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轩:别以为让孩子傻乎乎地发笑就是幽默

来源:搜狐教育 2016-04-08 12:33:00

民小编说

今年的中国文坛又有大喜事了: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荣获2016年度“国际安徒生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项的华语作家。这个奖可是被誉为“小诺贝儿奖”哦。

儿童文学的读者不仅仅是儿童,还包括一切曾经是儿童的大人们。当下阅读市场上,儿童读物是市场热度比较高的一个大类,但专家指出,目前市面上的“儿童读物”是很多,但称得上“儿童文学”的却不多。

好的儿童文学作品一定是从儿童视角讲故事,好的教育也一定是站在儿童的立场。

1儿童文学不是让孩子们生活在一个虚幻的美好假象中

国际安徒生奖在全球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每两年评选一次,被誉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文学奖”。该奖每两年评选一次,以奖励世界范围内优秀的儿童图书作家和插图画家。

安徒生奖是“作家奖”而非“作品奖”,一生只能获得一次,旨在嘉奖作者不懈致力于儿童文学和图画创作,参选标准要求作者的创作不但在美学上有较高造诣,且要以孩子的视角展现他们对世界的理解。曹文轩的作品为什么能力压群雄,夺得头魁呢?

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帕奇·亚当娜评价曹文轩的作品时称,他“用诗意如水的笔触,描写原生生活中一些真实而哀伤的瞬间”。颁奖词说,“曹文轩的作品读起来很美,书写了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能够赢得广泛的儿童读者的喜爱。”

额,小时候读的童话故事里不都是“公主和王子一起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善良的灰姑娘最终穿上了水晶鞋”这样令人憧憬的美好故事吗,悲情教育对我们幼小稚嫩的心灵真的好吗?

本届安徒生奖的评委之一是冰心的女儿吴青,她也是安徒生奖第一位来自亚洲的评委。吴青也曾经翻译过不少文学作品,这次通过国内的儿童文学机构,她被推荐为本届安徒生奖的评委。

她认为,曹文轩的小说是完全符合安徒生奖的评奖标准的,他的儿童文学并不仅仅局限于给儿童讲述天真美好的童话,而是有关于生活、历史的描写,比如写一个小学生的六年小学生活,感动人心。写“丁丁当当”系列,残疾人的故事。而《铜牛》和《向日葵》又触发了历史的开关,将人性的美好刻画得很到位。”“儿童文学不是让孩子们生活在一个虚幻的美好假象中,也要让他们懂得现实的情况,这是我们所有评委都认同的。”

安徒生奖的评选非常重视人文关怀,重视给孩子讲述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富有,什么是战争和饥饿。它重视儿童心灵最易遭受的创伤问题,比如社会动荡与家庭破碎的不幸,帮助孩子去“发现用别的办法发现不了的东西”。

因此,理念的契合成了曹文轩得奖的原因之一,与丹麦文学大师安徒生的经典作品如《卖火柴的小女孩》、《海的女儿》等童话故事并没有温馨美好的结局一样,曹文轩也曾经在讲述自己的创作理念时表示,现在儿童文学中别说残酷了连温暖都没有了,而仅仅是满足人的情绪,快乐、热闹、搞笑。

有人评价曹文轩的儿童文学作品时指出,他的作品不同于某些纯粹的消遣性、功能性的儿童读物,它在为儿童读者提供阅读快感的同时,还给了他们身心成长和人格构建的必备养分。

《青铜葵花》中的哑孩青铜,因城市少女葵花的出现,不再畏惧苦难;

《月光里的九瓶》的少年九瓶顽皮劫桩,却心怀愧疚;

《阿雏》中的孤儿阿雏报复人们的误解,却以死赎罪;

《哑号》中的一位天才小号手,倾其全部培养一个资质平平的孤儿,却最终毁灭了自己的音乐生涯。

2调查表明超半数的家长对于童书的种类不了解

现在很多家庭教育专家都强调“亲子阅读”,在孩子辨别力较弱的阶段,家长的选择引导就显得非常重要。中国儿童阅读的情况怎么样?家长的引导作用又如何呢?

《2015中国亲子阅读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儿童每年读书20本(不含教材和教辅),这一数字远高于成年人,但比美国小学生少一半。调查结果还显示,虽然90%中国家长都重视孩子阅读,但缺乏行动力,超过4成家长基本不陪孩子阅读,超过半数的家长对于童书的种类不了解(儿童文学主要包括图画书、童话、小说、儿童散文、儿童诗、儿歌和报告文学),有超过两成的家长完全不知道如何给孩子选书,而约有55%的家长不知道如何提升孩子阅读兴趣。

3什么是好的儿童文学作品?

斩获安徒生奖,证明了中国最好的儿童文学也是世界水平的儿童文学,但这并不能代表中国儿童文学的整体创作水平,实际上,时下的儿童文学创作鱼目混杂。对于缺乏辨别力,对形形色色的儿童读物无从下手的家长来说,何谓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呢?

