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大选第二轮投票难分伯仲 邮寄选票将锁定最终结果

来源:人民网国际 2016-05-23 08:37:00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当地时间22号,奥地利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拉开帷幕,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奥地利自由党候选人霍费尔和前绿党领导人范德贝伦,角逐总统宝座。在上个月24号举行的的第一轮投票中,霍费尔大幅领先,但是并没有得票过半,按照奥地利选举规则,排名前两位的候选者进入第二轮投票。而许多在第一轮投票中投给被淘汰候选人的选民,近段时间表示,有可能会转投给范德贝伦。

有分析认为,这一轮投票可能会出现“旗鼓相当”的局面。而一旦霍费尔胜出,他会成为欧洲近年来第一个来自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总统。

新华社驻奥地利记者王腾飞介绍,奥地利自由党的候选人霍费尔和前绿党领导人、这次以独立身份参选的范德贝伦,两个人的得票目前来说是五五开,不分上下。但是可能有一定细微差别,自由党的霍费尔得票略微领先很少的票数,几乎可以忽略。但是现在有一部分票就显得很关键。来自于海外以及通过信件寄到奥地利投票的这部分人的票选,这部分票选目前还没有被完全计入最后的结果,大概有90万张邮寄的选票现在没有被统一进来,所以这90万张的邮寄选票将会决定究竟谁会成为下一任奥地利的总统。

这次奥地利大选被称为是历史性的选,关键是因为第一轮大选中,传统主流执政两党的候选人都没有能够通过第一轮就失败了。得票最高的是奥地利的极右翼政党,当然有人也认为他不是极右翼政党,只是右翼政党而已,它的候选人霍费尔拿到了30%多的选票,前绿党领导人范德贝伦拿到了相对比他略低一些选票。霍费尔作为一个右翼党推出的选举人,他主要主打的是为奥地利人服务,带有一定的民粹主义色彩,他也是对于难民和移民持一种抵制的态度,甚至对欧盟也持怀疑的态度。他表示,奥地利人应该听从自己国家的号召,奥地利应该是奥地利人的奥地利,而不是欧盟的奥地利,也不是难民和移民的奥地利,他要服务奥地利人。

而范德贝伦前绿党领导人相对来说显得要温和一些,他属于左派。他表示,将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进行服务,如果他当选了总统。很有意思的是,范德贝伦曾经是俄罗斯的后裔,大部分奥地利人还是认为他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不是俄罗斯人。但无论如何,这两名参选人谁最终胜出都将是一个历史性的结果。因为这一次的总统不会再有执政两党支持的总统,而且奥地利总统还具有一定的实际的权力,他能够在非常时刻解散议会,自由党的候选人也曾经威胁,如果在一些特别的情况下,他有可能会解散议会,这是对于将来的奥地利的政府,奥地利的政治走向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和变数。

虽然目前奥地利总统选举结果仍不明朗,但是外界观察到奥地利政坛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霍费尔背后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奥地利自由党,这两年可谓是“异军突起”。奥地利自由党主张关闭边境、严格控制难民入境,这为它赢得了不少选民的支持。当地居民曼努埃拉表示:“我们已经接收了太多的难民,但我们首先应该照顾的是自己人。比如说,现在我们国家有太多老人,都没钱去付取暖费。我们得先照顾自己,再照顾别人。”

事实上,极右翼政党抬头的情况,不仅出现在奥地利。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指出,最近两年,欧洲的选民对政府和主流政府的不满情绪,给不少国家的极右翼政党提供了发展空间。

崔洪健表,法国极右翼势力的崛起,就是它的国民阵线,德国的德国选择党等等,包括现在奥地利的极右翼的自由党,因为它们的基本政治主张和诉求都是相似的,比如反对移民,反对接受更多的难民,甚至质疑欧盟,反对欧元,或者说反对全球化,等等。这些政治变化,和近几年来欧洲的经济社会变化是密切相关。因为极右翼势力的崛起,它往往首先代表这个民众对政府,或者对主流政党的不满,也表明了欧洲民众他们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强烈。

不过,崔洪建也指出,由于奥地利是议会制国家,总统的权力相对有限。而明年的法国总统大选,可能比这一次的奥地利大选更令人担忧。一旦极右翼势力在欧洲主要国家上台,欧洲局势将面临哪些变化?崔洪建指出,未来欧洲一体化进程或将面临更大挑战。

崔洪建表示,欧洲的极右翼势力往往是以反对欧盟、反对欧元为政治主张,他们一旦上台以后,会在很多问题上重新和欧盟讨价还价,给欧洲一体化带来更多的困难,而且这样下去,可能会在欧洲方面引起连锁反应,这会让让欧盟的形势更加复杂和困难。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