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塞尔恐袭事件暴露比利时反恐工作诸多漏洞

来源:人民网国际 2016-03-26 12:01:00

当地时间3月24日,法国巴黎,法国警方在巴黎西北部郊区Argenteuil进行了大规模反恐行动。法国内政部长表示今天早些时候一名法国籍男子被捕。该男子是一个恐怖网络的高层,并且有一套酝酿已久的恐袭计划,目前警方已经挫败了这一计划。

随着调查的深入,布鲁塞尔系列恐怖袭击事件的内幕逐渐浮出水面。种种迹象表明,反恐工作各个环节的诸多严重漏洞,最终酿成本可避免的悲剧。这也让比利时政府和执法部门成为舆论的众矢之的。

3月24日,比利时内政大臣让邦和司法大臣吉恩斯,在记者会上承认政府部门在反恐工作中存在失误。这两位大臣均已提请辞职,但被比利时首相米歇尔拒绝。让邦和吉恩斯是比利时反恐行动主要部门的负责人,分别掌管联邦警察和反恐部门、司法系统和国家情报局。比利时议会已经要求设立一个特别委员会,负责对政府反恐行动不力展开调查。

恐袭线索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3月2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安卡拉对外宣称,早在去年,土方就已向比利时当局通报了一个情报信息。此信息表明,一名参与了此次布鲁塞尔恐袭事件的嫌犯是高危恐怖分子。但很显然,这条情报没有引起比利时反恐部门的足够重视。

埃尔多安透露,土耳其安全部门去年6月在靠近叙利亚边境的加齐安泰普地区抓获了这名比利时籍极端分子,并将其驱逐出境,土方及时将有关情况通报了比利时政府。土耳其国家通讯社援引外交人士消息报道称,埃尔多安所指的这名极端分子,正是22日在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引爆自杀式炸弹的易卜拉欣·埃尔-巴克拉维。

比利时警方现已查明,易卜拉欣·埃尔-巴克拉维与纳吉姆·拉什拉维及另一名身份尚未确认的恐怖分子,共同实施了布鲁塞尔国际机场爆炸袭击,易卜拉欣的兄弟哈立德·埃尔-巴克拉维则在马埃勒贝克地铁站自杀式爆炸袭击中身亡。

埃尔多安爆出的这剂“猛料”,不啻给了本已备受指责的比利时政府又一记响亮的耳光。比利时联邦检察官办公室24日发布的声明证实,比利时当局早在去年就已从法国方面获悉,易卜拉欣和哈立德兄弟和被称为“脏弹专家”的纳吉姆·拉什拉维,都涉嫌参与了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其中,易卜拉欣和哈立德兄弟俩主要负责为恐怖分子提供策划方案和实施恐袭阴谋的据点。比利时主审法官已于2015年12月对哈立德·埃尔-巴克拉维发出国际通缉令。这份声明显然与比利时官方此前关于巴克拉维兄弟没有恐怖犯罪前科的说法自相矛盾。

另据当地媒体引述警方的话报道称,纳吉姆的DNA也在去年11月巴黎恐袭事件中使用的爆炸物上被发现。警方掌握的消息表明,纳吉姆曾在去年9月与巴黎恐袭事件主要嫌犯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一同出现在奥地利与匈牙利边境。而且,上述3名参与布鲁塞尔恐袭的嫌犯都来自莫伦贝克区,并与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关系密切。

面对众多指向明确的线索,在巴黎恐袭之后长达4个月的时间里,比利时反恐部门并没有锁定其中任何一名恐怖嫌犯的下落,效率和能力不能不令人质疑。以色列情报部长卡茨就尖刻地讥讽道:“比利时人爱吃巧克力和享受生活,却无力应对恐怖袭击。”

在与恐怖分子“赛跑”中完败

3月18日,比利时警方在布鲁塞尔成功抓捕巴黎恐怖袭击在逃嫌犯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并在其曾经藏匿的公寓内起获了大量武器、炸药和一面“伊斯兰国”旗帜。在如此可疑的重要证据面前,警方人员根本没有尝试从萨拉赫身上寻找答案,联邦政府危机协调分析中心也没有及时拉响警报。就在萨拉赫被捕后的第二天,比利时外交大臣还在一次高级别安全会议上警告称,比利时很有可能遭遇报复性恐怖袭击。不幸的是,这一预言很快就成为事实。

据《欧洲政客》网援引萨拉赫的辩护律师史文·马力的话报道称,从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被捕到布鲁塞尔恐袭发生,4天时间里,比利时警方仅提审了萨拉赫一次,时间不超过1个小时。审讯人员只是向萨拉赫简要询问了与巴黎恐怖袭击事件有关的情况,并没有试图挖掘任何即将实施的暴恐袭击的线索。法国和比利时政府还沉浸在活捉萨拉赫的胜利喜悦中,根本没想到又一次恐怖袭击来得如此迅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方人士对当地媒体透露,考虑到萨拉赫刚刚动完腿部枪伤手术并且非常疲惫,反恐官员没有急于审讯。国家危机协调分析中心负责人梅赫腾24日则解释称,由于并没有准确情报显示布鲁塞尔正面临严重而紧迫的威胁,所以不能将安全警戒水平提升至最高级别。

早有分析指出,萨拉赫的被捕,很可能加速了极端分子针对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比利时联邦政府检察官办公室24日证实,警方在搜查恐怖嫌犯藏匿住所时,找到了确信是易卜拉欣·埃尔-巴克拉维写下的一封遗书,这封留存在一个笔记本电脑中的遗书中写道:“我已不再安全。我不想坐牢,现在必须行动了。”

萨拉赫被捕不到4天,布鲁塞尔就传来了3声爆炸巨响。在这场决定生死的时间赛跑中,比利时警方被恐怖分子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执法部门各自为战增加反恐难度

在24日的欧洲内政及司法部长特别会议召开前夕,欧盟委员会数字经济和社会事务委员奥丁格公开批评了比利时司法部门反恐不力。奥丁格指出,比利时政府必须认真解决执法部门各自为战的问题。

比利时各级政府和执法部门沟通不畅的现象,早已饱受诟病。在去年的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后,比利时内政大臣让邦就曾誓言要“清理整顿”布鲁塞尔的执法机构,但在重重政治阻力之下收效甚微。小小的布鲁塞尔大区被划分为19个市,治安工作则由6个相互独立的警察局负责。这些市政府和警察局各自为战,相互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协调,给反恐工作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布鲁塞尔大区莫伦贝克市长弗朗索瓦·舍普曼日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披露,她此前从未接到过联邦政府关于布鲁塞尔恐袭嫌犯的任何情况通报,更无从知晓这些人已经成为极端分子,而且竟然躲藏在莫伦贝克区如此之久。在记者的追问之下,舍普曼坦言:“作为地方政府,我们尽力维护社会治安,但与联邦政府和布鲁塞尔大区政府之间没有相关的情报共享机制。我们对这些极端分子密谋发动恐怖袭击的计划一无所知。”

24日晚间,比利时国家危机分析协调中心将全国威胁警戒水平由最高的4级调降至3级。除了仍然不时传来呼啸的警笛声,布鲁塞尔已经逐步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是,恐怖威胁并未远去。比利时政府已经宣布将采取措施全面提升反恐能力,但愿这种“亡羊补牢”还不算太晚。(鞠辉)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