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战友缅怀宋文骢院士:中国航空事业永远的丰碑

来源:环球网 2016-03-26 08:04:00

【环球军事报道记者刘昆】2015年3月22日,歼-10飞机之父宋文骢院士因病去世,享年86岁,从此离开了他一生为之神牵魂绕的航空事业。斯人已逝,幽思长存,3月25日,中航工业在京召开了“宋文骢院士追思会”,众多与宋院士共事过的老领导、老同事回忆他们眼中的宋老与歼-10鲜为人知的故事。

宋文骢院士逝世后,无数网友用各种形式纪念这位将中国带进三代机大门的功勋设计师,缅怀宋老的感人事迹,但是,当宋院士的老朋友们坐在一起,娓娓讲述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时,感伤的泪水还是滑落在他们苍老的脸庞。在深切的追思中,宋院士那原本有些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与尘封已久的“十号计划”一起重新浮现在我们眼前。

歼-10项目原行政总指挥,试飞英雄王昂认为,宋文骢院士作为歼-10项目的总设计师和带头人,主要有两大贡献。一是为祖国培养出一支能够研制三代以上战斗机的设计队伍,为未来长远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作为一款在世界上排得上号的优秀三代机,空军对歼-10战机评价非常高,各项对抗演习当中都是名列前茅。二、飞机设计是最具有创造性的劳动,作为一个总设计师,宋文骢有着优秀的特质,如果没有这些特质,他设计的飞机就不可能超越平庸。概括起来,宋文骢的优秀特质一是非常实事求是,二是非常有胆量,三是处理问题果断,四是平易近人。这些特质决定了他能研制出歼-10这么优秀的战斗机,这就是一个技术带头人特有的品格,不仅自己工作突出,而且还能带出一支优秀的队伍。

在回忆老同事宋文骢时,歼-10项目原行政总指挥刘高倬不觉哽咽,在宋总去世后,从来不失眠的他连续几天睡不好觉,在他的眼中,歼-10与我国航空事业的腾飞息息相关,标志着我国航空装备从此迈入世界先进行列。宋总不仅为歼-10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也为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宋总走了,留下了歼-10战斗机,更重要的留下了一种精神,他对伟大祖国的忠诚,对航空事业的热爱,他用毕生的精力开拓创新,为祖国的航空事业追赶发达国家鞠躬尽瘁,这种埋头苦干默默奉献的精神是他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作为追思会中唯一的女性,歼-10项目院行政副总指挥晏翔当年认识宋总的时候,还是个梳着辫子的小丫头,转眼间38年过去了,晏翔回忆起当年与宋老的共事还是记忆犹新。现在坊间都传说,当年歼-10方案论证的时候,宋院士带着歼-10的模型和几张明胶片赶到北京,仅用了15分钟就打动了在场的专家和领导,引起了很大的关注。但是这个说法有些简单,这15分钟的方案介绍凝聚了这个团队长期的心血。立项之后,由于设计方案“技术新、难度大、风险高、投资少”,很长时间内都是进行预先研发工作,可以说每个系统都是难题,很多名词都只是听过而已,而且空军好不容易搞个飞机,想搞得非常先进,提的指标也非常高,可以说压力非常大。

晏翔回忆道,当年歼-10刚立项时,曾经有人说:“你们是五分钱想上长城,车票都买不起”。有人表示:“新技术超过60%,这在航空史上肯定要失败的”。歼-10就像一颗小小的幼苗一样,一不小心就被踩死了,宋总带领的团队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一步步才有了今天驰骋蓝天保卫祖国的歼-10。还有人说:“你们研制歼-10怎么搞了这么久?”现在的战机为何研发迅速,这是因为歼-10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当时国家对歼-10团队的任务一是研制出世界先进的三代战斗机,二是培养出一支能掌握先进技术的队伍,举例来说,现在的歼-10系列总设计师杨伟当年只是一个背着书包的刚毕业的学生,现在已成长为我国的航空大家。三是建立出能研制生产先进战机的基础设施。歼-10项目完成的这三大任务为我国的航空工业继续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在回忆宋文骢最大的优点时,晏翔认为他非常睿智而且很有担当,每当研制遇到困难的时候,大家总会去找“老爷子”,在他的指导下解决问题。据她回忆,在研制过程中,歼-10的国产电源系统一开始有些问题,后来飞机即将要转场飞行,大家拿不准是否要使用国产电源,这时宋总亲自跑到了生产电源系统的工厂,和工人们连续奋战了50个小时,最终拍板决定使用国产电源。晏翔认为,宋文骢院士非常善于学习,歼-10战机的技术新是样样新,在这些新技术面前,他从未停止过对新事物的学习。宋老的办公室并不是很干净,堆满了各种资料,有一块大黑板上写满了各种问题,什么时候黑板干净点,那么就代表问题少了些,歼-10研制的10多年来,宋文骢就是这么辛苦的坚持了过来。

