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1年后心怀不满 男子冲进前女友家中将其父亲打死

来源:凤凰网 2016-04-18 02:16:00

原标题:分手一年后男子去前女友家行凶

和女友王莹分手一年后的一天晚上,吴雄突然回想起两人没能走到一起的事。他认为是女方父母阻拦,导致本来已经订婚的他们分开,于是深夜到前女友父母家踹门,并持钢管将两位老人当场打倒在血泊中。王莹说,母亲王秀芳受伤后出现失忆症状,现在留有后遗症怕敲门声。王莹父亲王宝连在案发半年后去世,目前仍在进行尸检。记者近日获悉,吴雄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顺义检察院批准逮捕,该案已处于审查起诉阶段。吴雄父亲说,儿子精神不正常才做出这事,而鉴定结果显示其为完全刑事责任人。

二位老人被殴倒在血泊中

去年8月25日晚上10点左右,在顺义区北小营镇,王莹50多岁的父母在自家平房院内被他人用钢管殴打,几分钟内两位老人昏倒在血泊中。两位老人的小孙女被反锁在屋内。

案发当晚,邻居听到了王宝连的惨叫声,赶去查看,发现王宝连夫妇都已经昏迷不醒,王宝连头朝南躺在院子里二道门处,王秀芳躺在东侧屋子的门口,两个人的脸上、身上都是血。

“整个打人的过程应该只有几分钟,怎么就这么狠,能对两位老人下得去手。”目击案发现场的邻居说,当时的景象很吓人。

据医生介绍,赶到现场后发现王宝连头部有三处外伤,出血量大,已经休克,病情危重,“能把王宝连抢救过来是个奇迹”。王秀芳受伤轻些,身体多处骨折,头部内有出血。

“我妈那天在东边的屋里哄我闺女睡觉,我爸在院里先被打,我妈看情况不对,出去的时候把卧室门反锁了。”王莹的哥哥王振说,当天晚上只有他父母和他3岁的女儿在家,母亲在卧室门外被打倒,如果不是母亲把卧室门反锁,3岁的女儿可能也躲不过去。

行凶后回家换衣服看电视

案发后,民警赶到现场,向邻居们了解情况。两位老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王宝连在村里做瓦匠,王秀芳在家务农。有邻居向民警介绍,王宝连家的一儿一女都在北京上班,闺女王莹两个月前出嫁,两个老人在村里没跟人闹过矛盾,更别提有什么仇人了。

在民警走访的过程中,一位邻居称,大概一年前,王莹处了个对象,“后来俩人吹的时候,那个住在邻村的对象,拿着刀来家里闹过”。根据村民提供的线索,民警做了进一步调查,认定吴雄有重大作案嫌疑,之后来到了吴雄家。

当晚,在吴雄家院内的捷达车底下,民警找到了打人的钢管,在其卧室里找到了沾有血迹的衣服和鞋子。

据吴雄父亲回忆,警察敲门时,他本来要起身去开门,结果儿子抢先一步。儿子被带走时,一句话都没说,“知道他闯祸了,但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去王莹家。”

吴雄父亲说,案发当晚11点左右,吴雄从外面回到家里,在卧室换了件衣服后,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没有一点异常,直到他被警察带走。”吴雄父亲称,儿子精神不正常,“要是正常人,他会把人打成那样后回家看电视吗?”

据悉,吴雄于今年3月被检方批准逮捕,此案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一年后回想往事想泄愤

到案后,25岁的吴雄供述称,案发当晚,他突然想起曾经因为结婚的事和王莹父母闹过不合,“当时我用手指她母亲,她母亲用手拍我手来着。我越想越生气,然后我就从我们家一个农用车内拿起一根钢管去了她家。”

吴雄说,他和王莹认识后从提亲,到订婚,到拍婚纱,都是王莹她妈主动提的,结果到最后两个人没有成也是因为王莹母亲找麻烦,“我对这事看得重,我感觉对方没把我当回事,我就要告诉对方我是谁。”

面对为什么打王莹父母的问题,吴雄说,“我生气,就想打他们出气。”他要和王莹结婚,她父母不同意,“他们俩来来回回地拖我,我也老大不小了,最后又不同意了,我心里有气,我就想打她家人出气,想让她家知道我是谁。”

吴雄说,当时用钢管打的对方脑袋,“别的我不管,我只要解气就行,所以就打他的脑袋,他们死不死我不管。”

