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乱停小轿车逼走公共车 公交重要还是停车场重要

来源:社会新闻 2016-05-25 16:23:50

运通106如今在田村北路的临时站

本报记者白歌

中午12点,行驶在巨山路上的专110路公交车在锦绣大地物流港前左转,进入一条八米宽的支路中。在这条没有名字的支路上,是专110公交车的最后两站:碧桐园小区和绿谷雅园小区。

从与巨山路的交叉口到宝山蘑菇园门口,这条长一公里的支路旁,坐落着三个居民小区、一个客户公寓区、一个城中村,而专110公交车是这条路上唯一的一趟公交。

今年4月初,专110公交车组突然在站牌上贴出公告,宣布从4月9日起,早高峰7时30分前、晚高峰7时30分后,公交车将不在碧桐园小区站和终点站绿谷雅园小区站停靠。

而采取甩站措施的原因则是:道路太过拥堵,公交无法掉头。

“那大家肯定不乐意啊,尤其是学生和上班的,都是打早走、晚上回,它这么一撤,人家怎么上学上班啊?”周菱(化名)告诉北京晚报记者,通知贴出后,居民们一致反对,纷纷向相关部门投诉,“但是公交公司也是没办法,你看我们这路边儿的停车,太多了。”

专110路无法掉头

早晚高峰分时甩站

对于家住阜石路93号院、家里没车的周菱来说,乘坐专110路是她最经常、最便捷的出行方式:专110的起点站就在93号院小区门口,坐上这趟公交,就能去到巨山路、阜石路、玉泉路等大路上,换乘其他公交或地铁,日常的购物、看病需求均能得到满足。

一趟公交带来的便利让周菱格外满意,远离大路保证了小区的安静,而专110的存在又弥补了交通的不便。

然而,4月初出现在站牌上的一张通知,让这样的便利生活面临危机。通知中写道:从4月9日起,早高峰7时30分前、晚高峰7时30分后,碧桐园小区和终点站绿谷雅园小区站将采取甩站措施。

周菱并不是受影响最深的群体,她已经退休,除了看病外出门不用赶早,只要过了早上7时半,就能正常乘坐公交,但对于需要早出门的学生和上班族来说,不便是显而易见的。

“专110早晚要是不过来,那些上学上班的怎么办啊?如果说年轻人多走点路没关系,可以走到锦绣大地那站坐车,那小区里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怎么办?”周菱告诉北京晚报记者,这附近一共有三个小区,分别是阜石路93号院、绿谷雅园小区和碧桐园小区,除此之外还有锦绣大地客户公寓小区和龚村平房区,也就是说,专110最后两站覆盖的乘客群体非常大。

分时甩站的通知一出,居民们都炸了锅,纷纷向相关部门反映要求公交公司撤销这一决定。4月14日,公交公司回应称:之所以决定分时甩站,是由于社会车辆占用公交车掉头车道,公交公司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一直无法得到解决,专110路无法掉头,不能保证正常运营,只能采取甩站措施。

虽然对公交公司的武断不甚满意,但周菱也能理解,因为这条路上的停车状况,实在是让人头疼:“你也看到了,这还是大中午,两边儿都各停了一排,晚上恨不得一边两排!”

并且,这条路上的停车问题很独特:面包车是主要症结,而非私家车。

面包车停上掉头车道

保安24小时看管后线路恢复

“其实居民停车并不严重,就是那些商贩的面包车,能从路口一直停到我们小区门口,还不止一排。”周菱所指的,是居住在龚村平房区、围绕着锦绣大地做生意的商贩们。

原来,这片区域属于海淀区宝山地区,著名的批发市场锦绣大地正坐落在这里。尽管在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大背景下,锦绣大地的业务规模已经大大缩水,仍有相当数量的商贩租住在宝山区下辖三个自然村的平房区内,绿谷雅园东侧的龚村平房区正是这样一个商贩密集的“城中村”。

北京晚报记者于晚上9时左右来到龚村进行探访。道路狭窄,两边是密密麻麻的经过加盖的平房,房前还有水果摊、小吃摊等,因此商贩们的面包车无法停在村内,只能停在村外的市政道路上:将龚村与绿谷雅园分隔开的宝山中路,路两侧晚9时已经各停了一排面包车;而专110经过的支路上,部分路段已经停了两排面包车或小卡车。