在谈到宋文骢院士对自己的帮助时,歼-10首席试飞员小组组长,原试飞团团长汤连刚流下了热泪,从1989年参加十号工程来,汤连刚与宋总共事10多年,在这期间,宋总对试飞员队伍的工作、生活给予了很多帮助。1998年3月23日,歼-10成功首飞,第二天,宋文骢将5个试飞员及其家人单独邀请到家里,宋文骢语重心长的说,“你们哥儿五个赶上好的时代,飞上了最好的战机,这其中有组织的培养,有个人的努力,但你们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你们的爱人和孩子,军功章挂在你们身上,但你们的爱人才是无名英雄,我对你们的爱人表示感谢。”

成飞原董事长、总经理杨廷阔认为,作为歼-10之父,宋文骢对我们中国航空工业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他把自己的全部身心都献给了航空事业,献给了歼-10。作为歼-10的总设计师,工作千头万绪,但是在百忙之中他还是经常抽时间到生产现场、试飞现场和现场指挥部。有的时候出现了扯皮、争论,宋总往往一到现场就问你看了图纸没有?你看了产品没有?如果没有看,你就没有发言权。他认为要把问题搞清楚,要把问题解决,必须要先把真相搞清楚,离开了真相就不可能解决问题。所以,宋总这种求真务实的精神,我觉得永远值得我们学习。歼-10飞机经过五年的试飞,完成了数千次起落。最后没有摔过一架飞机。在三代机里面,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是奇迹,宋总的贡献非常大,他的去世对我们是很大的损失,我们都感到非常悲痛。

在宋文骢的亲密战友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原所长成志明的眼中,两人共事的55年间,宋文骢的闪光点非常多,在沈阳飞机设计所工作的时候,宋文骢参与了我国第一种自主知识产权的战斗机歼-8的研制,提出了双发的歼-8方案。在成都飞机设计所的时候,1978年参与了歼-7Ⅲ型战机的研制,当时国际形势比较严峻,空军提出研制一款能够满足全天候作业、类似前苏联米格-21MF的战斗机,当时有些人认为我国的航空水平比较低,是不是应该直接仿制米格-21MF,宋文骢组织了论证工作,认为如果全部仿制米格-21MF的话,许多国内的先进技术就用不上了。因此宋文骢根据空军要求,根据我国国情,参照了米格-21MF的部分优点,仅用了几年就研制出了歼-7Ⅲ战斗机,得到了空军的好评,这段经历对于成都飞机设计所队伍的锻炼非常重要。在空军提出歼-10战斗机的需求时,国内的众多飞机设计单位都对此表示了浓厚兴趣,当歼-10项目花落成都飞机设计所时,有领导并不太相信成都所的能力,宋文骢和成志明立刻拿纸笔立下了军令状,最终拿下歼-10项目。

宋文骢院士的亲密同事薛炽寿曾任歼-10项目总工程师、研制现场副总指挥,在回忆宋文骢和自己相处的点点滴滴时,薛老数度泣不成声,宋老的爱人是他同班同学,眼睛也看不见了,在他的眼中,宋文骢不仅是科研带头人,还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这么多年的共事中,有一件事一直令薛炽寿心怀愧疚:在歼-10的研制过程中,有次在成飞的试飞现场,我们的干部、工人和技术人员多是三班倒,有一天没有把工作做完,凌晨一点钟的时候还没有解决问题,薛炽寿心急如焚,于是在半夜给宋文骢打了电话,吵醒了休息中的宋老,宋老并不在乎时间这么晚,二话不说就投入工作中,询问清楚问题的详细情况,马上通知了相关人员到办公室,让他们尽快处理问题,于是问题很快解决了。第二天宋文骢就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严肃批评了部分同事没有恪守“事不过夜”的原则,他说以后不能再叫薛总这么晚去现场了,严格要求大家要认真对待工作。虽然可能这件事对宋老来说微不足道,但是却令薛炽寿感慨良久。宋文骢院士的生活非常简朴,穿着也很随便,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还要照顾视力不好的爱人,经常工作一忙就吃方便面充饥,他讲到食堂打饭没有方便面来的快,有时下班后就在马路边上买一点吃的回去和爱人一起吃。薛炽寿表示,虽然宋老走了,但是我们一定不能忘记他的精神。

