渐兴起,其又被称为“企业加速器(ventureaccelerator)”,这是最近5年兴起的一类新型企业孵化器,它的特点是商业性极强,一般由企业投资设立,主要目标是测试一项商业计划是否能被市场实际所接受,它追求的是孵化项目能尽快盈利,这也符合经济下滑背景下投资者“急功近利”的心理。

中国孵化器寻求国际合作

与此同时,国内一些企业开始探索不同的经营模式,并且尝试与国际接轨,寻求国际合作。3W空间品牌负责人关超表示,企业不将融资情况作为衡量众创空间好坏的“唯一”标准。“3W从孵化器到空间,我们在空间的基础上在服务内容和服务对象上充分扩容,让这个空间的生态更加多元化。空间的价值也不仅局限于融资,也满足在上述内容中所体现的共享、连接等功能”。

关超认为,关于孵化器成长的具体考量因素,除了融资,企业还可对于“企业存活时间、团队扩充及专业度提升情况、品牌价值提升情况、行业技术或商业模式方面的创新情况、企业增收情况等”进行综合记录及考量。

他表示,3W空间的未来服务对象不仅限于创业企业,还有律师、会计、自由职业者、投资机构、中小型企业等等,尽可能在空间里形成一个小的生态体系。

“目前众创空间能够盈利的凤毛鳞角,但如果纯市场化经营,应该有三方面收益,工位费、服务费和衍生业务,衍生业务要找到自己擅长的领域纵深发展。”关超表示。

除了注重利用好国内的资源,一些孵化器还将眼光放在了海外。2011年,瀚海在美国硅谷建立了中关村瀚海硅谷科技园。如今,他们在美国、加拿大、德国都设立了科技园区,利用海外先进的科技成果和成熟的资本运作为企业提供资源。

王汉光认为,通过海外科技园,中国企业可以实现境外公司机构注册、境外办公空间、境外投资咨询等服务。境外的资本也可以通过科技园为国内的创业团队提供风投。“‘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搭建中美科技、人才、文化交流平台。为高新技术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抢占世界高技术产业制高点提供平台”。

对于孵化器的多元发展,马凤岭表示,如今我国孵化器已从单一性孵化器向专业孵化器及现代多种衍生类型孵化器组合发展,由建立个体孵化机构向建立以孵化器为核心、以网络为手段、吸引创业资本、相关中介服务机构和研发机构共同参与的科技创新孵化生态体系过渡,由传统单一场地依托型孵化向以天使投资、创业导师等为主的创业核心资源依托型发展。

马凤岭认为,如今的孵化器行业在孵化条件、服务内容和管理队伍上更加专业化,更加有利于孵化企业的市场开拓和规模发展。大量国有与民营企业、创投机构、专业科研机构和大专院校等各类创业孵化市场主体进入创业孵化大市场,我国孵化器发展从中心城市向有条件的县市区等基层辐射,体现了创新创业与当地资源、产业方向和创业者需求的对接。

他表示,如今,适应时代需求的创业器形态不断创新发展,出现了将孵化活动向前延至创业活动的酝酿阶段,“创业苗圃”,和向后延伸至度过“死亡陷阱”的创业企业“加速器”,创业街、创业小镇等社区孵化苗头初现。

对于孵化器的未来发展,马凤岭认为,要正确处理孵化器硬件建设与软件建设的关系、正确处理好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关系,避免孵化器偏离宗旨。如今,政府推出了评价指标体系,实施了对孵化器的考核评价。行业协会还持续性地开展了孵化服务从业人员培训,普及行业知识,提高从业者的素质与能力。“相信上述这些问题都将随着时代进步和我国孵化器的全面深化发展逐步得到解决”。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