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边防官兵爬1442级台阶到界碑 大雪齐腰

来源:军事新闻 2016-03-24 09:21:07

阳光哨长

维东哨所地处长白山西坡,海拔1700多米,方圆百里无人烟;冬季,这里极度严寒,雪大风狂,大雪封山长达半年多之久,最低气温近-50℃。这是东北地区唯一没通电、没信号的哨所。哨所官兵在担负站岗巡逻、守好边防任务的同时,必须面对严寒、风雪、寂寞的考验。

2014年底,原哨长调走,由谁接任,团、营、连都很关注。不过,关于维东哨长人选,多年来各级达成一个不成文的共识:这个人的性格必须阳光、开朗、向上!很快,六连新毕业排长赵一立成为新哨长人选!他家住兰州,2013年7月天津科技大学国防生毕业,典型的西北汉子,高高的个头,爱好文体,尤其擅长足球和篮球,性格开朗幽默,笑起来一脸90后特有的阳光。

不久,命令到了,赵一立于2015年1月24日正式走马上任。哨长是哨所里最大的官,在这“雪海孤岛”,哨长就是样样操心的家长。

1“要让战士不想家,就要把哨所建得胜似家。”这是赵一立上任伊始就为自己立下的治家信条。哨所的事,件件都是事关战士安危饱暖、健康成长的大事,马虎不得。

每天起床后,赵一立做的第一件事都是打开发电机。冬天发电机特别容易出故障,他就自学修理技术,出现故障总是第一个去修理。

去年9月,哨所炊事员复员,上等兵王新接替。赵一立刚到哨所那段时间里,王新还没成熟,伙食调剂有时跟不上,赵一立比王新还着急,他打电话给母亲,询问怎么蒸馒头、怎么做兰州拉面和韭菜盒子……他和王新一起摸索,很快,王新的饭菜做得越来越令大家满意了。

哨所无法洗澡,官兵们一般是轮流着半个月下山洗一次,赵一立总是先安排战士们下山。下山洗澡两人一组,因为山上没信号,所以下去的人不仅负责给哨所买给养,还有一项特殊的任务,就是把不下山的人每人写的纸条——即战士给家里父母或女友说的话、要发的短信内容都带好了,下山有信号时,给大家一一代打代发。

温度低,训练标准不能低;天气冷,戍边热情不能冷。只有寂寞的边关,没有寂寞的军旅。每次组织训练或扫雪,赵一立和高军医总是冲在最前面,通过高喊口号、唱歌、放音乐等多种形式激发大家的斗志。每当战士感觉寂寞了,他就给大家讲故事,带着大家做游戏,让战士们远离孤单。

作为哨长,必须有张婆婆嘴。每当降温或有天气变化,到了晚上8点半点名时,赵一立讲评部署完工作,常挂在嘴上的话是:“注意防寒保暖……多增加衣物……小心感冒……”一天的巡逻、训练下来,大家都很疲惫。晚上9点就寝后,赵一立还有两项工作要做,待在炉子旁,让炉子多烧一会儿,然后,亲自把炉火熄灭;再到发电机房等可能出现安全问题的部位检查一遍,每天如此。夜间起来查岗的时候,赵一立总是到几个房间转一转,看到战士们的被子没盖好,就轻轻地给他们盖好,这种掖被角的爱兵方式一次次重现。

发生在哨所里的事,官兵们这样述说:晨号响雪原,哨所起炊烟。枪炮全员练,大勺轮流掂。众口调味难,一立聚兵欢。人人能当家,爱犬亦列编。

2界碑是国土与主权的标志。每周执勤巡逻、察看界碑、在界碑旁站岗值勤,是赵一立他们最神圣的任务,也是最自豪的时刻。哨所辖区内的36号和37号界碑都在长白山顶,每次巡逻都是对体能和意志的考验。

大年初一早上,当太阳从远处的长白山巅升起,把阳光洒向广袤的深山雪海中,赵一立带领官兵便开始了新春第一天的巡边历程。

出发前,赵一立除了做好自己的特殊准备外,和其他官兵一样携带上武器,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具,背上近20公斤的滑雪鞋和滑雪板。随着轰轰的马达声,赵一立率领巡逻小分队,分乘3辆摩托雪橇踏上了巡逻路。小分队在寂静的林海雪原飞速前进。在皑皑白雪中驾驶着摩托雪橇,飞驰在绵延的巡逻路上,看似很嗨很爽的感觉,对他们来说却是一种别样的考验,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寒风中疾速前行,每人都用防寒面罩、雪地防护镜把脸部最大限度地保护起来。即使这样,高速行驶中寒风卷着雪粒打在脸上,依然会被刺得很痛,迎风的双膝冰凉透骨,掌握方向的双手也被冻得不听使唤。路越来越陡,摩托雪橇颤抖着喘着粗气。在一座陡峭的坡前,巡逻队停下来,赵一立和战友们背上滑雪板,开始徒步巡逻向上攀爬。6级“刀子风”迎面扑来,刮得人摇摇晃晃。山路险峻,通往界碑的1442级台阶早已被大雪掩盖,赵一立率领大家不得不凭着记忆,慢慢向上爬去,步履艰难,大雪齐腰,每前进一步都很费力。

终于到了!7公里的风雪路,竟走了6个小时。赵一立用双手为37号界碑抚下积雪,仔细地擦拭国徽。阳光下,鲜艳的国徽十分耀眼……

3赵一立的父亲1994年执行公务因车祸牺牲。从此,母子相依为命。

赵一立刚到哨所,家中就传来了不幸的消息:母亲被查出乳腺肿瘤和心脏疾病,急需手术,风险很大。团里批准赵一立回兰州老家陪伴母亲做完手术。随着归队时间的临近,家里有需要照顾的妈妈,还有需要照顾的姥姥和姥爷,是留下来照顾家人,还是按期归队,赵一立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揪心。

让他没想到的是,刚认识的女友陈晓,主动提出帮他照顾妈妈:“你放心回部队吧,家中一切交给我……”女友的话给他吃下了安心归队的定心丸。

女友的深情令他深深感动。他想,陈晓在家扛起了照顾家的责任,我应该责无旁贷守好祖国的边防线,这是边防军人的职责,也是自己对她的付出最好的回报!

回到哨所,每到夜晚,除了哨兵,劳累了一天的其他官兵早早进入了梦乡,可作为哨所最高指挥员的赵一立,却总是难以入睡。哨所打不了手机,偶然听别人说叠千纸鹤代表着思念和祈福的含义,他就在工作之余、在夜深人静的炉火旁,把心里对陈晓的浓浓思念写在一张张纸上,叠成一只只随着思绪飞舞的千纸鹤……

第二天巡逻时,他会把载满思念的千纸鹤挂在巡逻路上战士们最熟悉的相依相偎的“松桦恋”树上。而这附近,也是哨所辖区内唯一偶尔有手机信号的地方。今天,赵一立在“松桦恋”树下试着和女友打个奢侈的视频通话。

“喂,嘿嘿,耶,你怎么有信号了?”“我今天出勤,到山上这个有信号的地方赶紧给你打个视频电话过去,这不想你了嘛。”赵一立说完嘿嘿地笑了起来。“多穿点啊,注意保暖啊……放心,不要操心家里了,不说了,你早点回去吧,外面太冷了……”陈晓心疼地催赵一立挂机。

可是赵一立却感觉时间太快了,有说不完的话还没有唠完,“喂,喂,喂……”手机冻没电了。虽说没唠完,有些遗憾,但能通会儿视频,看见对方,赵一立已经很满足、很开心了……

■赵连伟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