成都所原副总设计师谢品一直是宋文骢的下属,多年来,他一直把宋老当做自己的兄长看待。在他的眼中,宋文骢院士在航空事业上很大的贡献就是把作战使用和飞机设计紧密结合起来,这和他的经历是有关系的。他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他知道敌人的空中优势使我们遭受了重大损失,特别重视作战使用和飞机设计之间的结合。宋总是一个不断追求创新的人,举个例子,当时我们搞歼-8,当时国家不让搞新机。宋总很聪明,说叫歼-7综合改进。那是1964年,当时拿不出新方案的时候,宋总拿了一个方案,是木头做的模型,人家说他拿了一个烤鸭过来了,最后领导拍板同意,歼-8就这样诞生了。

在歼-10飞机研制中,当时曾经做了20多个方案,其中就包括鸭式布局,如果想让战机充分发挥出性能,必须将鸭翼做成静不安定型的,当时主管总体气动设计的同事不太赞成这么干,认为搞静不安定鸭翼布局的飞机容易摔,风险非常大。但是宋总说,一定要这么干,如果我们在技术上不前进,就会永远在后面,最终,静不安定布局的歼-10战机,性能提高了10%—20%,很充分地发挥了战机的性能。

成都所原副总设计师曾庆林至今还记得,当年大学刚毕业的他刚参加工作时,宋老对他的关怀和帮助。在多年的工作中,宋老教育他,搞航空电子的时候,一定要坚持以我为主,同时也要学习国外的经验。但是国外的经验你要重新做一遍,深入理解以后才能运用到我们的装备里。后来,我们在歼-10的研制中也是走了这样一条路,一定以自己为主,经过验证,才能运用到飞机上。

在这次追思会上,成飞原董事长、总经理,原歼-10项目研制现场总指挥,中国商飞副总经理罗荣怀也表达了民机战线的哀思之情,2008年的11月份,我国第一型喷气支线飞机ARJ21即将首飞,罗荣怀代表商飞请宋老来上海对ARJ21首飞工作进行指导和把关,宋老对商飞年轻设计师团队的指导和帮助很大。在当年的12月28日,ARJ21顺利完成首飞,并在2015年成功交付用户,这也算是民机战线的同志们对宋老的告慰。歼-10运用了综合航电和信息化技术,为后续飞机延伸和后来的各个型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商飞在研制ARJ21支线飞机和C919大飞机之时,深深体会到飞机的研发有多么难,宋总的贡献无愧是一座丰碑。

作为宋文骢院士亲自选定的“接班人”,现任歼-10系列总设计师杨伟感慨万千,他认为,从狭义上说是他接了宋总的班,但是从广义上来说,是一批人接了宋总的班。杨伟和宋文骢院士相差33岁,这无论在中国还是世界上都是很少的。杨伟回忆道:“我觉得宋总对年轻一代是真心的爱护,在1990年的时候,那时候我已经申请出国了,也拿到了护照,就差办签证了。后来宋总说别走了,把我留下了。实际上背后不是这三个字,他之后交给了我新任务和新挑战。我觉得这种对人才的爱护是对事业的一种追求,另外在整个成长过程中,大家都说他和蔼,但较起真来他很认真。宋总对我们年轻人的爱护有一条体现的最明显,从1998年确定我接他班以后,18年来,他从来没有当着其他人的面批评我,我觉得这就是爱护,帮助你,扶持你。”

杨伟讲到这样一件事:“1998年确定我当总设计师后,宋总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小子别以为你当官,以后报告自己不写了,念别人的发言稿。计算你不做了,文章你不看了。’现在我也用这句话来要求年轻一辈,我觉得这种要求对我们来讲是一种鞭策,是一种培养。”

在追思会的最后,歼-10项目行政总指挥,中航工业副总经理李玉海表示:“宋总的不幸离世不仅对我们航空工业是一个重大的损失,同时也是对中国科技业的损失,站在航空工业的角度,歼-10确实是使得我们航空工业跨越发展的飞机,一代技术,一代管理,一代人才,这个是不容质疑的。宋总给我们留下的不仅是一个型号,留下的是精神财富,特别是搞飞机设计的,从理念到手段,包括一代一代的研发人员也是我们的财富。中航工业人会把宋总的精神传承下去。真心的希望,宋总一路走好。”

外国人经常奇怪:“你们中国人怎么这么快研制出了四代机,研制出了大运,研制出了核潜艇,你们是不是”偷”了我们的技术?”。我们想说,那是你们不了解,中国有千千万万像宋文骢这样的国之栋梁,正是他们的存在,才使得中华民族不再遭受百年前的屈辱,正是他们的存在,让中华民族的复兴不再是梦想。在宋院士永远离开我们之时,我们想对他说:“宋老,一路走好!中国人永远铭记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