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旗下的地狱:白骨堆砌的缅泰死亡铁路

来源:网易新闻 2016-03-23 12:18:00

缅泰铁路是日军连接泰国曼谷到缅甸仰光的战备通道。日军大量征发亚洲劳工参加铁路的修建,总人数超过18万人,还有超过6万名的盟军战俘被迫参加铁路的修建。日军为达目的毫不吝惜战俘和劳工生命,无所不用其极,其战争暴行罄竹难书、擢发难数。

白骨堆砌的缅泰死亡铁路

——美国“失落营”官兵的证词

(作者:范国平 季我努学社社长,日本战争罪行研究学者,复旦大学历史博士研究生)

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独家授权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中有四千多字专门陈述缅泰死亡铁路,并且在英、美、澳、荷等国有大量的战俘证人留存,以上诸国出版的关于缅泰死亡铁路的专著也非常多。此外这一战争暴行涉及的受害者还有缅甸、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以及中国等国家。本文集中笔墨,向读者朋友介绍这一战争暴行,并且介绍东京审判关于这一战争暴行的判决,并用战俘的证词来证明日军为达目的毫不吝惜战俘和劳工生命,无所不用其极的军国主义心态。

参与修建缅泰死亡铁路的澳大利亚战俘,幸存者速写,收藏于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

缅泰死亡铁路战争暴行简介

缅泰死亡铁路,全长258英里,415公里,是日本在1942年到1943年期间修建的用于战备目的的铁路,北起缅甸的丹彪扎亚,南至泰国的班蓬。它为日军连接起泰国曼谷到缅甸仰光的战备通道。日本人大量征发亚洲劳工参加铁路的修建,总人数超过18万人,还有超过6万名的盟军战俘被迫参加铁路的修建。亚洲劳工主要是缅甸、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印度尼西亚以及部分华人劳工,他们死亡人数大约9万人。盟军战俘的死亡人数是12621人,其中包括6904名英国人,2802名澳大利亚战俘,2782名荷兰战俘和133名美国战俘。

这条铁路要越过缅泰边界德林达依山脉的山口——三塔山口以及湄公河的河谷地带,这两个地方的修建难度非常巨大。早在1885年,英国就对这条铁路的路线进行过勘察,但是由于修建难度实在太大,英国人就放弃了。

1942年初,日军侵犯缅甸,并取得了这块英国殖民地的实际控制权。当时日军如果需要对缅甸西部的军队进行补给,必须走海路,绕过马来半岛,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安达曼海,才可以到达缅甸西部,陆路很难通行。这条海路的距离超过3200公里,且不太安全,随着美国海军发起反攻,日军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海上通道越来越危险,美国的潜艇时常袭击西太平洋地区的日军船只,所以日军为了规避海上风险,也为了缩短补给的时间,就决定修建连接泰国曼谷和缅甸仰光的铁路。日军在1942年6月开始实施这个计划。

他们拾起了英国人的铁路修建计划,决定修建泰国的班蓬到缅甸的丹彪扎西的铁路,连接泰国和缅甸境内原先存在的铁路网,将仰光和曼谷连接起来。连接缅泰铁路的枢纽是缅泰边境的三塔山口。在缅甸境内需要修建的铁路长度是69英里,111公里,在泰国境内的是189英里,304公里。从1942年6月开始,日军从新加坡樟宜战俘营和东南亚的其他战俘营调集战俘前来修建铁路。在机场和其他基础设施完成之后,缅甸境内的铁路与1942年9月15日正式开工,泰国则在11月份开工。铁路在1943年12月完工。绝大多数建设铁路的原料,如铁轨和枕木等,是日本人从马来亚联邦铁路和荷属东印度的铁路上拆过来的。

1943年10月17日,日本从南北两个方向同时修建的铁路合龙,合龙地点在三塔山口以南的18公里处,整条铁路在此处的里程数是263公里处,位于泰国北碧府景溪县境内。