当时有点要灭门的意思

吴雄说,当天晚上9点多,他到了王莹家后使劲地踹门,踹了不知道到多少下,之后王莹的父亲没好气地来开门,“我什么都没说,双手拿着钢管抽打他的头。”

“我没说话,上去就打,我先打的她父亲。她爸倒地以后,我又用钢管抽打她母亲。”吴雄说,打她母亲时,她已经有准备了,用右胳膊防了一下,但因为他力气大,对方根本防不住。他感觉打了好久,直到把她打到不动弹。

王莹母亲倒地后,吴雄听到王莹父亲的喘息声,又上前打了几下,“具体记不清了,打到不动了”。吴雄称,作案后,他在院子内转了一圈,看见一个亮灯的房间里有一个孩子,“我知道那是王振的孩子,我也没打,就走了”。

在审讯过程中,民警曾问吴雄想没想过会把两个老人打成什么样?“我自己一个人去她家打人,处境肯定是对我不利的,我当时就抱着不是他们家人死,就是我死的念头去的,说去灭门有点大,但也有这意思。”吴雄说。

回访

受害人

父亲三次开颅术后去世

吴雄家和王莹家都在顺义区北小营镇,系邻村,距离约五六公里。此案的发生对两个家庭打击很大。

4月8日,记者来到王秀芳家。在门口,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自从出事后,王秀芳还一直处在恐惧当中,怕敲门声。

记者轻声敲了敲门,“谁啊,你们是谁啊,要干什么。”出来开门的正是王秀芳,她手中拿着剪刀,看上去有些紧张。当天,正赶上王莹父亲“三七”,王莹也从婆婆家回到家里,和母亲一起为父亲烧纸。

王莹说,案发后母亲失忆了3个多月,父亲在案发半年后去世。王莹家院里西边的墙上还有干掉的血迹。王振说,擦过了,弄不掉。

王莹说,此案对他们家影响很大,哥哥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给父母治病,父亲在三次开颅手术后因为没有钱再医治,不得不回到家里,“父亲最终还是去了,我妈现在胆子很小,也落下了后遗症”。

“出事的时候,我都已经结婚两个月了,根本想不到他会再来我家。”王莹回忆,2013年7月,她通过微信附近的人认识吴雄,“他就追求我,我俩在8月底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后来在2014年8月12日彻底分手。”

王莹说,吴雄在追求她的时候对她很好。两人确定关系后不久就订了婚,但相处时间长了后,吴雄像变了个人,“因为一点小事就打我,把我的脸都打肿了,我觉得他性格偏激,我爸妈也就不同意我俩结婚了”。

王莹说,分手后吴雄曾经到她家闹过,还带着刀,双方不欢而散。王莹说,她对父母满是愧疚,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吴雄为什么会一年后“回来”。

嫌疑人

其父称恨不得以死了结

“到家里坐吧,坐着说吧。”得知记者来访,吴雄父亲很热情。

吴雄家住平房院,有四间坐北朝南的房子,屋里陈设简单。院子里有不少狗笼子,养着二十多只狗。

院子里最西边的房间是吴雄的卧室,摆着一张床一个电视机,吴雄被带走后他妹妹住了进来,床上放着一只玩具熊。

吴雄父亲说,他家是天津蓟县的,15年前,他和媳妇从天津来到顺义,“我们来这边集市上卖鞋,孩子在蓟县跟着爷爷奶奶”。

吴雄18岁才来到顺义,上了几年职业高中,没有找工作,一直在家。吴雄父亲说,卖鞋的生意这两年越来越不好,他开始养狗,“狗也卖不上价,生意不好做”。

“性子倔,小时候敢一个人和十几个人打架。”父亲谈起儿子的性格时说,他知道是自己的孩子出了问题,但又表现出迷茫,“他不爱说话不爱跟人交流,跟我说不上几句话就急,跟他妈也没什么话说”。

吴雄父亲说,他觉得吴雄精神不正常才做出这件事,“对家里影响太大了,我现在恨不得想自己得场癌症死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据悉,司法机关的鉴定结果显示,吴雄是完全刑事责任人。

吴雄父亲表现出对王莹一家的愧疚,案发后,他曾先后两次去王家,但是王家都没有人。“能怎么着呢,有钱的话,我能拿着钱去,没钱空手去有什么用呢。”吴雄父亲说,因为没有钱,之后他没有再去王家,“无论怎么挣钱,我得把他欠的这债慢慢还了”。

京华时报记者张思佳常鑫

(文中均为化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