“除了道边停车,更严重的是有些商贩会趁夜把车停到专用掉头车道上去。”原来,这条路通往封闭的宝山蘑菇园,不与其他道路连通,因此在蘑菇园的门口,给专110辟出了掉头车道,路面上用交叉黄线标志着禁停区域,路口也竖着牌子:“公交专用掉头处,禁止社会车辆停放。”但显然,这样的标志并不起作用。

“据说公交公司跟宝山公司(村委会)说过很多次,让管管停车,不然公交车开不进来,开进来也掉不了头,结果宝山这边不管,公交实在受不了了,就甩站了。”周菱告诉北京晚报记者,这次事情闹大后,宝山村雇了人看管掉头车道,不让人往里停车,公交这才恢复。

记者在蘑菇园门口看到一位保安,询问后得知其正是宝山公司雇的保安之一。“我是每天晚上7时至第二天早晨7时,还有另一个保安是早上7时到晚上7时,我们俩24小时看着。”这名保安告诉记者,自从他俩上岗以来,公交掉头再没出现过问题,但除此之外,他们也管不了更多,也没法儿管。

运通106撤了始发站

乘车需多走一公里

宝山公司终于出手管理停车,专110得以恢复正常运营;而几条路外的田村北路居民们,就没那么幸运了。

去年11月底,运通106公交突然宣布撤销田村北路上的起、终点站,上下行路线分别改为以大路上的田村北路东口、旱河路南为起、终点站。而做出这种调整的原因,与专110的原因一样:田村北路两侧社会车辆停放太多,导致运通106停车与掉头困难。

虽然车组给出了原因,但居民们并不买账,退休老人更是组织起来去向公交公司抗议。

“田村北路上四个小区,靠里的海澜东苑、中苑、西苑就这一条公交线,我们中苑老年人很多,海澜东苑是海军干休所,退休的老人比中苑更多。”父母和外婆都去参加了抗议的小祯告诉北京晚报记者,新设的旱河路南站跟原车站的距离根本不止通知上写的300米,而是一公里,步行需要近二十分钟,而且车站设在旱河路主路路牙子上,要到达车站得先穿越辅路,危险重重。

小祯曾见过一个赶车的年轻人差点被车撞到,“我爸妈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年轻人能躲开,老人行吗?”

除此之外,海澜中苑里还有北京市定点医保医院田村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附近很多老人都靠运通106前来就诊,公交站突然撤销也影响了很多老人的就医安排。

然而,在田村老居民陈树(化名)看来,运通106车组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路公交在给居民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因占用过多道路空间与当地人起了很多冲突,当冲突无法化解时,公交选择退出也是情理之中。

路边场站与路侧停车之争

要停车还是要公交

“以前我们这儿是始发站的时候,有时候路边能停十辆公交车,公交车又大,它们一停,别的车就没法停了。”陈树是老田村人,年轻的时候从村里出来去市里工作,前两年才退休在家颐养天年,“虽然我后来没在村里待,但我多少知道田村人的一些想法。”

陈树告诉北京晚报记者,修田村北路时田村大队是出了钱的,所以当地人会觉得这条路属于田村集体,而不属于市政。当初运通106在田村北路设始发站时,停车问题还不像今天这么严重,所以车组在路边设场站、停十辆车,大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随着私家车越来越多,车位就成了矛盾的来源。

“当地人会觉得这是我们田村的地,凭什么让你占这么多地方?所以公交公司划的公交停车区域,人家就给你停里头;还有田村墨蔬院,大门就在路边,人家要做生意的,你公交车停人家门口,人家也不乐意啊。”陈树说,居民和村民的车越来越多,路越来越窄,公交车掉头经常遭遇剐蹭,他就见过不止一次,“公交车一碰,万一车上人伤了,公交公司是要负责的。你想让这儿是总站,又不给我停车的地儿,我还得担风险,所以最后人家干脆撤了。”

田村北路撤站后,由于居民抗议严重,运通106车组在原站点处设置了一个临时站,每隔几辆车会有一辆从搬到别处的新公交场站发车,来到临时站。

“以前是五分钟一趟从门口发,现在谁也说不准多长时间来一趟。”陈树说,“大部分人是反对撤站的,田村好多老人原来定点都是中苑里头的田村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后来都改了,因为啥时候能坐上车真没谱儿。但是也有高兴的,就觉得公交终于走了,我有地儿停车了。”

“我觉得,谁对谁错真不好说,双方都有理,不好解决。”但陈树还是希望享受多年的便利能够恢复:“毕竟公交是为老百姓服务的,不是说占你地儿、占你便宜,能不能由政府出面,在田村划或者租一片地给公交车当场站呢?”

【编辑:尹璐】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