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专家:国企改革无进展则供给侧改革无从谈起

来源:新浪财经要闻 2015-12-25 20:17:30

张文魁:混合所有制改革如何推行

要从根本上实现国有企业市场化,就得进行所有权改革,而不是继续在控制权改革

这个框框里转来转去,这实际上已经转了三十多年

本刊记者/岳巍

今年,新一轮国企改革方案的出炉,令大家对“十三五”开局之年中的国企改革充满了期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认为,2016年国企改革最有可能取得突破的领域在于混改,供给侧改革首先是企业的改革,国企改革相应地也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

市场化是主要内容

中国新闻周刊:如何评价9月公布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

张文魁:应该说这个方案是很周密的,各部门的意见和主张都写进去了,至少是都有所反映。比如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强监管、发挥党的领导作用、增强国有企业活力等等,不一而足。

但在面面俱到的同时,也容易模糊了重点,大家有可能不知道应该主要去做什么。

中国新闻周刊:能否举例说明一下?

张文魁:比如搞混合所有制改革,这是确定了的一个主攻方向。但在操作的过程当中,如何避免国有资产流失,这又是一个很严重的技术性问题,只要是守法的人,都不愿意去碰这个红线,但问题是目前这条红线好像也不是特别清晰。

最近出台的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配套文件,称下一步要制定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条例,也就是说红线还没划完。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自然就会持观望姿态。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国企改革最主要的是要做什么?

张文魁:国企改革不是一个新鲜事物,已经做了三十多年,现在能够写进文件里的内容,其实绝大部分以前提及过。

从过去三十多年的经验来看,该试的都试过了,什么东西有效,什么东西无效,什么政策能够根本解决问题,什么政策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大家其实心里都有数。以我个人对国企改革这个课题跟踪研究来判断,除了极少数特殊行业的国有企业之外,大的方向是国企要市场化,这个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争议。

那么剩下的一个问题就是,怎样改革才能实现市场化?我们如果只是在国企的控制权问题上不断纠结,那是实现不了市场化的。

我认为,股权结构的改革才是国企改革的重点,仅仅改革治理结构,会导致“管着国企的越来越多了,干活的或者是有积极性干活的越来越少”。过去针对董事会职权的改革并不成功。

中国新闻周刊:在国有企业控制权无法改变的前提下,如何达到市场化目标?

张文魁:这就需要进行所有权改革,也就是所谓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混合所有制实际上是一种很温和的所有制改革,它基本上是被打磨得呈现各方面都能接受的样貌。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说的也比较明确,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我个人觉得,从根本上实现国有企业市场化,还是要去进行所有权改革,而不是继续在控制权改革这个框框里转来转去,这实际上已经转了三十多年。

控制权改革就是国资监管部门是管多一点,还是管少一点。控制权改革是个规范性的问题,不是一个市场化的动作,而国有企业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市场化的问题。

目前中国不存在

实施淡马锡模式的先决条件

中国新闻周刊:《指导意见》中提到国企改革的一个方向是成立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由管资产转向管资本,这与淡马锡模式有相似之处,但普遍认为淡马锡模式不适合中国,为什么?

张文魁:淡马锡模式本身不存在是否适合中国的问题。

淡马锡模式实施是要具备先决条件的,其前提条件是可以自主地决定是否能把国有企业卖掉,或者把国有企业的一部分股份,也就是国有股卖掉。显然,这个前提条件我们是没有的。

淡马锡基本上相当于一个财富基金,可以根据自己的商业判断来做商业决策,中国目前不具备这一政策条件。

中国新闻周刊:这是不是意味着,一旦这个先决条件得以解决,淡马锡模式可以成为中国国企改革的一个选项?

张文魁:可以这么说,但也不是完全正确。我想相关部门是要按照淡马锡模式新建一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实际上,现在一些央企的母公司本身就差不多相当于淡马锡模式。

比如中粮、华润,或者保利,这些大型央企的母公司其实并没有实体的经营性业务,只是相当于一个管理总部,或者一个资本运营总部。具体的业务和资产,基本上都在子公司,而许多子公司也已经上市。这样来看,这些企业母公司其实就相当于小淡马锡模式,有的是行业性的淡马锡,有的是跨行业的淡马锡。

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中国能够解决这个前面提到的先决条件,淡马锡这个模式还是挺好的。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未来会有这个条件吗?

张文魁:这就涉及到我们对国有企业的定位,到底是把国有企业作为一个市场主体,还是一个政治主体。

如果是一个市场主体,那就是可以通过改革实现的,如果是作为政治主体,我们就要不断加强和巩固对其的控制权。

国企改革无进展

则供给侧改革无从谈起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2016年国企改革会有什么进步?

张文魁:我想应该会往前走。这要看实际经济部门在2016年如何落实中央文件的精神,我们呼吁改革,提醒国有企业改革,否则资源会越来越多地流向低效率领域,这对经济增长不利。实现全面小康,这需要比较稳健的经济增长,需要提高效率。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哪些领域会有比较明朗的前景?

张文魁:《指导意见》出台之后,国务院又发了《发展混合所有制的意见》,指出要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七大领域开展试点示范工作。

我个人预计,2016年,在这几大领域会推出一些混改项目,这个试点不是泛泛而谈国企改革试点示范,而是针对“混合所有制”的试点示范。对此,还是可以有所期待的。

中国新闻周刊:也就是说2016年国企改革最有希望取得突破的地方还是在混改领域?

张文魁:是的。我认为除了所有权改革,就是控制权改革,多少年来都是拉拉扯扯的拔河比赛。中央文件精神的要求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有突破,我想应该能够在2016年取得一些进展。

中国新闻周刊:2016年,国企改革是否需要与以往不同的“新范式”?

张文魁:混改在七大领域的试点示范,有可能会采用“新范式”。2016年,国企尤其是一些大的央企,母公司会做一个总体性的产权改革,然后加上一揽子的重组。包括顶层业务重组,组织构架重组,债务重组等等。我个人判断,大的央企要激发活力,参与国际竞争,打造成全球性的企业就要在“新范式”上迈出关键一步。

中国新闻周刊:国企改革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何意义?

张文魁:国企改革是供给侧改革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所谓供给侧改革就是企业改革。企业改革中虽然也包括民企,比如清除僵尸企业,淘汰落后产能,提高技术水平,加强管理等问题。但是国企同样也具有这些问题,而国企同时还要面对市场化机制的问题。可以说国企改革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

我认为如果国企改革没有进展,供给侧改革也就只能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