缅泰死亡铁路是日军压迫下匆匆建成的,工程量巨大,不利因素众多。区区数百公里的路段,修建了600多座铁路桥,大多数的桥墩是6到8个,而且施工难度较大。日军征发了25万多人参加修建,这些劳工、战俘在日军的刺刀和皮鞭、枪托、棍棒的殴打下,耗尽了生命的精力。这些劳工、战俘基本上都是经过长途行军,步行前往修建的工地,他们没有足够的食物,得不到任何医药。他们铁锹、铲子和铁锤外没有任何现代化的施工工具,整条铁路都是用人力完成的,他们工作的环境是原始雨林,湿热异常,瘴气弥漫,蚊虫猖獗。

有大约1.2万名日军,包括800名韩国兵参与了缅泰死亡铁路的修建,他们的角色是工程师、看守和监工。他们的生活、工作条件远远好于战俘和劳工,但是在恶劣的气候和地理条件下,日本人和韩国人有差不多1000人死去,死亡率差不多8%。韩国兵对待战俘和劳工尤其严酷,因为他们在日军地位中较低,作为日本殖民地的兵员,是二等公民,所以他们将从日本人那边受来的歧视发现在战俘和劳工身上。

东南亚各国被日军征发来修筑缅泰死亡铁路的劳工超过18万人,他们当中有一半人死在工地。在1943年初,日军在马来亚、新加坡和荷属东印度打广告,诱骗劳工前来修建铁路,他们吹得天花乱坠——工资高,签的都是短期合同,很快就能回家,劳工还可以带家人一起来工地,日本人将给他们提供很好的住宿条件。日本人发现诱骗效果不明显之后,就开始强征劳工,他们将泰国、缅甸、马来亚、新加坡和荷属东印度一些地方的男性青壮年集中起来。强迫他们来修铁路,这种现象在马来亚最为恶劣。所有被征发来的劳工都成了事实上的志愿者,没有工资,没有生命保障。大约有9万名缅甸劳工,7.5万名马来劳工在修建铁路。参与修建铁路的还有华人、爪哇人、泰米尔人和克伦族劳工。

来到缅泰死亡铁路现场的第一批战俘是3000名澳大利亚战俘,他们在1942年5月14日从樟宜战俘营乘船到达丹彪扎亚。他们工作到10月份,完成了机场和附属设施的建设。第一批到泰国境内工作的战俘是3000名英国战俘,他们在1942年6月到达班蓬。随着工程进度的加快,更多的战俘从新加坡和荷属东印度被送到铁路工地。日本人按照铁路的公里数建立战俘营,大约每隔5到10英里建立一个,战俘营命名以公里数名为,如18公里营、100公里营等,间隔折合成公里数是8到17公里,每个战俘营中至少有1000名战俘。

缅泰死亡铁路修建最艰难的地方有两处,一个是桂河大桥,一个是地狱火通道。1943年6月桂河大桥修建完成后,遭到盟军轰炸,两次被摧毁,两次又被日军修复,最终在1945年6月24日被美国空军彻底摧毁。地狱火隧道在缅甸的丹那沙林山脉,是缅泰死亡铁路中最艰难的一段。需要把山体凿开。澳大利亚英国荷兰和美国战俘和中国马来泰米尔劳工被日本并逼迫开凿这个隧道,在12周的时间里,日本看守打死了63名战俘和劳工。还有更多的人死于霍乱、饥饿、痢疾。

缅泰死亡铁路在1943年12月修建完成后,绝大多数战俘被日本人运到日本充当奴隶劳工,因为日本本土劳动力缺乏。英军参与修建铁路的战俘人数是30131人,死亡6904人,死亡率23%;荷军战俘参加修建铁路的总人数是17990人,死亡2782人,死亡率15%;澳大利亚军队参加修建铁路的战俘总人数是13004人,死亡2802人,死亡率22%;美国参加修建铁路的战俘人数是668人,死亡133人,死亡率19%。还有少量数量的加拿大、新西兰和印度战俘参与修建,他们人数较少,就不计入统计。以上四个主要参与修建死亡铁路的盟国的战俘人数为61811人,死亡12621人,死亡率20%。

本文来源:网易军事责任编辑:杨晶_NN2516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