曹文轩在谈到儿童文学作品创作时,强调最多的就是两点:要讲故事、有高品质的幽默感。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在领奖之时关于故事的看法让曹文轩感同身受。曹文轩表示,孩子先天便具有倾听故事的愿望,他们的阅读永远是真正的阅读,因为没有人会在幼年便成为一个解读者,这也是“儿童小说”有时称为“儿童故事”的原因,“尽管我也对故事有过规则,但本能地觉得作品不能没有故事。我认为在文学这个地方所谈的构思,实际上就是故事的编辑”。

儿童文学中独具的幽默也是曹文轩关注的重点,这也是创作必须的元素。考察一部儿童文学作品能否成功“幽默”,一个很好的考察标准便是能够超越民族、国家,在被译为其他语言时仍然能够引起共鸣,经得起辗转流传。

让曹文轩担忧的是,在当下的一些作品中,庸俗似乎更容易得到施展,而低级的幽默便是产生庸俗的温床,“别以为让孩子傻乎乎的发笑就是幽默。真正包含幽默的作品应该是小读者长大成人后仍然对该文章有感恩思想。”

对于目前儿童文学作品的问题,他指出“现在儿童文学是一种没有人的温度的儿童创作,无关于感情,无关乎人心理,只满足人的情绪,我强调一下不是满足人情感,而仅仅是满足人的情绪,快乐、热闹、搞笑。

举一个例子,有次我给一个小读者写寄语,孩子的妈妈直接说:曹老师我都给您想好了,您就写:让孩子在快乐中健康地成长。听到这话我非常悲哀,让孩子在快乐中健康地成长,这话站得住吗?儿童文学不仅仅是给孩子带来快乐的文学,也是给孩子带来快感的文学,这里的快感包括喜剧快感和悲剧快感。

一部世界儿童文学史上80%都是悲剧性的,安徒生童话中主体是悲剧的,例如《海的女儿》《卖火柴的小女孩》。可是一味的快乐算得上健康地成长吗?其实儿童文学是要讲禁忌的,我的标准就是:如果你是一个孩子妈妈,你愿意把这部作品给你的孩子看那这部作品就没问题。”

曹文轩获奖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儿童文学最重要的品质是文学性和艺术性。”

好的儿童文学应该具有童心,但并不代表儿童无法阅读具有文学性和思想性的作品。历史上被奉为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无不是具有深刻的思想内涵和艺术水准的。例如我们熟悉的安徒生和王尔德,他们的作品不但超越了时间,也超越了空间,被不同年代不同国家的儿童读者所喜欢,正是因为他们并不将低龄与低智划等号,而将儿童视为最有潜力和理解力的读者。

阅读这样同时具有艺术性和文学性的儿童文学,对于孩子心智和审美的作用都是有直接作用的。而一些只以猎奇、搞笑为卖点的低劣的儿童读物,虽然能够培养孩子们的阅读兴趣,但是也挤占了他们阅读更具有文学性的儿童文学作品的时间,只是“看个热闹”,对更广阔的精神世界并无引领的指导。阅读那些并不优质的儿童读物,对孩子们来说,类似电影观众如果只观看爆米花电影,虽然能获得娱乐和放松,但是却无法实现看经典电影或文艺片能够获得的精神净化。

因此,对于儿童读者来说,并非所有“开卷”都是“有益”的。

4好的教育必须站在儿童立场

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一定是站在儿童立场,以儿童的视角展现他们对世界的理解。好的教育也要必须要“蹲下身来,看到儿童的眼光”。

国家督学,原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成尚荣认为,儿童立场上的教师其实是“长大的儿童”,教育应从儿童出发。

儿童与成人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常常发生冲突。蒙台梭利认为,儿童跟成人的冲突,主要是由成人引起的。在儿童的生理和心理发展过程中,成人始终像“一个拥有惊人力量的巨人站在边上,等待着猛扑过去,并把他压垮”。这种描述和比喻并不夸张,儿童立场始终向教师发出最为严峻的问题:教师,你该是谁?你该怎么办?

著名特级教师李吉林作了最为简洁和鲜明的回答:我,一个长大的儿童。李吉林的回答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立场,又具有西方的伦理价值。“长大的儿童”正是用大爱与大智筑高儿童立场,瞭望儿童的未来,续写儿童与“长大的儿童”这世界上最动人的故事。这样,从儿童立场出发,我们将创造最圣洁的儿童教育,创造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

儿童立场有着丰富的内涵,但其特质与核心是如何看待儿童和对待儿童。只有真正认识儿童和发现儿童,才能坚守儿童立场。儿童就在我们面前,但是,我们并未真正认识他们,更未真正发现他们。

陈鹤琴先生早就作了揭露:“常人对于儿童的观念之误谬,以为儿童是与成人一样的……所不同的就是儿童的身体比成人小些罢了……我们为什么叫儿童穿起长衫来?为什么称儿童叫‘小人’?为什么不准他们游戏?为什么逼他一举一动更像我们成人一样?这岂不是明明证实我们以为儿童同成人一样的观念么?”

毋庸置疑,教育是为了儿童的。教育是依靠儿童来展开和进行的,教育应从儿童出发,这就是教育的立场。

素材来源:新闻晨报、人民网、搜狐、中国新闻网等

微信编辑:董筱婷、马守兴

【更多深度好文,敬请关注人民教育微信公众号:irenminjiaoyu

【投稿邮箱:905366878@qq.com

【人民教育QQ群:300865419494551610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