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性别研究?

来源:daily.zhihu.com 2016-05-04 07:11:00

骆伟倩,UVaLaw'2017|BFSUSIRD'2013|专业好奇家永远的理想主义者

我来讲三个犯罪学中很有趣的性别差异研究。

一、“我打不打得过这个人?”——评估自己打架能力的频率

1997年,一位名叫福克斯的进化学家做了一个有趣的实验来测试人们评估自己打架能力的频率。他随机选择了133名男性和169名女性,询问他/她们:“你们多久考虑一次‘如果我跟某个人打架,我能不能打得过他/她?’”

结果如下,

在169名女性中,超过30%,也就是超过50个人,完全懵逼的表示“我从来不想这个问题啊!”;剩下的60%多中的绝大多数都表示要么一年要么半年可能会想一次这个问题。

而在133名男性中,只有不到5%,也就是大概6个人表示他从来不想这个问题,超过30%表示至少一周想一次,还有十多个男人表示“我每天都想好几次!!”(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这个实验被发表在了DavidBuss所著的EvolutionPsychology一书中,他在这一章中提出,在人类进化历史中,男性比女性更常参与到暴力场景中,于是男性就进化出了与女性不同的心理机制,在这种心理机制下,他会更常评估自己与他人相比的打架能力。

二、在压力情形中,男人要么打要么跑(fight-or-flight),女人则试图照料+结盟(tend-and-befriend)

与上一个实验相关,几位进化学家于2000年发表了一篇名为BiobehavioralReponsestoStressinFemales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之前,学界一直以为,在进化过程中,人类进化出的对于外界压力源的应激机制是要么打要么跑(fight-or-flight)。但在对男性和女性都进行了实验后发现,女性对于外界压力源的应激机制与男性有着很大不同。

他们设计了一个很聪明的实验,在这个实验中,实验者们先测试了在不存在外界压力源的情形下,男女的暴力行为的概率;然后给了实验对象一些外界的压力源,再测试他们暴力行为的概率。他们惊讶地发现,在存在外界压力源的情况下,男性的暴力概率大大增加,而女性的暴力概率,反而减少了!

结果如下:

这些研究者对于这个现象的解释是,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女性需要更多照料后代,所以她们在遇到外界压力源的时候,首要考虑的不仅是最大化自己存活的概率,而且要最大化后代存活的概率。所以在她们遇到外界压力的时候,她们首要的举动是照料自己的后代,并试图和外界的威胁化敌为友(tend-and-befriend)。而男性则因为不需要考虑后代的存活问题,就先思考一下“唔...跟这个人/动物打架,我打得赢不?”打得赢就打,一看情势不对,赶紧就跑!

三、“跟我约会怎么样?”——对于性邀约的性别差异

Salmon和Symonds两位社会学家于2001年在美国大学校园中做了一个实验,他们找了一些大学生样貌的志愿者,其中有男有女。男性志愿者在校园中随机拦下女生,女性志愿者在校园中随时拦下男生,对他/她们说:“我注意你很久了,我觉得你很有魅力”,然后随机问实验对象以下三个问题中的一个:

1.你今晚跟我去约会好吗?

2.你今晚和我一起回家好吗?

3.你今晚跟我上床好吗?

男性和女性对于这三个问题会怎么回答呢?结果如下:

女性实验对象中有53%的人答应了跟男性志愿者出去约会,3%答应跟男性志愿者回家,没有人直接答应跟男性志愿者上床(实际上,可怜的男性志愿者问完这个问题后还吃了好几记耳光)。

而男性实验对象的趋势则完全相反,50%的人答应约会邀约,69%答应回家邀约,72%(!!)答应了上床邀约。而根据实验记录,更有趣的是,即便没有答应上床的28%男性,也表现得很有歉意,基本就说“真对不起啊,我老婆/未婚妻今天在家,真的不是因为你不漂亮!”(话说你们真的不怕被骗去割肾或者人家是酒托吗lol)

四、这些实验说明了什么?

在人类进化过程中,男性因为需要常常介入暴力场景中,而更倾向于使用暴力解决问题,某些进化的后遗症在现代社会中依然存在。

同样也有研究表明,在纯粹男性的场景中,男性对于外来群体(outgroup)常有着非常严重的敌意,常常会觉得“来吧,我们来殊死搏斗一场吧!!”而当女性加入到决策过程中时,她们在进化过程中发展出来的照料与结盟(tend-and-befriend)的倾向,常会让整个决策群体做出更多样、考虑也更全面的决定。另外,在犯罪学领域,在做罪犯风险评估的时候,是否能把性别作为其中一项考虑因素,也是正在被激烈辩论的课题。

关于男女性对于决策的不同倾向,有一篇很有趣的文章AReporteratLarge:TheNakedCitadel,作者是SusanFaludi,有兴趣可以看看。

更多讨论,查看知乎圆桌 ·姑娘,当心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